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64章 规和飞

说是不关心,事实上,陈太忠对军分区出现纪检委的车,还是相当好奇的,虽说肯定跟他无关,可是想到自己找的保密场所,居然也成了素波市纪检委的保密场所,是个人心里就会有点别扭的。

不过,田甜是真的不介意,所以第二天一大早醒来,居然扯着陈太忠和雷蕾要去食堂吃早饭,“这儿的伙食不错,一起去吧。”

陈太忠和雷蕾交换个眼神,雷记者无所谓地耸一耸肩膀,陈主任琢磨一下,心说甜儿你不怕别人的物议,莫不成我就怕了那子虚乌有的纪检委了?“去就去吧。”

服务员明显是个熟手,见他们三个从小楼方向过来也没随便问,抬手给了一张餐券,只是着重强调了一句,“所长说了,你们在东包间用餐。”

东包间是个什么地方?陈太忠听得有点挠头,倒是田甜对军分区了解得比较多,“哦,那就是食堂东边那个包间?”

“嗯,”服务员点点头,也没再说话,只是在他们三个离开后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们的背影。

陈太忠很快就明白为什么这包间叫做东包间了,因为食堂总共就两个包间,一个在东首,一个在南首。

招待所的食堂很大,起码三百多个平米,这里不仅仅对客人服务,也是整个军分区唯一的公共食堂,士兵们的三餐都在这里解决,不少军官也是在这里吃饭——食堂的伙食不错,价格便宜。

甚至连司令和政委都经常在这里吃饭,不过大多时候,他们是在南包间,东包间这边,是用来接待身份尊崇的客人的。

伙食果然不错啊,还是自助的,陈太忠四下看一看,发现士兵们都是排队在两个窗口打饭,而少数士官、军官和便装的人才是拿了餐具自己挑选,心里就有了计较,走到发放餐具的服务员旁边,把餐券递了过去,“给三套餐具。”

他们三个走进来的时候,就吸引了部分人的关注,陈某人虽然高大阳光一点,但是这种人在部队里也不少,大家注意的是陪着他的两位罕见的美女——当兵三年,见了母猪胜貂蝉,何况这种一等一的美女呢?

那服务员也一直关注着这三位呢,有心说这一张餐券就是一套餐具,不过看到餐券上的“东包”两个铅笔字,这话硬生生地就咽到了肚里,所长大人的笔迹和习惯,他当然知道。

“东包不用领餐具,”这位勉强挤出个笑容来,事实上,他原本不用这么客气的,部队讲的是秩序、纪律而不是人情,可是见到这三位中男人器宇轩昂,女人美貌娇娆,他决定还是客气一点,“三位去里面等着就行了。”

“区区一个小招待所的早饭,就分了三个等级,”雷蕾一进包间,就禁不住嘀咕一句,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,“这种事情,习惯就好了。”

他们在这里说话,却不知道外面打饭的人里,有两个穿了便装的人在悄悄地看他们,直到他们进了包间,一个人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那不是田书记的女儿吗,电视台那个?”

“我说怪不得看着眼熟,”另一个轻声回答,犹豫一下又嘀咕一句,“那男人是谁啊,带着两个女人来吃早饭?”

这二位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,在军分区吃早饭,那就是意味着这三位都是在招待所过夜的,而且田书记家就在素波,田甜断没有跑到招待所过夜的理由。

当然,要是军分区有特别重大的活动,田甜出现在这里倒也不是不能理解,然而这二位都知道,最近军分区没活动,要不然他俩也不会身在这里了。

“估计是谁家的孩子吧,”前一位悻悻地哼一声,他身份虽然不高,但是关于上层的传言了解得不少,“居然带了两个女人……唉,人和人就是不能比啊。”

“要不……咱查一下这个人?”那位的眼里,嫉妒的火焰在熊熊地燃烧着,“这家伙身上油水不会少了。”

“想找死你自己去,”前一位不屑地哼一声,旋即声音放低,“老田的女儿都这么乖巧……八成是两个伺候一个呢,哼,你以为头上顶个纪检监察就谁都敢查了?”

