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46章 墙头白翻了

说穿了,陈某人是想明白了,张迈跪在门口是坏事,也是好事,他可以向其他人发出一个友好信息:我只管科委的事儿,你们别来不开眼地烦我啊。

张爱国也是心思机敏之辈,马上就判断出,除了上述原因之外,陈主任这么行事,也不乏有借此沽名钓誉的心意,不过,想可以这么想,话却不能这么说。

于是他就提出了一个相对而言迫在眉睫的问题,以示对领导处境的担忧,“可是他堵在门口,那您怎么出去啊?”

陈太忠犹豫一下,重重地叹一口气,“唉,还能怎么出去?爬墙呗……”

下一刻,科委无数的职工亲眼见到了令人咋舌的一幕:陈太忠主任为了避开门口举着牌牌的那厮,居然紧跑两步,蹬着墙壁再上两步,然后手一搭墙头,随即整个人就如大鸟一般飞起,消失在三米多高的院墙之外了——好轻功,陈主任的身手果然不是盖的。

可是,这墙修于十年前,墙头上可是栽满了碎玻璃的……

“我拿棍子打掉了那些碎玻璃,”面对大家的关心,张爱国如此解释,伴随着他的解释的,是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,“陈主任觉得张迈很可怜,但是……他不想破坏跟兄弟单位的关系。”

众人登时无语,陈主任……真的是肯为民着想的好主任啊。

于是,在接下来的两天内,科委越发地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了,一到上班时间,院子里跪着一位,门口跪着一位,两者遥遥呼应,却也是相得益彰。

然而,被逼到绝路上的人一旦爆发起来,能量也不可小觑,第二天的晚上,陈太忠刚偷偷摸摸地摸到育华苑,就接到了老爹的电话,“太忠你给我回来一趟。”

陈太忠有点不明就里,不过老头子发话了,那不回去是不可能了,于是悻悻地开车回转,到了家门口,才发现张迈在家里坐着呢,旁边还搁着那个老大的牌子。

“欺负人欺负上瘾了?我大耳光子抽你,”他登时就火了,撸胳膊挽袖子就要上前,不成想被他老妈一把拽住了,“混小子,这儿没你说话的份儿!”

陈太忠真的恼了,他非常讨厌把官场中的事情带回家中,在横山区宿舍里,那是不得已,可是居然打扰到了老爹老妈的安静,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。

“你知道什么啊?”他倒是不动手了,却是冲着自己的老妈嚷嚷,声音极大,“他能第一个来,以后就能有第二个第三个……第一百个人来,我是为你们好,知道吗?”

“行了,你给我闭嘴,”老陈终于发话了,他在外面是老实疙瘩,但是在家里嘛,训斥自家小子还是很有点威严的,“以后的事儿咱管不了,小张本来就是下岗工人,真的挺可怜的,你不是跟金乌县关系很好吗?一个招呼的事情。”

在他看来,确实是一个招呼的事情,金乌县也就是想讹点钱而已——这是那汽车摔下去了,要不是摔下去被抓住,桥塌了你们就不修了?再说了,修桥那利润大着呢,施工队少挣俩,那就什么都省出来了。

“好个……”陈太忠气得差一点骂出脏话来,不过终于是硬生生忍住了,胸脯连续地起伏好几下,才苦笑一声,“金乌县那儿……吕县长现在恨得我咬牙切齿的。”

“可是我听别人说,你好像跟那儿一个刘副书记关系不错?”老陈的消息原本是没这么灵通的,但是他现在也领着一帮人马呢,其他几个车间的头儿也知道他拿下了助力车厂的电机供应,大家有事没事就来找他套一套近乎,其中当然不乏聊到陈主任的各种关系,所以他知道一点,也是正常了。

“刘敏吗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他将老薛拉下马,正好给刘敏空出了位子,利用她的关系倒不是不行,然而她刚去不久,而且他这么搞也有乱揽事的嫌疑,当然不合适了,“老爸,有些事情你根本不知道。”

知道不知道不重要,关键是人家找上门了啊,老陈心里也苦恼,你老妈又是个见不得别人惨样的,说不得重重地叹口气,“太忠,就这一次,你想一想办法吧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站起身子,冲张迈一招手,“你跟我走,别在我家呆着……把那块破牌子也拿上,听到没有?”

