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74章 杨老三

“是啊,我是科委的嘛,一个人闲得没事,打算黑了他们的网站表示抗议,”陈太忠顺手关了页面,嘴里大言不惭地解释一句。

一边吹牛,他一边轻轻一搂马小雅纤细的腰肢,就将她揽入了怀中,将手伸进她的衣领,肆意地把玩着细嫩的双峰,手还在那蓓蕾上拨来拨去,“呵呵,睡得好吗?”。

“别弄,”马小雅扭动一下身子,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你刚才说什么?要给家里装宽带?”

“是啊,你不愿意吗?”陈太忠有心分散她的注意力,就不容她躲来躲去,双手一搂箍住了她,“哦,对了……我倒是忘了,这是你的房子。”

“没事,”马小雅笑吟吟地答他,心里也是美不滋滋的,主动凑到他脸上吻了一口,“你愿意给家里添置东西,我当然高兴了。”

“嗯,不过……添置东西要考虑布局的,你这里艺术气息很浓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继续将话题扯远。

“一直想问你呢,”马小雅将嘴凑到他的耳边,轻声地发问,“昨天,是刘姐弄得你舒服,还是我弄得你舒服?”

这个问题纠结了她一晚上,只是一直不合适发话,所以才起得这么早,见他在书房上网,才过来悄悄地问一问。

她是练瑜伽的会蠕动,而刘望男会锦鲤吸水,陈某人昨天爽歪歪的时候,称赞过两人,大约是“一时瑜亮”的意思,不过,这倒是激起了小马同学的好胜心。

“哦,忘了,要不现在再体检一下吧,”陈太忠淫笑着搂住她就要接吻,不成想马小雅一跳就躲了开去,轻笑一声,“好了,才起来,有口气呢,我去刷牙。”

她转身向外走去,不留神踩到了鼠标的滚珠,身子登时一栽歪,“什么东西?”她低头一看,弯着腰就去捡拾,却不防身后一凉,睡袍已经被人掀起,露出了赤裸的下半身。

下一刻,她感觉一条灼热的粗大缓缓地挤了进来,禁不住闷哼一声,“老天,真不消停,我迟早要被你弄坏了,哦……”

中午时分,陈太忠接到了韦明河的电话,“太忠你丫真不够意思,来北京也不知道来我这儿报个到。”

原来,张沛林还想找陈太忠坐一坐呢,却是发现此人手机关机,接连一个小时都关机,心里有点好奇,将电话打到了科委,打着了解GPS全球定位系统的幌子,问了一下陈主任的去向,才知道人家现在已经飞到北京,打算去法国参加会议了。

这个关键时候他走了,那还了得?张局长着急了啊,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韦明河,才有了韦主任这个电话。

“这老张还真沉不住气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都答应他的事儿了,还这么死死地缠着,在素波就搞得我挺头大。”

“上进之心嘛,谁还没有?”韦明河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你这家伙真不够意思,要去巴黎泡模特了也不叫上我,告诉你啊,你一定得带我去玩一玩”

“泡模特?我是去参加展示会啊……带你去算怎么档子事儿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不得地解释,谁想韦明河根本不听他的,“行了,晚上我给你接风,咱俩见面再说。”

一起去?这主意……倒也不错,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因为他想起在飞机上遇到的钱文辉,心说有明河相伴,将来国安万一问起来的话,丫也能证明自己一直老老实实地呆在巴黎来的。

晚上聚会地点是在一个小酒吧,陈太忠只带了刘望男去,马小雅有她自己的生活圈子,该有的应酬也不会少了,不过,她倒是说了,争取今天晚上早点回去。

韦明河不但带了帮闲来,还有徐卫东也在一边跟着,陈太忠一见就头大了,“我说那个……咱今天不说张沛林的事儿啊。”

“卫东也想去巴黎呢,”韦明河笑着解释,对陈太忠身边的刘望男,他直接就无视了,“大家一起去玩一玩?”

“别介,安排不过来啊,下一次成吗?”陈太忠一听,登时连连摆手,心说我可不能惯你这毛病,“动静太大了……嗯,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朋友,刘望男。”

咦?韦明河奇怪地看他一眼,笑着冲刘望男伸出手去,能让太忠郑重介绍的主儿,起码在丫心目里有一定的地位,“幸会,不知道刘小姐在哪里高就?”

