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50章 风雨

按说,田立平是没理由跟陈太忠说这些话的,不过,他最近憋得实在有点难受,把自己认识的人过了一道,发现还就是跟这个家伙能说道说道。

从关系远近上讲,两人虽然来往少,但大致可以算是自己人;从背景上讲,就算蒙艺走了,小陈跟许绍辉、高胜利等人也勉强说得上话,更是跟黄家的关系极厚。

当然,最重要的是,这家伙似乎消息很灵通,想一想就知道,连他这副厅的政法委书记都不知道省长会是谁的时候,小陈就已经说了——来的会是一个熟人。

所以,田书记来找陈主任,似乎也是一种必然了。

陈太忠听了他这话,沉吟一阵,才轻笑一声,“其实,蒋老板这也算是履新吧?”

田立平拿着虾尾的手微微停滞了一下,抬起头来,嘴里还在慢慢地咀嚼着虾肉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缓缓地将虾尾放到了一边,也不说话——小子你装什么糊涂?

陈太忠也坦然地看着他,一点不让步的样子,这么对视了大约三四秒钟的样子,一道带了哀求的眼光掠了过来,却是田甜帮自己的老爹剥了一只虾,将虾递过去的时候,扫了他一眼。

“也许是他改了主意?”他终于开口了,事实上,田书记原本就算得上他的长辈,眼下又吃了美女主持一眼,他实在没有再装傻充愣的理由了。

说穿了,陈太忠只是有点不忿对方那种高高在上理所当然的口气,他却是没想到,人家田书记连续两次纡尊降贵地主动登他的门,已经是把他视为身份仿佛的人了。

“不可能,”田立平摇摇头,接过女儿递来的剥好的虾放到面前的盏碟中,一边抬手抓起身边的湿巾擦手,一边缓缓发话,“蒋书记的性子是比较倔强的,要不然天涯这个纪检书记,也轮不到他去做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他不太明白发生在天涯的事情,不过想一想也知道,那里发生了窝案,才导致从外省调去了纪检委书记,这个纪检书记性格绝对不会是很软弱的,“立平书记您跟他,似乎有点合不来?”

田立平抿着嘴笑一笑,又端起面前的红酒轻啜一口,才叹一口气,“我有什么资格跟他合不来?不过……蔡书记一直压着他的,你说,我跟他关系能好到什么地方去?”

哦,明白了,陈太忠这下可算是真的清楚了,田立平是铁杆的蔡系人马,蔡莉的性子虽然比较软弱,但是从排名上无疑能死死地压住蒋世方,田书记虽然是素波市委的班子成员,但是两者有不同意见的时候,老田会如何表现,那是不用怀疑的了。

似此一来,蒋世方这次以正省级干部的身份杀个回马枪来,田立平心里不嘀咕才有鬼,蒋省长现在是正省,蔡主席也是正省,不过两者的地位,已经彻底地颠倒了过来。

尤为重要的是,人家老蒋来了几天,基本上没什么大举动,这就让他心里越发地忐忑了,脑子里不盘算点东西才怪。

“应该……不至于吧,”陈太忠明白了他的想法,心里颇有一点不以为然,不过该怎么措辞,这是个大问题,“蒋老板的眼光,也许是在伍书记这些人身上。”

他的话说得比较婉转,不过用意昭然若揭:人家伍海滨是省委常委,倒是值得蒋世方琢磨一下,不是我说你呢,你一个小小的市委常委,担心个什么劲儿?

田立平当然听得懂他这话,却也没有辩解,而是沉默了一阵,才突然间说了一句,“那个西城支行的行长贾志伟,估计最多也就是判三缓四。”

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,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愣,我说的是茶壶,你却跟我说夜壶,这两者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?

不过下一刻,他就反应了过来,贾行长并不贪财,虽然这次栽了,但是以田立平的能力,也只能判其一个判三缓四,可见此人栽倒并不是必然的,而是有人需要他倒。

那么,田书记的意思就很明显了,你我都知道,咱们的目标是朱秉松,可是为什么要折腾人家贾志伟呢?还不是为了打狗给主人看?

