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55章 调侃

这个蒋君蓉到底是什么意思呢,陈太忠实在有点搞不懂,说实话,他并不想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纠结,然而,往日的经验告诉他:官场无小事!

回到房间里他琢磨半天,也没有琢磨出个名堂来,而跟他同处一室的青旺科委主任苍白鹤明显地喝多了点,非常亢奋地扯着他聊天。

青旺跟通德类似,都是农业大区,不过通德丘陵和山地多,只是没资源,不得不抓农业,青旺却是一马平川土地肥沃雨水充沛,在周边几省里都是屈指可数响当当的“粮仓”。

所以青旺科委这次的任务并不重,而且重点也是盯在星火计划的资金上,苍主任此次来素波,也是应景儿来了,要不然别的地市的科委主任齐齐都到了,青旺没到岂不是自找没趣——星火计划的资金想不想要了?

苍主任这个能说,就没办法形容了,于是不多时,陈太忠就知道了,他是著名的仓颉造字的仓颉后人,祖上多少代曾是江夏太守苍英——这个名字的谐音不太好听啊。

到了最后,陈主任实在忍无可忍了,“苍主任,休息一会儿吧,下午还要开会呢。”

“呵呵,我倒是忘了这碴儿了,”苍白鹤嘿嘿一笑,胖胖的身子站了起来,两只小眼眯成了一条线,“我这人喝了酒话多,不过不能睡觉,一睡觉的话脖子后面就抽着疼……一疼好几天,太忠你休息吧,我出去活动活动。”

那你还喝这么多,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,又闭眼假寐了一阵,却是死活想不明白,一时也就懒得想了,居然稀里糊涂睡了过去。

下午的会场,比上午略略热闹了一些,毕竟陈省长不在场了,不过却没有陈太忠蒋君蓉那种火星撞地球一般地尖锐对抗了,讨论中虽然也不乏争执,可在场有资格发言的都是处级干部,语言的把握能力还是有的。

既然有争执,会议结束得晚一点就很正常了,陈太忠才跟着大家走出会议室,身后就有人拉他,回头一看,苍主任正笑嘻嘻地看着他,“太忠,晚上一起坐一坐吧?”

我什么时候跟你这么熟了呢?陈太忠心里郁闷,不过这家伙的笑脸,倒是让他生不出什么恶感来,反正他也知道,这种会议结束的时候,正是各地市人马相互结识的好时机。

公家的事情要办,私人的感情也要建立,陈主任已经见怪不怪了,想着这位能跟自己在一个房间待着,也是缘分不是?于是笑着问一句,“老苍你不是喝了酒睡觉头疼吗?”

“头疼也得喝啊,这是工作需要,”苍主任胖乎乎的脸上挤出一个苦笑,“晚上喝酒倒是还好一点,中午喝酒是真要命。”

“唉,你还是得小心啊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倒也不拒绝跟这人的来往,不过人家一请自己就去也有点不合适,少不得略略矜持一下,“还有些什么人?”

“还有……”苍主任的话还没说完,一个女声在身边冷冷地响起,“陈主任晚上不是要陪自己的女朋友吗?”

我陪不陪关你什么事儿啊?陈太忠真想顶蒋君蓉一句,可是猛然间他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,愣一愣神才反应过来——坏了,有杀气!

陈某人对气机的敏感,那是无需赘述的,他发现蒋君蓉这话一说出来,人群中就传来了若有若无的杀气,这杀气是如此之淡,不静心体会是体会不到的,然而他还是发现了,因为这杀气太多了——所谓的三人成虎,何况远远不止三个人?

“嗯,今天她做节目,下班比较晚,”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杀气,陈太忠头也不回地回一句,“我晚点去电视台等她就行了。”

“哦?”蒋君蓉轻笑了一声,“呵呵,奇怪了啊,楼梯拐角那个戴墨镜的女孩儿,我看着挺眼熟的嘛。”

咦,陈太忠讶然地抬头,顺着她说的方向望去,禁不住傻眼了,敢情田甜正站在那里张望呢,田大主持穿了一件宽松的纯白休闲衫,下身是齐膝花格呢裙,两条笔直的小腿上裹着黑色丝袜,两手放在小腹前,攥着一个不小的手包,既青春又时尚,还带了一点慵懒的味道。

这……这才是……陈太忠犹豫一下,就向田甜走去,谁想蒋君蓉比他的速度快得多,高跟鞋蹀躞地敲打着地毯,发出沉闷的响声,“小田你来了?”

