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72章 内幕

黄汉祥听外孙女儿说陈太忠带了甯家的人要见自己,心里也纳闷,不过他并没有把情绪表示出来,而是淡淡地回一句,“哦,知道了,让他给我打个电话吧。”

不多时,陈太忠的电话打了过来,张嘴哇啦哇啦把情况一介绍,黄总这边一听就明白了,“嗐,我当多大的事儿呢,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,三资企业里面搞工会是好事儿嘛。”

“这不是怕路线错误吗?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黄二伯,甯总跟我关系不错,早说要拜访您的,就是怕冒昧了。”

“唉,你这家伙,”黄汉祥听他说得明白,倒也不遮掩什么,“这怎么能叫路线错误呢?什么时候做好事也得偷偷摸摸的了?你让他放心去干……什么狗屁路线,无非就是倾轧。”

有他这句话,甯瑞远就算上了保险了,起码相当一段时间内是没人人敢为此歪嘴了,不过陈太忠的野心还不止这么一点,“黄二伯,他真的挺仰慕您的。”

“啧,”黄汉祥犹豫一下,却是不肯答应,“这样吧,他要是能跟他爷爷一起来,我就见一见……至于他嘛,小陈你也不要什么人都往我这儿领。”

这才是黄家老二的做派,别以为我能跟你莫名其妙地来往,就可以随便见你的朋友,小甯同学还不够格,甯天嘉来还差不多。

“唉,人家黄总觉得你身份不够,”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笑着跟甯瑞远解释,甯总郁闷地翻一翻眼皮,“啧,我不够格你就够格……这也真是的。”

“我当然比你够格了,”陈太忠笑着一拍胸脯,“跟你说话的……是全中国最年轻的副处,明白不?”

“有本事咱俩比一比谁钱多?”甯瑞远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不过太忠,他既然能这么说,万一我谈话谈出什么纰漏,也不会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你确定你做的是好事儿,这就行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有老黄担保还出事,那倒是怪了呢……你要是不放心,就不要往社会形势上说,别人打生打死的跟你无关,咱们没给别人做小卒子的觉悟。”

“这个我也想到了,”甯瑞远点点头,想到这糊糊事儿还是陈太忠引发的,一时禁不住生起气来,“都是你小子害的我,损人不利己。”

“这是做好事,明白不?”陈太忠也懒得跟他多说了,站起了身,“我还得去办签证呢,不管你了……晚上一起去临铝招待所吧?”

“那就……去吧,”甯瑞远回答得有气无力,就像黄汉祥眼里没他一样,他眼里同样没有范如霜,不过,既然是何保华想要见人家,他自然也只能跟着去凑趣了,关系总是一步一步慢慢地经营出来的。

“看把你委屈的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白他一眼,站起身来向外走去,“做生意的,多个熟人多一条路啊。”

“我家老爷子早说了,让我不要往其他领域伸手,我不会掺乎铝厂的事儿的,要不然你以为我是傻的,不知道投资房地产?”身后传来了甯瑞远的声音。

嗯?陈太忠听得脚步就是一顿,心里隐隐就明白了点什么,甯天嘉这吩咐,还是在提防着什么啊,果然,姜还是老的辣啊。

不过这也正常了,在甯家工业园这一块儿上,就算有人想算计,也玩不了这个行当——专业上国际声誉上都很难跟其比肩,所以说甯家人不怎么害怕,可是真要涉足房地产这些,不但容易跟别的利益集团产生冲突,更是因为这东西真的没什么技术含量,很容易被人夺了基业去——或者是搞得头破血流的。

所谓的资金壁垒,在有办法的人眼里根本就不是壁垒,也正是这种不愁资金的主儿里面,才能出现敢打甯家主意的人,这个无须多解释。

想明白这个道理,陈太忠不得不感慨一下,哥们儿以前总以为做企业的话,最好是全方面发展才能做大做强,眼下看来,这单一企业也有单一企业的好处啊。

不愧是这么久的家族,做事果然靠谱,不过……是不是胆子太小了一点呢?

当天晚上,范如霜设宴招待何保华和陈太忠一行人,同甯瑞远的反应一样,她对甯家人很客气,但是也仅仅限于客气——大家风马牛不相及,谁也不求谁。

酒桌上聊着聊着,就聊到了昨天发生的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的事情,范总虽然是女人,对这事儿看得却是很透,“抗议一阵,也就完了,美国做个姿态,咱们得个面子……唉,死了谁苦了谁。”

“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,”何保华摇摇头,他又喝了不少,何院长酒量是不小,但是一喝酒就亢奋,管不住自己的舌头,“里面应该有内幕,咱们国家可是跟南联盟关系不错……”

“什么内幕?”甯瑞远听得好奇发问了,谁想何院长却是笑着摇头,不肯再说了,“知道那么多也没用,自然有该操心的人去操心。”

有内幕?陈太忠看何保华一眼,有心再问一问,转念一想算了吧,天大的内幕又关我什么事儿呢?我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就行了,何必管那么多?

