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79章 受排挤

事实上,陈太忠和刘望男对张馨都有一点好奇,女人标榜自己是良家妇女这很正常,但是既然是老实人,怎么就会答应这样的事情呢?

就算出于种种原因,答应了这样的事情,可是一看刘望男的架势,就知道今晚会是怎样的一个场面了,做为一个没有出过轨的女人,第一次出轨就是跟别人双飞——真的能接受吗?

陈太忠站在酒店外面大喇喇地打电话,刘望男却是知道他在意什么,少不得扯了张馨到一边去问,“你跟张沛林,到底是什么关系……你骗我无所谓,但是太忠不喜欢被人骗。”

她的语气并不严厉,但是张馨还记得在港湾大酒店包间里的那次遭遇,当时眼前这个女人话不多,但是其他三个女孩都对她异常尊重,尤其是那个最活泼的小宁,对她的态度好得不得了,张口闭口“望男姐”叫个不停。

所以,纵然她羞涩万分,这个女人的问题却是她不得不回答的,“张局长是我的领导,我俩真的很清白,我非常感激他。”

你还感激他?刘望男觉得自己的脑瓜不是很够用了,抬头见陈太忠还在打电话,说不得冲她微微一笑,“到底怎么回事,是你在单位被人欺负?”

“是啊,”张馨长长地叹口气,眼睛就微微地有些红了,敢情她当年也是天南理工大的校花,眼高于顶的主儿,只是后来她老爹借钱炒股赔了个一干二净,差点就要去跳楼了。

这个时候她的老公出现了,他已经苦苦追求她一年了,只是她对他没什么感觉,“这三十万我帮你爸还了,只要你肯嫁给我,而且,你的分配我包了。”

那还是九二年的事情了,对普通人家来说,三十万绝对算得上一笔横财,要知道,那时候能开得起一辆七八万的夏利车就是体面人了,张馨知道他家的条件不错,考虑再三最终还是答应了。

她的老公真的很在乎她,也不管她学的是生物工程系,等她毕业后就把她弄进了电信机房——九五年的时候,电信局真的是炙手可热,汉显传呼机这夕阳产业都是两千多一个。

专业不对口,是吧?这没问题,她老公把她安排到机房,图的只是这里清净,而且进出的人少,把老婆放在这里不但清闲,而且也是珍惜之意,这里接触不到多少别的男人。

至于说婚后两年她老公开始流连风月场所、夜不归宿,也不是说她就没有魅力了,只是自家的风景太熟悉了,少了激情而已。

张馨一开始还想着学点什么,不能干挣钱,只是她的专业跟机房这一套实在风马牛不相及,别人碍于她夫家也不便说什么,久而久之她就过起了混日子的生活。

然而,夫家一倒台,她的苦日子就来了,要说她的长相那真是没什么挑剔的,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,一米七的身高,有少妇的珠圆玉润,却又没到了丰满的地步,正是女人一生中最吸引人的年纪。

还是因为专业不对口,有那往日嫉妒她的女人开始说闲话,说机房里养着闲人,男人却是琢磨怎么能从她身上揩点油,从专工到班长再到机房主任,打她主意的男人有两位数,有那狠的直接拿将她调出机房,打发到三产或者柜台上来威胁。

张馨实在有点招架不过来了,想要辞职下海吧,坐了几年机房之后也不知道能干点什么,而且因为丈夫和公公出事,家里那点积蓄也花了个七七八八,再经受不起损失了。

到最后她也没什么选择了,正琢磨着就算傍也得傍个最大个儿的不是?正好这个时候张沛林来检查机房的消防安全工作,而她正好当班。

当然,这些话她不会全跟刘望男说,不过,以刘大堂的见识和头脑,也无需她说清楚,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,左右不过是那几种可能。

不过刘望男可不是偏听偏信的主儿,看她一眼之后,摸出了手机,随手拨一个电话,“老唐,你不是在素波电信熟人多吗?帮我打听个人……”

换个别人,刘大堂是当面做不出这种事的,这有点太欺负人了,不过,张馨跟陈太忠的仅有的两次接触她都在场,自是知道太忠应承下来此事,多少有点不得已。

小张美则美矣,但是天底下的美女并不少,刘望男相信陈太忠在短期内并不会很看重这女人,所以她正好借这个机会帮他把一把关,也省得将来知道上了一辆公共汽车而郁闷。

必须指出的是,她这么做完全不是从自己的立场出发,只是想为那个男人排除些麻烦,这世界她最在意的,就是他的喜怒和哀乐。

可是这行为看在张馨眼里,这就是咄咄逼人的气势,她实在想不通,自己都已经送到对方嘴上了,也解释了部分情况,对方还不肯罢休,一定打探出自己的底细才肯干休——难道说,这才是大人物该有的做派吗?

