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67章 决定伸手

这世界上原本就是一物降一物,秦行长可以不鸟大多数政府官员,像建委、交通局这样的强势行局,等闲也不敢给他使什么脸色,不过陈太忠一句话,就能吓得他魂不附体。

然而,天底下没有解不开的疙瘩,大家又不是有多大的仇恨——无非就是揩油未成嘛,秦行长自认,自己已经向小汤同学道歉了,这事儿也就该揭过了吧?

不过很遗憾,他想错了。

事实上,陈太忠离开正泰公司之后,心里并不是很痛快,也许是中午跟王启斌谈得不是很好,也许是对汤丽萍有点束手无策,更也许是因为素纺那边终于要被邵国立动了……

虽然戳打了那秦行长几下,但是玩惯了大动作的陈主任,又怎么会满足于这种小小的戳打?等他接到汤丽萍的电话,说是秦行长已经道歉了,挂了电话之后,他认为自己应该高兴了,却发现怎么都高兴不起来。

直到下午四点多,丁小宁开着奔驰车载着刘望男出现在素波的时候,他的心情才好了一点,找了一个酒吧招呼两人坐下,点了瓶红酒三个人慢慢地喝,边喝边聊。

难得的是,今天他的手机居然响得不怎么频繁,昏暗的灯光、血色的葡萄酒、轻柔的音乐,看着眼前两位佳人眼波流转笑意盈盈,陈太忠一时觉得无比地心旷神怡:这样的人生,才是哥们儿所向往的。

然而,丁小宁一句话,就让他从这种感觉中回到了现实里,“听说通张路下个月就能通了,到时候来素波就方便了,两个小时搞定。”

“下个月通不了,最多部分路段通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“省里要搞国庆五十周年献礼,六百公里的高速路呢……交通厅那边早就明确了。”

“其实素凤段根本没问题了,听牛局长说,凤凰到张州,怕是还得三四个月,”丁小宁的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,她的舅舅就在交通局做客运办主任,牛冬生又非常喜欢她,“现在居然不让走,真是的……”

“走上几个月,新路就成旧路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他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,根本不以为意,他倒是有点遗憾:老蒙要是能晚走几个月,这条路也能成为送行的礼物啊。

刘望男听得笑了一声,“小宁这是惦记她名下的那两亿五借款呢,要是现在能收费的话,她就可以催款去了,要不然就得等到七月了。”

为了修建通张高速路,蒙艺和杜毅一共从丁小宁的手上借走两亿五——其中一个亿算是科委拆借给她的,说好是一年以后开始还钱,三年内本息付清,当时丁小宁听了陈太忠的话,没有要高速路的收费做抵押,而是在素波要了两块地,所以这还款时限要短得多。

“两块地?”陈太忠听得登时一个激灵,他终于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一直心情不爽了,“小宁,那两块地现在增值多少了?”

“当时那两块地,市价基本上就是两亿八到三亿的模样,”丁小宁在这方面是下过辛苦的,“现在涨了也就是百分之十左右,着急出手的话……没准都卖不到三个亿。”

土地使用权这个东西,价格本来就是活的,你以为这块地值两亿八,有人愿意三亿一买那也正常,搞房地产的,鱼有鱼路虾有虾路,同一块地上,有人开发房子卖出去能赚两个亿,有的人一个亿都赚不到,这也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。

总之,影响利润的因素实在太多太多了,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,但是话说回来,赚了两个亿的,真正的收获又未必强过赚了一个亿的,反正就是俩字儿——复杂。

丁小宁接受抵押的那两块地都在西城区,按说西城的开发正在火热进行中,又是市委市政府所在地,升值潜力巨大,地价不应该涨得这么慢,不过这金融风波的影响尚未过去,房地产市场还不算旺盛,也就是九九年这前半年,有了点红火的趋势。

尤其是省政府这帮人,人家做事也不傻,谈抵押的时候,给了丁总两块地,交通虽然便利但是离市区距离远了点,地方不算小但是地价一时半会儿升不起来也正常了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丁小宁只出了两亿五,就拿到了价值两亿八以上的地块——这么偏僻的地方,你抵押得少了我肯定不干的嘛。

想到这里,陈太忠觉得自己好像能做点什么了,“这样,小宁,等时间允许了,你去找肖劲松说一说,这高速路一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,他们该着手准备还钱了吧?”

