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76章 激将

刘望男的脸庞,本来就是刀削斧凿一般地棱角分明,鼻梁高挺肌肤白皙,这样的长相,在国内算微微地另类了一点,但却是比较符合西方人的审美观点,是以,凯瑟琳有这么一夸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一点头,随口问她一句,“你觉得她漂亮,还是伊丽莎白漂亮?”

他这么问,算是敷衍,也算是绝了她可能的某些手段:我说,你想用我跟伊丽莎白的交往做文章,那就是你打错了主意。

“都很漂亮,”凯瑟琳笑着点点头,心里自是明白了他的意思,不过韦明河听得眼睛一亮,“呵呵,果然是你啊。”

抱歉,我真的不记得你了!凯瑟琳心里暗叹一声,勉力冲他笑一笑,又侧头看一看陈太忠,“刚才你说‘四九城’,是什么意思?”

韦主任对她的反应无动于衷,想明白此人是上次陈太忠身边的两只波斯猫之一,他就熄了再打这女人主意的念头,心里却是暗暗地发狠,这次去了巴黎,一定要太忠介绍几个顶尖模特来玩一玩。

“就是北京城嘛,”徐卫东笑着解释,“自古北京就有‘里九外七皇城四’的说法,皇宫四个门,内城九个门,外城七个门,住在内城的,就是贵族,所以说四九城是皇城和内城中间住着的人,不但泛指北京,也是自高身份的意思。”

中国自然是没什么贵族的,所谓的士族倒跟贵族类似,不过也消失一千多年了,徐总这么说不过是便于对方理解罢了。

“哦,”凯瑟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陈太忠在一边听得就有点憋不住了,他本不想插嘴,可是听到这种解释实在忍无可忍。

“老徐你这话说得不对,这个称呼是清朝旗人才有的,”上次他听南宫毛毛说“四九城”,心里有点不解,是专门问过荆俊伟的,所以对这个词儿比较敏感,“以前内城住的都是旗人,这种称呼是对其他民族的歧视,拿这种称呼自高身份的,脑子都不够数。”

话题一旦上升到这种高度,别人就不好接话了,韦明河听得点点头,“是啊,以前跟小痞子玩的时候,也这么说,结果被我爷爷听到了,把我一顿好打,说是不许跟那些败家玩意儿学,当时还不理解,敢情是有这么个说法啊……”

“这个我倒是不知道,”徐卫东笑着挠一挠头,心说这陈主任也实在草根得厉害,这么屁大点事也上纲上线,这年头红色贵族这么多,人家称个“四九城”就怎么了,反正人家也是特权阶级不是?

不过,有了这番探讨之后,凯瑟琳坐下来的所引起的异样气氛就消失得差不多了,大家一边喝酒一边随意地聊天。

徐卫东明显地被凯瑟琳迷住了,他琢磨着虽然这是陈主任的朋友,可是太忠明显地对其半冷不热,你不想要的,我捡一捡总没事吧?

按北京圈子里的规矩来说,他这么做有点不妥当,就算你有什么想法,等陈主任不在的时候再来过也不迟嘛——由此可见,凯瑟琳对男人的诱惑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,连这副部家的公子都动心了。

韦明河就有点不乐意了,连着给他使了两个眼色,发现这家伙还是挺懵懂的,说不得抬脚在桌下轻踩他一下:你不要这么给我丢人行不行?

吃了这一脚,徐卫东才终于恍然大悟,说不得恋恋不舍地转移了注意力,陈太忠淡淡地扫了韦明河一眼,嘴上没说什么,心里却是暗暗感慨:老韦这家伙,还真的挺仗义。

说实话,这一刻他的心情挺矛盾的,心里虽然挺不待见凯瑟琳,却又见不得别人跟她眉来眼去的,要不说陈大仙人的占有欲强呢?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没过了多久,杨老三那一桌人就站起身走了,虽然光线很暗,陈太忠还是发现那个年轻的帮闲朝自己这边扫了一眼,目光中不无歹毒。

跟你计较,我失身份!他淡淡地一笑,端起酒杯喝酒,却听到耳边徐卫东轻声嘀咕,“太忠,这孙子居然敢看你,是不是找虐呢?”

