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40章 找上门

林源是电信局的正式职工,本职工作是分局的线务员,不过他手下管着两个临时工,一般也没有多少事情,等他拉起施工队伍来的时候,干自己份内的活儿根本就不用出手了。

最近他混得风生水起的,就注册了一个小公司,租了两间写字楼,当然,公职人员已经不允许搞第二职业了,不过这难不住他,直接把他老爸的身份证拿过来做法人就是了。

每天除了上班的时候去单位晃一圈,林源更多地是呆在这个公司里,打打扑克玩玩电脑什么的,当然,若是有私活了,也会去跟甲方谈一谈或者开着车去看一看现场。

不过自打那厂家开始折腾起,他的办公室就多了两个混混,反正这两个房间总共就两个员工,一个是他女朋友的堂弟,一个是从劳务市场招来的办公室文员。

今天他的女朋友张敏从素波过来,还带了一个搞办公家具的年轻商人,想问一问电动助力车厂需要不需要这东西,能不能帮着引见一下。

大家正聊得热火朝天呢,门被推开了,一个高大年轻的男人出现了,他扫视屋里的人一眼,微微一笑,指着坐在大班台后面老板椅上的林源,“你是林源?”

“你是谁啊?”林源尚未来得及回答,一个混混皱起了眉头,这家伙和另一个混混斜躺在一张三人沙发上,那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。

另一个混混也跟着发话了,“我说,你来林总这儿,就不知道敲门?你家大人怎么教你的?”

林源见到陈太忠,脸就有些发白了,耳听得这两位这么说,脸色就更白了,忙不迭站起身,笑着点头,“陈主任……什么风把您吹来了?”

他最近经常在孔祥荣处走动,远远地见过陈太忠两面,文海长什么样他或者认不出来,但是这位爷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呢?

那俩混混的身体登时就僵直了,能让林总这么恭敬地称呼,除了那个陈主任,还可能有哪个这么年轻的陈主任?

尤其是后面口出不逊的家伙,吓得嘴一张,把烟都掉到了地上,不过陈太忠根本懒得理这二位——连我都不认识,你俩也好意思说是在凤凰的道儿上混的?

“你不用管我怎么来的,”他双手向裤子口袋里一插,头微微扬起,用眼角斜视着对方,“我在问你,你是不是林源?”

坏了,五毒书记这是来找碴的,林源也是心思机敏之辈,一见这架势就知道来者不善,一时间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:我又怎么惹到这个人王了呢?

空白归空白,但是对着陈某人咄咄逼人的气势,他还是下意识地点点头,没错,我就是林源——难道说,陈主任是因为我帮人要钱的事情来的?不应该啊。

林源从来不认为,科委的人有资格找自己的麻烦,道理很简单,我又没赚你科委的钱,我是从乙方身上割肉呢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你科委的人挣不了这钱,总不能拦着别人挣吧?

“嗯,你是林源就好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看周围的人,“看来你认识我啊,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吧?”

“这个……我还真不知道,”林源摇摇头,勉力笑一笑,他原本是口舌便给之辈,见风使舵的水平也不错,不过,他太清楚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,所以一时都不敢胡乱接话。

他不说话,那位家具商却以为这个姓陈的小主任八成管着工商税务什么的,是来刁难林总的,一时间就有点不满意了,他本是素波来的,虽然求林源办事,但那是为了挣钱,要说官场上的关系,他也未必就怕了一个小官僚。

反正他是来求林源办事,尴尬时刻出面说一声,比较能展示交往的诚意,说不得咳嗽一声,“我说这个主任,我们在谈事儿呢,有什么事你等一等吧?”

他不是没看到那俩混混惊愕的样子,可是这年轻人既然是干部而不是混混,他就没什么可怕的,当然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口角,他的话里,带出了浓浓的素波口音和一丝优越感来。

“你确定你的事比我的重要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斜睥对方一眼,他不摸这位的底细,不过一说话就带上素波口音,显然是心虚嘛,然而,陈某人一向是以德服人的,而这位虽然口气不怎么友好,他还是愿意给对方一个机会。

这就是色厉内荏了吧?年轻的商人这么认为,他这次来谈事,其实并不仅仅是要赚钱——他跟林源还存在竞争关系,是的,他也喜欢张敏,这桩买卖能谈成的话,他答应跟她利润对半。

情场竞争的方式,也不仅仅是一味地打打杀杀,像现在,林源害怕的人他镇得住,那也是个人能力的一种表现不是?

