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52章 躺着中枪

这是科委天生的短处,就像化工厅最终会被下属的企业架空,纺织厅对下属企业也只能歪嘴一般,不具备约束能力的机关,容易出这样那样的问题。

当然,有人会说,科委何不趁此大好机会,再建设一些监管监察之类的部门?这话是不错,但是仔细想一想,该建议不具备执行条件,很不现实。

监管力度不大的话,有和没有差不多——就像省科委现在搞的监管办法,而监管力度过大的话,科委这职能,显然跟别的机关又有冲突了,而且也显得太霸道了。

说穿了,科技是第一生产力,但是科委不是第一行局,理论和现实之间,总有这样那样的差距,这是短期内无法改变的事实。

说句后话,正是因为这种短处,导致科委在兴旺了一段时间后,很快又陷入沉寂,相关资金和职能分别被各地高新区、开发区甚至计委(发改委)、建委之类的机构瓜分了。

蒋君蓉的发难,正当其时,各地市的科委、高新区正郁闷怎么能从省科委要来更多的钱呢,一听说有这种好建议,会场一片哗然简直是必然的,哗然之后,又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当然,这种公开夺权的方式,是比较犯忌讳的,蒋主任是蒋省长的女儿,说一说这话并不打紧,别人盲目跟进的话,没准是要挨板子的,眼下的省科委是不是可以欺侮的,大家还看不出个名堂来。

关正实心里这个郁闷,那也就不用提了,他侧头看一眼陈洁,发现陈省长茫然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桌布,似乎根本没听到这建议一般,波澜不惊。

反正科委的钱,都是要过陈省长的,关主任心里暗暗地叹口气,权力被瓜分的只是省科委,跟陈省长没什么关系,人家不想出头,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。

想到这里,他的心情就越发地郁闷了,一时间都有撂挑子的冲动了,科委的权力变小的话,陈洁你真的以为你不会受到影响?哼,这是开始,只是开始啊,你懂不懂?

关正实这么想,其实一点都没错,在科委的一系列举措中,创新基金是最不需要重视的,因为这个钱花得有压力,既然是扶持基金,那么你扶持了一个什么东西,多少要向上面有个交待吧?就算失败,也得有个失败的理由吧?

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各地市对这个创新基金的热情,也就是最低的,谁都愿意花钱,可谁也头疼这个交待,但是话说回来,热情再低这也是钱不是?万一能扶持出个什么能高速发展的高科技企业来,这也是政绩啊。

相对而言,火炬计划和星火计划的钱就不同了,科委负责项目审核,只要这个项目可行,拨款就是了,相应的干系自然有相应的人来承担,尤其是星火计划,钱一旦出去了,根本就是当地政府的事儿了——打了水漂都不关科委什么事儿。

火炬计划倒是有两说,不过细说起来就太复杂了,这里暂时按下不表,总之,蒋省长的女公子这次发难,对准的是省科委相对不太在意的一块儿,理由也很充足,但是谁又能保证接下来火炬计划和星火计划不被盯上呢?

真是过分啊,关正实甚至都想直接拱手让出去了,当然,这也仅仅是牢骚而已,一开始就被人开这么个坏头的话,以后就要惨不忍睹了。

大家都把目光对准了主席台上几位厅级领导和陈省长,关正实头歪一下,面无表情地看一眼分管创新基金的副主任何永,自己低头去喝水。

何永早就想跳出来指责蒋君蓉了,只是没那胆子而已,关老大主抓火炬计划,常务副分管星火计划,自己得到这个创新基金实属不易,你蒋主任为什么要偏偏跟我过不去呢?

可是关正实这一眼,看得他心里拔凉拔凉的,何主任跟关主任关系还行,但是公开场合下搞这种示意,两人还缺乏一定的配合,是的,他会错意了。

因为关正实看了他一眼后,就微微低了一下头,大致是一毫米到两毫米的幅度,何永就认为,关主任这是暗示,不要反对蒋主任这个意见——殊不知,人家关主任是拿水杯子喝水时不经意的动作。

老关你这也太那啥了,合着你们管的口儿都没问题,反倒是我管的创新基金就可以随便牺牲?何主任这心里的冤屈大了去啦,你要巴结蒋世方,也不是这么个巴结法儿吧?

