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65章 关说

戴复是个聪明人,虽然在蒋世方家里没听到什么,但是只冲着蒋君蓉话里的语气,就能判断出她对陈太忠有意见——以前蒋主任也说起过陈太忠,却是没什么表情的那种,不过,现在不是蒋省长回来了吗?

于是戴主席果断告辞,回去以后琢磨一下,心说我跟小陈虽然比较谈得来,但是真的没接触过几次,倒是这个启斌,跟小陈走得太近了。

陈太忠为了王启斌,死磕郭宁生和赵喜才,还动用了素波反贪局和省纪检委,后来更是把王启斌活动到省委组织部了,这样的关系要不算铁,什么才算铁?

小王现在是干部一处的副处长,不过这个位置显然不是最终位置,更可能只是一个过度,然而,戴复纵然对王启斌有提拔之恩,也不合适贸贸然地去问他,陈太忠最后会怎么安置你——这是一个境界和尺度的问题,等小王有意说的时候,戴主席借势问一下才是正理。

王启斌有意说吗?目前肯定不可能,大约是尘埃即将落定的时候,才会跟老领导示意一下,这些就都是应有的反应,这里不再赘述。

总之,戴复知道,王启斌要再上一步了,而且极有可能就是在省委组织部任职,他本来正高兴呢,老书记回来了,启斌又在组织部,这好歹也算是跟蒋系有关的人马啊——小王是个念旧的人,他非常确定这一点。

遗憾的是,蒋君蓉跟陈太忠不对眼,这一下就打乱了戴主席的思路,琢磨半天才打个电话给王启斌,启斌啊,陈太忠跟蒋君蓉有些不对劲吗?你看看……能不能帮着协调一下?

王部长一听这话,登时就懵了,他还指着通过戴主席跟蒋省长拉近关系呢,陈太忠的靠山蒙艺走了,眼下他重投蒋系怀抱,不但是立场坚定,将来什么时候条件允许了,没准还能帮小陈做点什么呢,岂不是也是有情有义?

再想到自己现在可能被许绍辉的人挤走,他心里就越发地纠结了——许书记跟他没什么关系,但是许书记跟陈太忠有关系啊,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?

总之,王部长本来认为的好事儿,眨眼间就成了老鼠钻进风箱里,两头受气——而且这风箱还不止一个,是两个!

他憋不住了,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等知道他就在素波,说不得就强烈要求跟他坐一坐,陈太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心说老王马上就是干部二处的处长,这条线儿哥们儿得牵住不是?

按说,在一起吃午饭,通常是关系一般,关系好的都吃晚饭呢,不过王启斌例外,晚上他要回家,不合适在外宅呆得太久。

外宅?没错,就是外宅!王部长终于还是被小王同学拉下水了,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,虽说是壁立千仞无欲则刚,可是他有上进欲,这种情况下,道德的约束就算不得什么了。

其实,以王启斌的心态,他还真不想这么早就让陈太忠知道自己的堕落——丢人啊,太忠是小辈,跟自己女婿论交的,他自己坚守了大半辈子的操守,临老了毁于一旦,传出去遭人笑话不是?

哪怕不得不传出去,也不能这么急色吧,这算什么,“老房子着火烧得更快”吗?

可是他今天要跟陈太忠交心,就必须得做出交心的姿态来,王启斌想来想去,终于是一横心,得了,那帕里那一招,我也学一学吧,想那小陈是荒唐惯了的,也不会怎么笑话我吧?

不过,王部长这前半辈子做人,还是比较正直的,也没那处长那么会变通,手上没什么余钱,小王也没湘香有钱,所以那外宅就是一套普通的商品房,别墅是不用指望的了。

除了这一点不像,其他的就差不多了,王启斌为了和谐气氛,甚至专门要小王联系了汤丽萍,既然是家宴,大家都不用见外的。

事实上,王部长这么做,也是为了向陈太忠提个醒:太忠,我是临老入花丛了,这辈子的清誉也确实是毁于一旦了,不过这可是跟你们学坏的,不许笑话我啊。

陈太忠一进屋,见到这架势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看到王部长虽然努力做出了自然的样子,脸上却是难掩讪讪之意,一时间促狭之心大起,笑着一拱手,“两位大喜的日子,也不知道给我下个通知,呵呵,害得我没准备贺礼,罪过啊罪过。”

“我说太忠,你这些怪话都是从哪儿学的啊?”王部长哭笑不得地看着他,心里实在是有点郁闷难耐,你这家伙做人,怎么哪壶不开专门提哪壶呢?

