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51章 研讨会

田立平对雷蕾,其实不算陌生,戒毒中心的那档子事,一直让他耿耿于怀,倒不是说事情有多严重,而是田书记认为,自己被人算计了,属于无妄之灾,当然会印象深刻,牢牢地记住这个记者。

然而,对于陈太忠和雷蕾能亲近到这个份上,他还是有点略略地吃惊,不过,这并不是田书记的观察能力弱或者说想象力不够,实在是对他来说,这种事根本不值得去琢磨,操心这种小事,是对政法委书记脑细胞的浪费。

可是眼下情况又不一样了,陈太忠跟那女记者关系暧昧,而那女记者又是自己女儿的好友,他就觉得有必要过问一下了。

田甜犹豫一下,捡能说的事情说了一通,通常情况下,父女关系和母女关系不一样,田书记家也一样,女儿是妈的小棉袄,有些不合适说的话,她就不能说了——以田书记的智商,也不需要她把太多的事情交待明白。

说到最后,想起今天刚到那别墅见到的女人,田大主持终于愤懑了,“这个陈太忠太过分了,爸你可是他的长辈呢,你看看他做了点什么啊?”

“什么?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儿而已,”田书记跟自己的女儿说话,却是没那么多顾忌,他笑一笑,“他只是想巩固一下和你老爹的关系而已,不过是没想到你会去就是了。”

“那我要是真的没去呢?”得,这下田甜连自己的老爹都质问上了。

亏得你是我女儿,要是小强敢这么问我,我非大耳光子抽他不可,田书记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反正你去了,还问那么多做什么?”

他倒是不方便说你要没去就更合适了,那样便于我接近陈太忠,可是,话总得说明白了不是?“应酬……那是应酬,你懂吗?光知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不知道你老爸活得多辛苦。”

这话田甜当然懂,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自己的老爸也是那种人,不过,听到这样的解释,她也不合适再为老妈抱打不平了,说不得咬牙切齿地嘀咕一句,“陈太忠和雷蕾,绝对不是应酬,哼,他也不知道在您面前收敛一点……”

“他为什么要收敛?”田书记被自己女儿的话逗乐了,下一刻,他探手拍一拍女儿的肩膀,“甜儿,老爸纠正你一个错误的认识,做官做到陈太忠这一步,男女关系的问题,绝对都不算问题了,他可以栽在任何一件事情上,但是不包括这个。”

“我可是记得,十几年前严打的时候,因为流氓罪被枪毙的人不少,”得,田主持还跟自己的老爸叫上真了,“就这短短十几年,风向就一百八十度了?”

“呵呵,”田立平笑一声,身子向后座上一仰,也不回答,直到车驶进市委大院的时候,才轻哼一声,“今天的事情,不要跟你妈说。”

“我知道了,”田甜气哼哼地回答一句,踩离合点刹一下,车缓缓地停住了,“今天我不回家了,我去我妈的房子那儿住。”

“嗯,下雨了,路上小心,”田立平也没在意她的情绪,而是坐在那里不动了,好半天之后,田甜扭头看一下自己的老爸,“爸,已经到家了啊。”

“哦,”田立平恍然大悟地直身,笑了起来,他还等着秘书开门呢,却忘了今天坐的是女儿的车,一边笑一边推门,“对了,你跟那个雷蕾处好一点关系,小陈这家伙,关键时候很能爆发点能量出来的。”

他下车了,可是田甜不知道自己的老爹为什么发笑,一时就有点迷糊了,愣了好一阵才悻悻地开车离去,一路上还在琢磨,老爸这是想说什么没说吗?

初来的蒋省长是比较低调的,然而这不代表其他人也低调,比如说蒋省长的女儿蒋君蓉最近就活跃得很,居然连科委的创新基金研讨会都参加了。

蒋主任现在已经不在素波招商办了,而是到了素波高新技术开发区当管委会第一副主任,而这里的大主任惯常是由素波常务副市长来挂名的,所以她就算开发区一把手了。

素波高新区目前是县处级,不过省里已经有说法了,为了抓经济促发展,也为了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,下一步要在省里搞三到五个副地级的高新技术开发区,那么,做为省会城市的高新区,升半格简直是必然的。