可是,关主任已经示意了,何主任实在也就没办法可想了,他可没胆子得罪了蒋省长再得罪关主任,心里不禁暗暗叹一口气:算了,就算是把权力放下去,我也是分管这个口儿,聊胜于无吧。

反正,这个建议提出来之后,会场里一开始喧嚣了一阵,就沉默了,大家都在看主席台上几位领导的反应,而眼下最合适表态,非他何永莫属——陈省长和关主任都不作声啊。

“咳咳,”何主任清清嗓子,面带微笑地扫视一眼会场,“蒋主任提的这个建议,我觉得很有必要探讨一下,大家各抒己见嘛,这本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的事情。”

我靠,老何这是疯了?关正实端着水杯的手情不自禁地抖了一小下,他让何永表态,却没想到等来这么个结果,就连陈洁都不再看桌布了,而是转头淡淡地扫了一眼何永。

何永这话说完,台下登时竖起了一片的手臂,由于竖得过于整齐,何主任隐约觉得,自己似乎听到了“刷”的一阵衣袖掠过的风声。

“关主任?”何永看一眼自家的大老板,“您看先让谁发言?”

我呸!关正实看他的时候,眼中就带上了一丝怒气,不过,这也难不住关主任,他眼光略略一扫,看到前排一个没举手的家伙,笑嘻嘻地一指,“创业基金这个创意,还是来自凤凰科委,陈主任运作这个基金也有一年了,小陈,讲一讲你的心得吧。”

躺着也能中枪……哥们儿这运气太旺了吧?陈太忠正四下观察别人的表情,心里幸灾乐祸不已呢,他对自己的科委并不担心,倒是很有兴趣见识一下众生相。

谁想人家关主任就点名要他发言了呢?他目瞪口呆了好一阵,才咳嗽一声,“这个发言序列……还不到我吧?”

陈洁见他这副迷糊样子,也禁不住微笑一下,轻扬一下下巴:让你说,你就说呗。

那就说呗,谁怕谁?陈太忠端起水杯喝一口,又清一清嗓子,“我认为,蒋主任的建议……不可取。”

身为科委的副主任——虽然是地级市的,但是陈某人对自己的地盘,看得实在太死了,谁想乱伸手他都不会答应,他之所以不发言,是因为他自信在凤凰这一块儿,没有人能从他手里夺走科委的职能,那么,他吃多了撑的去管别人的死活?

可是眼下要在省科委表态,他就不能不公布自己的立场了,没错,老蒙是走了,没错,提这建议的是蒋省长的女儿,但是,哥们儿就是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,要让大家看到我的原则。

陈太忠当然知道,自己这是帮省科委顶雷了,他也知道,这年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干部多了去啦,他现在假意偏向蒋君蓉,回凤凰之后翻脸不认账是完全可行的,相信凤凰高新区的人也不敢吱声。

可是,他做不到,他没有那么厚的脸皮,要不说混官场,真的是“知易行难”呢?

“不可取?”蒋君蓉看他一眼,冷艳的面孔上泛起了一丝不屑,“还请陈主任说明白一点,我认为负责的论点,是要有翔实的论据支持才行。”

陈太忠却是不吃她这一套,装什么啊?人前冷艳得就像一个公主,人后却是骚包无极限,哥们儿还没让你赔哥们儿裤子呢。

于是,他微微一笑,“这是我们凤凰科委通过一年多的实践,得出来的经验,里面很多惨痛的教训,我也就不说了,我只强调一点,创新基金审批权力下放的话,容易导致各地市重复建设,这个基金,必须要用全局一盘棋的眼光来对待。”

他这话说的有道理,但是大致上还是歪理,省科委完全可以通过划片区分行业的方式来做纲领性的指导,然而,仓促间他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借口了——这个思路,还是借鉴了范如霜的电解铝项目,范董不得不跟别的地方争一个项目,可不就是发改委为了避免重复建设吗?

反正他总不能说,我就是不想分权吧?

“陈主任的观点我不赞同,”蒋君蓉摇一摇头,脸上的傲气越发地明显了,“火炬计划不就是一样,每个五年计划里都有相关重点行业吗?照你这么说,这也是重复建设了?”

草包!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,他知道自己的理由站不住脚,然而蒋主任居然抓不住他的纰漏来攻击,那么他有充足的理由小看她,说不得冷笑一声,“蒋主任你想说的,是火炬计划还是创新基金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