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48章 变化

珍惜……我该怎么珍惜杨倩倩呢?段宇轩的一句话,让陈太忠纠结了很久,这种感觉,很久很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了。

若是段宇轩是得了段卫华的授意,才这么说的,那对他来说还真的不是什么问题,带了利害关系的行为,他是知道怎么处理的——最起码他手里不缺变通方式。

可是很明显,段公子是很单纯地提出这个建议的——只冲这话是在蒙艺要走的时候才说的,就知道他的目的没那么复杂,然而,正是这种太简单的建议,反倒是让陈某人变得不会处理了。

哥们儿这是入戏太深了啊,陈太忠猛然间发现,随着他对官场规则日渐熟悉,反倒是对普通人之间的交往技巧越来越陌生了,正应了唐亦萱的那句话:思维官僚化了。

送了杨倩倩回家,就在赶向阳光小区的路上,他脑子里还在不住地琢磨着这个问题,进了别墅之后,却见丁小宁在叽叽喳喳地跟李凯琳说着什么。

见他沉着个脸,丁小宁主动走过来,笑着发问了,“怎么了,有烦心事儿?”

“倒也不是,”见到她笑靥如花,陈太忠不禁想起了初见她时的情景,当时玩仙人跳的小丫头也是如此一副笑脸,然而眼下她的笑容中,少了一份阴郁却是多了一丝关心。

“呵呵,”他笑着捏一把她的脸蛋,摇一摇头,把对杨倩倩的纠结甩到了脑后,看到小宁的开心,想到这个女孩儿生活因为自己而改变,他的心情登时好了许多,“你们在说什么呢,这么热闹?”

“小狐狸要我去当官呢,”丁小宁笑着答他,“她说当官很威风,我不当官可惜了。”

敢情,刚才通玉县县委书记徐自强给丁小宁来了电话,对她在臧华面前的关说表示感谢,还约了她合适的时候在素波见面,大家一起坐一坐。

要说臧华这人,还真的有意思,以前对丁小宁的求助是打着官腔,对她的关说也没什么反应,眼下蒙艺要走了,在别人看来,陈太忠都失去了最大的靠山,臧市长反倒是热心起来了。

前两天,臧华对徐自强表态了,还是挺坚决的态度,“这件事里,你是负有领导责任的,不过,通玉县的形势发展到那个地步,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误。”

李凯琳正是看到丁小宁居然被一个县委书记感谢,心里这羡慕实在没法说了,于是就撺掇着小宁姐也去当官,在她想来,太忠哥不过是高中毕业就能当官,那么小宁姐初中辍学,也不算多大一点事儿吧?

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,有心说点什么吧,觉得实在无从谈起,只是重重地叹一口气,“我总算是知道,为什么高胜利、蔡莉、朱秉松和蒙艺不让他们的子女进入体制了。”

在他的心里,自己的女人就跟他的儿女一般,都是别人碰不得的,当然不忍心看她们进体制里去,提心吊胆地生活,不但容易影响性情,而且她们长得这么漂亮,也太容易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威胁了——这官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。

“我觉得学历确实不是问题,”丁小宁却是不肯同意他这话,不过,她对自己的缺点也非常明白,“我只是觉得,自己的性格不合适做官……太忠哥,我说得对不对?”

“对对,”陈太忠频频点头,心说以你这种爱憎分明的火爆性子,进了官场定然会撞得头破血流,到最后不是黯然离场,就是会改变自己的性格,变成一个橡皮脸的人,“这个……学历确实不太重要。”

不成想,他这句话刚说完,李凯琳的眼睛就是一亮,总算还好,丁小宁跟她相处得多了,一眼就看到了她的表情,说不得伸手捏一把她的鼻子,“行了,你就别琢磨了,安心把你那个工厂搞好就行了,当官……你可是不行。”

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这两位在说什么,禁不住苦笑了起来,心说你们这俩小丫头也真敢想,李凯琳……你居然也有进体制的打算?

不过,想一想王二华那种鸟人都能当了县局局长,他又觉得这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天方夜谭,小李学习能力极强,真要当官,说不定真比很多人合适呢。

然而,现在说这些,却是不可能了,他笑一笑,“蒙书记要走了啊,你们这些心思,还是都收起来吧,官有什么好当的?”

