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47章 宣泄

一开始,陈太忠躲出科委就算安生了,反正他还兼着招商办的副主任呢,可是几天之后,招商办也不安生了,年轻的副主任实在没办法,只能到处乱跑。

杨倩倩听到这里,只笑得娇躯乱颤,好半天才停住笑声,幽幽地叹一口气,“这么说来,你也是被逼无奈了。”

“雷锋死了好多年了,我也没那觉悟,”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句,“要不是那家伙找到了我家,又有我老爸老妈说情,我真的直接扔他到马路上。”

“哈哈,还是太忠你名声在外,这种事就没人来找我,”杨倩倩才待继续开玩笑,见他神色不豫,终于止住了笑声,接着皱一皱眉毛,长长的眼睫毛抖动两下,“其实你管得对啊,这事儿也太不公平了。”

“问题是,现在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,我管得过来吗?”陈太忠翻一翻眼皮,“社会转型期间,是要有阵痛的,痛啊痛的,痛习惯了不就好了?”

“你怪话还真多,”杨倩倩在高中时跟他接触不多,却也知道这家伙说风凉话很在行,这一刻,她已经忘记了干爹要她做出劝解,而是很认真地跟他探讨了起来。

“咱们帮不了太多的人,那帮好身边的人就行了,好事做不了多少,那就关照好身边的人,起码,你这次帮这个张迈,就让你的父母亲很快乐,不是吗?”

“你说得轻巧,帮人的同时,就意味着得罪人,那么多人,我得罪得起吗?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要不换你试一试?”

杨倩倩终于沉默了,好半天才粲然一笑,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我一直以为你打定主意要做陈青天呢,既然你能这么想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放心我?陈太忠听到这话,心里就生出了一丝感动,终究是同学啊,许久不见了,她心里还是在惦记着我,为我担心。

“中午有时间没有?”他笑着出声相约,“一起坐一坐吧,有日子没见了,好好唠唠嗑。”

“中午?”杨倩倩犹豫一下,“中午算了,还是晚上吧,今天周末呢……然后一块儿去唱歌?”

“行啊,”陈太忠点一点头,以他现在的情商,自是能看出杨倩倩对他颇有好感,加一把劲儿就能拿下的,不过,小杨终究是自己的同学,而且又是本分人家的孩子,他一时有点不忍心下手——哥们儿我给不了她什么。

可是就这么放过吧,他还有一点不甘心,而且,她真的一直在等待着我的承诺,这么伤一个女孩儿的心,好像也是不应该的,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怀着这种纠结的心情,他离开了机关事务管理局,然而下一刻,一个更让他纠结的消息传了过来,高云风打了电话来,“定下来了,就是蒋世方来天南,蒙老板大概就是四月底五月初走人。”

陈太忠笑一笑,挂了电话,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滋味,他知道这个消息已久,但是真的这一天到来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并不能像想像中那样淡然。

就这么胡乱地在街上走着,不知道走了多久,他才抬手给那帕里拨了一个电话,“老那,什么时候动身?”

“月底,”那帕里笑一声,那处长当然知道保密制度,但是蒙老板的行踪,实在没必要向太忠保密,“还说找你喝一喝践行酒呢,你小子不声不响地跑回凤凰了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会去的,”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,心里有点微微地不爽,老那你都要走了,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,结果我这消息还是从高云风那儿得到的。

不过再想一想,他也就释然了,现在离月底还有一周时间,自己又跟蒙艺走得极近,那处长是个沉得住气的,这种早就知道的消息,眼下不过是确认了而已,当然也就无需太着急通知自己。

倒是高云风,得了消息就要禁不住跟自己说一下,想到这个,陈太忠的心情一时间就好了不少,虽然风云变幻,可是每个人还是按照自己的性格和习惯去做事,天也没塌下来不是?

然而,这消息的传播,远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快,因为晚饭的时候,杨倩倩居然也提起了此事。

杨倩倩不是一个人来的,她还带了两个人来,是段市长的儿子段宇轩和段宇轩的女朋友秦嫣,小秦长得文文静静的,个子挺高身材不错,不过相貌只能说是中上,皮肤也有些微黑。

段公子毕业后分到了省建委,今天周末,就带着女朋友回家来住一宿,听说杨倩倩要跟陈太忠吃饭,就跟着一起来凑热闹。

“听说蒙老板要走了,”说实话,他不太喜欢谈政局,不过做为体制里的人,这么大的事情,不谈一谈也不太可能,“太忠,你不跟着走?”

