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73章 荒唐

陈太忠虽然是搞招商引资的,但是对经济还真不怎么在行,不过饶是如此,他也将这个因果听明白了七八分。

于是,他的问题就来了,“瑞远,照你这么说,只是因为一个汇率,就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行为,公然践踏国际法,是不是有点夸张?”

“这有什么夸张的?欧元可能威胁到了美元国际货币的位置,这不是说汇率高低的问题,是强势美元不保了,”甯瑞远哼一声,头也不抬地回答,“这可是美国生死存亡的问题。”

“布雷顿森林体系为什么垮了?这就是美国人说了,黄金存量跟我印多少美元无关,我不要金本位了……对朋友都能做出这种流氓的事情,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?”

可是我想问的不是这个啊,陈太忠有点郁闷,想一想埃布尔那边也是担心汇率的问题,他越发地确定,这个因素肯定是占其中之一,但是仅仅因为这一点,怕是还不足以使美国人如此地癫狂吧?

他想的是何保华晚上欲言又止的情况,在他想来,甯瑞远、埃布尔甚至马小雅之流,平日里接触的商人比较多,考虑也多从商家的角度出发。

而何院长接触的,几近于国家最顶级阶层的圈子了,知道一点情治、国安方面的内幕很正常,所以人家说的,未必就是捕风捉影的。

我觉得美国人做得这么过分,这件事应该不止一桩诱因!他才想发表一下见解,冷不丁听到甯瑞远发问了,问的却是他点的那俩小姐,“你俩谁唱歌比较拿手?先给来两首……”

这家伙从来就没个正经样儿,陈太忠听得是相当地无语,不过,既然听到了这样的分析,他的心情多少不那么郁闷了,说不得胳膊一伸,不顾马小雅的扭捏,将她的身子搂了过来,轻笑一声,“最近想我了没有……”

曲终人散之后,陈某人期待的性福生活就到来了,他知道马小雅比较在意她的小窝,就想让她跟着自己和刘望男回华意宾馆。

谁想前中视女主持犹豫一下,咬着嘴唇发话了,“去我那儿吧,你和刘姐都不是外人,在宾馆的话,太忠你好歹是国家干部……不太合适。”

做出这个决定,马小雅也是经历了几个关口,首先,她看刘望男比较顺眼,这是决定性因素。刘姐虽然是小地方来的还带了点口音,但是言谈举止和气度风韵都相当不凡。

所以她心里不排斥跟这个女人一起跟太忠渡过一个难忘的夜晚,事实上刘望男这两年大堂真不是白做的,接触的人也是五花八门,论起揣摩人心,还真的当得起交际花这三个字。

其次就是陈太忠的建议了,陈某人知道她在北京有房子,却是要邀请她去华意,那就是说明尊重她的私人空间,你以诚待我,我自当回报。

还有的,就是马小雅不服输的一点小心思了,不管怎么说,能在京城混到一套别墅,那就是不含糊的写照了,她不合适去问刘姐的身家,但是也绝对不想让对方小看了自己。

总之,马主播的私人空间等闲不让外人进来,那是因为她怕麻烦,但是这世界上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例外,只要当事人认为值得,就足够了,难道不是吗?

刘望男走进别墅,很客气地夸奖了几句装修风格什么的,马小雅原本还有点微微的得意,可是见她的语气热情而不失分寸,心里就明白了,人家也是见得多了,说话自然就能说到点子上,一时间又有点郁闷。

“小雅,有睡袍吗?”刘大堂客气完毕,倒是不见外地发问了,称呼也从小马变成了小雅,可见女人之间的友情,也是可以发展得很迅速的,“应酬一天了,想放松一下了。”

她今天的装束真的很正规,上身是青色紧腰女士西服,下身是灰色的筒裙肉色丝袜,脚上是细跟棕色皮凉鞋,后脑的马尾巴辫子也高高地扎起,既端庄又带了几分随意,正合都市女性白领的各种要素——不过显然,这种装束想穿出味道,就必须注意仪态和姿势,穿一天的话确实有点累人了。

“我……”马小雅这里就几套睡袍,还全是自己的,就不想借给她穿,不过转念一想,男人都要共享了,计较一套睡袍就没啥意思了,于是笑一笑,“只有我自己的睡袍,可惜刘姐你个子比我高,不过……前两天才给太忠买了两套,你穿他的吧。”

说穿了,她还是不想借给对方穿……你给我留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好吗?

