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71章 再见何保华

直到踏上飞往北京的飞机,陈太忠才反应过来,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件事如此地恼怒,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手解决。

说穿了,他是在后悔,此事是他记得不多的几件事里的一件,而且去年就想到过此事,这两个月科索沃那里又打得火热,他居然就没放在心上。

这实在让他有点无法容忍,总有一种“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亡”的愧疚,好歹也是穿越一场,这种事情怎么都能疏忽了呢?

若是无动于衷的话,此事将成为他心中的一个执念,陈某人在红尘中历练是不假,但是最终还是要升仙的,对于可能转化为心魔的事情,他不能不出手处理。

刘望男却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地大发雷霆,坐在飞机上还轻声地安慰他,“这种事情,咱们也只有摇旗呐喊的份儿,表示出民意就行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说得很对,”陈太忠刚想说什么,却是硬生生地改口,下一刻,他冲着一个中年人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嘴里继续地回答她,“等去了北京,咱们去美国大使馆抗议去。”

“呵呵,这么巧啊陈主任?”钱文辉笑嘻嘻地走过来,一点都没因为受了怠慢而生气,从表面上看这很正常,一个是年轻的副处,一个却是受科委钳制的石材商人。

“嗯,”陈太忠不冷不热地点点头,“怎么每次我上飞机,都能遇到钱老板?”

“一共就两次吧?”钱文辉笑着回答,看来这国安不但得会伪装,记性也得好,“上一次是从法国回来的时候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微微点头,心说言多必失,我还是不要搭理这厮了,谁想钱文辉却是不肯放过他,“我刚才听说,陈主任要去美国大使馆抗议?算我一个,大家一起去……美国佬太欺负人了。”

若是陈某人真的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科委副主任,钱老板这话,就有投其所好巴结领导的嫌疑,而且这马屁拍得非常自然,可以说是混若天成。

然而,非常遗憾,陈太忠并不是普通人,他还知道对方也不是普通人,那么,他做出的选择也是非常令人瞠目的,“可以啊,不过我得先把手上事情忙完,还得化个装……好歹是国家干部嘛,要注意影响,倒是老钱你无所谓,无官一身轻,下了飞机可以直奔那里。”

“啧,那真的太遗憾了,”钱文辉无奈地叹口气,冲他点点头,看上去非常不甘心地离开了,但是他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,那就不好说了。

这次来北京,陈太忠是打了电话联系人来接机的,要光是他和刘望男,倒不用这么夸张,可是他身边跟着甯瑞远和甯总的助理裴秀玲,多少总得安排一下吧?

事实上,甯家在京城也不缺朋友和故旧,只是甯瑞远这次来,先要打问一下这个关于工会的访谈该怎么说,既然如此,那保持一定的低调就很有必要了,拿定主意之后再活动也不迟,要不就本末倒置了。

来接机的不是别人,正是黄汉祥的女婿何保华,自打何院长去了天南一趟,就通过陈太忠搭上了范如霜的线儿,范总不知道为什么黄汉祥不出头,不过也能勉强猜出个一二来。

可是,虽然黄汉祥碍于某些事不出头,但不管怎么说何保华也算是黄家圈子里的人,范如霜自然不会小看此人,再加上还有陈太忠居中调停,她的热情就可想而知了。

从某一个角度上讲,这也就是黄家人有时候放不下身段来,一旦真的放下身段,上杆子巴结的人、能做的事情太多了,一点不夸张地说,那根本都忙不过来。

然而对黄家来说,距离感是必须保持的,要不麻烦会很多,物议也会很多,这并不是黄汉祥真的就对女婿的事情彻底视而不见,而是麻烦可能大于收获,那就没必要帮着出头了——大约打的就是“物竞天择适者生存”的打算。

与之相对应的,是黄老居然会莫名其妙地帮夏言冰出头,可见人和人之间,还是要讲个缘分什么的,黄家的低调也仅仅是建立在某些方面——不幸的是,何院长正好撞在那里。

总之,有陈太忠的帮忙,何保华的研究院跟范如霜的临铝就建立了合作关系,尤其是前不久,电解铝的项目拿了下来,这项目里也有不少课题,何院长正在跟她谈呢。

陈太忠选择这接机人选,还颇费了一番脑筋,若是平日里,荆俊伟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然而这次他还带着刘望男,那就有点不太合适了。

倒是何院长最是方便,不但是黄汉祥的女婿,一接电话还表示,最近他的研究院正在跟临铝谈事情,根本就是两不耽误。

何保华这次是亲自来了,大家一见面,陈太忠帮着介绍一下甯瑞远——至于刘望男和裴秀玲那是不合适提的,大家寒暄之后,陈太忠兀自不忘补一句,“何院长这么忙,安排人过来就行了,客气什么呢?”