陈太忠自是不明白其中的因果,也不知道自家还在纪检委门口转了一圈,不过他对那辆车还真的是很好奇,饭后目送两女离开之后,找到了张所长,“老张,你的招待所还住着纪检委的人?”

“嗯,异地的,”张所长通过服务员,已经知道眼前年轻的陈主任昨天跟两个女人住了进去——不但年轻貌美,而且看起来还是良家的那种,心说这家伙还真是荒唐,不过,地方上的事情,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?

正经是不能怠慢了眼前这位!有了这样的认识,于是那纪检监察的保密制度,对所长大人就形同虚设了,“好像是正林财政口上的人,估计个头不会小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陈太忠一听是正林的,心说这真的不关哥们儿的事儿,但是有个问题他还是要问清楚,“我说,你们这儿也是双规人的地方?”

“嗐,百年难遇这么一次,”张所长笑着摇头,他猜到了对方心里的想法——只要是个干部,谁也不愿意跟纪检委住隔壁不是?“估计是别的地方都不方便,你放心,在军分区里,他们不敢乱来的。”

这就好,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那份若有若无的忐忑登时放下,居然隐隐地生出了点兴奋来,不得不承认,有时候这家伙确实是有点恶趣味:隔壁在双规人,哥们在双飞人,哈哈,有趣有趣……

这恶趣味,就跟春天的竹笋一般,一旦冒头,就有不可遏制的趋势,陈某人琢磨一下,打算挑战一下纪检委的承受底线,闲着也是闲着嘛——反正哥们儿的名声已经够坏的了。

说不得,他就打个电话给丁小宁,“最近可能又要去一趟北京了,短期估计回不去了,你要是没事的话,开上奔驰车来素波找我玩?”

“行啊,”合力汽修现在由马疯子一手打理,丁小宁的主业就是京华酒楼,酒店这种东西,你说忙是真忙,可要说总经理,一般也没什么大事,她最近刚谈完一层楼的长包房,正闲得没事呢,“要不要叫上望男姐?她已经不在幻梦城干了。”

刘望男自打回了一趟老家,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通玉就时不时有人过来转一圈,刘大堂也是好面子的人,心说老家来人无所谓,但是要知道自己在娱乐城扮演了一个类似老鸨的角色,传回去不是挺丢人败兴?所以不想干这个了,反正她还有一个小公司和一个小煤矿来的。

倒是十七有点舍不得她走,幻梦城有刘大堂坐镇,他不但放心,也省了不少心思,正好合适跟一帮狐朋狗友四处乱玩,再说了,这也是他跟陈主任保持联系的纽带之一不是?

于是,石老板就不肯放刘望男走,一直说等再找一个人来接手,不过……这年头人才难得不是?最后还是刘大堂恼火了,才得以彻底脱身。

“来就来吧,”陈太忠笑一声,挂了电话,心说这下哥们儿还真不用考虑回去了,过两天直接飞北京吧。

他不回凤凰也闲不下来,当天中午张沛林就要再次邀请他坐一坐,不过被他婉拒了,“你先跟荆紫菱聊吧,我这边还有一点应酬。”

陈太忠的应酬是谁呢?是王启斌,王部长最近……挺有点郁闷。

按说,蒋世方回来了,他的老领导戴复十有八九要红火了——最起码不会窝在市总工会了,那么他的心情应该很高兴才对,老领导重新出山有望,自己也要当干部二处的处长了。

然而,王部长郁闷也郁闷在这里了,这两个兴奋点,带给他的不止是兴奋,更多的是烦躁。

李处长确实是要下了,这传言已经甚嚣尘上,但是大家看好的不是王启斌,而是省委某个正处级秘书——据传言,那位是走了许绍辉的门路。

更让他烦躁的是,昨天他听戴主席说了,好像蒋省长的女公子,跟陈太忠不太合得来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