“哦,”刘望男笑着点点头,心里明白对方还是有点不甘心,径自脱去衣物,就那么赤裸着身子走向一边的浴室,“我先去洗个澡,浴室里有浴袍的吧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看着那白生生曼妙无比的胴体走向浴室,丰乳肥臀轻颤着,马小雅登时傻眼了,她真没想到外表端庄的刘姐做事这么直率,有心说对方放浪吧,可想一想人家脱衣服时那份自然和雍容,却又不像是一个靠出卖色相为生的女人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看得笑了起来,他猜不出所有细节,但是又何尝看不出两女隐隐有较劲的架势?不过,既然大家都是含而不露的,他自然不会捅穿这一层,要不然就太扫兴了,“望男可是我所有女人里面的大姐头呢。”

刚说完这话,他的心里就猛地一揪,这个“所有”似乎不该包括小萱萱在里面吧?就在这时候,马小雅气势汹汹地走上前,伸手就去解他的皮带,正在纠结着的年轻男人登时吓了一跳,“喂喂,我也要洗一洗的。”

“哼,没想到你这么多女人,我要好好地检查一下,别有什么病,”马小雅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解开他的皮带,褪下他的裤子,装模作样端详了一番,又抬手来回捋一捋,“嗯,看起来没什么异常现象,我说……它怎么越来越大了呢?”

“哼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管不顾地伸手揽她起来,一边吻着她的脖颈,一边就去掀她的裙子,“你居然说我有病?”

“别……”马小雅伸手去推他,却觉得双臂软绵绵的,使不出力道,只能低声呢喃着,“你说过你要去洗一洗的……哦,你说你要去……不要,小哥哥轻一点啊……”

一夜荒唐之后,陈太忠醒来的时候,已经接近七点钟了,只觉得神清气爽,来回侧头看一看身边两位佳人,却是兀自睡得正酣。

哥们儿这是越来越荒唐了啊,陈某人又自责了一下,想一想昨天晚上的两次欢好,一开始马小雅还不习惯他带着刘望男的体液进入她的身体,而后来已经迫不及待了,到最后根本都顾不得推开刘大堂,拽出小太忠就塞进了体内,充满她时她那高亢的尖叫,让他很是怀疑卧室的玻璃吃得住吃不住。

每个女人都是有放荡的一面的,一般人见不到,只是无法将其开发出来而已,这跟很多因素有关,但是毫无疑问,开发的过程才是最能满足男人的征服欲的。

反正很多时候,陈某人都是长于自责而坚决不悔改的,他美不滋滋地自责了半天,抚摸着马小雅圆润冰凉的臂膀,一时间又有点不克自持,不过,想一想来日方长,终于悄悄地爬起身来,窸窸窣窣地穿戴了起来。

这二位都是长于熬夜懒于早起的主儿,基本上对他的行为无动于衷,刘望男睡得略微轻一点,在感觉到床铺震动时,懒洋洋地睁开双眼看了他一眼。

不过,见他将手指竖在嘴上,她勉力冲他笑一笑,翻个身又沉沉睡去,随着薄被的翻卷,却是将雪白丰腴的臀部露出半个来,其间一缕黑色若隐若现。

这一瞬的香艳,真的有点考验陈太忠的定力,不过他已经安排好今天的事情了,当然不能因为无节制地贪欢而影响正经事。

洗漱完毕之后,陈太忠来到马小雅的书房,打开了她的电脑,不过,令他郁闷的是,马主播居然是用拨号的调制解调器上网,输入了用户名和密码都是“163”的通用账户之后,随着“滴,滋啦啦……”的拨号声响起,开始了艰难的登录。

陈太忠用惯了宽带,最少也是ISDN,用起拨号上网对他来说真是一种摧残,其间还有几个电话打进来,很不幸地得重新“滴,滋啦啦……”

“回头一定得安个宽带,”在第N次断线之后,他终于出离愤怒了,愤愤地一摔鼠标,却不小心把机械鼠里的滚珠摔得掉了出来,“太过分了。”

“嗯?”身后一个声音响起,却是马小雅穿着睡袍,鬓发凌乱睡眼惺忪地站在他身后,睡袍的衣领掩得不是很紧,露出了白花花大半个胸膛。

她倒是没有介意他的目光,而是盯着屏幕打着哈欠,“一大早的,你上网干什么呢……哦,查北约盟军司令部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