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57章 副处

良久,唇分。

“我不是什么好人,”男人的声音响起,有一点低沉,又略带一点磁性,不过,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手还紧紧地箍着那纤细的腰肢。

“……我知道,”女人的声音终于也响了起来,甜美的声音,却是略带了一丝慵懒,很显然,她的酒劲儿并没有过去,“外面下雨了,我只是有点冷,想找个温暖的地方靠一靠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田甜的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,他若再不知道该怎么做,那这一世的情商也白修炼了,说不得一弯腰,手穿过她双膝的腿弯,将她拦腰抱起,迈步向楼梯走去,“卧室里的空调功率比较大,去那儿吧。”

田甜一声不吭,将头埋在他的臂弯里,身子也在微微地抖动着,直到陈太忠将她放在床上,伸手去解她的衣衫纽扣,才轻哼一声,“先把灯……关了。”

关了灯……那多没情趣啊?陈太忠犹豫一下,伸手拧开床头的落地灯,将灯光调得极暗,才去门口关掉了屋顶的大灯。

卧室的灯光亮了,然后窗帘被拉住,再然后……光线越发地暗了下来,却不是黑漆漆全无半点光明的那种,窗帘虽然厚,也不是完全不透光的那种,有心人仔细看的话,应该能猜到房间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。

“可恶,”院外不远处的一处阴影里,蒋君蓉咬牙切齿地低哼一声,本田车的车灯熄了,雨刷却是在飞快地扫动着,那细微的光线变化,瞒不过她的眼睛。

“是我促成了这一对狗男女,”她狠狠地砸一把方向盘,接着本田车发动,溅起一溜水花之后绝尘而去,“陈太忠,我跟你没完!”

然而,事情并不完全是她想的那样,陈某人虽然已经憋涨得很难受了,关掉大灯回头一看,发现田甜已经掀起被子和衣钻了进去,禁不住一愣,随即走到床边紧挨着她坐下,柔声发话了,“衣服会弄皱的。”

田甜闭着眼睛,脸庞却是越发地红了,被子下面窸窸窣窣一阵乱动,那件白色的休闲衫被她从被子下扔了出来。

看到黑色秋衣紧裹着的白皙小臂,陈太忠再也按捺不住了,快速地脱掉上衣和裤子,掀起被子就钻了进去,伸手就揽住了她带着点凉意的身体。

田甜身子又是一僵,旋即慢慢地放松,整个人就被他这么自后方揽入了怀中,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温暖,一时间有点恍惚了。

就这么静卧了不知道多久,她才发现臀间有一根灼热顶着自己,心里微微一惊,身子却是越发地软了,腿间也有些涨涨的难受……今天的酒,喝得真的有点多了。

直到感觉到一只大手来解自己的裙袢,她才猛地清醒了过来,想说一句“不要”,谁知话到嘴边,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,“我……自己来,”声音低得有若蚊子哼哼一般。

那最好了,陈太忠快速地除去自己的衣物,感到身边一阵轻动,再伸手时,禁不住一愣:怎么这丫头身上还有衣物残留?

田甜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前,那里只剩下了一副粉色的蕾丝文胸,下一刻,她感觉背后一松,接着自己的双臂被一只大手轻轻地拿开,文胸就掉了下来。

她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自己的脸,接着,感到那只手轻轻地褪去了自己的下衣,一时间觉得脸烫得都能烤熟鸡蛋了。

“呵呵,很湿了……”一个声音恍恍惚惚传了过来,仿佛近在耳边,又仿佛远在天涯,接着,她就感觉到自己被巨大的凶器慢慢地侵入,身体仿佛要被撕裂一般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咝……轻点……”

田甜终于知道蒋君蓉所说的“很大”到底是多么大了,不过,这个念头只是在她脑中一掠而过,下一刻,异常的充实感和由尾闾顺着脊柱直冲脑门的酥麻感,让她忘掉了一切……

这份快乐不知道延续了多久,直到她发现身上的男人动作变得极为迅速的时候,才猛地反应过来可能要发生什么,情不自禁伸手去推他,“别……别弄在里面,”却是由于体酥骨软,双手使不出多少力道来。

当然,陈太忠对这个要求,按常理地不去理会,激情释放完之后,仍旧停留在她的身体内不肯退出,轻笑一声吻着她汗津津的额头和发迹,“呵呵,没事的,相信我。”

田甜沉默一阵,终于睁开了眼睛,双手紧紧地箍着他的背脊,两条修长的腿也缠住他的双腿,轻叹一口气,“蒋君蓉她……说得没错。”

“我跟她真的没什么,”陈太忠着急了,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,“你能想到的,我俩要是真有什么,我会跟你遮遮掩掩的吗?”

