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70章 炸馆

听到丁小宁这话,陈太忠登时就石化了,好半天才叹一口气,“我说,你俩就不想当个省长、省委书记什么的?”

“省部级是生出来的,地师级是跑出来的,县团级是送出来的,乡镇级是喝出来的,村干部是打出来的,太忠哥你连这个都没听说过?”丁小宁奇怪地看着他,“我俩这家庭……怎么敢想省部级呢?那叫好高骛远。”

“对对,市长和市委书记就不叫好高骛远了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,“你俩上个自考,然后就当市长和市委书记?”

“范晓军也不过是个初中毕业,”丁小宁看着他,很认真地解释,“郭宇只是个技校生,关正鹏靠打砸抢起家,党项荣根本就是个混混……不也是市委书记了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想反驳来的,但是悲哀的是,他发现她说的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市一级的干部,说要水平是真要水平,来个博士也未必玩得转,但是要说不要水平,那也真的不需要什么水平——只要后台足够硬就行了。

“反正我不允许,”既然有了那么多极端的例子,他实在没办法再叫真了,说不得只能拿出了家长作风,“官场真不是一般人能混的,你不看蒙艺、蔡莉和高胜利这些人,哪一个人的子女是在官场的?”

丁小宁遗憾地撇一撇嘴,看起来也不是怎么失望,刘望男本来在一边翻杂志呢,听到陈太忠这么说,抬起头笑着接口,“小宁,太忠说得不错,以后官场的门槛会越来越高,你说的这些都不算什么,几年前有人从省委出来,走了十来米就被砍断胳膊呢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都吓了一大跳,“你开玩笑的吧?谁干的?”

“这有什么稀奇的?路线站对了,做事出点格算什么?那人已经不在天南了,”刘望男看他一眼,却是不肯再解说了,而是幽幽地叹一口气,“这都是我当兵的时候听别人说的。”

“这人比我还嚣张啊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要是我,怎么也得弄个车来撞嘛,这打击报复的意图也太明显了……算了,不说这个了,望男你在军分区没见到熟人吗?”

“熟人……或者有吧,”刘望男笑一笑,满不在乎的样子,“不过,我坐了奔驰车去,难道他们还想说什么?敢说什么?”

陈太忠却还真没想到,她把事情看得这么开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你是真活明白了,我发现……望男你或者比较合适混官场。”

“既然是真的活明白了,我又怎么可能去当官?”刘望男笑着摇一摇头,“一辈子守着你就不错……直到我年老色衰你不要我的时候,呵呵。”

“我怎么舍得呢?”陈太忠笑着伸胳膊揽她入怀,大手轻车熟路地从她衣服下摆伸了进去,轻抚着那细嫩的肌肤,一时就被这话激起了些许柔情,“有我在,你不会老的。”

“呀,你真是……”刘望男感觉到了他汹涌的欲望,说不得伸手轻轻掐一把小太忠,“一大早的,这是在车里啊,你就不能消停一阵吗?不说了,这次你打算带谁去北京?”

“贴了太阳膜的,没事,”在她俩面前,陈太忠也没有那么多掩饰,说不得探手去掀她的裙子,刘大堂见状,主动地跨坐到他身上,咯咯地笑着,探手去解他的皮带,“那个马小雅一个人应付你,很辛苦的吧?”

“哦,”下一刻,感觉到自己进入了那个会蠕动的销魂场所,陈太忠舒服地哼一声,“嗯……望男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“我也要去,”丁小宁眼红了,却不防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,“你过一阵吧,先把这笔钱落实了,回头有的是时候……”

车里的动静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,陈太忠一边收拾衣物,一边感叹,哥们儿现在,是越来越荒唐了啊。

他刚要把手机调整为振铃,却见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,正翻看呢,一个电话又打了进来,雷蕾在那边尖叫,“太忠你听说了没有,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了……”

“我靠!”陈太忠听得就是狠狠地一拍自己的脑袋,“我怎么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呢?”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雷蕾好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看了半天手机,才继续说话,“目前已经确定的死亡人数为一人,其他人员还不确定,你能不能帮着问一问?”