“我的事有没有你重要并不要紧,要紧的是我先来的,”这位哼一声,一边说一边瞥一眼林源,嘴里不紧不慢地吩咐,“你在门口先等一下。”

“我要是不想等呢?”陈太忠越发地觉得此人有意思了,笑嘻嘻地问一句,还饶有兴致地看着他。

“我说你……”这位还没说完,一个混混哼一声,眼睛一瞪,“你给我闭嘴,敢跟陈主任这么说话,信不信我大耳光子抽你个孙子?”

这位就是烟掉到地上的那位,心说我骂了陈太忠了,这不成啊,五毒书记哪儿是我招惹得起的?咱得戴罪立功不是?

咦?年轻的商人心里纳闷了,禁不住又看林源一眼,心说这不是林总你的人吗?刚才还不认识这个陈主任呢,现在倒好,胳膊肘子向外拐了?

“苏总你少说两句吧,”林源苦笑一声,他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了,那俩混混真敢招惹陈太忠的话,在凤凰注定就要无法容身了,关键时刻人家撇开他,也是能理解的。

但是他真的不想跟陈太忠出去,也不敢跟陈太忠出去,眼下有几个人在旁边看着还好,出去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?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陈主任,话不能在屋里说吗?”

“你要给脸不要,那我也就不客气了,”陈太忠一边说,一边向三人沙发那里走去,那俩混混一见,忙不迭站起身来让座,一边让还一边冲着他笑。

“给我倒杯茶去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坐下,很随意地冲着那没骂自己的混混一挥手,眼睛却是冲着林源,“跟你说这么几点,一,把你从科委挣的钱,一分不剩地给我吐出来……”

“凭什么呢?”张敏终于发话了,她长得有点像那个跟她同名的香港演员,也是大大的眼睛,厚实性感的小嘴,“林源是劳动所得,为什么要给你吐出来?”

“男人说话,女人少插嘴,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不屑地撇一撇嘴,“不关你的事儿,你给我一边呆着。”

“我从科委赚的钱,没多少,”林源叹口气,心里要坏事了,他从科委确实也没赚了多少钱,除了那个工程之外,也就是个七八十万。

事实上,有些钱是外人都不知道的,比如说他帮着竞争的商家给递资料、引见之类的,不过这种事情都发生在工程初期,那时候他胆子还比较小,不但不敢多拿,也不敢事情没办好就拿,眼下这嚣张劲儿,也算是没人管之后惯出来的。

“有多少给我吐多少,”陈太忠抬手一指他,“二,把你受贿的名单给我拉出来,金额写明白了,敢缺一笔,我让你后悔生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
“林源怎么可能受贿呢?”张敏的声音登时大了好几倍,她可不管对方让不让她说话,“他是你科委的人吗?他要是在电信局受贿,又轮得到你管吗?”

这女人是在跟我装糊涂,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明白了,一时间对这个尚算美貌的女子印象大坏,“女人,我不是跟你讲理来的,再逼逼,信不信我找人强奸了你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张敏听得目瞪口呆,尖叫了起来,那苏总也脸色一变,伸手一拍桌子,“有种你再说一遍?你好歹也是个国家干部!”

说到这里,那位正好把茶冲好端了过来,陈太忠冲他一摆手,一指对面年轻的商人,“抽他几个耳光,让他知道知道,我是什么样的国家干部。”

“我是辉煌家私的总经理,”那位一见这混混走了过来,冷冷地哼一声,“省委秘书长李正先是我叔,你掂量一下,小心伤着自个儿。”

“李正先?副的,我认识,”陈太忠笑一笑,雪白的牙齿露了出来,“辉煌家私?成,我现在就叫人砸了你那个破店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了手机,翻找韩忠的电话,就在这时,林源开口了,“苏总、小敏,你们都不要说了,陈主任,有什么事儿你冲我来就行了。”

“我让你停了吗?”陈太忠见那混混停下脚步,登时眼睛一瞪,“想不想混了你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