“好了,别生气,”田甜的双臂微微用力一箍他,笑了一笑,“我信你还不成?我很棒的吧?”

“嗯,很棒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想到她刚才激烈的反应,尤其是登顶云霄那一刻,居然整个身子都能挂在他的身上,全身痉挛不已,就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女人。

说敏感,下一刻就有敏感,田甜笑一笑,不过笑得有点勉强,似乎是有心事,又等一阵之后,轻声发问了,“这个房子里,有扑尔敏没有?”

“扑尔敏?”陈太忠疑惑地嘀咕一句,皱着眉头看她,“应该是没有,你是哪儿不舒服吗?”

“我对男人的……那个东西过敏,”田甜低声答他,耳根又微微地泛起一点红晕,“没有人弄进过我身体的……”

敢情在她小的时候,由于父母亲常年忙于工作,对子女就管得不是很严,她还好一点跟在父母身边,她的哥哥田强直接就被送到了老家,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才转学到素波。

有一天她在家里玩耍,猛地发现地上有一个胶皮套套,以为是透明气球里面装了什么东西,就想把东西倒出来吹气球玩,结果不成想,一阵工夫之后就全身起疙瘩,接着喉头水肿引发呼吸困难,还好不多久,她的母亲回家,发现异常赶紧送她去医院,却已经是过敏性休克了。

自那以后她才知道,自己不但是过敏性体质,而且尤其是对精X过敏。

“嗯,”陈太忠听得心里就是一乐,刚才他进入她的时候,虽然感觉紧窄灼热,却是知道她已经不是处女了,心里这个……真的不无遗憾。

当然,这遗憾是不能说出口的,陈某人再操蛋,也操蛋不到那个份儿上,只能心里暗自嘀咕,不成想现在居然听到了这样的话,欣喜之下,禁不住借此出声发问,“你以前的男朋友,也没有……弄进来过?”

“就是大学时候,少少的那么几次,”田甜苦笑一声,她当然猜得出对方在计较什么,说不得只能低声解释,“每次都要戴那个……反正,都是年轻不懂事了。”

老天总不会留那么多处女给我的,陈太忠听得有点悻悻,不过,被哥们儿破了身子的也不少了,想到这里,他笑一声,“可惜啊,认识你太晚了……你再没别人了?”

“你当我是你啊?”田甜没好气地白他一眼,心说我还不计较你呢,你倒计较起来我了?说不得伸手去推他,“快点出去,我过敏呢……”

“跟我在一起,想过敏都难,”陈太忠笑着搂紧她,不让她动作,“你相信我吧……怎么说你也是副处不是?”

田甜却是还有话没告诉他呢,最近几年她也去医院检查过,确实还是很严重的过敏,眼下被他搂得这么紧,心里无奈地叹口气:算了,都已经让蒋君蓉旁观过了,大不了再进一次医院抢救,左右不过是个丢人。

可是最后听到陈太忠说“我的副处”,她愣了一愣之后,禁不住“哏儿”的一声乐了,电视台里的人见多识广,最不缺的就是各种荤段子,她虽然不参与,却也听说过不少,恰好知道这“副处”的典故。

当然,那个典故里的“副处”,跟陈太忠嘴里的副处略有不同,但是她知道,太忠说自己就算不是处女,好歹也没跟人真的那啥过,中间总有一层薄薄的橡胶,虽然这么说有点自欺欺人,却也是实情。

“副处……你这家伙真讨厌,怪话这么多,”她娇笑着轻捶他一把,却是不小心牵动了下面,又有些微微的胀痛,“求求你出去吧,太涨了……”

“田副处,你太过分了吧?”就在此时,卧室的门无风自开,下一刻,有人揿动了卧室大灯,一时间光明重现,雷蕾站在门口,冷着脸看着床上的一对男女,“居然在我的床上,泡我的男人?”

“啊,”田甜尖叫一声,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,一把掀开身上的陈太忠,将被子向上一拽,不管不顾地整个人钻了进去。

“呵呵,听了半天墙角,很累了吧?”陈太忠笑着一掀被子,就那么赤裸着身子下地,“你俩先聊,我去洗一洗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