“还有两个月呢,”丁小宁有点奇怪,看着他愣了一下,“现在去要,是不是有点着急了?”

“不算急,一点都不算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脸色却异常地郑重,“省里的党政一把手都换人了,这么多钱,你怎么能不未雨绸缪呢?”

“呵呵,”刘望男看着他这个样子,登时就笑出了声,丁小宁奇怪地看她一眼,“望男姐,你笑什么呢?”

“太忠绷起脸的时候,是最能吸引我的时候,”刘大堂双手支在桌上托着两腮,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不过嘛……太忠一定是想到别的什么了。”

“哈,你倒是聪明,”陈太忠被她这话逗乐了,“我真有点想法,不过怕小宁沉不住气,本来不想说的呢,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……”

原来,他想到今天听说的这些事儿,心说丁小宁的地正好来安置素波纺织厂,两块地隔得并不远,一块做厂区一块做宿舍,真的是好事儿。

至于说素纺这么一搬就搬到郊区去了,陈太忠才不会在乎,工厂嘛,它原本就该远离市区的不是?事实上素纺所在的这块地,二十年前也算城郊——十五年前都算城郊,不过是眼下整个中国城市化的趋势太快,现在的位置就成了热门地块。

反正你们都敢往素纺伸手了,那为什么我不伸手?陈太忠心里实在太不平衡了,起码我伸手,多少是要考虑素纺工人死活的,吃相也不会太难看,干巴巴地看着你们赚钱,凭什么不让我的女人赚点化妆品的钱呢?

事实上,一年前省政府的人就建议过,要拿素纺的地做抵押,不过那时候素纺被人盯得紧,而且那时素纺的地价就不止三个亿了,五到六个亿的模样,陈太忠嫌麻烦,又想只抵押素纺一半,将来没准还要遇到什么掣肘,于是就让丁小宁推了。

那时蒙老板倒是还在,可正是因为老蒙是书记,陈太忠不想让他被动,眼下想起来,却是有点微微的后悔了,早知道事情会发展到眼下这一步,当时插手不也就插手了?

仔细再想一想,其实也没什么可后悔的,当时他是真的不合适插手,短短一年形势大变,正是时也运也,现在他却是手里握着两块地来插手,进可攻退可守,比当初傻不啦叽地跳进那个漩涡,是强得太多了。

“所以我现在要做的,就是把这件事敲定,看他们还钱还是给地,是吧?”丁小宁搞商业的时间不长,但是这点道道儿还是能反应过来的。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只差两个月了,他们总要在还钱和给地里做出个选择吧?小宁你是商人,需要根据他们的答案,做出相应的决策,这难道不正常吗?”

“可是……小宁在里面只有三千万啊,”刘望男禁不住插嘴了,对于这件把陈太忠送进省纪检委的事情,她也是相当清楚的,在表面上,两亿五里有陆海光明集团拆借来的一亿两千万,还有科委转账的一个亿,剩下三千万,是甯家工业园借给丁小宁的——这才能算她名义上的真正本钱。

“我们科委和光明集团只对丁小宁的京华酒店,没资格对省政府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“所以这钱,就只能她出头要。”

这话是托词,却也是实情,当初他借钱出去的时候,就生怕打了水漂,“地方支持中央”那是该尽的义务,说不得就借了丁小宁公司的名头出面,以免有去无回。

省政府的人虽然知道这么做不合程序,但是其时陈某人刚受了天大的冤枉,朱秉松因此失势,这两亿五又有蒙老板和杜老板的关注,谁还会在这种小事情上计较?

不成想事情居然发展到了眼下这般地步,阴差阳错之下,倒是正合适丁小宁出面运作,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

“好吧,”丁小宁琢磨半天,发现她确实有资格去问了,于是轻叹一口气,“希望他们能还钱吧……太忠哥,我真的不喜欢麻烦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他也知道,她性子虽然暴烈,但是还真的不是那么喜欢惹是生非,那么,她不愿意踏入素纺这一滩泥淖中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丁小宁却是被他这表情吓了一跳,以为他不高兴了,禁不住小心翼翼地问一句,“太忠哥,你……生气啦?”

“没有,”陈太忠见她惊恐的样子,脸越发地沉了下来,“我说,望男说我绷脸的样子很帅……你到底懂不懂欣赏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