“陈……陈叔?”张迈不知道他的意思,下意识地去看陈父,也亏了他了,两人年纪差了不到十岁,他连叔都叫上了。

陈父知道自己儿子的性子,笑着点点头,“快跟着太忠走吧,别等他反悔了,我们两口子就白帮你做工作了。”

两人走到漆黑的院子里,陈太忠沉声发话了,“我不喜欢外面的人打扰我父母,你知道吗?”

“知道,”张迈点点头,他做得确实有点冒昧了,可是,“陈主任,我也实在是走投无路了,要不是孩子还小……”

“合着你打扰别人,还有理了?”陈太忠哼一声,手一抬,嘎巴一声,硬生生将他的胳膊掰断了,张迈痛得低哼一声,只觉得眼前一晕,耳朵也嗡地一声响,好悬没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“这是对你打扰我父母的惩罚,”好久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陈主任后面的话,“你的事情我管了,不过……没有人能打扰了我父母而完好无损。”

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,回家等消息吧,”陈太忠转身上了桑塔纳车,就在汽车发动的时候,一句话从车里传了出来,“骨头快点去接,跟别人说,你付出了这样的代价,我才肯伸手的。”

张迈正痛得死去活来,不住地倒吸凉气呢,等桑塔纳车疾驰而去好久,才反应过来:敢情这陈主任,真的是外冷内热啊。

对他来说,骨折一次换得陈太忠的出手,真的太划算了——他都有心寻死了,眼下人家这么对他,无非是自己做差事了,该有这样的惩罚。

当然,如果能重头再来一次的话,他还是会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陈太忠处理此事的方法很简单也很粗暴,既然不方便插手金乌那一块,他就让十七直接找到了那运输公司的老板:金乌那个桥的钱,你出了吧?

做老板的肯定要辩解,车不是我的,从法律的角度上讲,赔付不是我的责任范畴,是张迈的,不过十七现在也蛮横得很,“你不要跟我扯这些,我不是跟你来讲法律的,我就问你一句话,赔,还是不赔?”

老板在道上也认识两个人,于是托人给十七说情,却知道是五毒书记被张迈骚扰得不耐烦了,出头管事——一听是陈太忠帮着出头,没人敢再说情了。

更有甚者,说出张迈是付出了一条胳膊的代价,才换得陈太忠的支持,不过,张迈念着陈太忠的好,也不想别人再去打扰古道热肠的陈父陈母,就不肯说是陈主任捏断了他的胳膊,而是说他自断胳膊,素不相识的陈主任有所感动,才肯答应相帮。

张迈这家伙,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狠了?老板心里哀叹,然而,此事是他自己先做得差了,别人看不顺眼伸手,倒也正常。

对老板来说,陈太忠在道上的能力,就已经很恐怖了,而那厮又跟交通局的局长牛冬生交好,想为难他这运输公司真的太简单了,琢磨来琢磨去,最后他还是不得不自己出面,跟金乌谈赔付的事情了。

这老板也算是个能办事的,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,硬生生地把价钱从五十万砍到了二十万,当然,这跟陈太忠就没有什么关系了。

不过,当陈太忠听说,张迈居然不肯说自己的坏话,心说这家伙还算有点良心,于是示意一下十七,听说那辆破损了的车是张迈的?嗯,让姓张的弄回去修一修再用吧。

这就是纯粹的不讲理夺人财物了,不过,陈某人何时跟人讲过理?反正你小子欺负老实人在先,那就别怪我主持正义在后了。

可巧,这车也真的是不行了,大修好了再卖,估计也就比大修的费用多那么个两三万出来,做老板的一琢磨,行,这个条件我答应了,不过我说张迈,不是还有一辆车是你的户头吗?咱们过一下户吧?

搁给张迈想,真的是有心将那辆车都借此夺了过来,可是他确实是本分人,也估计陈太忠不会支持他这个举动,虽然有人不住地撺掇他试一试,但是他终究是没有答应。

所以说,这件事的结局,基本算得上是个皆大欢喜的场面。

可是还是有人不高兴了,谁?陈太忠,他这忍不住一出手,墙头算是白翻了,别人都知道了,陈主任真的很愿意帮人打抱不平。

于是,来科委告状的人又多了起来,还有一些人是熟人引见的,陈主任实在没辙了,得,我躲几天再说吧,好事,真是做不得的吖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