“我说的不是怪话,”陈太忠觉得愈发地有趣了,不过对方年纪实在不小了,该有的分寸,他还是应该注意一下,说不得笑着解释,“北京现在很流行啊,有了情投意合的,都要搞个成亲仪式呢。”

“没听说过,”王启斌笑着摇头,心说跟这家伙谈这样的话题,只会越谈越尴尬,到时候小王也要跟我“成亲”的话,那麻烦才大,说不得立刻转移了话题,“小汤,太忠来了,你俩没点私房话说?”

汤丽萍笑一笑不吭声,陈太忠心里纳闷,我跟你没什么啊,怎么老王就认为咱俩应该是那啥关系呢?

不过转念一想,他就明白了,小汤的进取心极强,自己跟她确实没什么,但是只要自己不做出什么声明,怕是汤同学就会坐视大家的误会而不做辩解——这对她有利,她解释什么?

想到这个,他心里还真有点腻歪,然而眼下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,说不得四个人坐下边吃边聊,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吃完饭,汤丽萍和小王收拾碗筷,王启斌则是扯了陈太忠到一边的客厅里喝茶。

反正已经是这种关系了,王部长也不见外,把自己现在的困惑跟对方哇啦哇啦一讲,“依你看,邓部长会怎么处理许书记这边的压力?”

“这点小事算什么?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压力谁都会有的,不过邓健东若是这么容易屈服,当初怎么可能扛得住蔡莉?

没错,蒙老大这么一走,肯定存在个人走茶凉的问题,可是范如霜并没有走不是?再说了,碧空那个经贸委主任不是还在蒙老板手底下吗?能被邓健东带到蒙家混饭的,关系肯定不能差了吧?

“可是这事儿,我现在不合适求蒋省长啊……而且人家蒋省长也未必管我,”王启斌是真着急了,什么话都能说出来,“邓部长要是不认账,我可就麻烦了。”

“求蒋省长?”陈太忠非常古怪地看了他一眼,心说老王你这二房找了没几天,怎么整个人思维就女性化得这么厉害呢?没错,想成事的话,帮忙的人越多越好,可是你要做的这种事,帮忙的人多了,还真的不是好事。

“我知道不合适,”王启斌苦笑一声,他怎么可能连这点事情都搞不明白呢?而且他身上本来就掺杂有蒋世方的标签,蒋省长出面,适得其反的可能性更大,邓部长就算明里不说,心中没准也会给他戴上一个“三姓家奴”的帽子,“所以现在不是着急吗?太忠你能不能……能不能……跟许书记打个招呼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许绍辉要安插人进组织部的话,肯定有人家的意图和目的,他陈某人就算面子再大,也不可能去干涉天南第三把手的布局吧?

那样才叫真正的自取其辱呢!他笑一笑,“王部长你就静待好消息好了,省里领导下棋,不是你我能看得明白的,邓部长答应了的话,那是要兑现的。”

“就怕计划赶不上变化,蒋老板回来得还真不是时候,”王启斌叹一口气,虽然他是蒋系出身,可是这个感慨却是由衷而发。

蒋世方的强势路人皆知,又是凤凰本土的干部,虽然他现在表现得很低调,可是大家都清楚,蒋老板现在是适应环境呢,环境一旦适应好了,强力出击基本上是必然的——杜老板能不能死死压住他,都是难说。

许绍辉做为外来户,对蒋省长提防心重一点很正常,若是有人把他王某人身上的“蒋记”标签捅上去,许书记的反应可想而知——至于说会不会有人捅上去,这还用考虑吗?

正是出于这个认识,王启斌才会贸然提出让陈太忠找许绍辉,这个误会不解释不行——我盯干部二处这个位子好久了,跟蒋省长回来无关的。

“老王你还是在邓部长面前多晃两圈,这才是正经,现在你求助外力已经是不可能了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很多话他也不合适说出来,只能就这么泛泛而谈,“不过你放心,就算综合干部处落不到你手里,安置你一个实权正处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太忠你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,”王启斌笑着点点头,这才是他找陈太忠的真实目的,原本王部长的目标是干部二处,可是既然蒋世方回来了,那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,心说弄个区长什么的干一干,也就挺好了。

“反正王部长你实职正处的事情,就交给我了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以后我万一找到王处的门儿上,你可不能不认我啊。”

“啧,太忠这叫什么话?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?”王启斌脸一沉,很不高兴地看着他,下一刻,他的眉头一皱,“不过……太忠,听说你跟蒋君蓉有点矛盾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