再联系他前面的话,这因果就更明白了,田书记自己也知道,他不是蒋老板盘子里的菜,人家老蒋眼里就没他,但是如果有某种需求的话,新来的省长不会介意将他一指头碾死。

至于说田书记平日里有什么贪赃枉法的勾当没有,这个不重要,一点都不重要——还是贾志伟,看看支行行长的下场就知道了。

“老蒋……不会小肚鸡肠到那个地步吧?”陈太忠皱皱眉头,端起面前的酒杯,冲对面一晃,“立平书记,来,碰一下。”

“我也希望是这样,”田立平跟他碰一下,又轻啜一口,脸上泛起一丝苦笑,“说句实话,真没想到是他回来,而且现在还不吭不响的。”

“兵来将挡水来土屯,”陈太忠一口干掉杯中酒,见他还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,就笑了起来,“连我这脑门刻字儿的蒙老板的人都不担心,田书记您也不用太在意。”

“呵呵,”田立平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颇不以为然,蒙艺和蔡莉能比吗?一个是二线了,一个还是锐气正盛的省委书记,努力一点再上一个台阶也不是梦想。

而且,我跟你也没法比啊,你年轻摔得起,我可是摔不起跟头了,再说了,只冲你那个凤凰科委,蒋世方要动你,还要考虑一下科技部的影响呢——你小子身后,站了可不止一个两个庞然大物。

下一刻,他叹口气,侧头看一看自己的女儿,“年轻真好啊,看着你们这帮年轻人,我就觉得自己老了。”

“其实正经应该担心的是我,”陈太忠也没计较他说自己年轻,而是笑着摇一摇头,“接下来我被边缘化,简直是必然的,倒是立平书记你,没准还能上个台阶。”

“我说太忠,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虚伪?”田甜有点忍不住了,愤愤地插话了,“我发现你说话的口气,跟那些市委市政府的小干部,越来越像了。”

呃,是吗?陈太忠愕然地看向田甜,不成想田立平笑着摆一摆手,“小甜就这脾气,你别跟她计较,我还上台阶?呵呵,能保持下来就不错了,退休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混个正厅。”

“姜还是老的辣,立平书记你一定行的,”陈太忠嘴里说着套话,脑子里却是在寻思着,该给对方一个什么样的暗示——至于田甜愤懑的目光,他就无视了。

他本来想谈一谈跟戴复的关系的,可是转念一想,老戴不过是个副厅,就算能在蒋世方面前说上话,力道怕是也很一般。

想了半天,他才想出一个不算暗示的暗示,“不过我想,蒋老板这么低调,怕是也有一些原因的,您说是不是?”

“嗯,”田立平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接下来就谈起了科委的发展,算是岔开了话题,显然,他已经从陈太忠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东西。

田甜却是懵懂得很,喝酒喝到九点,她站起身陪着父亲告辞了,这次两人来,是田甜开着她那辆捷达车,只有父女俩,显然是不想让别人注意到。

陈太忠将他俩送到门口,看着外面的雨还在下,犹豫一下转头看一眼雷蕾,“去给田书记拿把伞。”

“不用了,两步路,”田书记拉着自己的女儿扬长而去。

坐进车里之后,憋了好半天的田甜一边打火一边发话,“爸,你俩最后谈成了些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不过就是他告诉我,大家是一起的,这就够了,”田立平笑一笑,他听出了陈太忠的暗示,蒋世方不敢贸然发动,也是在忌惮一些什么东西,所以大家就坐等着静观其变好了,真要老蒋搞出点什么过分的事情,遇到的弹力也不会小了。

这一点,田书记心里也很清楚,所以他只是在意陈太忠的态度,既然小陈说起蒋省长来不怎么客气,又有这样的表示,那么今天的见面就算成功了。

当然,他心里还是有点愤愤不平,我一个市委常委能跟你掏心窝子地说话,你倒是海阔天空云山雾罩地瞎说一气,还真是狂得可以。

不过转念一想,他就又释然了,陈太忠小小年纪就能跟很多大势力牵扯上边,这不仅仅是能力和运气的因素,有一点也很重要,就是说这家伙嘴紧,真的很紧,面对压力不肯松口,唯有嘴紧的人,才能获得别人的信任。

田书记并没有发现,在他的潜意识里,小陈已经具备了跟他平起平坐的资格,下一刻,田甜恨恨地嘀咕一句,“雨刷不好用了……真讨厌。”

“呵呵,风雨欲来啊,”田书记笑一声,接着又叹一口气,摇下一点车窗户,侧头看看窗外漆黑的天空,沉吟良久,才蓦地发问了,“那个雷蕾,跟你关系很好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