“有两个小公司,瞎开着玩的,”刘大堂灿然一笑,伸手同他轻轻握一下,“我是跟太忠私人关系不错,现在正好有时间,跟他来北京转一转。”

哦,还是马子,韦明河笑着点点头,不再说什么,不过……在太忠心里,这是一个有份量的马子,仅此而已。

说着话,酒吧里的人就多了起来,不过陈太忠他们来得早,倒是不受影响,然而,让他郁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,韦明河居然也跟他说起了南斯拉夫大使馆的事儿,“这次去巴黎,一定好好地折腾一下那些洋妞,要不然我这口气儿不顺!”

“借口,绝对是借口!”徐卫东指着韦明河,笑得是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了,“法国根本就不在北约里,你丫这是哄谁呢?”

“不在吗?”韦明河听着有点傻眼,下一刻咳嗽一声,看一眼刘望男才发话,“巴黎那边……又不仅仅是法国人。”

刘望男微微一笑,也不作声,只是拿起酒来给陈太忠斟酒,这意思就很明显了:你们说你们的,我不会吃这些飞醋的。

说着说着,韦明河的跟班小涛一抬手,指着不远处一个昏暗的角落,“明河,那边可是有个洋妞儿挺漂亮的……您给大家争争光,拿下来?”

“你这小子,就没句好话,”韦明河笑着白他一眼,转头看去,陈太忠闻言也下意识地转头,这里是酒吧,看两眼美女不算啥吧?

不成想,韦明河扭头看了几眼,就悻悻地转头过来了,“嗐,算了,跟杨老三在一起的,能有什么好货?哥几个别看了……太忠,你这是?”

陈太忠真的看得愣神了,因为那边坐着的几个人里,他也认识其中一个,听到韦主任招呼,才扭头回来,“明河,那个特胖的家伙,就是杨老三?”

那胖子明显是那一桌的主角,他见过此人两面,一次是在大台村走私汽车时,一次却是在颐和园里撞到此人跟许苒泠逛公园——哥们儿一直还想知道你丫是谁呢。

对杨家三兄弟,他有所耳闻,不过只知道那是邵国立都不想招惹的主儿,其中杨老大好像是特年轻的两毛四——应该是北京城数得上的家族。

“嗯,”韦明河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他对杨老三也不感冒,当然,他也不是很想招惹此人,一时间就觉得有点意兴索然,“太忠你也认识他?”

“见过一次,他这身材我不注意都难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上次见他跟许苒泠在一起……嗯,那个外国女人我好像也在哪儿见过。”

“许……苒泠?”韦明河听得愣一愣神,才反应了过来,“呵呵,许家那小丫头啊,我以前一直叫她许再冷来的。”

“杨家这是要跟许家结亲吗?”徐卫东低声嘀咕一句,他对这两家也不陌生,“杨老三那操蛋玩意儿……啧啧,对了,许家那丫头不知道他的名声?”

韦明河微微一笑,不接这个话茬,倒是陈太忠摇一摇头,“可惜了,唉……苒泠那小丫头,挺纯真的,岁数差距也挺大。”

他这就算表明态度了,韦明河闻言,又是一声苦笑,“不说这个了,谁家不是这样啊?我现在努力的目标,就是我的婚姻我做主……家里介绍的,就没几个能看的。”

“切,”陈太忠不满地哼一声,他知道这世间有门第高低的区别,讲究门当户对的人家也不少,这东西成为常态他可以理解,但是成为必然选择的话,他还是有点不满,于是怪话再次出口,“我说,你们就不怕血友病蔓延吗?”

“哈哈,”徐卫东听得就笑了起来,伸手端起酒杯来,“敬你一个……太忠,你这话够犀利,我爱听。”

“杨老三要听见这话,估计又要暴走了,”韦明河笑着嘀咕一句,杨家老三做事是相当不讲理的,在京城还好一点,到了地方上简直是为所欲为,不过,谁要人家有个好伯父呢?

杨老三没听见这话,不过,那一桌人里,还是有人走了过来,正是陈太忠似曾相识的外国美女,一袭黑色长裙,她坐着的时候倒还看不出来,一旦站起来,个头高挑波涛汹涌丰臀挺翘,身材实在是惹火到不能再惹火了,“陈,好久不见了。”

杨老三兜着屁股就追了过来,“凯瑟琳,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嘛,你这么着急做什么……咦,原来是韦哥啊,这么巧?”

韦明河没好气地白他一眼,事实上,韦主任比杨老三小一岁,可是自打美国人研究出来“伟哥”之后,他就有了这么一个外号,一时间他的牙都是恨得痒痒的,“三哥,我招呼客人呢,回头咱们再聊,成不?”

“是你?”杨老三顺着韦明河的目光看过去,一眼就看到了陈太忠,眉头微微一皱,“哼,倒是真巧了。”

“凯瑟琳?”陈太忠终于想起这个女人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