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75章 威胁

在陈太忠的印象中,这个叫凯瑟琳的女人是个掮客,手里似乎握着不少厂家,像霍尼韦尔什么的,不过,她在中国的生意,似乎做得不是很成功。

当然,这些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记得这个女人是美国人,所以,虽然一旁站着的是他异常反感的杨老三,可他对她的搭讪并不感兴趣,只是淡淡地点点头,“很久不见了。”

“你俩还真的认识啊?”这次轮到徐卫东惊讶了,凯瑟琳可是一等一的美女,北京的外国人多了去啦,美女也有,但是像她这样美艳绝伦的女人还是少数,撇开身材不说,只说那张脸,就精致到了极点,虽然眉毛微微浓了一点,鼻梁微微高了一点,那是但是人种的问题。

“那是当然的,”凯瑟琳笑嘻嘻地回答他,大到离谱的双眼四下扫视一下,笑着看着陈太忠,“陈,不请我喝一杯吗?”

“好像你的祖国和我的祖国之间,刚刚发生点不愉快的事情,”陈太忠哼了一声,斜睥着她,“咱俩交换一下位置,你会有心情请我喝酒吗?”

“太忠,你这就不对了,”韦明河笑嘻嘻地插嘴了,“两国相争还不斩来使呢,再说了,凯瑟琳小姐怕是影响不了白宫的政策吧?”

“那我向您表示歉意好吗?”凯瑟琳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太忠,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,“要不,今天我请你喝酒好了。”

杨老三被晾在一边好半天,终于不耐烦了,“我说伟哥,给我朋友个面子,喝一杯就算了,我们还有要紧事儿说呢。”

“不说了,没办法合作,”凯瑟琳笑着摇头,公然跟他唱起了反调,“真的非常遗憾,杨先生,希望下次您能表现出更多的诚意来。”

“你这是不给哥面子了,是吧?”杨老三哼一声,面皮登时翻转,抬手就去抓她的手臂,“当杨哥我好欺负是吗?”

他个子不高,大概只有一米六三六四的模样,而凯瑟琳穿着鞋怎么也一米八出头了,两人在一边撕扯了起来,他竟然不能将她拽走,结果那桌人见了这状况,又有两个男人冲着这桌走了过来。

韦明河一看,就有点挂不住了,心说杨老三你在我跟前得瑟就得瑟吧,你手下的马仔也在我桌子跟前张牙舞爪,岂不是欺人太甚?说不得给陈太忠使了一个眼色。

可是我不想管啊,陈太忠见到了他的眼神,这是狗咬狗呢,任他们咬一嘴毛不是挺好的吗?不过,明河既然示意了,他少不得咳嗽一声,淡淡地说可一句,“公众场合,注意点影响吧。”

“小子,你跟谁说话呢?”一个年轻的帮闲操着纯正的京腔儿发话了,衙内身边总是不缺护主心切的家伙,“你也不打听打听,这四九城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?”

“切,”陈太忠嗤地笑一声,很灿烂的样子,“在四九城里说话?原来是遗老遗少啊,满清被推翻很多年了,你家祖上……这也是遭了大难了吧?”

“你!”那位一听辱及先人了,袖子一撸就想上前动手,不防韦明河冷哼一声,陈太忠出面了,剩下的事情就是他的了,“三哥,你的人有点没规矩啊。”

“小李,”杨老三哼一声,喊住了年轻人,他跋扈归跋扈,但是人家韦明河说得没错,这种场合他不发话,帮闲却贸贸然出头,确实是给他丢脸呢,正是那三个字——没规矩。

在他看来,韦明河的身份比自己差多了,不过人家有底蕴人脉也不差,虽说近来发展的不怎么样,可是不管怎么算也是公子哥圈子里的,这种场合不是普通帮闲该插嘴的。

搁给脾气更火爆一点的主儿,大嘴巴子抽这家伙都是活该,韦主任这话虽然难免有些过分,但是他还真不能计较——大家做为这个阶层的一份子,有义务维护这个阶层的权威。

倒是陈太忠说话,那是无所谓的,因为韦明河点明了这是我的客人,客人和帮闲,那绝对不是一回事,什么叫身份?“客人”这俩字儿就是身份。

不过,杨老三还是不想放过这个高大的年轻人,说不得上下打量他一眼,冷冷一笑,“我说,你说话够损的啊。”

按说,他该说个“这位朋友”什么之类的称呼,可是杨老三觉得这厮未必有资格做自己的朋友,少不得就是你来你去了,顺便压一下韦明河:姓韦的,你这客人也不地道。

“这是他自找的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看他一眼,端起酒杯来喝酒,“你要真认为我损的话,那改天见了小许,我把今天的事儿说道说道。”

“你……”杨老三登时语塞,他是跋扈惯了的,虽然也知道陈太忠认识许苒泠,可是硬生生地没往这方面想,心说玩儿个女人算什么呢?大家还不都这样?

