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77章 调解

一夜荒唐过后,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一大早起来就开始打坐,这次欧洲之行,怕是用的仙力不会少了,这几天他有空就要多储备一点,虽然临时抱佛脚作用不会很大,但总是比不抱佛脚强不是?

坐到约莫十点钟,他收功起来,暗暗地赌咒发誓,这一波事情忙完之后,一定要加强修炼提升境界,没办法,他这点仙力称霸凤凰是够了,但是想在国际上纵横,那显然是力有不逮,想万里闲庭去美国,连掉进太平洋的资格都没有。

拿过定为震动的手机一看,却发现南宫毛毛连着打了四个电话过来,一时间就有点奇怪,对南宫来说,这会儿不是相当于黎明吗?怎么他就醒了呢?

南宫是不得不醒的,因为他从孙姐那儿领了任务了,要找陈太忠商量点事情。

陈太忠来北京除了协调关系,还要去法国参加一个时装展,这一点马小雅是知情的,昨天于总无意中问起陈主任的来意,她就很痛快地说了——反正这也没啥值得隐瞒的。

然而偏偏地,于总就很痛心,“小马你傻啊?为什么不跟他一块儿去呢,那家伙在欧洲玩得挺好,你要是能弄上两个品牌的代理或者代工,那钱不是白赚的?就算弄不上,也能去香榭丽舍采购点奢侈品……你苦苦地给他守着,也不能一点回报都不要是不是?”

我可不想让他为了这点事情看轻了我,马小雅心里这么想的,却是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于姐您说得对,不过,这次太仓促了,没想好要点什么,下次吧。”

“哼,”于总哼一声,她知道这小马又是心软嘴硬了,有心说点什么吧,觉得也没啥意思,不过南宫毛毛在一边听得清楚,心里就是一动,时装展示会?

晚上的时候,南宫见到了孙姐,他知道女人们都喜欢时装啊珠宝啊什么的,说不得就将法国那边的消息说了一下,不过孙姐说刚去纽约时装周转过一圈,兴趣不是很大。

然而,今天一大早,南宫毛毛就被电话吵醒了,有心不接吧,一看是孙姐的忙不迭接起来,结果孙姐在那边说了,她有几个闺蜜想去巴黎转一转,“问问小陈,能不能跟他一起走,大家也好就个伴儿。”

孙姐?陈太忠对那个丑女印象极深,依稀记得她家里的谁是开国的大将,响当当的红三代,邵国立跟她在一起都挺规矩,反正那女人挺泼辣也挺有担当的,个性也直爽,做个朋友肯定是不错的,“嗯,我是要跟韦明河一起走了,没什么不方便的吧?”

“韦……明河?”南宫毛毛琢磨一下,才想起来这是谁家的孩子,说不得笑一笑,“呵呵,这没问题啊,逛街嘛,也就是大家相互照应一下。”

正打着电话呢,马小雅走进来了,听他说完之后,看着他欲言又止,陈太忠一时有点奇怪,“小雅你想说什么?”

“孙姐……那人挺霸道的,”马主播还是不想多说,犹豫了半天之后,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她的朋友,你最好别招惹,到时候讹上你就麻烦大了。”

别招惹?陈太忠听得正腻歪呢,听到她后面的补充,登时就笑了,敢情你以为我花心到这种程度,这不是冤枉人吗?“切,除非比你还漂亮,我才有可能考虑招惹。”

“哼,我都老了……再说了,比我漂亮的人多了,”马小雅听得心里甜甜的,嘴上却是不肯承认,一边说一边指一指卧室方向,“你看,人家刘姐就比我漂亮。”

“你俩是一时瑜亮,各有各的漂亮,像你们这样的,十万个里面也挑不出来一个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女人其实很好哄的,多说点好听的,多送点小礼物,表示你把她放在心上就行了——上一世哥们儿要是知道这窍门,推倒紫灵仙子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?

“那你这算是答应我了啊,”马小雅听得有些情热了,走过来缓缓地坐到他的腿上,双手搂着他的脖子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,低声发问了,“你觉得我哪儿最吸引你?”

“我倒不想知道我哪儿最吸引你,”刘望男的声音自门外传来,她一边说一边笑,“呵呵,我就是想知道,我是周瑜还是诸葛亮。”

“好了,不说了,收拾收拾吧,”陈太忠抱着马小雅站起身来,轻轻地将她放在地上,“中午请了刘世鹏吃饭呢,对了小雅,你说要不要叫上苏文馨?”

