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69章 丁小宁的野心

陈太忠并不知道,他已经成功地达到了目的,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,事实上,由于有素纺土地的横空出现,丁小宁来素波,已经不是为了恶心某些人,而是要参与分润这块肥肉。

由于省政府办公厅升了半格,肖劲松成功地升为了副省级干部,不过,肖秘书长倒是没摆什么架子,直接让人将丁小宁请了进来。

可是,当他听说是她来要钱的,眉头就皱了起来,略带一点不耐烦地看着她,“小丁,这日期还没到呢,你这算是个什么意思?”

“我就是想知道个准信儿,”丁小宁得了陈太忠的机宜,自然知道该怎么说话,“是要还钱还是那块地给我了?”

“日期没到呢,有必要说这个?”肖劲松心里越发地不耐烦了,蒙老板已经走了,若不是知道杜老板也算欣赏这女孩,他只怕就要瞪眼了,你知道省政府秘书长有多忙吗?“好好地看看那个借款协议吧……你还有什么事没有?”

“我只想知道省里的选择,这毕竟不是一笔小钱,今天我就是来要个准信儿的,”丁小宁横起来连死都不怕,当然不会被他吓住,还是笑吟吟地解释。

“你们要是能按协议还款,我就要安排这些款项的去向了,你们要是不能还钱,我就要着手准备启动开发那两块地了,这么大的事情,光准备也得一段时间吧?”

肖劲松一手经办的此事,可是知道这笔钱的来历,心说你只是占了一小点股份,大头还是凤凰科委和某个外地公司,这些钱的去向,你有资格安排吗?

不过,置疑归置疑,他也知道这钱是从谁的户头过来的,当然不能仔细计较,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小丁你说得有道理,我能理解,不过从程序上讲,我现在没有回答你的义务,等时间到了再说吧。”

“借钱的时候,你们都是很客气的啊,我给得也痛快,”丁小宁冷哼一声,“现在到要钱了,就想起原则了,程序了?”

你!肖劲松真的火了,不过,既然是副省级干部了,这点城府还是有的,说不得点点头,“原则是要讲的,丁总你没事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“小丁”都换成“丁总”了,肖秘书长的火气,也就可见一斑了,不过丁小宁早得了陈太忠的授意,倒也不怕他,而是笑着点点头站起身,“那我找杜省长去……哦,对了,我倒忘了,他现在是书记了。”

这话实在太狠了,肖劲松本来正低头摸眼镜,打算看看报纸呢,听到这话手就是一抖,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我说小丁,这话是谁教你的?”

这一次,称呼又转为了小丁,没办法,做为局内人,肖秘书长太明白这话的恶毒了。

按常理来说,政府秘书长就是政府一把手的影子,而党委秘书长是党委一把手的影子,大多时候都是这样。

然而,这个规律只适用于大部分地市以下的党委和政府,到了省一级,那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谁身后还没有站了个把两个厉害人物?真是没有厉害人物的,那必定是有群众基础或者某一领域支持的——省一级的秘书长,那不是说换就能换了的。

就拿眼下肖劲松的处境来做个比喻吧,他是本省干部,当然不可能是外省来的杜毅的人马,只是这么几年配合下来,就打熬成杜系人马了——蒙老板少插手政府这边的事务也是其中因素之一,否则肖秘书长会发展成什么样就不得而知了。

蒋世方回来之后,肖劲松这个位子就尴尬了,从蒋省长的角度上来看,他是天然的杜书记留下的钉子——当然,省级干部的圈子,没有下面那么泾渭分明,但是肖杜的渊源就是摆在那儿了。

不过蒋省长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,短期内却也不可能做出什么表示,除非秘书长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,要不然他还真不好随便安排,且不说这副省级的位置本来就不多,只说人家该怎么安置是中组部说了算,他想动就不容易——最多也就是边缘化一下此人。

然而,肖秘书长心里却是清楚,杜书记本是个较为克制的人,到省委之前也表过态,希望政府的这套班子,能很好地配合新来省长的工作。

杜老板的话是套话,其真实用心如何,大家还不得而知,不过肖劲松已经是副省级干部了,他也打算好了,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尽可能地配合蒋世方——除非杜书记另有表示了,他再决定行止也不迟。

这都是些很正常的反应,没什么可强调的,所以说丁小宁的话就太恶毒了——肖劲松你是杜毅的人啊,现在见杜省长成了书记,这是就打算改换门庭了吗?