“客气是必要的,我都说了,小陈你来北京的话算我的,”何保华听得笑一笑,“你是帮了我的大忙了,甯家也是咱天南的骄傲,我怎么能怠慢呢?”

话说得是不错,不过他把陈太忠摆在前面,甯家摆在后面,那孰重孰轻是不言而喻了,以甯瑞远的名气,类似待遇还真不多见。

甯总当然不会因此计较,在黄老面前,他爷爷甯天嘉都算低了半辈,照这样排下来,他也是低了何保华半辈,此次又是想求教于人家的老泰山,他想计较也得计较得起来呢。

何院长是带了两辆奥迪车来接机的,而且表示住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,“我们的招待所档次不行,不过隔壁的华意宾馆还算将就,四星的,给你们订了俩房间。”

到了宾馆就接近十二点了,何院长安排了饭局给他们接风,酒桌上还一个劲儿地客气,说是怠慢了,我知道小陈能喝,咱们晚上去临铝驻京办好好地喝一喝。

“范总现在在北京?”陈太忠随口问了这么一句,却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,“范总现在天南北京两头跑,昨天才到的北京,估计要待三四天吧。”

又聊了一阵,陈太忠就把甯瑞远的来意说出来了,“何院长,能不能跟黄总说一声,这次瑞远来,是想请教他一点事情。”

“嗯?”何保华看他一眼,笑着摇头,“太忠你开什么玩笑,你直接去找他就行了啊,还用得着找我帮你递话?”

甯瑞远看陈太忠一眼,却是没有说话,他在天南已经听太忠说过这样的话了,虽然心里并没有认为那是大话,但是听到当事人的女婿亲口这么说,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震撼——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混的,天底下还有他搞不定的人吗?

“前一段时间,麻烦了黄总不少事,”陈太忠笑一声,倒是也没有藏着掖着,“再去找黄总,怕他嫌我是事儿妈,就只能迂回一下了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”何保华点点头,不再说此事,事实上,别看他的女儿都已经十九了,他心里还真是有点怵自己的岳父,要是别人托他找黄汉祥关说,他等闲是不肯应承的,不过这个小陈跟老岳父的关系很好,所以他才肯一试。

吃完饭,四个人就到屋里歇息去了,至于刘望男和裴秀玲该去哪儿,都是成年人了,这点破事儿谁还不知道?何保华甚至连关心的兴趣都没有,他虽然是做学问的,但是久在京城,荒唐事儿见得多听得多了,相较而言,这两位都是自带女伴,算是本分得不能再本分了。

约莫三点多钟的时候,何院长正在院里办公,接到了女儿的电话,何雨朦想趁着周末,跟着同学去香港逛街,这是打电话跟老爸请假呢。

“也不知道这街有什么好逛的,”何保华悻悻地嘀咕一句,随即就想起了中午陈太忠说的事儿,“你老大不小了,跟你外公要两个人跟着去,要不我不答应……对了,再跟你外公说,凤凰的小陈来北京了,还带了甯家的人来,想见一见他。”

“又是让我说,”何雨朦听得嘀咕一句,她可是知道,老爸一般不跟姥爷张嘴,有些事情还得自己这个外孙女当传话筒——不过没办法,谁让她姥爷和太姥爷最疼她呢?“我不想让人跟着……是那个陈太忠吧?”

“不想跟着就不要去!”何保华哼一声,随手挂断了电话,心里兀自愤愤不平,这丫头被宠得没样子了,你一个花枝招展的大姑娘,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复杂吗?

何院长却是忘了,普通人家的女儿日子也是要过的,他原本也是普通人家出身,只是被环境改变了思维方式而已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