他请刘世鹏吃饭,为的还是甯瑞远的事情,甯总昨天参加了那个访谈,才结束就给陈太忠打了电话过来抱怨,“真窝火,中视这主持也太那啥了,以后坚决不参加这种活动了。”

敢情,由于陈主任给黄汉祥打了电话,甯总就算得了掌握了分寸,心说我只宣传我的企业,标榜一下自己的责任心,但是现在的社会形势,我是坚决不会去点评的,也省得被人用来当小卒子利用。

他这个愿望肯定是好的,但是他有他的算盘,别人也有别人的心思,主持访谈的男主持人就是这样,没命地把话题向现在的社会形势上引导。

“对现在的三资企业和民营企业普遍不设立工会,并且持抗拒的心态这种现象,想请甯先生谈一谈自己的看法。”——诸如此类的话题太多了,甯总想躲都躲不过去。

一开始,甯瑞远还是用太极推手的方式,不是轻轻卸掉问题,就是转而谈其它的事情,然而,他虽然是偌大的甯家工业园的老总,谈话能力不算不强了,但是能在中视主持了类似节目的,又有几个能力差的?

甯瑞远越是回避,主持人的问题就越犀利,到最后他都火了,“我说,那些企业该不该建工会,那是政府考虑的,我只是一个商人,你知道不?”

“您的心情我能理解,”主持人点点头,不为他的光火而恼怒,反倒是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来,“这就是说,反对工会建设的团体太强大了,像您这种愿意自发建设工会的企业家,都不愿意对这个现象做出点评,不愿意承担这么大的压力……不知道我的理解是不是正确?”

“我说,有你这么诱导人的吗?”甯瑞远终于忍无可忍,“别人是别人,我是我,是你们邀请我来做访谈的……我本来都没想让你们知道!”

主持人还是没有生气,做主持这么多年,他见的东西也海了去啦,在他看来这仅仅是工作,每个人在工作中都不能掺杂私人感情进去,于是坦然地笑一笑,“甯总情绪有些激动了,好吧,我们等一等再谈这个问题……”

等一等“再谈”?甯瑞远心里登时生出一种无力感——总之,昨天的访谈绝对算不上愉快,甯总真的太恼火了,少不得就要给陈太忠打电话抱怨一番。

光抱怨也就算了,甯总心里还担心啊,也不知道这帮家伙会把访谈剪接成个什么样子,太忠,你必须帮我落实清楚了——要知道,我可是让你绑架上了贼船的。

陈太忠一琢磨,心说我找刘世鹏问一下吧,苏文馨虽然在中视也玩得转,但是终不比刘公子在中视根基深厚——人家老爹是前台长呢,所以,才有了陈某人请客一事。

不过到了眼下,他又有点迟疑,该不该喊上苏文馨,他是通过苏总认识刘世鹏的——好吧,就算这个不重要,毕竟他的凤凰科委才给了刘世鹏一个六十万的单子,但是,马小雅还要在这个圈子混下去的,难道不是吗?

马小雅听得眉头就是一皱,昨天晚上,三个人欢好之后,陈太忠在床上已经说过此事了,她甚至记得,说话时,刘望男正在赤着身子,用嘴帮他清理着下身的战绩——小太忠的上面,可是还有混合着的体液呢。

所以,她当时只顾着震惊了,心里正盘算着,换做是我的话,肯定不能这么自如,既然是心不在焉了,她当时就没什么反应。

眼下听到陈太忠旧话重提,她犹豫一下,还是做出了中肯的答复,“刘总已经给你们科委做过专题了,撇开苏总倒不是不行,不过,等饭点儿了再联系她吧,她要有饭局正好就算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哥们儿活得也真够辛苦的,做事的同时还要考虑做人,时刻不能放松,“那等到了饭店再联系吧。”

好死不死的是,苏总还真的没什么事儿,听说陈主任请客,很给面子地大驾光临了,而且她的妹妹苏素馨也跟着来了。

她俩这一来可就热闹了,甯瑞远看着苏素馨就有点眼直——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了,但是在座的眼睛一个比一个毒,怎么可能看不出来,甯总没事找事地总瞥苏素馨两眼?

苏文馨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,甚至还有一点鼓励的意思,陈太忠一琢磨就明白了,虽然这些人在京里关系广,眼里没有地方上的干部,但是对于能结交的商人,却是非常热情的。

苏素馨是很漂亮,但是陈某人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,而且他已经被这个圈子定义为“马小雅的男人”,虽然尚未“成亲”,但是贸然招惹圈子里其他的女人也不合适,所以他居然有兴趣细细琢磨一下大家的想法,终于明白了甯瑞远为什么这么吃香:这是供求关系决定的!

干部有求于苏文馨他们,虽说他们还靠这种活儿吃饭,可不刁难不足以显示出他们的能量,倒是对上甯家这种豪商巨富,他们没有看不起人家的资格,人家又不求他们,正经是他们没准能靠着人家发点财,怎么可能还端着架子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