正是因为他考虑到许苒泠了,才对这个年轻人比较客气,眼下听对方居然有告自己黑状的意思,一时间就有点郁闷,转头向自己的桌子走去,却是再没心思纠缠凯瑟琳了,“好好,算你有种!”

按说,他都不必顾忌许苒泠的,圈子里的这点事情大家都明白,只要有那么个证书在,证明双方是利益共同体就行了,谁会管谁的私生活?不过,正如韦明河刚才所说——家里介绍的,就没几个能看的。

俊男美女总是以比较少的比例存在的,圈子里不是没有漂亮的,但是适龄的总不多,有一个半个也轮不到他杨某人打主意——他倒是想找何雨朦呢,黄家也得看得上他不是?

相较而言,许苒泠就算家世好又相当漂亮的了,自打春节后,许家放出风声想给她找女婿,很有几个俊杰上门,他不过是其中之一。

正是因为小许同学性价比很好,杨老三就愿意适当珍惜一下,听说有人居然无耻到拿私生活威胁自己,想一想凯瑟琳不过就是个普通的洋妞,又不是克林顿的女儿,索性转头走了。

杨老三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?韦明河可是被他这个反应弄迷糊了,他要陈太忠开口解围,可不是意图搭救凯瑟琳,他只是觉得,杨老三你这一帮人在我们桌子前拉拉扯扯的,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,正好太忠跟许家走得近,就说一声吧。

事实上,不管韦主任愿意不愿意承认,自从他决心在体制里发展,心里对上杨老三这种没能力在宦海中沉浮的主儿,总是有那么一点点优越感——尽管他年底才能升为小小的正处。

徐卫东看得也傻眼了,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明河,许家那小丫头很漂亮吗?”他见过许苒泠,不过那是她很小时候的事情了。

“倒不算难看,关键是男人味儿太重了,”韦主任信口回答这么一句,下一刻眼睛就盯住了陈太忠,“我说太忠,这话不许传给纯良啊。”

“给凤凰科委拨点钱,我就不说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答他,话音未落,只嗅到一阵香风扑鼻,却是凯瑟琳非常不见外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“谢谢你,陈。”

“你的谢意,我兴趣不大,要谢就去谢韦主任吧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一扬下巴,直指对面的韦明河,“明河,这是美国人,刚才你说什么来的?”

后一句他说得又急又快,饶是凯瑟琳中文相当不错,也没听清楚,倒是韦明河听了一个清清楚楚,说不得略略犹豫一下,摇了摇头,“太忠,凯瑟琳好像认识你在先……哥们儿不是那种随便的人。”

他的话是这么说的,表情看起来也挺认真,但是只看他眼里的小星星,陈太忠就明白了:你丫不是随便的人,但是随便起来不是人。

这句话,凯瑟琳却是听得比较清楚,再加上韦明河闪烁的眼神——这种眼神她见得太多了,于是自然猜出了这帮人在说什么,不过,她对韦主任没太大的兴趣,倒是身边这个一直对她若即若离的年轻人,让她生出了一些心思。

“你们,我都是要谢的,”凯瑟琳微微一笑,侧头看一看陈太忠,“今天的单我买了,可以吗?”

“不可以,”见陈主任对此女不感兴趣,徐卫东也来劲了,笑吟吟地看着她,“这是我们的聚会,你贸然坐过来……我们不差这点钱,你觉得做为男士,会让女士出这个钱吗?”

陈太忠心里这个别扭啊,心说你们刚才还都义愤填膺呢,现在就口花花地开始调戏人了,真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就见不得个母的。

韦明河沉默一阵,猛地想起一件事,“凯瑟琳,以前我也见过你的吧?”

这话不假,他第一次见陈太忠的时候,正跟外国人打架被人家追得乱跑,当时凯瑟琳就在场,不过,当时陈某人很傲慢地拒绝了他五十万买一次出手的请求,和她蹿上出租车跑了,这惊鸿一瞥,韦主任能回想起来也不是很容易的。

又来这一套吗?凯瑟琳心里有点不屑,她见惯了这种手段,一时间对韦主任的兴趣就小了很多,笑着摇一摇头,“我不记得了……陈,你的女伴很漂亮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