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41章 肚量

“行,我惹不起,躲得起总可以吧?”那位苏总终于有点明白,为什么林源怕这个年轻人怕得要命了,说不得拎起手包就往外走,那混混有心放水,可又怕五毒书记找自己后账,紧走两步,冲着那家伙后背狠狠捶了几拳,也就算是个交待的意思。

见这厮离开,陈太忠也不为己甚,放下手机,笑嘻嘻地看着脸色刷白的林源,“我说你这人不是犯贱吗?叫你出去说你不出去,现在可好,连累别人了吧?”

“是我错了,”林源知道了陈太忠的来意,明白自己躲不过去了,倒也是很光棍,“不过我确实没有受贿,我是利用别人的错觉挣钱,这钱没到了我姐夫的手里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更关键的是,我没给科委带去什么损失……”

“停,”陈太忠手指一竖,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你觉得,我是跟你讲道理来的吗?”

说这话的同时,他心里也真的不无感慨,林源这个手段,还真的是高明,别人想借此难为孔祥荣,确实有点难度,而想要借此找林源的麻烦,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,要不说这年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呢?只要有人肯铁下心思去琢磨漏洞,那就实在防不胜防。

再完善的制度也有其缺陷,既然打打擦边球能获得不菲的收入,总是会有人趋之若鹜,而与此同时,一些心性不太坚定的国家干部就这么逐步地被拉下水了。

润物细无声,引人堕落的法子实在是太多了,想到这个,陈太忠居然莫名其妙地想起了王启斌,王部长号称不好那口,后来不得已,不也跟那小王挨挨擦擦的了吗?

他相信,虽然眼下孔祥荣可能是清白的,但是他若不闻不问的话,在不长的时间内,孔厂长极有可能受这个小舅子的勾引而堕向深渊。

然而不得不承认,这种事情还真的是难办,林源既然作此打算并且敢直承其事,那就是确信他自己是在法律边缘游走,做的事情算得上不道德,但是不算违法,严格点说,国家的法律法规对他这种行为无可奈何。

可是话又说回来了,这种情况能难得住别人,却绝对难不住陈太忠,他很明白地表示出了自己的意思,我没打算跟你讲道理,你觉得自己游荡在灰色地带挺保险的?抱歉,那还真是未必了。

你不怕法律的制裁?哈哈,那正好了,哥们儿也不怕,你要明白,不是所有人都要跟你讲道理,都会跟你讲道理,人活在世界上,总该明白有些事情天不追究,良心也会追究你。

人在做天在看,法律管不了你,道德又约束不了你,老天那也是个睁眼瞎,灵不灵的实在不好说,不过你打别的地方的主意也就算了,哥们儿忙不过来,可是来科委兴风作浪,那就是自己找抽了。

“陈主任,钱我是都花了,”林源长叹一声,愁眉苦脸地看着陈太忠,他的女朋友还待张嘴,一边那混混上前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,“怎么,敢不听陈哥的?”

“你确定,都花了?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看着他,根本不理对面挣扎的那女人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见到他这灿烂的笑容,林源只觉得心里突突地乱颤,结结巴巴地回答,“还……还剩不多少了,六、六七万吧,我手上真的没钱了。”

“敢挣会花,嗯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行,你小子不错,我都不敢吃回扣的地方,你就敢吃,合着你比我玩得好多了。”

“您要肯放我一马,那账上的钱都是您的了,”林源见他笑得越发开心,只觉得一颗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,“我给您提现……要不,我给您凑个整,十个,您看怎么样?”

混蛋,行贿到我这儿了,你还真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啊,陈太忠心里这个火就别提了,笑吟吟地看一眼已经安静下来的张敏,“十个啊……嗯,哥哥我最近火气有点大,这是你女朋友?借我用两天怎么样?”

张敏的脸在瞬间就变得刷白,林源听到这话也是一愣,他早就知道陈太忠嚣张跋扈,私生活极其糜烂,可是却没想到,这家伙能荒唐到这种程度,倒是那混混一听陈太忠这么说,伸手又按住了张敏的肩膀,不让她乱动,还准备随时出手再捂她的嘴。

林源脑子里转悠半天,才苦笑一声,“陈主任,我再给您加五个数,您看成不成?您放过小敏吧。”

“你说了半天,也就说了这么一句人话,”陈太忠终于面容一整不再笑了,对方若是肯应承下来,他大耳光子早就上去了,你腐蚀国家干部还上瘾了?“就那俩条件,答应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。”

林源的脸色,登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盘算,这家伙是跟我索要小敏未果,才恼羞成怒不要钱了,还是一开始就是在戏弄我?

