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68章 乱

田甜今天又没有多少事,于是早早地约好了雷蕾,要她六点半开车来接自己,“跟太忠约好吃饭的地方,我就不开车了。”

“你倒是一副领导的派头,”雷蕾在电话里笑着骂她,“今天跟晓莉说好去逛夜市呢,便宜你了,先去霸着他吧。”

“夜市……我才做了那个节目,也没去逛过呢,改天我陪你俩一起去,成不成?”田甜轻笑一声,“蕾姐,你最好了,他那么……那么野蛮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“啧,”雷蕾咂咂嘴叹口气,“晓莉和我也忙,好不容易抽点时间出来……算了算了,算我怕你了,回头去夜市,你请客啊。”

“没问题,”田甜笑着挂了电话,歪歪脑袋想一想,轻声嘀咕一句,“夜市就是逛着玩的嘛,还能有什么消费吗?”

她想的是陈太忠太勇猛,一个人应承不下来,结果等跟雷蕾一起进了港湾大酒店的包间之后,一时就傻眼了,合着他身边又多了俩美女出来?

“呵呵,介绍一下啊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把四个人的身份相互一介绍——其实这主要是针对田甜的,雷蕾都认识的,介绍完之后,还没皮没脸地补充一句,“以后你们大家都是好姐妹了,记得相互照顾啊。”

对田甜而言,看到拖鞋是一回事,看到真人就又是一回事了,见对方是两个美貌不逊色于自己的女人,心里真是苦辣酸甜说不出的滋味。

不过,她再怎么有情绪,眼下也发作不得,见对方笑吟吟地点头,她也挤出个笑容来——对田大主持来说,职业化的笑容其实很简单。

看到雷蕾跟这俩女人有说有笑的,田甜心里真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,逮个空子悄悄地问她一句,“你怎么跟她俩这么亲密?”

雷蕾当然知道她真正想问的是什么,说不得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,轻声回答,“现在咱俩现在不是也亲密无间吗?你不知道是因为什么?”

不是吧?田甜心里已经猜出了答案,可是听她直承其事,还是禁不住微微地张了张小嘴,犹豫一下又问一句,“你们三个跟他……一起吗?”

还有一个呢,雷蕾瞥她一眼,也不做答,而是笑吟吟地冲着刘望男发问了,“望男姐,怎么小凯琳没来呢?”

“她的工厂最近挺忙的,”刘大堂笑着回答,“怎么,想她了?”

还有一个“小凯琳”?田甜觉得自己脑子都有点木了,那会是怎样一个乱糟糟的场面啊,雷蕾似乎猜到了她在想什么,说不得侧头咬着她的耳朵嘀咕一句,“其实……很刺激的,真的很刺激,你试一试就知道了。”

就这么淡淡的一句话,田甜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刷地被点燃了,一时间那些哀怨尽去,取而代之的,居然是隐隐的期待,意识到这一点,她有点羞惭——难道说,我天生也是一个放荡的人吗?

然而,她才调整了一下心情,又被陈太忠的另一个电话打击了一下,“张局你没跟小紫菱在一起?我现在……真的不太方便啊。”

小紫菱——田甜听得又是一震,她对荆紫菱的印象极深,那个女孩儿,大概是唯一一个可能整体素质全方位超过她的,田主持自视极高,就算蒋君蓉也不怎么放在眼里,可是对上荆家那个女孩儿,她真的一点自信都没有。

张沛林在电话那边也挺郁闷的,心说你好不容易来素波了,就见我一面,把个小女孩扔给我就不露头了,这叫我怎么才跟你套近乎呢?

“还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?”说不得他干笑一声,略略试探一下,“水上人家贵宾间,你要再不来,给你留的好东西可是被别人抢了啊。”

这种话说出来略带冒昧,有点交浅言深,不过天南省邮电管理局就是这种风气,因为受地方上的管制不是很多,隐隐有点独立小王国的意思,风气也就粗犷一点。

省局还是好的,到了地方电信或者其他部门更甚,基本上跟国企一样,内部有什么都不怎么瞒人——像凤凰化工厂的老总李继波,大白天不关门就敢在厂里跟女人调情。

反正少年人嘛,谁还能少了这一口儿爱好?张局长自问自己跟陈太忠在北京有交情,现在又能帮上陈主任的小女朋友,就这么试了一下。

“好东西吗?我现在旁边有啊,”陈太忠听得也是一声笑,心说看来这年头笼络人心,也就这么几招嘛,“肯定比你准备的货色好,我就敬谢不敏了,呵呵。”

“咦?那倒是要见一见了,”张沛林这下更热情了,“好了,我自带女伴,这样行不行?”