“蒋……蒋主任?”田甜被她风风火火的样子吓了一跳,勉力笑一笑,“这么巧啊?”

“你不用做节目的吗?”蒋君蓉的脑瓜可一点都不笨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这个田甜未必就跟陈太忠有那么档子事儿,少不得就要问上一问。

“今天我轮休,”田甜挺不喜欢她这盛气凌人的样子,不过,以前她可以不买账,现在想不买账都不行了,只能淡淡地回她一句。

啧,你也不知道配合一下,陈太忠远远地听到这样的对话,心里就是一声哀叹,这不是穿帮了吗?

还好,蒋主任似乎没注意到这个问题,而是难得地笑了一下,“呵呵,那就好,相请不如偶遇,今天我请客,咱俩坐一坐?”

“我是……”田甜看到了陈太忠,犹豫一下笑着回答,“我找陈主任办点事,看陈主任的意思吧。”

“蒋主任肯赏光的话,那我荣幸之至了,”陈太忠走上前,不管不顾地伸手一揽田甜的胳膊,笑着冲蒋君蓉点点头——大家看好了啊,我陈某人名草有主了,弟兄们千万不要乱开枪。

田甜却是没防住这招,身体微微地抖动了一下,她脸皮比较薄,哪怕心里千愿意万愿意,也不愿当着这么多人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。

不过,想着自己是戴了墨镜的,眼前这个女人又实在有点趾高气昂,田主持下一刻就手臂微微用力,缠紧那只有力的臂膀——她也是聪明人,当然知道陈太忠这么做,必定是又跟这女人起了什么冲突。

嗯?有意思啊……蒋君蓉犹豫一下,缓缓地摇摇头,面有为难之色,“这个,要不算了吧。”

“哦,那就改天吧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挽着田甜转身离开,心里有点小小的得意,女人嘛,都是比较好对付的啦,穿帮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。

他正得意呢,冷不丁听到背后一声喊,声音还不算太小,“小陈,算了,我今天也没什么事,还是打扰你一顿好了。”

这女人好狠啊,陈太忠登时就哭笑不得了,蒋主任是摆明了要告诉大家,我对陈太忠情根深种,不克自持了,明知道他跟他女朋友在一起吃饭,也要插一杠子——陈太忠对这一点非常地确定,因为这一嗓子之后,他感受到的杀气越发地明显了。

蒋君蓉是不是疯了?他真的想不出来,她有什么理由为难自己。

蒋主任心里却是冷哼一声,跟我玩儿?看我怎么玩你!

她跟陈太忠,原本只是不对眼而已,竞争嘛,哪里都有,这个很正常,可是她的罗裙下,不知道降伏了多少眼高于顶的公子哥儿,眼见这厮一次又一次地跳出自己的手掌心,心里有点不忿也是必然的了。

杨明“非法持枪”事件之后,蒋君蓉很惊讶地发现,陈太忠居然敢跟赵喜才打对台,一时禁不住就盘查了一下他的资料,同是蒙系人马,小小的副处怎么就能挑战素波市长呢?

其实,以前她也了解过此人,不过那都是流于形式,获得的也是泛泛化的表面资料,这次细细一打听,才发现这家伙潜势力真的不小——毕竟陈某人在凤凰太过嚣张了,有些事情也没有刻意地去掩饰。

越是盘查,蒋君蓉心里就越是吃惊,她甚至能猜到,高胜利的上位、临河铝业电解铝项目的敲定,其中都有此人的影子——至于王启斌从区委调到省委组织部,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情了。

其时蒙艺还在位,蒋主任都生出了交好陈主任的心思,当然,还有一点也是令她耿耿于怀的,陈太忠的女人太多了!

对她来说,女人多真的不是什么事,这年头有本事的男人哪个不花心?然而,陈太忠的格调令她非常地不耻,你看看你都收了一些什么破烂嘛:娱乐城的大堂经理、孤儿、村姑……

姑奶奶那一点儿比不上她们了?你就把我往外推?你要说你喜欢清纯的,那个姓刘的大堂经理,怎么也是半老徐娘了吧?你喝的肯定是别人的洗脚水嘛。

要是蒙艺不走,这股不忿,蒋君蓉也就只能暂时压制了,可是天南风云突变,不但蒙老板走了,来的新省长还是她老爹,蒋主任登时就生出了扬眉吐气的欲望——以前给过我脸子的,使过我绊子的,姑奶奶我一一找你们算账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