可是,真要把小敏交出去?那怎么可以?

“现在,把你财务章交出来,”陈太忠才不管他怎么想的,手一伸,“车钥匙给我,还有你那两套房子的钥匙,都给我拿过来……回头把房产证给我带过来。”

“陈哥,没接科委的活儿以前,我也攒了一点钱啊,”林源期期艾艾地解释,“这些东西有些是拿我以前挣的钱买的。”

“我管你拿什么钱买的呢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桑塔纳两千顶五万,凤凰的房子也顶五万,素波的……给你个面子,顶八万……”

林源听得早就话都说不出来了,倒是那俩混混相互交换个眼色,看看人家陈主任,这才是正儿八经的黑道啊,小二十万的簇新的桑塔纳,就只值五万!

“五万、五万、八万加六万……才二十四万,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遗憾地咂咂嘴,又斜着眼睛看林源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剩下的,你卖血还吧,一天还不完,一天不算完。”

这话是笑着说的,可是听得那俩混混都身不由已地打个哆嗦,剩下的卖血还?这这这……这陈哥牛到没边儿了。

“陈主任,以后我真不敢了,”林源只能放低姿态赔小心了,“求求您看在我姐夫面子上……饶我这一遭吧。”

“我看你姐夫的面子?你做这种事的时候,想到我的面子了没有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抬手拨个电话,不多时铁手就带了一票人赶了过来。

“铁手,这家伙欠我一点东西……”陈太忠觉得自己为这件破事耽误的时间太多了,交待完毕站起身来,“要出来的钱,分你一半。”

“帮陈哥要钱,我怎么能收钱呢?”铁手笑着答他,满是横肉的脸上居然做出了一个很夸张的谄笑,这表情又看得那俩混混暗自心惊。

铁手是什么人?是跟常三齐名的主儿,势力大得惊人,在凤凰的道儿上又是实打实的老字号,都说陈主任吃得住铁手,可这哪儿叫吃得住?根本就是生杀予夺的感觉。

这俩正惊讶呢,就见陈太忠转过头来看他俩,“让你收你就收,别跟我叽歪……我说,刚才好像有人,说我家大人不会带孩子?”

“嗯?”铁手的目光就扫了过来,甚是不善的那种,他身后的几个打手也是齐齐地眼睛一瞪。

“陈……陈哥,我错了,我有眼不识泰山,”那位也机灵着呢,抬手冲着自己的脸上就是“啪啪”地几掌,力道之大令人咋舌,一边打还一边叨叨,“打你这张臭嘴。”

刚才陈太忠叫人冲茶也好,是叫人打人也罢,都是叫的另一位,这位心里就知道了,人家怕是不肯轻易地放过自己,这都是道上有了名的,“不近女色石红旗,宰相肚量陈太忠”。

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,等他足足扇了七八个耳光,才哼一声转身离开,随着身形的消失,一句话自门外轻飘飘地传来,“算了,不跟你一般见识。”

见他离开,铁手才大喇喇地往沙发上一坐,脸一沉,“小子,知道我是谁吧?”

“铁手哥,我是真没钱,”林源的话才说了一半出来,两个大汉就走到他身后,一人一只膀子,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拎了起来,“想好了再说啊……”

陈太忠还肯顾忌一点他国家干部的身份,可是铁手办事根本肆无忌惮,张敏见状,悄悄地摸出手机想报警,却被一直盯着她的混混反剪了双手,“找不自在吗?”

“让她报警,”铁手不屑地哼一声,“陈哥的事情,王宏伟来了也得站一边看着……哥哥我是替天行道,追回流失的国家财产,弟兄们说,是不是这个理儿啊?”

众人轰然答是,讥笑之声四起,倒是那个自己把脸打肿的混混低声嘀咕一句,“铁手哥,陈哥好像……看上这个女人了。”

“嗯?”铁手听得就是一愣,于是转头上下打量张敏几眼,又是冷冷一笑,“扯淡吧,连我都看不上的主儿,陈哥能看上她?嗯……反正咱是办正经事的,狗墩,往日哥是怎么教你的?对女士要有礼貌。”

混混都觉得自己在替天行道了,然而陈太忠才刚走出楼,那帕里的电话来了,“太忠,李秘书长刚跟我通了一下话,说是有个辉煌家私的苏总在凤凰,想请你别为难他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