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61章 怒火

“人家行情不一样了,”许纯良不动声色地接了一句。

面对陈太忠和甯瑞远对蒋君蓉的先后攻击,就连他都有点忍受不住了,说出了这种略带点酸味的话来,可见蒋主任的做派,真的有点不招人待见。

不过,陈太忠也能理解,今年前半年的一系列变动,在小字辈里,高云风行情大涨,但是许纯良的行情涨得更厉害,不过两人要跟蒋君蓉相比,那就要差很多了,在外省干副书记的老爹回来干省长了,这变化可不是一般的大。

“难得看到老实人说怪话啊,”他听得就笑了起来,眯着眼睛看许纯良,“呵呵,听起来……你好像并不介意我用你挡她的打算。”

“你说错了,我很介意,”许公子瞪他一眼,虽然明知道是玩笑,他还是做出了声明,“太忠你跟她的恩怨,不要牵扯我。”

“还能有什么恩怨?无非是骗他上床而已,”甯瑞远接话了,看到这二位齐齐看向自己,眼中颇多怪异之色,禁不住讪笑一声,“她当初用这个勾引过我,不过……你俩都知道,我立志于造福凤凰的家乡父老。”

“解释就是掩饰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甯家投资落地于凤凰,可不是甯瑞远说了算的,而是他的爷爷甯天嘉亲自拍板的,于是调笑他一句,“没想到啊,甯总你也是吃干抹净不认账的主儿。”

“胡说,我当时的打算是,把糖衣吃掉,把炮弹丢回去,”甯总在大陆呆了这么长时间,也能讲一些符合本国国情的俏皮话了,他笑着一摊手,“谁想那丫头鬼精鬼精的,不见兔子不撒鹰……太忠,我可是为你做出了重大牺牲。”

“你的钱包倒是为凤凰市的娱乐事业做出了重大牺牲,”陈太忠哼一声,接着又皱起眉头嘀咕一句,“都是正部级干部的女儿,差距咋就这么大呢?”

甯瑞远知道他想到了蒙勤勤,笑着接话了,“家教和底蕴的问题,蒙老板走了,女儿倒是没走,太忠,你的机会来了。”

“你这才叫胡说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不信你问问纯良,我跟蒙勤勤可能不可能?”

他想的是,许苒泠和翟勇就是因为门第不匹配,所以受到了许家人的反对——撇开翟勇的人品不表,只说许家不管不顾地反对了,那就说明门第观念不仅仅存在于尚彩霞的脑中,也广泛地存在于其他人脑中,是以有这么一句反问。

说笑间,三人就走出了大厅,许纯良听他这么说,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,侧过头来刚要说什么,眉头猛地一皱,抬手一指,“那不是蒙勤勤吗?”

陈太忠和甯瑞远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却发现午后一点的马路上根本没什么人,于是齐齐扭头怒视他,“纯良你也学会作弄人了?”

“我骗你俩干什么?看到那辆白色的蓝鸟没有?”许纯良指着一辆就要消失在车流中的汽车,“蒙勤勤在开车呢,你俩要不信,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蒙勤勤会开车吗?”陈太忠疑惑地挠一挠头,“我可是没听她说起过……”

他们在这里嘀嘀咕咕不提,蒋君蓉上了她的本田车的时候,脸色就变得阴沉了起来,一边的女司机看到了,低声地问一句,“蓉姐……咱们现在去哪儿?”

“回家,”蒋主任缓缓地闭上眼睛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真是个混蛋。”

昨天她来万豪酒店吃过饭之后,觉得这里环境还不错,今天中午就到这儿来用餐,不成想却被告知,顶楼有几个包间是不对外的——就算熟人都要提前预约。

蒋君蓉就有点恼怒了,不过,她知道很多地方有这种规矩,倒也懒得跟这种档次的人叫真,可是进了普通包间一看,心里又不满意,说不得哼一声,“陈太忠进那包间随便进,我进就还得预约?”

