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42章 手莫伸

综合处就归李正先副秘书长分管,是以那帕里有这么一个电话。

“唉,老那你不知道我遇到什么事儿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将事情解说一遍,“……你说这还反了他们呢,挖我的墙角,倒是有理了?”

“唉,”那帕里叹一口气,沉吟一阵才发话,“老李怎么说也是我的领导,他让你不要为难姓苏的,这样吧,他要不招惹你,你就给老李个面子,行不行?”

陈太忠听得出来,老那对自己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,也有一点不以为然——要不然那处就该表示支持了,一时间他有点心灰,我不采取激烈手段防患于未然,非要等事情恶化、科委糜烂不堪的时候,再出手收拾吗?

“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,”他悻悻地挂掉手机,转眼四下看看,发现那苏总正坐在一辆素波牌照的本田车里,拿着手机哇啦哇啦地在说什么,于是走上前,伸手敲一敲本田车车顶。

那苏总一见是他,由于心中有气就有意怠慢,也不摇下车窗户也不开门,自顾自地讲着电话,陈太忠一看乐了,转身就走,一边走一边摸出手机拨号。

苏总只当是对方受了李正先的压力,来跟自己交涉的呢,所以就拿起了架子,其实李秘书长跟他的关系也就是那么回事,否则的话,早就把家具的事情帮他落实了,还用得着他来凤凰找林源?

可是,苏总觉得省委副秘书长牛逼不是?见陈太忠离开,他还以为对方挂不住,在那儿拿糖呢,不成想人家施施然上了一辆桑塔纳车,插上车钥匙就要起步了。

直到这时,苏总才慌了,也顾不得手机正在通话了,放下车窗户大喊一声,“喂,你敲我的车,有什么事儿?”

回答他的,是桑塔纳急速启动,转眼就消失在了公路上——给你脸你不要,跟我装逼?

苏总这下为难了,坐在那儿开始发愁,他刚才看到铁手一干混混来了,就猜到肯定是奔着林源去的,心里要说不担心是假的,当然,他担心的不是林源——不做助力车厂的买卖也扯淡,可是,张敏一个弱女子在人家手上呢不是?万一出点纰漏,真的会让人很痛心的。

可是要再给李正先打电话吧,又不合适了,刚才李秘书长说得很明白,“陈太忠啊……你放心,我打个电话,只要你不惹他,他不敢把你怎么样。”

而现在,人家显然没把他怎么样,可是他担心张敏不是?苏总心里这个悔啊,实在没办法说了,刚才我为什么要装逼?他正后悔呢,一辆警车呼啸而至。

车上跳下几个便衣警察来,闹哄哄地往楼里走,苏总一看高兴了,人民警察来了,说不得跳下车,吊在这帮警察后面走了进去。

警察们是听林源公司隔壁的人报的警,说是这里有混混闹事,不过进来一看是铁手在场,就有点头大,“怎么回事,怎么回事?”

“怎么回事?要钱呢,不关你们的事儿啊,”铁手也是蛮横惯了的主,瘟神的名气响,他自己的名气也不差,“谁吃饱了撑的,报警了?”

“警察同志,他们要绑架走我朋友,”张敏及时发话了,知道她可能是陈太忠看上的人,混混们真没敢对她怎么样,可她偏偏要强词夺理,“他们……还对我动手动脚。”

“陈太忠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烂货呢?”铁手火了,“妈逼的老子对你动手了?就你这骚样,白贴二十万老子都硬不起来!”

“陈太忠?”警察们一听,齐齐地噤声了,铁手看着郁闷了啊,陈哥你比我强点也就算了,强这么多,哥们儿我再怎么混呢?

不过,既然已经是这样了,他倒也不怕把事情原原本本地交待一下,“……警官你们说说,这种钱我不能催吗?陈主任把事情交待给我了,我也不能让他失望不是?”

“自作自受,活该,”带队的警官听完了,哼一声,警察们或者有这样那样的毛病,但是明辨是非的能力还是有的,这年头人心是杆秤,不关自己事的情况下,谁也愿意公道一点。

揩公家油还指着警察解救?这也欺人太甚了——当然,若出手的不是陈太忠,警察们倒也不介意插一杠子,可是既然涉及到了瘟神,大家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。

“喂,警察同志,请等一下,”见警察们转身要走,苏总发话了,他听明白了原委,一时也有点后悔自己强出头,不过该说的话,他还是要说的,他一指张敏,“这件事情不关这位张女士的事儿,你们让她跟着你们走好吗?”

