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63章 推广

荆紫菱的眼光,暗合未来的发展趋势,思维的前瞻性不可小觑,不过陈太忠却是不喜欢她这么行事,说不得哼一声,“紫菱,你不觉得不择手段地炒作,很失身份的吗?”

“我就是说一说嘛,”荆紫菱郁闷地撇一撇嘴,心说你的骄傲不允许失身份,我的骄傲也不允许,要不然的话拿我的头像做宣传,再加点艺术照什么的……效果不会差了吧?

然而,天才美少女自恋归自恋,也知道这种场合不合适多说,所以很不服气地看着他,“那太忠哥你说一说,张局说的强行推广,是什么意思?”

这个嘛……陈太忠迟疑一下,想一想刚才张沛林说话的表情,苦苦思索之后,终于某根神经被触动了一下,“张局你的意思,是通过行政命令?这个……怕是有点难办吧?”

“也差不多,不过太忠你说得倒是比较正确了,”张局长笑着点头,只待关子卖足之后,才四下看一看,低声嘀咕一句——虽然房间里真的是没外人了,“跟各省的电信搞好关系,适当花点钱,等用户打开浏览器之后,直接放广告,不是简单得多了?”

“这个……”荆紫菱登时傻眼,琢磨了一阵,方始点一点头,“嗯,没错,技术上应该是可行的,只是,应该放在什么地方呢?DNS解析服务器,还是机房服务器……”

“反正不管怎么说,只要小荆你能提出来方案,天南电信口上,我打保票了,”张沛林笑着拍一拍胸脯,“费用什么的,这些都好说,呵呵,太忠知道,我是痛快人。”

“是啊,张局长是热心人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说你倒是想不好说话呢,问题是你敢吗?

“其他省市我也能帮着想一想办法,我是北邮毕业的,同学遍布全国各地,”张沛林有心吹嘘一下,可是想一想又有点不合适——你同学那么多还找人家陈主任办事?说不得咳嗽一声转换了话题,“对了太忠,下午的网络通了吧?”

“呃……通了通了,”陈太忠一听话题涉及到自己的小窝了,忙不迭点点头,还不忘记悄悄地瞥小紫菱一眼。

不过他这担心,纯属多余,自从张沛林这个建议提出之后,天才美少女就魂不守舍了,直到一顿饭吃完,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直到陈太忠送她回到家中的时候,小荆总才轻声嘀咕了一句,“太忠哥,我真佩服张局长,能想出这种点子来。”

“其实就是本位思维嘛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当官的终究跟你们这些老百姓不同,不过说句良心话,这种类似行政支持的推广,比那些花里胡哨的广告效果好得多。”

“那你们科委的电动助力车厂,是不是也能用这种方式推广呢?”荆紫菱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。

“这个啊,就要慢慢说了,”陈太忠低头看一下仪表盘上的时间,轻笑一声,“八点了,要不我拉你到一个地方细细解释?”

“你?”荆紫菱警惕地看他一眼,推开车门飘然下车了,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自不远处传来,“呵呵,我知道,你的厂子没可能这么推广的,今天不早了……回家晚了,妈妈要骂的。”

“这小丫头,”陈太忠悻悻地一捶方向盘,心说你倒是机灵,要不然我就要试着带你去军分区招待所解释去了,至于已经说好的雷蕾和田甜,就只能想办法撒个谎了……

不过,下一刻他就被她刚才的话扯开了注意力,心说果然如此啊,互联网总是要过电信局的,可是这电动助力车就不一样了,很多部门都能管,但是没有一个绝对权威的部门能发话,唉,哥们儿这推广,比你那推广难多了。

他正纠结着呢,手边电话响起,却是雷蕾打过来的,“我接上甜儿了,快到军分区了,你在哪儿?”

雷蕾开的是她的捷达,陈太忠是桑塔纳,两辆车的前窗上都放了通行证,卫兵过来看一眼就直接放行了,连问都不问,并不存在什么想像中的不方便。

不过遗憾的是,小院没有单独的停车场,只能将车停在招待所的院里。

雷蕾走下车,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这儿看起来挺雅致的,以前去过省军区,还真没来过军分区,环境确实不错啊。”

她这番话,是为了宽他的心,意思是下午的话我也就是随便说说,太忠你也不要太当真。

陈太忠的心思却是不在这里,眼见田甜下车,他禁不住就是眼前一亮,田主持人今天穿的是雪青色女式西服和棕色筒裙,白色绣花衬衣,腿上还是黑色丝袜,一时间,他看得有点食指大动,笑着点头,“还是甜儿好,不怕冷。”

“哼,有了新人忘旧人,”穿了牛仔裤的雷蕾白他一眼,还待再说点什么,却发现田甜看着一辆黑色普桑车发愣,禁不住推她一把,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”田甜摇头笑一笑,指一指这辆挂了地方牌照的车,“这车我好像在哪儿见过……不过算了,没可能的。”

