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60章 冤家

真是个好地方啊,陈太忠打量着韩天给介绍的房子,一时间感触颇多。

搁在一年前,他是不会答应的,那时他对刘望男做过文艺兵耿耿于怀,不过时间这个东西很奇妙,能冲淡任何情绪,反正现在的他一听说有如此诸多的便利,禁不住就心生向往之意,说不得就驾车前来看一看。

素波军分区紧挨着省军分区,占地也极广,除了花木掩映下的几栋办公楼、营房和操场之外,大部分地方都是绿树成荫,异常地幽静,偶尔有人路过,也多是身着军装者,跟外面的素波市区似乎是两个世界一般。

招待所就在军分区的正中央,算是被四下拱卫着的,但是换句话说,从哪儿也都能到了这个地方,招待所所长姓张,建议陈太忠以后出入,从军分区宿舍方向进来——那样只有一道固定的门岗,如果不算宿舍门房的话。

张所长也是个趣人儿,跟陈太忠一点都不见外,“通行证我给你办,不过在院子你稍微注意一点,进了小院关住门,随便你想干什么……服务员要问的话,你不要理她们。”

“服务员会问?”韩天在一边听着翻一翻眼皮,“老张,你这是怎么带你的兵的?”

“这不是怕陈主任折腾得太厉害吗?”张所长听得就笑,“而且,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,每年招待所都有新人进来,难说有谁不开眼不是?不过,那些老兵最懂事了,什么都不会问。”

“成,就这儿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打开手包拎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来,那是一块金表,笑着递给了张所长,“初次见面,一点小心意哈。”

“陈主任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张所长脸一沉,眼睛却是看向一边的韩天,他知道这个陈主任是凤凰的,虽然具体是什么主任他不是很清楚,但是韩老五跟他说了,此人有大能,别的不说,北京认识的高官、太子党无数,人家来你这儿长包房,就是图玩的时候僻静。

“老张你收起来吧,陈哥也不是外人,”韩天笑着点点头,又瞥一眼陈太忠,“我说陈哥,怎么就没我的呢?”

“你不是就想给马司令弄雪茄吗?”陈太忠笑着走到自己的车前,打开后备箱,里面满满当当地全是雪茄盒子,顺手抽出一盒递给张所长,“除了这一盒给老张……这全是你的,成不成?”

“不是吧?”韩天的眼都有点直了,他不缺钱,等闲百八十万的根本看不在眼里,可是这么多雪茄现货,还是让他有点眼晕,“这怎么也得值四五十个吧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值多少,反正你拿走就是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摆手,“回头有空了,再给你整点。”

“这这……这也太客气了吧?”韩天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,这院子长包下来,内部价一年也就十万,对外都超不过三十万,他怎么好意思拿人家这么多东西。

哥们儿最不缺的就是赃物了,陈太忠心里嘀咕,往常不随便送人,是怕领导不敢要,眼下能挥霍一下装装豪气,何乐而不为呢?

装逼这玩意儿,是有瘾的,他见韩天都有点傻眼,说不得又笑一声,打开车门拎出两条烟来,“特供熊猫,来,一人一条……”

这东西他须弥戒里很有一些,但是不能多拿,拿多了出来,他们不珍惜不是?

“陈主任,你这是想让我给你免单吧?”张所长笑着开起了玩笑,他毕竟是军人,说话不怎么拐弯抹角,“这么多东西啊?”

“免单干什么?不差那两个钱,”陈太忠笑着一挥手,“就是图个清净,这点老张你一定得帮到了啊。”

“钱我出了,陈哥你别管,”韩老五还要争执,陈太忠笑着看他一眼,“你要出钱的话,以后雪茄就没有了……赶紧先搬下车,我还要接个客人呢。”

韩天身边跟了一个精干的小伙,听到这话忙不迭把雪茄往韩天的车上搬,陈太忠则是扯了张所长在一边嘀咕几句。

等他离开之后,韩老五才好奇地问一句,“老张,陈主任跟你说什么了?”

“他要八个通行证,”张所长哭笑不得地看着他,“老五,你这朋友,也太牛了一点吧?”

