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38章 边缘

“你变了,”看着蓦然出现在自己床前的陈太忠,唐亦萱微微一笑,笑容中有点无奈,又似有些遗憾,或者再加上些许的痛惜——总之,是没有惊讶。

你怎么就不惊讶一下呢?陈太忠觉得有点失败。

他得了消息之后,一路猛赶,终于在晚上将近十点半的时候进入素波市区,就在他打算回横山区跟白市长相会的时候,猛地一拍脑瓜,我怎么就这么笨呢?可以借这个由头,去一趟三十九号嘛——我跟小萱萱你了解情况来啦。

于是,他收起桑塔纳车、隐身、万里闲庭,等到了三十九号门口的时候,发现卧室还透出昏黄的灯光,登时就是一愣:我记得,小萱萱一向睡得挺早的嘛。

吓她一跳吧,这意外的惊喜,可也是情调呢,陈太忠捏个穿墙术,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唐亦萱的卧室,发现她正斜靠在床头,上身是雪青色棉质睡衣,下身搭着一床粉红的薄棉被,手里拿着一本书,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。

睡衣的“V”领遮掩得不是很紧,雪白的肌肤在雪青色的反衬下,显得越发地洁白,床头的台灯昏黄的光线打在上面,一时竟有了晶莹剔透的感觉。

甚至,连她胸前半隐半现的沟壑,也有若白玉上的纹路,让整个玉雕美体显得生动了不少——再配上她额前微微有些凌乱的长发,给人一种慵懒而恬静的感觉。

陈太忠从来没见过她这副模样,一时居然看得有点想咽唾沫,不过,因为不忍心打扰了这副美景而硬生生地忍住了,好半天他才轻轻咳嗽一声,而不是像他计划中那种低沉地吼一声来吓唬人。

然而,唐亦萱就像算准了他要出现一样,听到这一声咳嗽,缓缓地抬起头来,不但一点惊讶没有,反倒是说他变了,这让年轻的副主任觉得分外没有面子。

变了就变了吧,陈太忠轻笑一声,不管不顾地坐到她的旁边,身子一直也靠到了床头,特别不见外的那种架势,“我是想过来跟你了解一下情况嘛,要不然……咳咳,那个啥,我也不忍心这么晚打扰你。”

“你这叫做贼心虚,呵呵,”唐亦萱听得就笑了,白他一眼后,主动将头靠在了他的肩头,“我就猜到你这家伙,八成不会放过这种趁火打劫的机会。”

“太没面子了,我本来打算给你个惊喜呢,”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,手一伸,揽过了她的肩头,“那你说我变了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是说你接了我的电话以后,不问清楚就跑了回来,”唐亦萱柔声回答,身子也向他再靠一靠,不经意的动作显得她柔情无限——他甚至能感觉到柔软的脸颊靠在肩头的那份细腻。

然而,她的话却多少有些无情,或者说扫兴吧,“搁在以前,你不会这样的,现在你怀疑,事情不仅仅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,很可能涉及了其他的人和事,所以才这么着急地跑回来,我说得对不对?”

“对是对的,”陈太忠有点惊讶她的逻辑思维能力了,不但料到了哥们儿会半夜跑过来,还知道哥们儿这么着急跑回来的原因是什么,看来这女人们也不能小看啊。

然而,他不认为这种变化应该收获到她这样的表情,禁不住出声反驳,“可是,这是我思维成熟的表现,难道不对吗?”

“这不叫思维成熟,而是叫思维官僚化,”唐亦萱幽幽地叹一口气,“遇到什么事情都要考虑是不陷阱,有没有别人的授意……你不觉得你们活得很累吗?”

“这才是我进官场要学的嘛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满腔心思给她个惊喜,不成想却得到了一个思维官僚化的评价,一时就有点忿忿了,“要不然,这个破官有什么好当的?”

