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82章 巴黎(上)

看着黄汉祥跟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离开,张馨好久都没缓过神来,她真不敢相信,陈主任能手眼通天到这个地步,等了好久才轻声发话,“这是咱天南的那个黄……黄老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看着她震惊的样子,年轻的副主任心里是要多满足有多满足了,“黄老的二儿子,唉,回头还得给他整套别墅住。”

黄老是什么地位,就算张馨消息再闭塞,也清楚得很,一时间就傻了,这两天她跟着刘望男和马小雅厮混在一起,虽然已经习惯了那份荒唐,却也只知道陈太忠人面广——没办法,几个人接触的时间不长,大多数时候都是忙着恣情纵欲了。

等她回过神来,见陈太忠站在二楼一个门口的拐角冲她招手,就觉得脸有点热,迟疑地站起身子,“这个……现在是大白天啊,太忠,那个,万一黄二伯回来呢?”

“你想什么呢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,“我是说把床上这些用品都撤了,你看这衣柜里不是摆着这么多新的吗?换上就完了。”

张馨的脸越发地热了,她推开几个房门看一看,有点傻眼了,“这东西太多了,我一个人换不过来,你能搭把手吗?”

“我去叫小区的家政服务,到时候你帮忙看着就行了,”陈太忠转身往外走,“对了,这个地方你不要跟张沛林说,听见没有?”

张馨连连点头,看着那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幽幽地叹了一口气:唉,这次总算没有跟错人,终于要苦尽甘来了啊。

当天晚上,这别墅里的荒唐,自是不用提了。

第二天,陈太忠赶赴飞机场,将钥匙留给了刘望男,让她俩帮着再把房间清理一下,然后郑重地许诺:回头带她们去欧洲美国玩一玩,现在实在是没有时间……

韦明河已经到了机场,身边跟着两个拖着包的帮闲,不过那俩帮闲身体虽然不高却极为壮实,显然还兼着保镖这类的工作。

只是,当他看到陈太忠跟花自香那帮人好像也很惯熟的时候,脸色就微微地变了一变,寻个机会悄悄地发问了,“我说……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没啥,一块儿去的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是那个孙姐介绍的,对了,那个小女孩是谁家孩子,你知道吗?”

“跟我说说他们的工作,”韦明河不动声色地回答,当他听到几个人的职业之后,犹豫一下,说话的声音越发地低了,“去了巴黎,咱们跟他们分开。”

嗯?陈太忠一听不是那么回事,再想一想那天邵国立想拉着自己去香港泡妞,脑瓜一转,心里就隐隐明白了,说不得侧过身子遮挡住别人的视线,悄悄地发问了,“是……那种人?”

“嗯,”韦明河知道他在问什么,心说这太忠的见识也真不错了,小小的地级市的官员,还知道对情治机关过敏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哥哥,您真是大能啊,居然……唉。”

知道自己居然会替国安打掩护,陈太忠这心里真是怪怪的说不出个滋味,一时间也没了说话的兴趣,上了飞机之后,专心地打起坐来。

倒是韦明河不是很在乎,见他一直不吭声,笑着在他耳边嘀咕一句,“其实也没啥,他们管不着咱们,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离他们远一点是正经,谁也不喜欢麻烦不是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却是没有回答,心说欧洲这边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国内反应激烈一点也是正常的,不过这孙姐……也真是的。

倒是老邵这人能交一交,他打电话肯定是觉出点什么了,又不合适明说,就胡搅蛮缠了半天,虽然是酒后话多,这番心意哥们儿还是要领的。

那么,没准老黄也是凭着经验,猜到这种可能了,才拼命把话题岔开?想到这个,陈太忠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过敏了,按说老黄家应该不在乎国安或者总参这种事情的吧?

没准是老黄也不想多事!反正万一出事的话,他捞我出来总是没问题的吧?他就这么一边打坐一边胡思乱想,不知不觉间,巴黎到了。

陈太忠若是没注意的话,还观察不到什么,这一注意就发现了,花自香那帮人就紧紧地跟在自己和韦明河后面,不过下一刻他就乐了,前面验看护照的警察,居然是他动手打过的那个胖子,你说世界这么大,咱俩怎么就这么有缘呢?