“办不下来?”韩天奇怪地看着他,“要不要我跟陈司令说一声?”

“办不下来也得办,”张所长异常坚定地点点头,一边说一边扬一扬手里的特供熊猫烟,“冲着这有钱都没地儿买的东西,我也得办了……啧啧,只为了清净就这么大的手笔,这才是牛人的做派啊。”

他俩在这里嘀咕不提,陈太忠开着车离开军分区,心里还不无得意,哥们儿把外宅定在这儿,也是享受了准太子党的待遇了吧?

这里的安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,有点什么也根本传不到地方上去,虽然规矩也多,但是有利就有弊不是?

就是不知道刘望男心里会不会抵触?陈太忠咂巴咂巴嘴,事实上这里的环境优雅,都有利于他自身的修炼,真是舍不得这么个好去处。

甯瑞远这次来,是受了统战部的邀请参加一个会,同时他也要准备飞北京了,中视那边已经反馈过来了消息,想就他在企业里建立工会的事情,搞一个人物访谈。

事实上,自打在省台播出之后,凤凰市三资企业的工会建设,现在已经成为了天南官场一个讨论的话题,只是前一阵蒙老板走杜老板上蒋老板来,这些变动让人眼花缭乱的,所以对于这个相对不太重要的问题,大家就先搁置了。

甯总接到中视的邀请,这眼就直了,心说坏菜,这个话题里听说有政治因素,家里也不愿意我参与这种事,太忠,这档子事儿可是你一手搞出来的,这不管我是不行的啊。

甯家现在的主事者,甯瑞远的爷爷甯天嘉跟黄老搭得上话,不过这种小事来惊动黄老是不合适的,所以甯总现在的目标,就是要陈太忠和许纯良帮他拿主意。

事实上,甯瑞远还想借此见一下许书记,不过被许纯良婉拒了,“我老爸现在负责纪检监察,你是商人,他要避讳一些……等回头机会合适了再说吧?”

许处长人比较纯良,但是不代表不会说话,这理由冠冕堂皇的,虽然甯总也知道这回头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了,可是却没办法再计较了。

陈太忠听得有点别扭,心说小良这家伙真是让人没招,于是出声发话,“要不这样吧,回头我给你引见一个人,你问问他吧。”

他想的是找黄汉祥问一问,可是话一说出口,就有点后悔了,我肯定不能打个电话就交待了黄二伯不是,这么一来,哥们儿岂不是又要跑一趟北京?

“还是太忠够意思,”甯瑞远笑着点点头,他也知道许纯良的性子,所以不怕说这话,果不其然,许纯良冷哼一声,又是直来直去地回答,“事情本来就是他给你搞出来的,他不管谁管?”

几个人说说笑笑,一顿午饭就吃完了,走出房间的时候,不成想正正地碰上了蒋君蓉跟着一帮人下楼,陈太忠先是愣了一下,才不冷不热地点点头,“好巧啊,哪里都能碰上蒋主任。”

“许处长也在?”蒋君蓉没理他,而是冲着许纯良点一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甯瑞远,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,“甯总你好,在素波设立分厂的事情,您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呵呵,得等一等了,”甯瑞远微微一笑,挺忠厚的笑容,接着又皱眉叹口气,“唉,本来好心建个工会,现在倒是弄得……什么都乱套了,还得去中视做人物访谈,这年头想做点事儿,真的不容易啊。”

“那我回头再去拜访您,”蒋君蓉点点头,也不多说,带着人扬长而去。

“以前没见过她在这儿吃饭啊,”许纯良皱一皱眉头,他被这突然的相遇弄得有点莫名其妙,“太忠,她好像对你有点意见。”

“昨天我带她来这儿的,”陈太忠嘴角抽动一下,接着又苦笑一声,“本来想遇到你的话,你还能帮着救驾呢。”

“这蒋主任变得太快了,”甯瑞远哼一声,面无表情地发话了,“以前见了我,她说话没这么硬邦邦的,当初我决定在凤凰投资,她都表示理解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