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62章 强势吗?

蒋世方打个哈欠,正要站起身去小睡一会儿,见女儿满脸地不高兴,禁不住停下脚步,讶然发问,“你这是遇到什么事情了?”

“那陈太忠跟戴叔叔关系不错,还把他以前一个下属的王启斌提到了省委组织部,”蒋君蓉的火气一下就爆发了出来,“这姓陈的实在太目中无人了……”

蒋君蓉足足唠叨了五分钟,才把相关的话说完,陈太忠和赵喜才不合、陈太忠不卖她面子、陈太忠导致朱秉松失势,陈太忠……

以蒋世方的老辣,听得都不由自主地呆住了,见女儿说得兴起,索性又坐到了沙发上,一言不发地听着。

蒋君蓉抱怨完之后,才想起来刚才老爸是要睡觉去的,说不得悻悻住嘴,“……左右不过是个干脏活的,我就不知道他怎么能牛到这个地步。”

蒋省长当然知道,女儿这是想求自己做主做点什么,不过沉吟半晌之后,终于摇一摇头沉声发话,“这种人,你不要去招惹,到最后他会自己玩死自己的……你要觉得不解气,大不了到时候你推他一把,加快一下节奏。”

“他根本自己玩不死自己,”蒋君蓉叹口气,她知道老爹是要自己暂时搁置此事,到最后会是怎么回事还很难说呢,一时就有点愤愤不平了,“老爸,他只是个小小的副处啊。”

“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呢?”蒋世方不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,“我都说了,要你暂时低调一点,你倒是好,先冲省科委开炮也就算了,现在这是又想做什么?”

蒋省长好歹是天南出去的干部,此番回来就算再低调,也有的是人把话传到他耳朵里,他怎么能不知道女儿的一举一动?

“他不给我面子,我就是想压一压他嘛,”蒋君蓉不服气地嘟起了小嘴,“这家伙歪门邪道的手段很多,有些别人不方便出面的事情,他出面还正好。”

“啧,”蒋世方听得登时无语,沉吟半天最终还是叹口气,语重心长地发问了,“小蓉,你知道老爸这次回来,心里有什么样感觉吗?”

“什么感觉?”蒋君蓉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老爹。

“官越大,胆子越小,”蒋省长站起身,也不看自己的女儿,转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,“以前总想着,我要是做了一把手该这样该那样,其实……你要是真坐到这个位子就明白了。”

此刻若是有人听到,以前异常强势的蒋书记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怕是连下巴都要掉了,蒋君蓉也不例外,看着老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愣了好半天,身子才重重地向沙发上一靠,眼中露出了浓浓的不解之色。

良久,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传出,“老爸……变了很多啊……”

陈太忠并不知道蒋君蓉回家之后,还受了这么一档子教育,驱车到了军分区招待所,静静地打坐了两个小时,再起身时,已经是神采奕奕了。

三点半钟左右的时候,张所长送来了通行证,上面的印油兀自未干,“这些证件过固定岗没问题,要是临时岗的话,万一有人拦着,让他们报我的名字就行了。”

临时岗?陈太忠听得有些懵懂,反正这么快的反应,可见人家下的辛苦之大了,说不得笑着问一句,“临时岗是怎么回事?”

其实临时岗就是不固定岗,军队就是这样的特色,有重要首长来,有大型会议要开,或者是国内国际形势有什么变化……总之就是觉得有必要设临时岗的时候,就设了,“其实也没事,多来几次,兵们认住你人和车了,就根本没事了。”

陈太忠给田甜打个电话,说要送她一个军分区的通行证,田主持在电话那边犹豫一下,“既然是不对车牌的,那你先给蕾姐吧……她有我就有了。”

田主持眼下还是有点放不开,心说这个牌子拿到手,可不就意味着我是你随传随到的情妇了吗?虽然事实确实如此,甚至她可是她要适应还是需要一个过程。

当然,最关键的是,她自己有房子,虽然是母亲的户头,但是雷蕾根本就没自己的房子,除了住娘家就住在那个名义上的“家”里,所以陈太忠有个好去处的话,蕾姐拿这个通行证应该更合适一些。

雷蕾接到电话,一时有点犹豫,她不比田甜,觉得住在军分区比较拉风,反倒是认为不太喜欢这个地方,“我们赶稿子经常赶到很晚,照你说军分区十点半锁门,别到时候我进不去吧……再说,那里是保密单位,扯宽带也不方便不是?”

