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80章 吃掉

刘望男知道张馨想问什么,蒙书记走了,陈主任还敢这么折腾,不怕出事儿吗?说不得笑一笑,“太忠认识蒙书记之前,也很厉害的……太忠,你跟小雅聊什么呢,聊这么长时间?”

陈太忠一边冲她俩走来,一边苦笑着摇头,“哪儿啊,有个家伙喝多了,非要扯着我聊两句,真是莫名其妙,都不知道他说了点什么。”

他给马小雅刚打完电话,邵国立的电话就进来了,听得出来,老邵已经喝得二麻二麻的了,没头没脑地抱怨几句之后,就说起了他即将的巴黎之行。

这个消息,是邵总从孙姐那里得到的,陈太忠只当这家伙嫌自己没叫他一起去,却不成想邵国立压根儿没提这话茬,而是极力劝说他跟自己去香港玩,还说看上一小妞,答应捧人家做今年的香港小姐了——“美女可是不比欧洲的少。”

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了好几遍,说自己去那里是搞招商引资的,然而邵国立根本不相信,念叨几遍之后居然跟他说起大使馆被炸的事情了,“这时候你去欧洲凑什么热闹?”

大使馆不被炸我还不去呢,陈太忠心里叹口气,又应付他几句,见他还是夹缠不清,说不得找个借口挂了电话,不过,电话挂断之后,他隐隐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见他兴致不高,刘望男心里就嘀咕上了,难道是马小雅受不了他的滥情吗?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,小马能跟她一起服侍他,那多半是因为自己是太忠的老相好了,但是随便一个女人都可以搭上陈某人的话,马主播能高兴了才怪。

“走,打个车去华意吧,”出乎她的意料,陈太忠完全搞定了马小雅——事实上,早在实拍陈某人和伊丽莎白的“战争片”的时候,马主播就接受了此人的荒唐,当时若不是法国保镖极力反对,客串的摄影师在那时候就参战了。

而且,陈太忠也比较在意马小雅的感受,在电话里已经解释清楚了今天的事情,强调了自己不得已,又强调了不想贸贸然领这女人去她的别墅,马主播很大度地表示,“你想怎么荒唐我不管,但是得算上我一个……不过,我可能会晚一点去。”

那就只能去华意宾馆了,那里是何院长给陈太忠安排的房间,这两天一直给他留着呢,说穿了就是在这里安全。

张馨跟着他俩,一边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四下看,动作僵硬地走进了宾馆,刘望男发现了她的紧张,说不得笑着推她一把,“这两天你跟张沛林不也住在一起?你就当咱们三个一人一个房间,不就完了?”

“嗯,”张馨红着脸点点头,陈太忠在前面听得就有点奇怪,这俩张确实是分开住的吗?说不得一进房间就发话了,“你跟老张真的没什么吧?”

这一刻,张馨真的有点无地自容了,居然生出了摔门而出的冲动,当然,这也仅仅是冲动,她还没这个胆子。

“太忠,温柔一点嘛,”刘望男一边将门反锁,一边笑着回答,“我找人打听过了,小张在单位口碑很好呢,现在是被人欺负得受不了啦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以他现在的思考能力,当然在瞬间就想清楚了因果,心里禁不住暗暗感慨,还是望男懂事,连我忌讳什么都一清二楚。

他脱去身上的西服,又换了鞋子,想到张馨是比较干净的,心情一时大好,一伸手主动将她揽到了怀里,轻笑一声,“好了,别那么拘束,你现在后悔都来得及。”

张馨低着头,斜眼看到刘望男在给陈太忠挂衣服,心里暗叹一声,这男人还真的是有做派,于是轻轻地摇一摇头,也低下身子换拖鞋,下一刻,她只觉得腰一紧,已经被陈某人搂着跌坐到了沙发里,嘴也被一张大嘴吻了上去。

一开始她的舌头还有些僵硬,不过慢慢地,她也有了反应,同他激烈地拥吻了起来,感受到臀部有异物慢慢地变得强壮了起来,一时间有点害怕,又有点自豪:看来我对他也是有吸引力的……

不知道吻了多长时间,刘望男的声音响起,“你俩先玩,我去洗澡,”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去,禁不住有些咋舌:敢情就在套间的外间,刘姐就已经脱得只剩下一套情趣内衣了,雪青色的蕾丝文胸和内裤,根本遮挡不住那紧要的三处,若隐若现煞是撩人。