“我倒是想跟着走呢,蒙老板不要我,”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,嘴里胡说八道着,“人家嫌我没文化,给他丢脸呢,唉,这辈子也就是窝在凤凰的命了。”

“你少跟我瞎扯,”段宇轩哼一声,毫不客气地斥责他,“是你自己不想去吧?大家都说蒙老板对你,真的是没说的了。”

段公子的性子,介于高云风和许纯良之间,人是比较稳重,但是情绪来了,倒也不那么迂腐——他和秦嫣的关系,就是在他的坚持下才确定的,当时好悬没把段市长气死,却是便宜了陈太忠,凭空落了一个政法委书记。

我对他也没说的了,陈太忠心里暗暗回一句,头却继续摇一摇,“他去碧空,能带几个人去?蒙勤勤都轮不上,哪里轮得到我?”

“果然是去碧空,”得,段公子这消息渠道实在不怎么样,知道蒙艺要走,却是连人家要去哪儿都不是很确定,居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陈太忠心里正鄙夷他获得消息的能力呢,不成想段宇轩下一句就问得他有点瞠目了,“那么,蒋世方真的要回来干省长了?”

我该说你消息不灵通呢,还是该说你消息太灵通?陈太忠被这两句话折腾得有点哭笑不得,不过转念一想他就反应过来了:对天南官场而言,蒙艺要离开,那就是离开,没有别的意思,天南以后没有蒙系了,至于说蒙艺会去哪里,很多人不会在意。

相较而言,谁会来做省长,这个问题却由不得大家不关切,所以,不能说段宇轩消息闭塞,只能说他得消息的那个地方,更注重天南官场。

人家不是没能力去落实蒙艺的下落,只是觉得没必要去落实,更没必要去传播这种消息,任你蒙艺曾经在天南风光一时,但是你已经过去了,那就是过去时了。

他正心里感慨呢,却冷不丁觉得肋下一痒,却是杨倩倩拿着筷子戳了他一下,“你倒是说话呀,来的会不会是蒋世方?”

“你什么时候也关心起这个来了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,再看一眼段宇轩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敢情你们兄妹俩,今天是找我套话来了?”

“我还用找你套话?”段宇轩不服气地哼一声,不过下一刻,他似乎也觉出自己的口气有点冲了,说不得笑一声,“我是找你要贺礼来了,我和秦嫣,十一就要结婚了。”

“那恭喜了啊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却没注意到,杨倩倩听到“结婚”二字时,眼中有一抹黯然一掠而过,“那我说了,确实是蒋世方,这贺礼我算是上过了啊。”

“你赖皮不赖皮啊?”段宇轩笑着打趣他,“陈主任你好歹也是身家上亿的主儿了,一句话当贺礼,你真拿得出手啊?”

“真是蒋世方啊,”杨倩倩的表情,就颇值得人玩味了,显然,她并没有段宇轩的城府深,有什么心思,都写在了脸上,“干爹好像不怎么喜欢这个人。”

“这倒不是,”事实上,段宇轩也没有那么世故,他只是把一些问题看得明白了,笑着摇头接话,“当初党项荣跟他闹得厉害,而且,凤凰兜屁股追素波追得太狠了,蒋世方对素波这一拨干部就腻歪……这是他当时的立场决定的。”

几个人边吃边说,陈太忠是边说边琢磨,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才反应过来一个事实:天南省官场的变动,随着蒋世方这个位置的确定,这消息如山洪暴发一般,再也没人能阻挡得住它宣泄的势头了。

来就来吧,有什么了不起的?陈某人在大多时候,还是个惫懒人物,笑着出声邀请,“吃完了一起去唱歌,有个好地方,段宇轩你肯定还没去过。”

他说的是牛冬生干女儿搞的那个“一品香”,那地方比较偏僻,消费档次也高,单论装潢、音响和基础设施,比幻梦城都要强很多。

四个人,算是两对吧,一起来到这里,坐了时间不长,陈太忠就发现,秦嫣不但相貌不如杨倩倩,歌唱得也不是很好,真是不知道段宇轩看上她什么了。

他心里正琢磨呢,冷不丁段公子悄悄对着他耳朵嘀咕一句,“太忠,倩倩这么好的女孩儿,你要知道珍惜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