胖子本来是在低头验看护照的,见到护照上的方块字,脸就微微沉了一下,抬头看向陈太忠,才待说什么,猛地瞳仁就是一缩,“哼,你这护照……”

“你尽管胡说八道,”陈太忠脸一沉,伸手指向他,“我不介意再打你一次,你确定要试一试吗?”

戴高乐机场人流量很大,非常大,但是再大胖警察也记得眼前这位,虽然事过两年了,但不管是谁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被人毒打一顿,怕是也要记忆犹新的吧?尤其这人还不是白种人,是黄皮猴子。

想到这个,他一时觉得腰部又隐隐作痛,仔细看一下护照没什么问题,沉着脸将护照还给陈太忠,速度竟然是奇快——上次这家伙只呆了四个小时就出去了,还是大使馆来人接的,显然是背景深厚的家伙,他可不想再来一次。

陈太忠说的是法语,韦明河听不懂,不过显然,韦主任发现了,太忠跟这警察似乎是素识——而且应该是有过一些不愉快的经历。

拜陈太忠所赐,韦明河过关也过得很快,跟在他们后面的那帮人护照一交上去,胖警察就琢磨起来了,“记者?”

“我们是一起的,”说话的是那个男记者,他不动声色地一指陈太忠,胖警察抬起眼睛看看他,又看一看前面陈太忠的背影,哼一声将护照递还。

陈太忠其实挺注意身后这帮人的反应,见自己还果真被小小地利用了一下,心里苦笑一声,哥们儿这是又为你们做贡献了,也不知道有奖状可拿没有?

他正琢磨呢,韦明河拽住他发问了,“我说太忠,你跟那个警察认识?嘀嘀咕咕说了半天什么?”

“好像是陈主任打过这个警察一顿,”跟上来的男记者笑着接话了,韦主任听得愕然地张开了嘴巴,好半天才竖起个大拇指,“你牛,你大牛……喂,跟我说道说道,到底怎么回事啊,是在中国打的还是在法国打的?”

“就是在机场里打的,”陈太忠见他目瞪口呆的样子,得意洋洋地讲述了起来,那件事至今他都认为自己做得没什么错,又没什么严重后果,当然不怕吹嘘一下。

等他这一通因果说完,那一帮人也都过了关,大家见他俩说得热闹,少不得要在跟前凑着听一听,那记者听完之后笑一笑,四下扫视一眼,低声发话,“这次还多亏了陈主任呢,这个戴高乐机场忒不是玩意儿,最爱刁难中国人了。”

韦明河却是不管那么多,拍着陈太忠的肩膀笑了起来,“太忠,这辈子能像你这么嚣张一把,那可真的值了,服了,我真的服你了!”

“你四位有车接没有?”男记者发话了,算是很正式的邀请了,“要不跟我们一起走吧?”

“有车,”陈太忠和韦明河异口同声地回答,“不劳诸位了,嗯……保持电话联系啊,”一边说,他们四个转身就向外走。

看着这几位一副划清界限的模样,小女孩儿花自香不高兴了,“这些人怎么这样啊,他们有车就不能一起走了?”

男记者就只能苦笑了,事实上,他非常明白陈太忠和韦明河的身份,心说人家有这份做派是正常的,他原本想着是靠着这几个人在巴黎晃一圈,然后再做什么别的事情。

当时知道这两位身份的时候,他还心说别耽误了正经事呢,等见到陈太忠的做派,又了解了这家伙在巴黎都敢这么蛮横,心里登时就生出了点招揽之意——有这样的人在身边,有些事情是操作起来也就多了点保险不是?

不过,见对方就那么转身走了,他就明白了,人家这十有八九是猜到了自己的身份,一时间禁不住感叹不已:这两个人要真的是普通的公务员那该多好?那就可以通过一些渠道,要求他俩配合我了。

然而,这个想法也不现实,若是这俩人真的是普通公务员的话,要来又有何用呢?他心里无奈地叹口气,脸上却是笑眯眯的,回头看一眼花自香,“小花,咱们走吧?”

陈太忠和韦明河四个人走出机场,来回扫两眼,终于看到了举着牌子的伊丽莎白,不得不承认,虽然巴黎美女模特极多,伊丽莎白站在那里也是颇为引人注目的,更何况她举着的牌子上,写着大大的三个汉字——陈太忠!

她的身边,还站着几个黄皮肤的中国人,这就是韦家在巴黎的朋友了,也举着牌子“接韦明河”,不过,看起来总是没有美女那么养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