真是大方啊,她正感慨呢,却猛地感觉到一只火热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衣襟,轻车熟路地袭上了自己的前胸,另一只手也伸进了自己的裙内,一时有点紧张,轻轻地一夹自己的双腿,下意识地喊了一句,“不要……不要,这么急。”

“到床上去吧,”陈太忠笑一声,伸手抱起了她,一米七的个头五十公斤左右的重量,在他手里直若无物一般,脚步轻快地进了里间。

凭良心说,张馨算是陈某人接触了这么多的女人中上床最快的之一,除了张梅怕是连任娇都要逊色一点,不过陈太忠已经习惯了这种荒唐,心说又不是处女了,既然有需求,大家直接真刀实枪地相见就好了。

张馨的皮肤很好,不像其他人一般是黄色或者白皙的,而是白中隐隐地透着粉红,这一点陈太忠早就发现了,当他为她褪去最后一件衣物时,才发现她的身材真的是太棒了。

她的骨骼并不大,但是身上没有一丝骨感,处处显示着少妇的圆润,却是又不显丰腴,尤其是胸前双峰并不是很大,两条腿不但圆润修长,而且两腿紧并的时候,腿间任意一处都紧紧地闭合着,没有一点缝隙。

直到她很湿润的时候,陈太忠才伏在她的身上,缓缓地分开她的双腿,张馨犹豫一下,探手去引导小太忠,做这个动作的时候,她双眼紧紧地闭着,脸上红得似乎要滴血了。

触碰到那昂扬巨物的时候,她明显地吃了一惊,“哦,这么厉害,陈主任……你轻点好吗?”

“不要叫我主任,叫我太忠,要不然我会有一种不和谐感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腰部缓缓地发力,下一刻轻声嘀咕一句,“哦,这么靠上啊……”

等刘望男洗了澡出来之后,发现两人激战正酣,不过太忠是骑在她身上,身下的那位双腿并拢,倒也是个不常用的姿势。

见到张馨紧紧地闭着双眼咬着嘴唇,鼻翼急促地翕动着,努力使自己不叫出声,并拢的脚尖也绷得笔直,刘大堂禁不住轻笑一声,“好了,有了快感就大声喊吧……”

一番激情之后,陈太忠兀自不忘记夸张馨一句,“真的是柔若无骨,尤其她比较靠上,那个姿势很紧很舒服。”

三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马小雅来了,张馨躲进了被子里,却被刘望男把被子一掀,轻笑一声发话了,“小雅,让你看看人家这身材。”

马主播看得就是一愣,好半天才叹口气摇摇头,“唉,太忠……你,你怎么就能找到一个又一个这样的美女呢?”

张馨的脸再次变得通红,陈太忠赤身裸体懒洋洋地靠在床头,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你也不差啊,中视的主播,不该这么没自信吧?”

这个是中视的主播!张馨的眼睛是闭着的,可是耳朵闭不住不是?不过,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惊讶了,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刚才耗费了不少的体力,更是因为她已经彻底麻木了……

事实上,说是麻木,也不尽然,第二天她回自己住宿的宾馆拿东西,见到张沛林的时候还禁不住有点脸红,张局长见状,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心里禁不住有点微微地泛酸。

不过,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,再说什么也白搭了,说不得他笑着嘱咐一句,“好好玩,玩得开心一点……太忠说什么时候走了没有?”

“是大后天,”张馨回答一句,逃也似地走了,直到走出很远,才回头看一眼张沛林,红着脸说了一句,“张局您放心,我一定把事情办好。”

这是跟我要那个科长呢,张沛林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有点奇怪,小张什么时候也会这么拐弯抹角地说话了?

当然,这俩张并不知道,陈太忠吃是吃掉了张馨,却是没把在北京的三个住处暴露出来,黄汉祥借住和唐亦萱要装修的两栋别墅不方便暴露,但是马小雅的别墅也不接待这个女人,说明马主播在明白事情过程之后,暂时没接纳这种野路子的兴趣。

去巴黎的前一天中午,孙姐做东,替陈太忠引见了她的朋友,那是两男三女,其中两个是商人一个是记者还有一个翻译,剩下的一个小女孩估计是谁家的孩子,不怎么说话,但是一说话挺呛人的——似乎也是情商不足的那种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