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39章 震怒

事实上,根本用不着找太多的人,陈太忠的通讯员张爱国,就能提供给他相当的线索。

通讯员这一职原本是不在编的,然而其作用绝对不可低估,所谓的上情下达,这是中间至关重要的一环,而张爱国,是聪明人。

陈太忠的桑塔纳甫一驶进科委,平静的院子里登时就躁动了起来,当然,这躁动是无声的,潜伏在平静的水面下的。

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正在冲茶,一边冲,一边同一个前来办事的三十出头的女人笑着说什么,不成想一眼看到了窗外的桑塔纳,于是赶紧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一边,咳嗽一声面容一整,“请留下你的联系表,我们会尽快安排检测的。”

“嗯?”女人登时就是一愣,顺着他的眼睛看向窗外,“你绷着脸干什么?”

“陈主任的车来了,”男人沉声回答,女人越发地好奇了起来,“你是说陈太忠?那个五毒书记……呀,看起来很年轻很阳光的男孩儿嘛。”

“等见到他发起狠的时候,你就不会这么想了,”男人一脸肃穆,不是仔细看,根本看不到他的嘴唇在动,然而,嘴里却是源源不断地讲述着八卦,“前两天他才派了二十多辆大轿车去通德打群架,一千多个混混……”

“一千多个?”女人惊呼一声,下一刻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,不可置信地看着窗外正在上楼的高大人影,“这么大动静……为什么?”

“好像是,因为通德人欺负了他女朋友吧?”那位的嘴唇依旧是不见动作,“陈主任这人护短,你不知道吧?前一阵教委的想欺负我们科委子弟……”

女人听完他的话,已经满眼都是小星星了,羡慕地看着陈太忠消失的地方,“要是做他女朋友,一定会幸福得不得了。”

你?下辈子吧,就算不说年龄,你这相貌也不行啊,陈主任的女朋友,那可个顶个是人间绝色,男人笑一笑,见陈主任消失,他终于敢张嘴了,声音却是压得越发地低了,“呵呵,陈主任可是不止一个女朋友呢。”

“那有什么?男人有本事,多找两个女人算什么?”女人白他一眼,“要是守个窝囊废,倒是能相濡以沫了,可是忠诚这东西能当饭吃吗?能保证你不被别人欺负吗?”

说到这里,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黯然叹一口气,“唉,反正各有各的活法。”

“是啊,陈主任的活法,别人都学不来的,”男人咳嗽一声,挠一挠头,“奇怪,他不是在素波上学吗,今天怎么来了?”

张爱国正跟屈义山聊天呢,见陈太忠推门进来,赶紧站了起来,“陈主任回来了?”

屈主任也站起身来,大家都是副主任,可是他见到陈太忠却是不敢不站,“太忠你这算是上完课了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一下头也不多说,冲张爱国扬一下下巴,“爱国,你给我出来一下……”

“孔祥荣……收受贿赂?”靠着那辆灰色的林肯车,张爱国皱着眉头仔细琢磨一下,“我没听李厂长说起他的问题啊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又嗯一声,眉头一皱嘴角微微上翘,似笑非笑的,看向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了。

张爱国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刷地就立了起来,什么叫伴君如伴虎?这就是了,别人只看到他做了陈主任的跟班,风光无限,却是不知道做陈主任的贴心人儿,要面对怎样恐怖的压力。

他的脑筋拼命地转着,不多时,额头隐隐有冷汗渗出,猛然间,他想到了什么,重重地一拍脑门,“砰”地一声,虽是沉闷力道却是极大,“对了陈主任,三天前,孙书记问过我,您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他实在没别的东西可说了,只能把这消息拿出来了,陈太忠则是一直在冷眼旁观,从他的心跳或者表情种种原因来分析,不似作伪。

反正,张爱国既然已经说无可说了,他当然也就没办法再计较了,于是冷着脸点点头,“你再想一想,我现在去找孙小金。”

看着他的身影消失,张爱国才长长地出一口气,只觉得双腿有点发软,琢磨了一下之后,一边打开车门上车,一边摸出手机,“李厂长您好,请问您现在在什么地方……”

从孙小金嘴里,陈太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敢情这件事跟孔祥荣的关系还真不大,都是林源在里面上下其手。

助力车厂的固定投资将近四千万,因为凤凰科委有钱,所以付款条件跟科委大厦一样,都是比较苛刻的——钱不会少给你们,但是为了保证工程质量和设备的调试运行,商家必须要垫资。

但是这年头商家也不傻,心说不管你科委再有钱,我也是越早回款越好,为此,有商家不惜拿出一部分钱来公关。

有过厂房建设、设备调试经验的人都知道,就算再好的产品、再好的施工队伍,在建设和调试的过程中,也难免出这样那样的纰漏——出纰漏不要紧,关键是能解决了,尽快地解决了,这就不算什么。

不过,因为这个缘故,有些该付的款项暂时就没支付,所以说孔祥荣手里有点余钱,因为陈太忠放权放得很开,他这个余钱,就可以挪用来支付其他商家的没到期的款项——出纰漏的要延长支付期,那些活干得漂亮的,提前支付也算正常吧?

林源就是靠这个挣钱,有人想提前拿到钱,就要打点他,让他跟孔厂长吹吹风,而孔祥荣琢磨着这其实也不算什么事儿,也就适当地支持一下他的小舅子。

他想得很简单,林源在里面搞什么我不管,反正人家活儿完成得漂亮,提前支付也算是对这种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的奖赏,不要紧的吧?