带头的警察回头看一眼铁手,明显地犹豫了一下,铁手不屑地哼一声,下巴一扬,“行,我给哥几个面子,走就走吧,陈哥要是怪罪下来,我扛着。”

“他们要非法拘禁我!”林源一看大家都走了,着急了,爷不管身边就是铁手,大声地嚷嚷了起来,“警察同志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。”

“哼,”带队的警察不管不顾地转身而去,其他人跟着往外走,最后一个年轻的警察终是沉不住气,冷笑一声,“陈太忠的钱你也敢动……这不是我们见死不救,你自己非要找死,别人救得过来吗?”

“陈哥出手,其实很大方的,”铁手哈哈大笑,用嚣张的笑声欢送人民警察的离去。

“再想一想办法吧,”跟在警察后面,苏总伴着张敏出来了,一边走一边安慰她,“这件事里啊,林总是有一点不对的地方”——这就是不着痕迹地挖墙脚了。

两人走到本田车前,登时傻眼了,本田车的四个轱辘软趴趴地瘫在地上,不知道哪个缺德家伙,把车胎扎漏了。

“这是哪个混蛋干的?”苏总气得差点没跳起来,警察们回头看一眼,也懒得管,倒是带队的警察跟不远处一个小个子打个招呼,“哈,小董你怎么在这儿?”

“我这人,出现在哪儿都很正常啊,”回话的自然是联防队员小董了,他笑嘻嘻地一摊手,“这不是正找饭辙呢?齐SIR可怜我一下?”

那齐警官再回头看一眼趴在地上的本田车,心里就是一声长叹,这瘟神还真是小肚鸡肠啊,居然叫小董把人家轮胎扎漏了。

他知道小董跟陈太忠关系不错,当然就猜出因果来,于是看着小董的眼神,就有一点怪异,“董总,要请也得是你请客啊,听说你现在搞了一个电脑公司,很红火的啊。”

“那是给人打工呢,齐哥您别埋汰我了,”小董脾气好,见谁都是一副笑脸,“要不这样,您出菜我出酒……对了,您这是出任务呢?”

“唉,别提了,”警官顺口答他,顺便就上了小董的破面包车,两辆车一前一后就那么扬长而去,根本不管后面那一对年轻男女。

苏总见张敏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车发呆,苦笑一声,“唉,先找个修车行吧,”一边说他一边向公路一方走去,却不防张敏拽他一把,低声嘀咕一句,“苏哥,关键是我那辆车,都是小源帮我买的啊,你一定得帮帮他。”

“他自己做下这种事,惹了这样的人,我怎么帮他啊?”苏总哼一声,心里却是不无喜悦,为了掩饰这份心情,他又看一眼自己的车,沉重地叹一口气,“唉,先找地方修车吧,这凤凰的治安也太差了……”

没过多久,王宏伟也是一声苦笑,他正在跟来的青旺市副市长聊天呢,就收到了这样的消息,“陈太忠这家伙……真让人没得说,他要做了纪检委书记,怕是没人愿意来凤凰当官了。”

青旺市副市长车建国是他党校同学,两人私交一直不错,听到这话,奇怪地发问了,“科委的陈太忠?我听说他跟范如霜关系不错,他怎么了?”

“得,你看,连你们青旺的都知道他了,”王书记又是一声苦笑,“这家伙,还真的什么时候都不肯消停……”

不肯消停的事儿多了,在陈太忠的授意下,铁手并没有将林源“非法拘禁”起来,榨出了一些东西之后,就将他放走了,当然,必要的监视肯定是有的。

这下,林源连房子都没有了,只能回父亲家跟老爹住在一起,谁想,约莫是晚上九点来钟,噼里啪啦一阵乱响,房子的玻璃被人用石块砸了个稀巴烂。

现在是仲春了,但是夜里还是有寒气的,林家父子的惨象,那也就不用再形容了。

陈太忠吩咐人干这种事的时候,正陪着钟韵秋和白市长聊天呢,听他这么交待,钟秘书脸上泛起一丝不忍来,“太忠,那个林源的老爹,年纪应该不小了吧?这不关他的事儿啊。”

“我管关不关他的事儿呢?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我就要让那些敢乱伸手的家伙明白,手莫伸,小心殃及家人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