“蒙老大要走了?”丁小宁听得登时就呆住了,好半天才奇怪地发问了,“可是徐自强说,臧华在他面前还夸我了……哦,我知道了,一定臧华还不知道这个消息。”

他不知道?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,苦笑一声,“我就知道,你是做不来官的。”

事实上,不仅臧华早就知道了消息,连蒙晓艳都在第二天知道了自己的叔叔要离开,于是很罕见地在天还没黑的时候,就打电话给陈太忠,要他早一点过去。

“我叔叔要走了,”蒙校长看起来情绪不是很高,任娇在厨房里忙着做饭,偌大的一个客厅里,就他两个人。

“走就走呗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发话了,不过,看她情绪不高,还是坐到她身边,轻轻地一揽她的身子,柔声发话了,“以前没他关照,你不是也活得好好的吗?现在你脸上也好了,更没有必要担心这个了……反正有我呢。”

“我是担心你不要我了,”蒙晓艳拿起他的另一只手,轻轻地咬他一口,抬起头再看向他时,眼中满是柔情——她当然知道,以陈太忠的暴烈性格,能像眼下一般说话,真的是太罕见了,心里顿时生出一些感动来。

男人是树女人是藤,蒙家的小公主就算泼辣、顽劣一点,最终还是摆脱不了那份女人心性,知道叔叔要走,她真的有点惶恐,不过还好,她眼下依旧有一个宽广的肩膀可依靠。

“我怎么会不要你?”陈太忠悻悻地白她一眼,终于掀开了一张底牌,“要不是怕你们的校园网后续的钱难要,我何必让这钱过一道科委?”

“敢情,你早就知道我叔叔要走了?”蒙校长眼睛一瞪,抓起他的手又是一口,这次却是非常用力了,痛得陈太忠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说,这是人手不是猪手,有你这么用劲儿的吗?”

“你和我爸一样,从来都把我当小孩,”蒙晓艳怒视着他,当然,这也难怪,她这做侄女儿的不知道叔叔要走,反倒是太忠这个外人早早地就知道了,这让她心里很不平衡。

“就算你知道,也不会比我现在做得更好了,”陈太忠能理解她的心情,反正他皮糙肉厚的,不在乎别人咬的,“为了校园网的事情,我还跟你叔叔吵了一架。”

“我就知道,你心里是有我的,”蒙晓艳不生气了,笑吟吟地拿起他的手,贴在自己的脸上,柔柔地看着他,“还疼吗?”

“别跟我来这个,”陈太忠假装打一个寒战,“肉麻……我印象中,你没这么温柔的吧?”

蒙晓艳知道,他是想引开自己的注意力,却是也没为这话着恼,笑嘻嘻地盯着他看了半天,才猛地爆出一句话来,“唐亦萱比我……温柔多了吧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一点头,“你妈确实比较通情达理,就是人冷淡了一点。”

“我叔叔要走了,你的机会可是来了哦,”蒙晓艳冲他诡异地一笑,“我知道,你想打她的主意,已经很久了。”

“你这都是哪儿来的消息?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翻一翻眼皮,心说你这消息还真的不行,小萱萱……那早就是哥们儿嘴里的肉了。

“你要肯好好对我,我就帮你创造机会,”蒙晓艳脸上的笑容越发地诡异了,也不知道她跟任娇在一起的时候,到底看过些什么东西,这邪恶的话也不是第一次说了,而且,一说起这个话题,她的身子明显地热了起来。

“咳咳,”陈太忠咳嗽两声,道貌岸然地回答,“就你这思想,也算是人民教师?我说,唐亦萱跟你有这么大的仇吗?”

“装,你就装吧,”蒙校长伸手在他某个部位一掏,“都硬成这样了,还敢说不动心……太忠,我现在想要了。”

“饭……饭快好了啊,”陈太忠抽一抽鼻子,“你闻闻,多香呢。”

“再香的饭,也不如你好吃,”蒙校长的眼已经红了,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,释放出了昂扬的小太忠,穿着呢群的身子向他身上一跨。

她已经急不可耐了,甚至都没来得及脱下去自己的内裤,只是将它拨到了一边,就轻轻地坐了下去,屏着呼吸上下动两下,直到完全吞没了它,才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满意的长叹。

“饭好了,”任娇拿着个铲子,头上包着围巾腰里系着围裙,出现在了客厅边上,下一刻,当啷一声铲子掉到了地上,“你们两个太过分了……这是在客厅啊,天还没黑呢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