“行,我问一问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一时间就将官场啊情人啊什么登时丢到了一边,抬手就拨通了尼克的电话。

遗憾的是,现在才十点出头,英国那边大约就是三四点的模样,尼克那混蛋不知道睡得有多死,死活是不肯接电话,他琢磨一下,又翻出埃布尔的号码打了过去。

电话足足响了两遍,那边才打着哈欠接起了电话,“老天,我已经整整四天没睡好觉了,希望阁下能在十秒钟内说完你要说的话。”

“我是中国的陈,我希望你能提供给我南斯拉夫中国大使馆的伤亡情况,”陈太忠哇啦哇啦地快速说了一遍,“我们的大使馆被炸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埃布尔在那边也是尖叫一声,声音登时大了很多,“哦,我想我没有听清楚,您是说……中国的主权被侵犯了,是这样的吗?”

“你没有听错,”陈太忠说不得又将话重复了一遍,等他说完,埃布尔已经完全清醒了,嘴里喃喃地嘀咕着什么,以他的耳力,也只能听到“欧元、汇率”什么的,“我说你听到我的请求了吗?”

“可是……那里是战场啊,现在又是凌晨三点,”埃布尔听得就是一声叹气,“我想,你需要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“好吧,还有尼克,那个该死的家伙不接电话,”陈太忠也知道,自己实在没条件要人家做得更好了,“我很关心这件事,希望你能尽快给我一个消息。”

“事实上,我比你更关心,”埃布尔嘟囔一句,“最近欧元的行情不错,我投进去了很多钱,这一下……可是麻烦大了。”

“埃布尔!”陈太忠火了,我的国家的主权都被侵犯了,你跟我唧唧歪歪什么钱不钱的?

“好吧,我很抱歉,”埃布尔的声音大了一点,“陈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现在我就要安排了,你还有什么事儿吗?”

“没有了,”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之后,心说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安排打听消息去了,还是安排炒欧元去了,然而,他现在除了抱怨还能做什么吗?

“看来,我得回凤凰一趟了,”他叹口气,打开了奔驰车的车门下车,“真讨厌,为什么护照一定要放在外事办呢?”

等到了凤凰,陈太忠又联系一下埃布尔,要他发个邀请函过来,随便找个什么交流的名义就行,接着又拿着邀请函的传真件去拿护照,这一通忙完,再回到素波,就已经是下午五点了。

这还是他陈主任名声在外,大家都知道他在国外朋友多,相关手续一律绿灯,换个一般的副处来,拿个传真件根本就不顶事!

这时,已经确定有三人身亡了,雷蕾的消息基本上跟陈太忠是同步的,不过,她对他回凤凰拿护照,有些不解,“你要去南斯拉夫吗?”

“去法国,”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他没心情说那么多,“嗯,那儿有一个夏季服装发布会,我看看能不能联系一些厂家回来。”

“联合国中午就开会了,美国人的话,这是误炸,”雷蕾在电话那边叹气,“唉,也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消息传过来,今天晚上得在报社守着了。”

“不是吧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,明天他就要飞北京的,虽然他现在没有心思去想那床底之事,可是,“这是国际时势的部分,关你什么事儿啊?”

“报社全员待命,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?”雷蕾如是回答,“没准就用得上谁了,都不许离开,尤其是我这种骨干。”

相较而言,田甜就要好一点,虽然她加班播了一个专题,终于还是在九点离开了电视台,可见省台和省党报,还是有细微差别的。

这一晚上,几个人在军分区招待所也没怎么荒唐,大家都被今天的事情震惊到了,翻过来覆过去地挨个电视台找新闻看,陈太忠想上网查一查,却是奇怪地发现——网线居然没通!

“这老张也不知道是怎么办事的,”他悻悻地嘀咕一声,再看看坐着的三人,“算了,时间不早了,休息吧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