所以说,蒋主任提正处,只是早晚的问题了——她的工作变动,也就是在两周前,这个调整来得是如此是时候,很难说是不是有消息极为灵通的人参与了此事。

省科委的创新基金,目标是扶持中小型高科技公司,不过科技部搞的这个创新基金跟凤凰科委的不太一样,凤凰那边讲求回报的,省科委的基金对回报要求不高,有点类似于拨款的性质——不如此,也体现不出部委对高新技术产业的支持力度。

各地的高新区一听有研讨会,就主动报名来了,毕竟他们面对的就是一帮高科技公司,或者说,最少是打着高科技幌子的公司。

按说,省级机关的研讨会,这种市级下属部门贸贸然来掺乎,理由也不是很充足,不过天南省没有省里直辖的高新区,只有市属高新区,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正常了。

尤为重要的是,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了,省科委这次不打算把权力下放太多,也就是说各地市的科委得不到太多的资金支持,下面的各高新区想帮企业要钱,多数时候还是要面对省科委。

不但素波高新区的来了,甚至凤凰经济开发区的人也来了,不止是经济开发区的,连体改委的周主任和政研室的潘主任都来了,省科委的行情,真的是大变样了。

省科委这边也没做好思想准备,只当是一个小小的研讨会,但是本来许多是该列席的单位的一把手赶到,这会议桌就放不下了,说不得临时改换了地方,慎而又慎地选择一番,能坐到前排的,就是数得上的要紧人物了。

而这前排的人当中,副处只有两个,一个是凤凰科委副主任陈太忠,一个就是素波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蒋君蓉,风头一时盖过了很多正处级领导。

这俩副主任的锋芒基本上不相上下,陈太忠自是不用多说,只说蒋主任,她手里的高新区,不但是天南发展得最好的高新区,而且在不久的将来,是铁铁要升为副地级的,蒋主任正处在望,老爹又新任天南省政府一号,严格点说,陈主任的风头也要略逊她一筹。

所以,蒋君蓉有发表建议的权力,而且话语权不会太小。

关正实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,所以他将蒋主任的发言顺序排得相当靠前,陈省长讲话之后,又有厅里的几个分管领导做一番论述,接下来就是她的发言了。

蒋君蓉倒是真不含糊,一张嘴就是要省科委对各高新区拨款,“按我的理解,创新基金不单单是扶持中小型高科技企业,扶上马最好还是要送一程,为了保证该基金的使用效率,有必要对其进行一定程度的监管,而地方扶持和监管,都离不开各高新区的配合,所以,我个人认为,在创新基金的使用上,要充分考虑当地政府、管委会的意见。”

这话一说,会场登时炸锅了,省科委的几个领导脸上都有点挂不住,这就是蒋主任吹响进攻的号角了,为了防止无谓的浪费,你们科委只管把钱给了我们高新区就完了,接下来的事情,由我们来办就是了。

然而,挂不住归挂不住,他们还真的不能说什么,人家这话说得在理不在理?真的在理,在执行和配合方面,科委真的跟地方政府没法比。

说穿了,这就是科委这个机构的短处,科委有长处没有?肯定有,跟一般行局委办相比,他们对科学技术领域的理解是遥遥领先,组织一些项目攻关、考察之类的,鉴定一些项目的可行性,那都是没有问题的,这一方面,也就是科协能跟科委抗衡一下——然而两者的性质又不一样。

但是,科委的短处也极为明显,那就是他们没有什么执行机构,也就是说对拨出去的款子,没办法进行制约。

只看陈太忠对金乌县火冒三丈,却也只能卡住钱不拨就可以知道,为什么他没别的招了?钱出去了,就不是科委的,就算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监管,但是人家不听或者阳奉阴违,你一点办法都没有,以陈主任的强势,都没别的办法。

关于创新基金的监管,省科委已经有草案了,也是这次研讨会的内容之一,但是这监管真的只能挂在嘴上,不具备太强的约束力。

而地方政府或者说高新区管委会就不同了,人家的地盘上,查一点什么,做一些刁难,都是很正常的事情,你敢不把钱花到地方?来,有种你就试一试。

当然,这也都是些表面上的文章,能从科委得到扶持、拿到钱的主儿,跟地方上的沟通也不会少了,其间有些猫腻也很正常,但是从大面上讲,蒋君蓉的话是站得住脚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