要不是肖劲松现在的处境尴尬,他根本不会在乎一个小女孩的胡言乱语,不过他现在,却是不得不在乎——这话传到杜老板耳朵里,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真的很难讲,要是传到蒋老板耳朵里,麻烦也不会小了。

你纯粹是嫌我事儿少!肖秘书长心里的郁闷就不要提了,要不是知道这小女孩跟杜毅说得上话,他甚至有收拾这女娃娃一顿的冲动——敢跟我这么说话?

当然,就算再郁闷,副省级干部的涵养还是要讲的,所以他就喊住丁小宁,问这话是谁教的——显然,他的目标直指陈太忠。

“谁教我的?”丁小宁眼睛瞪得大大的,一副很惊讶的样子,她年纪虽小心思可不差,由于干过仙人跳演技也不含糊,“杜省长现在不是成了书记吗?”

你少跟我装吧,肖劲松心里冷哼,要是没有陈太忠教你,就凭你这二十岁不到的小丫头,能说出来这么阴损加威胁的话吗?

不过,肖秘书长不会对这个叫真,他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就行了,想必那个姓陈的混蛋自然会明白,于是冷哼一声,抬手就去摸桌上的电话,“那我安排综合处的赵明帮你办理这件事吧。”

凭良心说,受到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副处的威胁,肖劲松心里真的太恼火了,可是偏偏还发作不得,说不得就想将此事推出去——赵明敢做这个主吗?再给他个胆子!

谁想,丁小宁却是不吃他这一套,“这么多钱,综合处的人做得了主吗?您不是打算踢皮球吧?”

你……欺人太甚!肖劲松真想拍案而起了,做为省政府秘书长,他踢皮球那是有踢皮球的道理,可是一个小女娃娃还是商人这种,怎么能有资格置疑我呢?

遗憾的是,还是那句话,他再生气也得忍着,所谓的宰相肚里能撑船,就是指这样的气量,而且人家堂堂正正地发问,他还真的不好回避,要不然这小丫头指不定还有什么难听话要说呢——光一个丁小宁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还有一个无法无天的小混蛋在背后授意。

“短期内,你确实得不到答复,”肖秘书长不动声色地吸一口气,面沉似水,“你先跟赵明了解一下情况,我肯定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不是?这样吧,我有空也帮你问一问,小丁,现在政府工作没有完全理顺,这个……也不需要我多提醒你吧?”

这话就是变相地承认他在踢皮球了,只是为了颜面,他还是要指出找赵处长的必要性,反正他已经把话说得明白到不能再明白了——蒋世方刚来,你别逼我行不行?

由于有了陈太忠对全局的分析,这样的暗示,丁小宁还真听明白了,说不得叹口气,“唉,肖叔叔,我知道您也挺为难的,行,那我过几天再来吧。”

你还真是胆大!肖劲松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知道我为难——这话也是你能说的?哎呀,这小丫头真是让人哭笑不得,这一刻,他有点明白杜省长以前对丁小宁的感觉了。

算了,我不跟你一般计较,肖秘书长将对她的怨念放到了一边,然而,对某个躲在后面威胁自己的人,他就无须客气了,“其实省里现在还是很缺钱,我估计蒋省长也在四处找钱呢。”

丁小宁可是听不出这话里的玄机,她只当是肖劲松在解释省政府的窘迫,不过她紧记着陈太忠的话——“你把肖劲松说话的语气,表情、语速……每一个细节都尽量记下来,回来学给我,这些副省级干部,一个眼神能表达出的意思,没准能写一本厚厚的书出来,千万不敢小看哦。”

所以,陈太忠就听到了这话,他非常明白,肖秘书长是说,姓陈的小子,你要是再折腾我,信不信我建议蒋省长找你化缘去?

不过,他对这样的威胁并不在意,“哼,蒋世方想来化缘,我就是不给了,他能把我怎么样?反正他想管我那就是副厅以后的事情了,我短期内正处都没戏呢。”

“原来这话该这么听?”丁小宁听得恍然大悟,一时间就有点沮丧,“我还以为我挺聪明的了,不过太忠哥……怎么你们说话总是绕来绕去的?”

“不这样,显不出他们的水平,直来直去也容易被人抓住话把子大做文章,”陈太忠笑着解释,不过下一刻,他就发现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劲,“喂喂,你难过个什么劲儿呢?”

“凯琳还跟我约好,说大家一起上自考,以后一起当官呢,”丁小宁嘟着个嘴,闷闷不乐地回答他,“我当市委书记,她当市长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