“要是伊丽莎白在就好了,”凯瑟琳叹口气,她可是见识过伊莎的身手,“那个杨很过分,对了,陈……你能联系上她吗?我想聘她做我的保镖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终于动心了,心说这可是好事,大好事,伊丽莎白能常驻中国的话,我也能时不时来慰藉一下这个痴情又浪漫的女人,说不得瞥她一眼,“这世界上只有不合适的价格,没有谈不拢的生意。”

“好吧,年薪二十万美元,你认为这个价钱怎么样?”凯瑟琳笑吟吟地看着他,心说我就不信你没软肋,果然被我试探出来了,“她毕竟只是一个保镖……当然,你若是能帮我拿下临河铝业的电解铝项目,我会考虑给她分成的。”

“临河铝业?”陈太忠听得眼睛就是一瞪,登时想起了南宫毛毛警告过自己的事来,这女人的身份好像有点问题,声音顿时严厉了起来,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那个杨给我看的项目单子里有啊,临河铝业不是天南的吗?”凯瑟琳奇怪地看着他,眉头也微微地皱着,“如果我没记错,你也是天南的,对吧?”

“杨老三给你看这个?”陈太忠听得瞠目结舌,心说这大使馆才挨了炸,姓杨的就为了点美色,把这些情报提供出去了?这家伙……果然是人渣。

“那你找他好了,”想到这个,他一时有点意兴索然,“难道你看不出来……他的能力很强的吗?”哼,你去找他,哥们儿等你们进入实质性操作的时候,就去举报。

“他让我感到恶心,”凯瑟琳冷冷地哼一声,想到那家伙不但奇胖如猪,还要得到她的身子才肯帮忙运作,她就气不打一处来,“得不到还想用强,无赖。”

上次你不也挺风骚的,还调戏我来的吗?陈太忠知道她说的是什么,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,嘴角泛起一个不屑的冷笑,“看来价格没有谈拢?”

“我永远都不会同他谈拢,”凯瑟琳坚决地摇一摇头,胸前两团硕大也随着她激烈的动作微微颤了两颤,直看得徐卫东有点眼晕,情不自禁地将嘴巴凑到韦明河耳边,“明河,这女人会不会是受过训练的间谍什么的?”

嗯?陈太忠的耳朵登时竖了起来,这个问题好啊,哥们儿还想问呢,不成想韦明河冷笑一声,低声回答一句,“要是间谍的话,还不死死地缠上杨老三?杨家在军方和决策层影响很大,你难道不清楚?”

原来如此啊,他也明白了,于是面无表情地发话了,“好吧,我正好要去巴黎,等见了伊丽莎白之后,帮你问一问吧。”

“这个价钱绝对不低了,而且她在中国也花不了几个钱,难道不是吗?”凯瑟琳笑着白他一眼,眼神中有说不出的味道,“嗯,或者你还会有别的惊喜。”

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她就有点像上次的那个凯瑟琳了,撩拨之意一览无遗,不过,陈太忠享受的是这种感觉,并不想跟这个女人真的发生什么,说不得很随意地笑一笑,“你对杨老三,也用过这一招吧?”

“哦?你吃醋了?”凯瑟琳笑了起来,胸前剧烈地抖动了起来,直让人担心她那儿会不会掉下来,眼波流转处,整个脸庞显得妖媚无比,徐卫东正端着酒杯饮酒,居然狠狠地呛了一口,不住地咳嗽了起来。

她越笑声音越大,直勾得旁边桌子的都看了过来,才止住了笑声,“如果我说,他不配得到这样的待遇……不知道你会不会满意?”

“等我问过伊莎再说吧,”陈太忠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却是依旧绷着脸摇一摇头,“不过,我跟临河铝业的人不熟,他们是部属企业,你最好还是找其他人想办法吧。”

“你果然是很多情的人,”凯瑟琳轻笑一声,又瞥一眼刘望男,心说陈本来对我是美国人耿耿于怀,眼下居然能为了一个外国情人答应搭手,还不避讳他的女人……要是有这么一个男人肯如此呵护我,那真的很幸福……

“牛,太忠你太牛了,”散场之际,徐卫东搂着陈太忠竖起了大拇指,今天他已经不知道说过几次这样的话了,不过,凯瑟琳对陈主任另眼相看是大家都知道的,由不得他不佩服,“这个女人,你一定要搞到手,要不然我会小看你的。”

“我对公共汽车天生反感,”陈太忠知道,这家伙是在婉转地表示他对凯瑟琳没兴趣,不过,哥们儿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?“这女人太浪了。”

“她要浪,早就上了杨老三的床了,”徐卫东哼一声摇摇头,“杨老三都拿项目清单给她看了,能力还用怀疑吗?她偏偏就不答应。”

“对啊,我也会鄙视你的,”韦明河从身后走了过来,“美国人,不整白不整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