这规矩本来就是针对普通人定的,接待的小姐见她气质高贵,心里早就有点打小鼓了,听她这么说,虽然不知道陈太忠是何许人,可也觉得此人估计怠慢不得,说不得马上找到大堂经理反应情况。

大堂可是知道陈太忠,忙不迭过来一看,认出这女人昨天跟陈主任来过,而且跟陈主任还很不客气——不得不说,蒋君蓉是个很容易让人记住的女人,撇开她的相貌身材不提,只说她那份从来都是下巴冲前的傲慢,素波市想再找这么个人出来都难。

大堂经理摸不清楚这位是谁,于是请教了一下来历,就给她安排了——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,级别是差了一点,不过也勉强够了,而且人家不但跟陈太忠认识,昨天还来过,对这包间儿的事清楚,做生意嘛,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人了。

可是大堂心里对蒋君蓉的傲气有点不满意,再见到许纯良和陈太忠进来,就没说这档子事——我传话是人情,不传话是本分。

蒋主任本来就有点嫌对方狗眼看人低,心说陈太忠一个外地的副处,你们都巴结到不行,真佛在眼前却不知道拜一拜,真是瞎眼。

如果仅仅是这样,也就算了,可是下楼的时候,居然撞到了陈太忠,蒋主任心里越发地恼怒了,他也在这儿吃饭,你们怎么就不通知我一声呢?

等到看到陈太忠身边居然是许纯良和甯瑞远,蒋君蓉能忍住不暴走,对她来说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,当初争取甯家项目的,素波招商办是她蒋某人,凤凰招商办是姓陈的,眼下见到,真是不尽的新仇旧恨滚滚而来。

再说许纯良,没错,许处长的老爹许绍辉背景强大,上升势头也很猛,可是他再猛也不过就是个副部,你能跟许纯良有说有笑,更能跟田甜眉来眼去,偏偏是我这正部的女儿,你就死活放不到眼里?

有了这样强大的怨念,指望她对陈太忠客气,那根本是不现实的。

蒋君蓉心里有火,可由于有老爹的吩咐,偏偏还发泄不得,也就只能坐在车里生闷气了,倒是开车的女人心里嘀咕一句:蒋主任来这儿吃饭,怕是也不仅仅是因为觉得这里条件好吧,没准还是惦记着见那混蛋一面呢。

等蒋主任回了家,就更气了:戴复戴主席正在她家里坐着,跟她老爹聊天呢。

蒋君蓉跟戴复真的很熟,以前的事就不说了,只说蒋省长不在天南的这些日子里,戴主席对她也是有求必应——虽然他的能量真的有限。

可是,一想到戴主席跟陈太忠走得也近,她心里实在太别扭了,倒是戴复跟她不见外,“呵呵……小蓉回来了?”

蒋世方看一眼自己的女儿,转过头继续跟他聊天,谈的却是甯瑞远正在头疼的问题,“三资企业建工会的问题,你先放一放也不迟,凤凰那边不是在折腾吗?看着他们就行了……我说小戴你还年轻啊,这就一门心思地搞工会了?”

蒋省长这么说着,嘴角就隐隐露出了一丝笑意,工会是养老的地方,小戴今天来,说是请教省城工会的工作,目的怕是不在此,不过,戴复在他走之后受了池鱼之灾,却还能惦记着招呼自己的女儿——于情于理,他都有必要给小戴一个交待。

“那我就暂时放一放,”戴复干过市委副秘书长的,当然知道话该怎么听,笑着点一点头,“老领导您指到哪里,我就打到哪里。”

“我刚才听甯瑞远说了……就是甯家工业园那个老总,”蒋君蓉听到这里,径直插话了,还不忘记解释一下甯瑞远的身份,没办法,这种人物在她眼里是很重要了,但是在她老爹眼里,怕是也只有甯天嘉才够做为谈资的份量,“他好像因为这个工会的事儿,要去中视做访谈了。”

“去就去呗,他的份量还不够,”蒋世方不介意地摆一摆手,下一刻却是直起了腰板,转过身来皱着眉头看向自己的女儿,“你跟他很熟?”

“真要熟的话,他的投资也落不到凤凰,”蒋君蓉苦笑一声,“今天中午,见他跟陈太忠在一起……还有许绍辉的儿子。”

“陈太忠?”蒋世方听得眉头就是一皱,他可不知道这是何许人,怎么女儿就觉得自己应该认识?不成想戴复在一边笑着接口,“以前蒙书记的人,凤凰科委的副主任。”

“为难杨明的那个人,”做女儿的解释一下,她非常清楚,老爹对这件事情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,毕竟是天涯省的人在天南吃亏了。

“啧,是他啊,”蒋省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表示自己对此人有印象,一边说,他一边侧头看一眼戴复,“好像他跟你有点来往。”

“是,不过小蓉跟他接触更多,”戴主席很痛快地点点头,他跟蒋君蓉分析过陈太忠,知道了小陈和赵喜才不对眼,按说这个情况是该跟老领导解释一下的,不过既然小蓉在场,他这么说就不合适了,有长舌之嫌。

蒋君蓉听到这话,脸就沉了下来,不过倒也不合适说什么,于是走进房间卸妆,等卸妆完毕再出来的时候,戴主席已经告辞走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