要命就要命在,林源挣这种钱挣上瘾了,名声也在乙方里传出去了,前一阵,他又收了人一大笔钱,其他的开销不算,现金就是十五万的模样,就跑到姐夫跟前,要他帮着人家把设备调试好之后的款子支付了——最好把质保金也给了算了。

这设备是调试好了,不过调试好还有个试运行不是?孔祥荣一见这笔钱太大,有三百多万,就不敢给了,说是要照章办事按合同来。

要命的是,就在这试运行刚完成之后不久,设备出现重大故障,经过厂家的不懈努力,倒是又给调试好了,可是李天锋不干了,找到孔厂长表示这笔钱要扣着,一定要观察一段时间再说,这毛病谁敢保证不再犯呢?

扣着就扣着吧,孔祥荣知道老李的脾气又臭又硬,也不想顶他,可是这么一来,厂家不干了啊。

事实上对很多厂家来说,这个时候林源的承诺就是支付的保票,大家都说他是他姐夫的白手套,帮孔厂长收钱的,这厂家送钱给林源,也是怕孔祥荣从中刁难,别人都送,就你不送,眼里是不是没有我这个孔总啊?

反正这年头的干部,可不都是这样吗?

按说不送钱的话,设备试运行完了,他们也有资格跟助力车厂要钱了,眼下倒是好,钱送出去了,这款子居然还拖后了,那个故障只是个意外啊——你们这是不是欺人太甚了?

厂家挺生气的,气林源拿钱不办事,当然,他们也不敢去要回那十五万,说不得就苦苦哀求,“林工您就帮着说一说吧,咱又都不是外人。”

“谁让你设备出毛病了呢?”林源这家伙,性格比较操蛋,眼睛一瞪就不认人了,“你知道我害得我姐夫多被动吗?跟你说这钱就是推后给了,没得商量。”

厂家更气了,厂里经济本来就比较紧张——就撇开不说紧张不紧张,这口气咽不下去啊,收钱不办事你还有理了?

说不得,厂家就要暗示一下,林工你要这么说的话,那不要怪我们找陈主任反应一下情况。

“钱我花了,还不了啦,”林源听到这暗示,脸一绷,“你们想找陈主任反应意见,我欢迎啊,不过,信不信这钱以后你永远都拿不上了?不过就是等半年……多大点事儿?”

厂家还待纠缠林源,谁想林源找了两个混混跟在自己身边,林工现在有钱了,短期内养俩闲人还是不成问题的,这意思就很明显了——你小子也不看一看,凤凰人是你随便吓唬的吗?

厂家这边努力再三未果,真的恼了,说不得就找到孙小金反应情况,孙书记一琢磨,这事儿还得跟陈太忠说啊,遗憾的是,陈主任在上学不是?

“这厂家跟我反应几天了,”孙小金向陈太忠解释,“不过我想这钱没出去,还是要推后给,咱没受到什么损失,就说等你回来再说吧。”

“等我回来……等我回来,”陈太忠真是气得哭笑不得,“老孙你根本不知道,人家把这事情捅到市纪检委去了,不是看着我的面子,秦小方已经就把老孔弄走了。”

“啊?”孙书记听得也是吓了一跳,好半天才疑惑地挠一挠头,“这厂家剩下的钱,不想要了吗?”

“真把老孔弄走的话,人家来要钱你敢不给?”陈太忠无奈地一摊手,“你最多刁难一下,迟付、少付……慢慢付,再说了,咱科委也丢不起这人不是?”

“确实,丢不起这人,”孙小金点点头,“那太忠你的意思是该怎么搞,照我感觉,这钱……估计跟孔祥荣关系不大,就是他的小舅子太操行。”

“有没有关系,这个不重要,重要的是确实有人收黑钱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他这个厂长不能干了,老孙你先找他谈话吧,就说是我的意思,让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,要是有侥幸心理,那就直接请市纪检委的人来了。”

“那他要是老实交待了呢?”孙小金眼睛一亮,他这个科委的纪检书记,真的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,不过是个纽带作用,没资格对涉嫌违纪的干部采取什么措施,只能找其谈心。

而眼下陈太忠对此事震怒了,他背靠陈主任,多少就能威风一下了,这个名声打出去,那以后其他人岂不是不能小看自己了?

“看情况吧,老实交待的话……情况不严重,那也就只能捂着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无遗憾地叹口气,“秦小方那儿我去交涉,老孙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?”

“捂着?”孙小金的眉头微微皱一下,“捂着怎么把他弄走?”

“让他请病假,回家休息吧,”陈太忠现在可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事了,不过他转念一想,老孙怎么会提出这种简单的问题呢?

下一刻,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笑着看一眼孙小金,“其他主任那儿,就是老孙你吹风好了,呵呵,我这算支持你的工作了吧?”

“呵呵,”孙书记闻言也笑了起来,捂着不难,但是搞走孔祥荣,必然要跟其他人有个交待,陈主任让他出面,这就是向大家说了:看好了,我孙某人不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物啊。

“陈主任你放心,这件事我一定办利索了,”一边说,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子,“我现在就去找孔祥荣。”

“我去找林源,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站起身向外走,“反了他啦,科委内部的人都不敢吃拿卡要,他一个外人倒是牛逼哄哄的,他以为他是谁啊……”

“陈主任你这话说的……”孙小金听得哭笑不得,说得太直了吧?

不过,陈太忠心里还真是这么认为的,科委的钱也是好拿的?拿了还敢威胁别人,你这么做我要是没反应的话,科委的人心可就散了,大家会怎么看我?

这不但是在打我的脸,而且,也是在坏科委的名声,小子,我要让你知道,有些人的主意打不得,你一旦打了,我要你后悔一辈子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