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81章 筹备

搁在以前,陈太忠或者会对这个叫花自香的女孩有点怨念,只是现在他的境界高了,基本就无视了,心说你不招惹我我也就懒得招惹你——人不求人一般高。

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奇怪,仔细想一想,这有名的人物里面,没有姓花的吧,少不得在酒席结束的时候,悄悄地扯住了孙姐,“那到底是谁家孩子啊?”

“人家用的是假名字,你不要再问了,”孙姐笑着回答他,不过她的笑容搁在那张脸上,看起来真的更惨不忍睹了,“别说是你了,我都躲着这丫头走。”

“我也躲,”陈太忠头也不抬地回这么一句,心说这花自香比孙姐你也好看不到哪儿去,偏偏自我感觉那么好,我吃撑着了去挨着她走?

不过,这孙姐是建国时大将的后人,那么这花自香这么牛,十有八九是跟……元帅有关了?

心里有了这份存疑,陈太忠就想得到个答案,仔细一琢磨,自己来北京这么久了还没去看过黄汉祥,说不得打个电话过去,“黄二伯,我陈太忠啊,明天去法国了,你有什么要我捎的东西没有?”

“东西啊,那倒是没什么,捎点松露回来就行了,最近喜欢吃那个,”黄汉祥的回答,一点都不见外,“法国的黑松露不错,你要是能搞到点意大利的白松露就更好了。”

你有要求,那就是好事!陈太忠不是很清楚法国黑松露的价钱,他只知道那是一种菌类植物,埃布尔曾经用什么汤招待过他,里面有那玩意儿——至于说味道嘛,有点怪怪的。

当时埃布尔只是说这东西比较贵,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皇帝拿破仑·波拿巴非常喜欢吃,据说有壮阳作用,还因此生了儿子,松露的身价也因此而大涨,当时陈太忠想的是,这大概就是杨贵妃与荔枝和周总理跟茅台的关系类似吧。

“那成,”陈太忠倒也没打问这价钱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那都不是问题,“晚上有空没有,我找您去坐一坐?”

“下午吧,”黄汉祥笑着回答他,“晚上有应酬了……哦,对了,你来你别墅找我就行了,正好我把钥匙给你,这儿我不住了。”

“你住着吧,要不送你得了,”陈太忠知道老黄肯收自己的东西,倒也不介意将手里这玩意儿送出去,“反正也没几个钱,回头我找人给你过了户。”

“切,我还占你这点儿便宜?”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,挂了电话,当然,这世道没人嫌钱多,不过对黄总而言,这里玩一玩可以,但是警卫级别太差了,而且他当初不管不顾地占了这里,说的就是借用,以他的身份怎么,可能出尔反尔?

挂了电话,陈太忠琢磨一下,心说我既然要去,那就带着张沛林得了——反正是我的房子嘛,正好顺便敲定这件事。

可是仔细想一想,又有点不妥,老黄都说了不愿意提前见老张,再说了,我还没跟张馨亲热够呢,早早地定了丫的心思,这岂不是不能再从张局长那儿得到好处了吗?

这一刻,他的思维就有点接近于南宫毛毛这帮人了,事儿我给你办,但是能时不时地压榨一点好处出来,岂不是也很好——要不说这年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呢?

事实上,陈太忠对张馨的肉体也是比较迷恋的,那女人浑身上下长得实在太匀称了,尤其是那皮肤,嫩得似乎一掐就能出来水一般。

而且那粉嫩的肌肤能很轻易地变色,在床上那啥的时候,他很轻易地就能发现她进入了什么样的状况,高潮时那种粉中带紫的反应,没几个人是这样的。

当你那啥的时候,看着身下的佳人一次又一次地粉中带紫,从视觉上带给男人的那种满足感,一般人根本想像不出来。

那就带张馨去吧,陈太忠拿定主意了,老黄也是年轻时代过来的,肯定不会在意,至于说张馨会不会守口如瓶——有胆子她就泄露出去嘛。

做出这种决定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,为什么张局长会派上张馨来公关,在体制内混就应该是这样,只要我能管得住你,能提拔你,就不怕你乱跳腾。

至于说老张为什么没有吃掉小张,那十有八九也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,瓜田李下要避个嫌疑,也省得小张万一欲求不满,吵吵起来影响了大局。

反正张馨现在怎么都不敢乱折腾了,否则的话,得罪的可不止是张沛林,还有他陈某人呢——拿女下属公关,确实是一招妙棋啊。

果然,张馨听说他要带自己去一处地方,根本没有拒绝的胆子,然而,想到某些传言,她的心禁不住又是怦怦乱跳,他应该不会再把我送出去了吧?要真是那样,这日子可真的没法过了——唉,希望传言属实,陈主任的女人不容别人沾手。

她这可是有点自高身份了,在陈某人眼里,她还算不上他的女人,不过,他的话还是起了对她宽心的作用,“去了那个地方,不要乱说话,明白不?”

