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37章 疑神疑鬼

生人好说熟人难办?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明白了,十有八九啊,这高胜利以前跟蒋世方有过接触,嗯,很可能是不太愉快的那种。

高云风看着他在那儿皱眉头,心里也在嘀咕,老爸就让我这么问的,还不给我解释,不过这话,太忠他听得懂吗?

他正怀疑呢,却见对面这厮苦笑一声,居然做出了一个让他瞠目结舌的回答,“唉,估计云风你要失望了,据我了解,熟人的可能性要大一点。”

你真听得懂?高云风好悬没把这话问出来,不过在陈太忠面前,他还是要面子的,说不得挠一挠头,“你看,你就不是不知道,跟我说一说,是哪个熟人?”

“这个嘛,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心说估计高胜利跟我的消息差不多,也是认为是蒋世方了,那么告诉这家伙也可以,反正今天高家父子是真给面子,再藏着掖着也不合适,不过慢着……真的可能是蒋世方吗?

犹豫一下,他还是拨了一个电话,一边拨一边冲高云风苦笑,“你这家伙性子太急了,我再帮你敲定一下吧,唉……”

他拨的电话是邵国立的,前两天从北京走的时候,他曾经跟邵国立喝过酒,其间说起过天南的变化,邵总当时说了,有机会可以帮着打问一下。

若不是高云风相催,陈太忠基本上就忘了这事儿了,反正谁当省长对他意思都不大,大部分人都不看好他在后蒙艺时代的前途,他还操哪门子的闲心?

邵国立不知道在参加什么场合,居然有人声,还有背景音乐,听他问起这事儿,咳嗽一声,“咦?正好,我现在就帮你问一问,你不打这个电话,我还忘了呢。”

这就是公子哥儿的做派,忘都忘得这么理直气壮——不过,人家也是马上就方便打问,如若不然,这么回答就多少有点轻慢了。

不多时,邵国立的电话回了过来,“现在就是老蒋和老庞在争了,这几天就要敲定了,嗯,老蒋赢面大一点……七成吧,别说出去啊。”

老庞是谁呢?挂了电话,陈太忠皱着眉头琢磨了起来,高云风等得着急,推他一把,“太忠,你问出来了没有啊?”

“没错,跟你老爹想的是同一个人,七成是他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撇撇嘴遗憾地一摊手,“我就奇怪了,你老爹跟老蒋仇很大吗?”

“老蒋……”高云风却是终于听出名堂来了,敢情是蒋世方要回来了,他仔细想一想,心说我老爸跟蒋世方好像……没什么瓜葛的吧?

不过这个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从陈太忠嘴里掏出东西了,想到这个消息基本上是父亲不愿意听到的,他就坐不住了,“那个啥,太忠,今天不招呼你了,我得找我老爸说事去。”

高省长跟崔洪涛聊了几句才走,刚一进家,就见儿子后脚急匆匆地跟了进来,说不得白他一眼,“你这是干什么呢?莽莽撞撞的,老大不小的人了。”

“我问出来了,”高云风小心地看着自己的父亲,“陈太忠说了,七成……就是熟人,你不愿意看到的那位。”

“嗯?”高胜利一听就呆住了,愣了有半分钟,才慢慢悠悠走向客厅,坐到沙发上之后,盯着茶几发呆,好半天才端起茶杯,想要喝口水,却好悬没被滚烫的茶水烫着。

“爸,很严重吗?”做儿子的大气儿都不敢出,好半天才小声发问。

“能有多严重?”高胜利笑一笑,不过那笑容看着多少有点勉强,接着他身子一直,靠在了沙发上,又伸个懒腰,“正部和副部,能差多少?没事!”

“才是七成,要不……咱们也想一想办法?”高云风知道,自己老爹这是有点郁闷,少不得提个建议。

“你这不是胡说吗,咱们能有什么办法?”高胜利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心说这种级别的事情咱高家能插上手吗?真是一派胡言,“你这个性子要改一改,以后给我收敛点,要不我送你下基层呆着。”

高云风一听就不敢言语了,转身就向客厅外走去,却冷不防听到老爹招呼一声,“你给我回来……陈太忠还说什么了?”

“他说……”高云风琢磨半天,发现实在没什么值得说的事情,终于悻悻地嘀咕一句,“他说也不知道你跟蒋世方哪儿来的那么大的仇。”

“要有多大的仇才行?”高胜利又瞪自己儿子一眼,轻吹一下茶杯里的沸水,就想啜一口,不成想手猛地一抖,半杯茶水直接泼到了裤裆里,“什么?蒋世方……哎呀呀,好烫!”