二层小楼上下都是套间,楼外有楼梯,楼内也有,楼外的楼梯通过一个门还能直达招待所内部的院子,不过那门只能从小院这边打开,另一边想过来,只能是服务员拿了钥匙来开门,简单一点来形容这个小院给人的感觉,那就是“四通八达”和“安全感极强”——这两个要素一起用在这里,并不矛盾。

不过这小院的房间,说大真不算大,也没有做饭的地方和设施,还好这里是客房性质,一应东西应有尽有,用来寻欢作乐倒是再合适不过的了。

看得出来,田甜进来以后有点紧张,倒是雷蕾这过来人满不在乎地东瞅西瞅的,居然还指指点点的,俨然以房间主人的模样自居,她这副样子,逐渐影响了田甜的心情,不多时,她也放松了下来。

一楼主要是个大客厅,还有个不大的卧室和卫生间,二楼的客厅要小一点,可是卧室就大得多了,设备倒是不多,但是相当地奢华。

“回头要准备点换洗衣服和睡衣什么的,”雷蕾一边说一边推开衣柜,下一刻人就愣在了那里,“你把紫竹苑的衣服拿过来了?”

“那是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站在田甜身后,双臂搂着她,两只手正好垂在她的小腹上,正笑吟吟地看着她,“我干活可是利索呢。”

“被子那些的……”雷蕾一转头,才待再说什么,猛地发现田甜的脖颈处微微泛红,禁不住轻轻地啐一口,“我说,现在还不到九点,你俩不用这么急的吧?”

“春宵从来都是苦短的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一低头,轻轻地吻上了面前美女主持的脖子,他现在已经是个中老手了,又知道她的敏感带在脖颈和耳根处。

田甜的反应,真的是太强烈了,几乎在一瞬间,她的脸就变得通红,身子也软绵绵地站不住了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屋里的响动才平息下来,又过一阵,雷蕾的声音响起,带了浓浓的抱怨口气,“太忠你真是喜新厌旧,又弄到她里面。”

“对了,今天的检验结果出来了,还是过敏啊……”田甜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。

“所以你只能受我的滋润,”男人的声音响起,只听这口气就能想像出他得意洋洋的样子,“雷蕾也别急,下一次给你。”

“偏心,”雷蕾轻声嘀咕一句,半真半假的口气。

“对了,刚才田甜你说的那辆桑塔纳,是怎么回事?”精虫上脑果然是要不得的,陈某人居然现在才想起此事,可想而知他刚才一直在琢磨什么——当然,这或者是个转移话题的技巧。

“那个车牌,好像市纪检委的,”田甜轻声地回答,事实上这个问题一直也在困扰着她,“那辆车我也眼熟……可是这车为什么会出现在军区招待所呢?”

“纪检委的双规地点嘛,”雷蕾下意识回答一句,不过下一刻她的身子就直了起来,声音也变得紧张了起来,“什么?你说咱们跟纪检委的住在一块儿?”

她还有一句话没说:敢情刚才甜儿你进来的时候那么拘束,是因为知道隔壁住着纪检委的?你怎么不知道早说呢?

“扯呢,纪检委的双规地点,怎么可能放到部队上?”陈太忠可是知道其中的情况,他不屑地哼一声,“去武警部队是可能的,放到正规部队里真不可能……估计是来串门的吧?”

“倒也未必,”田甜摇一摇头,对于纪检委,她的见识可不比陈太忠少,毕竟她老爹这么多年政法系统不是白干的,“特殊情况下,也会出现这种极端例子,只是在武警部队的时候比较多而已。”

她这话一说,陈太忠都不好说什么了,一时间房间里就静了下来,好半天他才笑一笑,“就算在双规人也无所谓,咱又没犯事。”

“就是,”田甜笑着接话了,自打她听老爹说起玩女人整不倒陈太忠,就彻底地放下了这番担心,事实上,她都认为没必要这么仓促地搬离紫竹苑——反正屋主又不是陈太忠。

“这隔行……还确实如隔山啊,”雷蕾听他俩这么一说,紧张的心思也就放了下来,一掀盖在身上的薄被,赤着身子下床,“我去洗一洗,甜儿你不洗吗?你那儿可是比我黏糊多了。”

“不着急,”田甜的身子微微缩一缩,心说这结了婚的女人还真就不一样,什么都好意思说。

不成想某个没结婚的男人,比结了婚的女人也不遑多让,闻言就是一声轻笑,“呵呵,人家甜儿好不容易对我不过敏,你就让人家多体验体验嘛。”

“讨厌,”田甜轻捶他一拳,不过身子还是懒洋洋地蜷在床上,只是将一只着了丝袜的腿抬起,在他的大腿上轻轻地蹭着,黑丝包裹的小脚丫微微地向上勾着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