你自己生活那么糜烂,反倒是对我要求这么高?想到这个,她心里有点愤愤不平,不过她也没怎么太生气,因为北京之行的一系列遭遇,已经让她思想麻木了,生不出太多的惊奇了。

以前她从未接触过这种圈子,老公看得她又死,就是家和单位两点一线,直到切身地接触了这些人,听说了这些事,才知道在这个层次里,交易是可以如此赤裸的,廉耻也是如此无足轻重的——遗憾的是,到了这个地步,她已经无法回头了。

总算还好,相较韦明河和徐卫东,她更愿意接受陈太忠一点,所以眼下的结果也能让她比较满意,陈主任在天南绝对是横着走的人,有这样的人罩着,她的生存环境会好很多。

而且,韦明河和徐卫东对他的刻意迎奉,也被张馨看在了眼里,心说来之前张局还说这两人有多么厉害多么有能耐,可是眼下看起来,陈太忠的派头,简直比这两位还大——她被留下来就是明证。

这个事实,也从侧面证实了张局长曾经跟她说过的话:我能保你个科长,但是你跟小陈混好了,他能保你个局长!

也不知道,我将来能不能混进他的那些女人的圈子里,想着想着,她的思维居然有一点点混乱了,他的女人里,可是有省台著名的主持人田甜呢。

不知胡思乱想了多久,刘望男走过来拍一拍她的肩头,“呵呵,你以前的作风很正派的嘛,好了,太忠问起来,我会帮你说话的。”

张馨听到这话,原有的一点点芥蒂登时消失不见了,心里也松了一口气,既然是这个女人认可我了,我的处境就会好很多了,“谢谢刘姐,您的朋友很多啊。”

刘望男笑一笑,也不做解释,事实上她找的这个老唐不过是个电信器材供应商,全省到处跑,也算是幻梦城的常客,有一次在凤凰的某宾馆嫖娼被抓,由于天晚了找不到现金,又不好意思给电信的人打电话,最后求救电话打到了幻梦城,刘大堂知道这人的底细,心说人家好歹是常客,有了难咱不能不帮。

这钱是刘大堂亲自送过去的,那边派出所的警察见来的是美女,就多嘴问了一句,等听说是幻梦城的刘望男,根本都不想收钱,“人你领走就得了,我们不知道他跟刘经理你认识。”

刘望男才不肯答应——她知道这算是断人财路呢,于是放下钱转身就走了,老唐在一边看得就傻眼了,这幻梦城的大堂这么厉害啊?

老唐也是久走江湖的,知道警察们会对什么样的人客气,刘大堂若是不出这笔钱领他走了,那就是在凤凰玩得极好的大能了!然而,刘大堂宁可借钱出来都不保人,那就不仅仅是玩得好了——人家根本不愿意为这点小钱落一个人情。

傻逼和牛逼只有一线之隔,老唐自然知道刘望男是真的牛逼,人家不在乎这点钱,也不怕他不还钱,于是就执意讨好起来她了。

张馨这种事,还真就合适老唐这种人去打听,反倒是从官方渠道打听,会有诸多的不便,这不,时间不长就打听出来了?

事实上,时间说不长也不短了,十分钟总是有了,刘望男跟张馨聊两句之后,侧头看看陈太忠,“小雅跟他说什么呢,说这么长时间?”

“刘姐……”张馨怯生生地开口了,见她转头看过来,又是一阵脸红,等了好一阵才轻声问一句,“这个小雅……等一会儿还有别的人?”

“会有别的女人,但是不会有别的男人了,”刘望男白她一眼,轻声解释一句,她知道很多良家妇女的心态,可以出轨但坚决抵制乱交,所以这解释也算有针对性的。

当然,若是有人认为她是在打预防针的话,那也很正常,因为下一刻她又补充了一句,“太忠霸道得很,容不得自己的女人跟别人胡来……你现在后悔,还来得及。”

我还能后悔吗?张馨听得心里就是一声苦笑,不过她发现刘姐这人其实不难说话,少不得又怯生生地问了一句,“陈主任不是蒙艺的人吗?可是现在……”

这句话真的是她早就想问的,当然,眼下这种气氛下问出来,多少也有点转移话题的意思,她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像一件商品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