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45章 无助

“你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了?”杨倩倩讶然地看着陈太忠,她已经升任市政府信息科科长,手下还管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,不过这个科的正式编制还没下来,所以她还是副科级别,等编制下来了,要是能划进政府办公厅序列,就能升为正科。

“我这不是好久不见你了,想起来你这信息科跟我们科委应该保持适当的联系,这不是就过来看一看?”陈太忠笑一笑回答她。

正说着呢,一个胖乎乎的女孩儿走了进来,一边递给杨科长一份文件,一边偷眼打量一旁的陈太忠。

她早就听说,自家的科头跟凤凰科委的陈主任是同学,还是关系很不错的那种,不过自打年初调过来到现在,也没见过此人,眼下听得他来了,就借着送文件的机会,悄悄地打量一下这个最近在凤凰红得发紫的官场新星。

杨倩倩扫一眼,发现是省政府针对去年政府上网年的一些总结和摘要,于是点一点头,“嗯,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可是这小姑娘却是跟她不见外,笑嘻嘻地看一眼陈太忠,“科头,您这客人长得好帅啊,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?”

“要死了你,”杨倩倩拿起一本书,作势要打她,小姑娘咯咯地笑着跑了,只剩下杨科长面对自己的老同学,“这是方进才的外甥女儿,小女孩儿家,人倒是不错,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方进才,郭宇之前的常务副市长,陈太忠跟此人没打过交道,倒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讪讪地一笑,“呵呵,好像她跟你关系不错。”

事实上,在他看来这关系根本都不能用“不错”来形容,在他接触的市级科室和机关里,哪里有人敢这么跟领导说话的?

也许,这就是女人们之间的默契了吧?

他正琢磨呢,只听得杨倩倩苦笑一声,“这可未必了,商科长以前跟我关系也不错,什么都能说,后来见我是副科了,脸就难看了,等知道我要来信息科,态度又好得不得了,官场上的友谊,当不得真。”

官场果然锻炼人啊,以前那个毫无心机的宣传委员,也懂得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了,陈太忠闻言点点头,他当然也记得人劳科的商科长,“我还便宜卖给她一条丝巾呢,亏了……要我说,还是咱们这种同学关系,才是能持久的,最可信赖的。”

“是吗?”杨倩倩笑吟吟地看着他,杨科长也是今非昔比了,说话直指他的本心,“要不是你科委门口有人拦着,怕是你也想不起我来吧?”

说出这句话之后,她的脸颊有一抹红晕一掠而过,然而,陈某人一向大大咧咧习惯了,居然没有发现这个,而是很奇怪地看着她,“不是吧,连你也知道了?”

“多新鲜呢,别人能知道,我就不该知道?”杨科长本来是等着他的反驳的:你要能说不是那个原因,就是为了看我而来的,那就最好了,然而很遗憾,陈某人的情商锻炼得还不够高——或者说面对同学,他不愿意玩什么心机?

“你知道了,你干爹也知道了吧?”陈太忠听得郁闷,禁不住翻一翻眼皮,“他说什么了没有?”

“他能说什么呢?‘胡闹!’就这俩字儿,”杨倩倩笑一笑,然而,她说的并不是实情,段卫华是政工干部出身,最重视的就是组织的建设,强调的是体系的力量。

段市长对陈太忠这行为是颇有微词,好了,整个凤凰只有他一个陈青天有用,党的组织机构就成摆设了?说得轻一点这叫标新立异爱出风头,重一点的话……

“大多数的党员干部,还是好的,组织是可以相信的”——这是段市长的原话,事实上,他也不能当着自己的干女儿说再多了。

当然,杨倩倩知道,干爹其实还是很看好陈太忠的,并不是要鸡蛋里挑骨头,实在是想让自己婉转地劝说他一下——毕竟林源这种小喽啰,根本就搭不上段卫华的线儿,既然没关系,段市长当然不会正义感过剩到那个地步。

不过,杨倩倩并不想劝陈太忠,起码不想在他一来的时候就绷起脸说这说那的,“不是听说你帮着处理了一个喊冤的吗?”

“那是在不影响大局的前提下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。

他处理的就是那个跪在科委门口喊冤的家伙,那人叫张迈,本来是皮革厂的下岗工人,现在给一个运输公司的老板打工。

这年头跑运输,不管是客运还是货运,不超载赚不了钱,跑客运的要受客运办、运管处、征稽局等层层把关,而跑货运的,一路上多如牛毛的收费站收钱收得令人吐血——这还是不包括意外情况。

这公司是跑货运的,汽车也是改装过的,老板见张迈是本市人又有眼色,挺信任他,就跟他商量,把两辆车挂在你的名下吧?