张馨点点头,心里又开始纳闷,同时隐隐也有一点兴奋——能让陈主任这么郑重其事地说话的人,会是怎样一种地位啊?

陈太忠打车来到别墅门口,正好看到一辆奔驰商务车刚刚离开,敲门进去之后,看到黄汉祥正坐在二楼跟两个年纪相仿的人喝茶聊天。

“来了?”黄汉祥见状,冲他招一招手,“上来吧,都不是外人。”

“刚才那辆奔驰车……”既然不是外人,陈太忠自然不见外了,一边拾阶而上一边发问,“是从咱这儿出去的?”

“那是把我的换洗衣服拿回去,”黄汉祥笑着解释,“在你这儿,我留下的东西都不止十万了,你总不能连我的衣服都要吧……就算要了,你也穿不上不是?”

“我能拿回去给我老爹穿啊,”陈太忠笑着接话,走到茶几边上坐下,“黄二伯你可真小气。”

“你这叫人心没尽,”黄汉祥笑着指一指他,转头跟那二位发话了,“这小子催着我搬走,居然还惦记着我的衣服……你可是有这么大的别墅呢,真是为富不仁啊。”

总之,一些玩笑话说完,陈太忠说起自己去法国,顺便搭了几个伴儿,黄汉祥笑一声,抬手一指张馨,打断了他的话,“这是谁啊,小陈你不给介绍一下?”

“省邮电管理局的张馨,”陈太忠直接就胡说了一句,心说老黄居然会问她,那我可得看好了,不能让你乱打主意,不过,这个问题,也正应了他带她来的目的,“呵呵,她跟我关系很好……是跟张沛林一起来的。”

“张……张沛林?”黄汉祥歪着脑袋想一下,好久才点点头,“哦,是他啊,这个小张,别是你跟老张敲诈来的吧?”

这话真的是一针见血,可见黄总的脑瓜绝对是不含糊的,不过话说回来,这样的猜测,他能直接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出来,那也是跟小陈真的不见外了。

“哪儿啊,我俩情投意合,跟张局长无关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继续胡说八道,“不过张局长现在真的有点着急,想尽快把事情敲定了。”

“别跟我说这个,我这儿早定了,其他的让他自己去打点,”黄汉祥最是腻歪说这种事,说不得摆一摆手,不过,他都认为黄家直接操作的事情,张沛林还需要在其他人面前走个过场,可见这官场里,真的是大意不得。

又聊了两句之后,陈太忠又试图把话转移到自己要出国的事情,谁想黄汉祥似乎对这话题一点兴趣都没有,扯了两句之后,又斜眼看一眼张馨,若无其事地吩咐一句,“小荆那孩子不错,你让着点儿她。”

这就是他在表示不满了,老黄年轻的时候没准也荒唐过,但是人家待见荆紫菱,而且他老爹也待见,说两句也正常吧?

“这不是不方便带张局来吗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随口回答,“您可是说了不让我随便带人……所以带个管理局的人来,也就是想着方便的时候暗示一下。”

要说起急智来,他只会比别人强,不会比任何人差,既然听出老黄的不满了,他这话就算是个婉转的解释,虽然撇清的力度不大,不过这并不重要,老黄硬要认为他和张馨有什么,他这也算是说了:这是张沛林上杆子巴结我,我有什么办法?

“哎呀你这家伙,”黄汉祥被他这回答弄得哭笑不得,回头看看自己那两位老友,笑着发话了,“看看现在的年轻人,了不得啊,你说一句,他能顶十句回来。”

他当然听得出这话里的第一层和第二层含义,事实上他也就是不想那小紫菱被这小家伙欺负了,既然没有这事儿,他操哪门子的闲心?谁还没年轻过?

“我这是尊重您啊,”陈太忠一脸的悻悻之色,惹得那俩老人也笑了起来。

“好了,等你回来,事儿就差不多了,你带着他来吧,”黄汉祥白他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,语气居然缓和了很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