说穿了,她心里希望建个爱巢之类的隐秘场所——甚至她非常享受在那里收拾家时的感觉,而不是他现在找的地方,听起来感觉更像是一个淫乱聚会的窝点。

“没啥,这里安全嘛,”陈太忠替她拿主意了,“这个保密单位,好说,回头我让电信局的拉一根线过来……天底下哪里有不能通融的事情?”

雷蕾犟不过他,只能应允了,陈太忠给张所长打个电话一问,果然,只要这线不是从军分区的配线上走,根本就无所谓。

事实上,就算从军分区内部配线走都没问题,只要没搭上军网就行,张所长表示得很痛快,“这个事情我帮你办吧,让电信局把线扯到机房就行了,我找两个通讯兵帮你接进去。”

陈某人是闲不住的,又觉得违了雷蕾的意,心里有点不忍,算一算现在才四点钟,索性一个电话打给了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张沛林,“张局你好啊,我陈太忠……”

张沛林一听是他,热情到不行,听说他想往军分区扯一根ISDN,没口子地答应了,“好说好说,没问题,一个小时内,我帮你处理完毕……上谁的户头?”

“你看着上吧,随便找个身份证就行了,别是公家的,这事儿我不想声张,”陈太忠回答得倒也干脆。

张局长虽然在单位不算什么,可是办起这点小事还是不在话下的,说不得笑着发话,“陈主任,来了素波也不知道通知我一声,今天帮了你这事儿,晚上得在一起坐一坐啊。”

张沛林知道,移动公司老总的位子在陈太忠手里攥着呢,他要是不热情那倒是见鬼了,陈太忠犹豫一下,笑着点头答应了。

挂了电话之后,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话没说,总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,仔细一琢磨,明白了,原来是荆紫菱易网公司的事情——小紫菱因为天南的出口带宽不够,所以才要把搞搜索引擎服务器搬到北京,这件事,完全也可以跟张沛林说道说道嘛。

说不得他又一个电话联系上荆紫菱,当天晚上几个人就坐到了一起,别说,张局长还真是专业,一听荆紫菱公司里的情况,就笑着摇头。

“这实在没办法招呼,我能帮你便宜点架设一条百兆光缆,独享的那种,不过天南的条件,真的差北京太远了,太忠你真的想像不到……整个素波的数据流量,赶不上北京一栋写字楼的流量,我这么说,不知道你信不信?”

陈太忠信不信无所谓,荆紫菱可是知道这些情况,所以她关心的是别的,“张局长,我的搜索引擎试用了一段时间,效果还行,不过,您知道该怎么推广吗?”

打广告嘛,陈太忠刚想张嘴,发现这话似乎有点不妥,这东西实在不是他的强项,电动助力车可以在电视上打广告,这个没问题,可是网站该在哪儿打广告呢?

不过,他身上好歹也是沾了“科委”二字,要是显得很陌生,似乎也有点没面子,说不得说两句道听途说的话,以冒充内行,“听说咱天南的155兆太少了,推广还是得去北京,似乎找那些门户网站比较合适吧?”

“太忠,这你说得不是完全对,”张沛林笑着摇头,“推广不仅仅限于广告,选择门户网站打广告是个不错的建议,不过真想得到什么效果,还是得靠强行推广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“强行推广?”陈太忠听得摇一摇头,转头看荆紫菱,“这强行,是怎么个强行法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荆紫菱皱着眉头,仔细琢磨一下,才吞吞吐吐地说,“是不是要搞个病毒什么的?劫持用户浏览器的主页?”

天才美少女是真的天才,但是做事也颇有一点不择手段的意思,不太把一般的道德理法放在心上,然而,跟她交流的怎么也是个副局长,所以这话说得有点迟疑。

“差不多吧,不过,那个可是违法的,”张沛林笑着摇一摇头,“而且传出去,对你公司的声誉,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。”

“互联网能吸引眼球就行了,眼球经济的年代,违法正好方便炒作了,”荆紫菱却是不以为然,当然,她并不知道在不久之后,互联网上真的就炒作成风,不管这个姐姐,那个哥哥,还有各种门之类的,脸皮算什么?要的就是出名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