“哪里有那么多事像你想的那么复杂?”唐亦萱将手头的书放在枕边,探手缓缓地揽住了他的腰,一时间温情无限,女人就是这样,一旦同男人突破了某种界限,就会情不自禁地粘腻起来,“其实就是……”

“好了,不说这扫兴的事情了,”陈太忠被她这个小动作勾动了心火,扭头捧着她的脸颊,激烈地吻了起来。

这一吻就是天昏地暗,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听到女人的声音,却是断断续续的,“唔……不要在这儿……我要宫殿……”

宫殿就宫殿吧,陈某人心里明白,这已经是进了一大步了,起码眼下是在三十九号,堡垒是一天天地被攻破的,心急吃不得热豆腐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一觉醒来,看到身边的唐亦萱正在酣睡,鬓发凌乱玉体横陈,嘴角兀自微微弯曲着,似乎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,触摸着绵密细腻的肌肤,他真有提枪上马梅开三度的欲望,不过再一想,已经疯了半晚上了,让她睡个好觉吧……

悄悄地离开了三十九号,他的心情变得奇好,能跟唐亦萱相拥而眠,还是在她有心理压力的三十九号,这让他感到了极大的满足,没跟着老蒙走,果然是正确的选择,至于说老孔受贿的事情——这点破事,分分钟搞定的嘛。

据秦小方说,孔祥荣本人现在还没发现什么大的问题,无非就是跟投标方吃喝几次的问题——还是在开标之后的事情,不过想也能想到,基础设施投资就三千多万四千万,里面要是没有一点猫腻,怕也是不可能的。

这个并不重要,重要的问题,出在孔处长小舅子林源身上,孔处长的丈母娘死得早,老丈人也不善教育子女,所以这个小舅子是他夫人林洁一手拉扯大的,说是弟弟其实算半个儿子。

林源在电信局上班,搞工程的,也是借了电信的大旗拉了自己的私人施工队起来,这次电动助力车厂的通讯设备和电缆施工价值四十万元,就是林源的施工队拿下来的。

对这个消息,陈太忠也知道,他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,别人干也是干,自己人干也是干,为什么一定要为了表示清廉,假惺惺地让外人中标呢?

现在地方保护主义盛行,哥们儿这科委,略略地地方保护一下就不行吗?

林源是规规矩矩中标的,虽然任是谁也清楚,这“规规矩矩”四个字是要加引号的,但是电信工程公司报出的价格是六十多万——这才是行情价。

不管怎么说,这次林源是小赚了一笔,是的,小赚,绝对不会很多,就算咬紧牙关克扣人工,对半的利润也不过才二十万,不算什么。

然而,问题在于,这林源跟孔厂长的关系被别人知道了,于是就有人来迂回公关,说林工你要是能如何如何,我这儿就有一份心意。

所以,他虽然只接了四十万的活儿,近来却是买了一套十五万的房子,还买了一辆小二十万的桑塔纳时代超人,有人说他在素波还买了一套二十万的房子——他漂亮的未婚妻在素波。

再加上他最近生活也相当奢侈,动辄出入高档场所,赌博起来,两三万地输也不在意,就有人说他是有个好姐夫。

“充门面呢,”林源如此解释,还说他的女友早就说了,桑塔纳以下的车她不坐,所以他不得已才借钱买了一辆——爱情魔力嘛。

扯淡,有人发现他那个在电信机房上班的女友,也买了一辆捷达车,一时就不平衡了——电信待遇确实不错,不过,她想买得起十五万的捷达,怎么也得攒十几年吧?机房的技术人员可是没有外财的。

既然炫富了,你就要有被红眼者歪嘴的心理准备,有人细细一算,林源最近半年,起码花掉了七八十万,可是除了助力车厂这个项目,他根本就没接到什么像样的活,于是问题就来了——他挥霍的钱,是哪儿来的?

写匿名举报信的人也承认,没有孔祥荣收受贿赂的证据,但是他根据种种迹象分析,林源就是孔祥荣的代言人——否则的话,林工这么多来历不明的钱,实在无法自圆其说。

严格说起来,这举报信写的有点无聊,太唯心主义了一点,不过,凤凰科委现在可是凤凰市的一大块肥肉,就算秦小方不想查,但是架不住下面的人撺掇啊,“秦老板,不管能不能查出问题来,咱多少得问询一声不是?”

问询一声,那就问询一声吧,秦书记也不好坏了大家敛财的兴致不是?不过,科委有陈太忠在,这个招呼不打是不行的。

于是,事情就变成了眼下这个样子。

不过陈太忠不在意,他在科委有的是眼线,多少人不认文海这个大主任,可是却要认他的,相信没人敢在这一点上欺瞒了他——不过话说回来,小萱萱那里真的很高,最后的时刻……真的很嗨皮啊。

想到这个,他的心情根本就想糟糕都糟糕不了,车路过西郊公园的时候,他将车速放慢,下意识地向公园里扫视一眼,却发现副市长王伟新站在那里东张西望——在等你的唐姐一起跑步吗?哈,今天她要晚一点才能出来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