“那就……那就来吧,”陈太忠也不好太不给这家伙面子,看着屋里的四个女人,悻悻地苦笑一声,“唉,关系近,需要这样表现吗?”

张沛林真是携带了一个女人来,那女人约莫二十八九的模样,个头高挑美貌异常,不过,陈太忠一眼就看出来了:这女人也是坐机关的,不是那些风尘女人。

张局长一见屋里这莺莺燕燕的架势,禁不住有些自惭形秽,本来他还想把身边的女人介绍给小陈呢,这时也只能叹一声,算了,我还是留着自己用吧……

跟他一起来的,是素波电信机房的工程师张馨,这女人原本也是嫁了一个好老公,才得到了这份职业,不成想她公公事发,连带着老公都折了进去,离婚之后正没个去处呢,正好被下来视察的张沛林碰到。

张馨的专业素质真不怎么样,不过张局长见她风韵极佳,主动向自己示好,又知道她离异了,打听一下知道这女人风评不错,心里就惦记上了,今天他都答应她了,你要是能把那陈主任招呼好了,我最少给你一个科长干——其实不瞒你说,人家要是愿意帮你,给个局长都简单。

约莫八点四十左右,这顿饭就吃完了,事实上,这么些女人在一起,有什么话都不可能说,也就是拉近一下感情的意思,当然,从这点上讲,张局长今天收获颇丰——三大铁里,有一铁叫一起嫖过娼,眼下虽然不算嫖娼,但是都弄明白对方的情人了,这比嫖娼还铁不是?

笑着送走五个人三辆车之后,张馨忐忑地看着自己的领导,“张局,今天这……我也没招啊。”

“没事,”张沛林笑着摇一摇头,心说我的目的达到了,下一刻,他看着她琢磨一下,最终还是摇一摇头,放弃了自己吃掉的心思,“你准备一下,过两天跟我一起去北京。”

跟你去北京……张馨微微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暗叹,省台的女主持人都只是其中一个,我又凭什么入得了人家的眼呢?

陈太忠的桑塔纳、雷蕾的捷达车和丁小宁的奔驰依次驶入军分区招待所,自然又是荒唐的一夜,那也就不用再说了。

田甜一开始是真有点不适应,不过,男女之欲原本就是繁衍生殖的本能,触目一床的肉色,满屋的娇吟,空气中都弥漫着淫靡的气味,不多时,她也忘情地投入了进去……

令她奇怪的是,虽然大家只睡了短短的三个小时,第二天不但能在六点醒来,精神还相当地旺盛,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。

她醒转的时候,别人也都醒了,陈某人正举着丁小宁雪白修长的双腿在“晨练”呢,于是出声建议,“今天不能一起去餐厅了,太扎眼了。”

“那有什么?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不过要晚一点,等我忙完先……”

他并不知道,其实食堂七点就停止供应早餐了——部队上有部队的纪律,直到七点十分跟服务员要餐券的时候,才得知还有这么个说法。

来不及了!几个人才悻悻地回到房间,陈太忠就接到了张所长的电话,“陈主任,商量个事儿啊,你这个……吃早饭的时候,动静小一点行不行?”

敢情,张所长听服务员说,客人这次带了四个美女来,登时就吓了一跳,心说小伙子你不知道珍惜身体不要紧,可是多少得注意点影响吧?

陈太忠一时就有点不解了,少不得要跟张所长请教一下,张所长当然要做个解释。

原来,他昨天在餐厅用餐,一边有人奇怪一男两女的来历,就有人问了起来,张所长整天跟这些军官打交道,当然知道这样的问题意味着什么。

“你关上门儿怎么搞都行,可是去食堂就太招摇了,那么多士兵和军官能看到,部队里可是不缺愣头青,看你不顺眼,指不定就捅到哪儿去了……当然,我知道陈主任你不怕,不过,何必招这个麻烦呢?”

部队上,终究是有部队的规矩的!陈太忠听得悻悻地叹口气,挂了电话,得,哥们儿没引来纪检委的关注,倒是引来了张所长的抗议。

然而,三辆车渐次离开的时候,还是吸引了某些人的注意,“啧,今天又多了俩,还是开奔驰的,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?不查一查他,真的不甘心啊。”

“唉,好白菜真的都是让猪拱了,”不同意查陈太忠的那位也禁不住唠叨一句,“要是有下辈子,一定要投个好胎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