不过,这个话题让他心情又糟糕了一些,以至于在吃完饭后都没什么心情聊天了,说不得站起身告辞,甯瑞远也闲得无聊,扯了裴秀玲跟他一起出去,“太忠,你常来北京,这儿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?”

“好玩的地方多了,不过赶明儿个吧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“明天你不是要做访谈吗?”

“切,这也是我来了,要不让他们去凤凰找我,”甯瑞远大大咧咧地回答他,“多大点儿事嘛,找个地方玩玩吧。”

我是没心情啊,陈太忠摸出手机,琢磨一下给马小雅打个电话,“我说你们在哪儿玩呢?”

“打牌呢,”马小雅一听,登时喜出望外,“太忠你来了?过来吧……”

“我跟朋友在一块儿呢,他想找个地方玩,你们在打牌就算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还说你们在哪儿泡吧呢。”

“那我出去,你等我,在什么地方呢?”一边说着,马小雅那边就传来了哗啦啦的响声,她隐约还在吩咐人,“你们玩着,太忠来了……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回头看一看刘望男,干笑一声,“来就来吧,不过小雅,我身边有女伴呢。”

“……”马小雅那边登时就没了声音,好半天她才勉力笑一声,“唉,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

“你来,我肯定欢迎啊,”陈太忠听出了她的不高兴,一边看刘望男一边劝慰她,“只不过我不想瞒你,也省得你心里有疙瘩。”

“你牛,”甯瑞远在旁边听得这叫个佩服,抬手拍一拍他的肩膀,竖起个大拇指来,“我以为自己很荒唐了,跟你相比,简直是不够班啊。”

马小雅犹豫一下,说了一个KTV的名字,一开始她只当陈太忠是不愿意理她了,眼下听说只是怕她心里有疙瘩,就好受了很多,她在北京呆得时间不短了,自己虽然没干过那些双飞三飞的事情,可是听说过也不是三五十起了。

尤其是她所在的这个圈子,类似事情更是不少,早见怪不怪了,既然对方的女伴不是自己圈子里的人,那问题就不是很大,不过大家素不相识,总是要见面坐一坐,相互还是要讲个眼法的不是?

她选的是一个比较僻静的歌城,档次倒是不低,陈太忠一行人打探着过去,马小雅已经在包间等着了。

照例,是有一群莺莺燕燕的小姐来等人选,甯瑞远一点都不见外,张着眼睛仔细打量,马小雅却是在偷偷地打量刘望男——这个女人气质不错,尤其这长相,有种古希腊的雕塑美。

“太忠,你不选两个?”看到甯瑞远挑了俩小姐,马小雅笑嘻嘻地发问了,不成想甯总和刘望男异口同声地回答她,“太忠从来不找小姐。”

马小雅笑一笑,不作声了,心说这家伙还真没我想的那么乱,于是笑着点头,“也是,要不然刘姐也不放心他来北京。”

甯瑞远听得就笑了起来,刘望男也笑一声,看她一眼,“被迷住了吧,这也是优点了?小马,这家伙就是爱祸害良家妇女。”

你不是随便的人,我也不是随便的人!马小雅听出对方的暗示了,但是今天晚上怕是要随便一下了,于是笑一笑,转移了话题,“这两天都没心情去三里屯的酒吧了,那儿外国人太多。”

“炸大使馆的事儿,你听说什么内幕了吗?”甯瑞远一听,又勾起了他刚才的好奇心,他有自己的消息渠道,但是到了帝都,也得听一听这里人的看法吧?

“听说是……跟美国人狙击欧元有关?”显然,马小雅也道听途说了不少消息,“最近欧元太强势,美元被压得受不了啦,所以就不想结束这场战争,好把欧洲拖进去。”

甯瑞远听得点点头,这个消息跟他知道的消息差不多,“中国的态度,是先停火再谈判,北约一定要边打边谈,只要中国不改变态度,仗就要打下去,所以,大使馆就被炸了。”

陈太忠这下听明白了,大使馆一被炸,中国肯定更要坚持先停火再谈判了,然后……美国人就高兴了,接着打呗。

战争,从来都是政治的延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