高省长家里空调开得挺大,极为暖和,所以他穿的是紧身的秋裤,这半杯茶水泼得又不是地方,那灼热感在瞬间就穿透了衣服。

高云风上前就帮老爹拍打,不过高胜利伸手一拦他,站起身子抖一抖,就将大半茶水抖落在地,“行了,我自己来……你说是蒋世方?”

“没错啊,就是蒋世方,”高云风奇怪地看着自己的老爹,“你说的不是他?那是谁?”

“是谁你不用管了,”高胜利就那么站着,又琢磨起来了,愣了半天之后,微笑着点点头,“倒也是啊,老蒋的可能性更大……我说,你不知道帮你老爸拿条秋裤来?”

“这是你自己倒的嘛,”高云风转身就走,嘴里不情不愿地嘀咕着,“也不知道你们都是什么毛病,说话都是大喘气儿。”

不过,嘀咕归嘀咕,他心里还是挺高兴的,既然老爸的对头来不了天南,那么我的日子就不会很难过。

习惯了别人前呼后拥,要是一下得夹着尾巴做人,那实在太跌份儿也太难受了——连他这个体制外的人都会这么看问题,可想而知那些因为种种原因失势的领导们的心情了。

高家父子的反应,陈太忠当然不知情,也不知道自己其实是漏了口风,不过这个并不重要,反正也是即将尘埃落定的事情了,事情一定,当然会有人传出消息来。

这就算彻底忙完一件事情了吧?他开着车往紫竹苑走,手里还拿个电话跟刘望男不住地瞎聊,我帮了你姐姐了啊,你得让我得瑟得瑟吧?

刘大堂听得也是心喜不已,心说太忠这是真给我长脸,一冲动就来了一句,“一个人在素波闷不闷?要不,我现在开车往素波走?”

“这个……不用了吧?不过你姐姐在素波啊,”陈太忠嘴挺硬,可后面却已经放了软话,“你倒是可以来跟她见一见……我说这是谁啊,没完没了地打电话?”

他的手机开启了呼叫等待功能,跟刘望男聊了一路,那个等待声就嘀嘀了一路,一时间有点恼火,拿下手机一看,“咦?是她?”

来电话的居然是唐亦萱,还是很执着地响个没完,陈太忠这下可是纳闷了,心说小萱萱从来不这样的嘛,说不得跟刘望男招呼一声,接起了唐亦萱的电话,“你好,我是陈太忠。”

这是他防着唐亦萱身边有人,不成想她却不管那么多,“陈主任,你现在说话方便吗?我这边没人。”

唐亦萱这么着急打电话,还真是有事了,刚才吃完晚饭的时候,秦小方来串门了,请示了她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,“有人向我们纪检委举报,科委的助力车厂厂长孔祥荣在工厂的采购和施工过程中收受贿赂,数额巨大,唐姐您的意思是?”

秦小方跟陈太忠不对眼已经很久了,但是除了一开始将其划拉到东临水村,也就再没发生过什么冲突,就算陈太忠被省纪检委的带走,秦书记也不过就是做了一个领路的,指出陈主任之后,转身就走,没有更多的纠葛。

两人都跟唐亦萱走得很近,算是蒙系的两个分支而已,当然,秦书记那一系更接近凤凰本土派,可陈太忠也是本地人——派系这东西有的时候真的很乱。

总之,秦书记不想跟陈主任正面碰撞,最起码在请示了唐姐之前是不想碰,所以他就要问一问,这件事该不该查,要是查的话,是市纪检委出面,还是科委的纪检书记先展开自查?

像这样的事情,唐亦萱当然要问一问陈太忠了,她也知道,这家伙霸道得很,先把招呼打到才是正理儿。

“什么?”陈太忠一听就火了,心说这老孔怎么就这么糊涂呢?我让你负责这一摊,是对你的信任,你要贪就贪吧,胃口小一点,注意一点影响,这年头干部要过于干净不懂变通的话,反倒不易团结同事——可你怎么就被别人抓了小辫子了呢?

慢着,这件事也未必是那么简单,下一刻,陈太忠冷静了下来,电动助力车厂那儿,可是还有一个正义感过剩的李天锋盯着呢,要是老孔做得天怒人怨了,老李不该不跟我打招呼啊。

这是……有人见助力车厂启动了,要借此向伸手摘桃子了吗?他实在无法不这么想,于是重重地叹一口气,“真是想安生都安生不了……算了,我现在就往回赶,有什么事儿,明天再说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