是的,行车证上的主人是张迈,这种事听起来挺不可思议,不过这年头行车证的户头无所谓,关键是老板吃得住他,那就无所谓。

这两辆车车况不太好,还偏偏是五吨的车改装成三十吨的了,前一阵这三十吨的车拉了小四十吨的货,在金乌县过一座限载二十吨的桥上,为了躲避行人,刹了一下车,硬生生地把桥压塌了。

开车的司机倒是机灵,跳出车来了,不过货物就损失了,尤其要命的是,金乌县开出条件了——这桥得赔,要不然的话,法庭上见!

老板赔了货还要赔桥,这心里当然是太不痛快了,猛然间,他想起行车证上的名字是张迈,也就顾不得自己挺赏识这人了,货我认了,那辆摔得乱七八糟的车也归你了,张迈你赔桥吧。

这桥倒是不大,也挺老旧了,折算下来也就是二十来万,不过金乌县折算了五十万——人家有道理呢,要建新桥的话,别说五十万了,一百万能不能下来都是个问题。

这五十万搁给陈太忠不算什么事,但是张迈这下岗工人赔不起啊,尤为关键的是,这车不是他的,他只是挂了一个名儿,冤枉啊!

不还钱?那就等着坐牢吧,金乌县这边,其实是想从这个运输公司里敲出一点钱的,不过老板既然有心推脱了,那当然不会再伸手了。

张迈这两天郁闷得都想跳楼了,实在是舍不得家里的老父老母和上初中的孩子,冷不丁听人说起科委的奇事,禁不住心里一动,这陈主任如此大能,能不能帮我把这件事摆平呢?

求人之前,他打听了一下陈主任的业绩,心说挺好,人家居然能单枪匹马跑到金乌县委,把县委副书记拉下马,这可是了不得的手段啊,他若是肯帮我在金乌县跟前说一说情,赔个一两万意思一下就好了。

张迈认为自己的要求不算太高,他甚至都有心向陈主任意思一下,然而有个问题很重要——他不认识陈太忠,认识的人里也跟这位爷搭不上话。

他本来还想再努力找一找关系,冷不丁听别人说起陈主任其实不常在凤凰呆着,你别看他今天在凤凰,保不定明天就去了素波、北京,甚至都可能出国了。

这一下张迈就顾不了许多了,举个牌子就跪在科委那儿了。

陈太忠一开始都不知道他找自己有什么事儿,他也不想问,不过张迈堵在科委门口,就有路过的科委职工出声相问,于是,消息最终还是从张爱国嘴里,传进了他的耳朵里。

开什么玩笑嘛,陈某人就恼了,这怎么是我该管的事儿呢?金乌那边的吕县长做事差,得罪了他,陈主任已经指示腾建华,星火计划一分钱都不许拨给金乌,这官司都打到乔小树那儿了,不过他硬是撑着没松口。

而且,此事名不正则言不顺,陈太忠心里实在太清楚了,他能按着林源每天来“上班”俩小时,那是因为科委就是他的地盘,姓林的做错在先,他做得过分一点,别人不能说什么。

手伸到别人的地盘,那就是犯忌讳了,对这一点,他有清醒的认识,激起公愤的代价,相信不会有人比他有更深刻的体验了。

然而,他还不好对张迈动粗,人家已经挺可怜的了,而且也只是规规矩矩地跪在科委门口,没打扰什么人办公,莫不成他还能让合力汽修的人把其赶走吗?

“张迈说了,他知道陈主任是个好人,不会坐视老百姓的苦难的,”张爱国看着陈太忠,小心地说着。

“他才是好人呢,他全家都是好人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,这年头好人就是窝囊废的代名词,他抬手看看时间,“呀,这十二点了,这家伙堵在门口,我怎么出去啊?”

“要不,我帮您把他撵走?”张爱国眉毛一扬,“他影响了咱们科委的正常办公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不太好吧?”陈太忠有点不忍心,这人还真的是有点可怜,不过任由对方在科委门前跪着而不管,也有点跌份儿不是?

“爱国,你要有大局感,”难得地,陈主任居然很快地就想到了理由,而且还语重心长地指点自己的通讯员,颇有点提拔后辈的味道。

“他跪,由他去跪,这证明咱科委的举动深得人心,而咱们不去管,那就是向大家表示,咱们没有干涉其他兄弟单位内部事务的意思,这不是挺好的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