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36章 游戏

高胜利能出现在这里,说实话,是比较偶然的。

从一个细节分析,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,陈太忠在素波学习了一段时间了,高云风虽然抱怨他没有来找自己玩,但是同时,陈某人也没拦着他,让他别主动找过来吧?

当然,高云风不找他玩,肯定有这样那样的原因,也许根本就是忙着向朋友们显摆,顾不上找他——毕竟陈某人比别人不同,不怎么买他这省长公子的面子,他在这儿找不到什么优越感。

不管怎么说,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高胜利若是真有要紧事找陈太忠,做儿子的肯定会第一时间冲在前面,那么由此可以得知,高省长找陈主任,还真的是没什么大事情。

当然,高某人也没有好心到闲得没事就来给一个小副处捧场,他知道陈太忠今天来找儿子,是为了撑场面的,心说我正好有点事情找你,找小高撑场面,怎么赶得上我这老高出马呢?反正父子一体,我就算不出面,别人也会考虑到我的因素。

遗憾的是,对方的门面实在太小了,仅仅是一个县委书记,高省长连话都懒得跟其说,他现在已经是副省级干部了,跟下面的县处级说话太多的话,容易影响自己的境界。

倒是崔洪涛有意巴结陈太忠,跟徐自强说了几句话,还开了一个小玩笑,“通玉可是出美女啊,小徐这是有福气了。”

徐书记被人用这种话挤兑得多了,自然也就习惯了,说不得嘿嘿一笑,“家有悍妻啊,崔厅长要是有空来通玉指导工作,就知道我有多么痛苦了……只能干看着。”

这话一石几鸟的,也就不再解释了,反正有一点可以确认无疑,那就是暗示崔厅长若是肯去通玉,十有八九当有意外之喜——起码眼福管饱,领导的鸽子可不是那么好放的。

怎奈他这番心思,也是媚眼抛给了瞎子,人家崔厅长说完这话之后,冷不丁想起了一件事,直接招呼起自己的秘书了,“小刘,《新闻联播》开始的时候,声音调大一点,老板的习惯你还记得吧?”直接就将话说到一半的徐书记撂在了一边。

当然,徐自强不可能为此着恼,初次见面,崔洪涛能跟他开玩笑,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,至于说没空听他发挥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。

官场能让无数人趋之若鹜的魅力,这里就能体现出一斑来,只要大你一头,无视你就没商量,说得不客气一点,官场更像是一个网络游戏,等级决定一切,级别高的玩家可以直接秒杀级别低的玩家——只不过这个游戏练级不太容易,非常考验玩家的综合能力。

甚至可以说,在大多数情况下,官场是最合格的网游,有些游戏还要考虑玩家的种族、职业、操作和装备之类的差异,官场游戏远不用那么麻烦,彼此一亮等级,谁输谁赢就确定了——大一级就是大一级!

而且这游戏不像商界、学术界什么的,存在个“人不求人一般高”的现象,在体制这张大网中,没办法各发展各的,你敢不买高级别玩家的账,定然会遭到所有玩家的唾弃,离掉经验爆装备的日子就不远了。

当然,特殊情况也有,比如像陈太忠,该在闪金镇玩的主儿,时不时地跑到诅咒之地、悲伤沼泽之类的地方下一个副本,不过,人家的公会强大,自身又带了外挂,这就属于比较逆天的存在了。

高省长现在的身份,是越发地金贵了,吃完饭之后聊了两句,站起身就走人了,崔洪涛也走了,高云风笑嘻嘻地看着徐自强,“徐书记,哪天我去了通玉县,你得招呼好我啊。”

你就不算啥了吧?在徐自强眼里,高云风真的就是那么回事,体制外的公子哥他也见过几个,能成事的不多,自我感觉良好能坏了事的倒是不少,谁知道这位爷有什么毛病呢?

当然,要说怠慢他也不敢,陈太忠今天找高云风做陪客撑场面,其实是正合适的,陪客嘛,陪一下,再暗示一下跟高省长有些关系也就是了。

总之一句话,徐自强不太愿意招惹省长公子,高云风也不怎么看得起区区一个县委书记,双方都有看不起对方的理由,不过倒是都保持着表面上的客气,做人嘛。

然而高公子这句话,徐书记还是听懂了,听起来好像是说通玉美女多多,我要去玩儿的话,你得安排好了,实则不然,人家这是在撵人呢。

行行,我走,我走还不成吗?徐书记自然不会跟他一般计较,笑着站起身子,看一眼曹小宝和刘盼男,那两位也乖觉,见状也站起身告辞了。

徐自强的秘书在走廊尽头站着,见他们走出包间门,忙不迭上前走上前拎包,心说领导你该开口,关心一下我吃饭没有吧?我这表现很不错的嘛。

谁想徐书记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,他一直不吱声,皱着眉头想心事,其他三位也不敢做声,只能小心翼翼地跟在领导身后。

直到走出交通宾馆的大厅下了台阶,徐自强才转头冲刘盼男招一下手,不成想她过来了,曹小宝也跟着走过来,徐书记一时就有点腻歪,这个小曹境界还是不够啊,我跟你老婆说两句话,让你掺乎了吗?

当然,这也就是一些琐碎的小事,他不会往心里去,人家是两口子呢,等刘盼男走过来,他沉吟一下,方始缓缓发话,“小刘你现在……还是没位置?”

“嗯,”刘盼男也不敢多说,只是默默地点点头,别看徐书记刚才在高胜利面前大气儿不敢出一口,但是对她来说,这就是通玉县至高无上的存在——要不说这个网游里,级别决定一切呢?

当然,她应对得小心翼翼诚惶诚恐,心里却是噗通噗通乱跳个不停,徐书记这是要考虑……安置我了?

然而,徐自强也没像她想的那么浅薄,说给你个什么官当,他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,“好好干吧,不要被小曹比下去啊,我可是更看好你。”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徐书记虽然管着官帽子,可是帽子的多寡是有限制的,哪个人该戴什么帽子,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就算的。

一个交通局长的帽子已经扔出去了,他若不是知道陈主任更认眼前这个女人,怕是连这话都不想说——当然,既然高省长都出面了,这话不说也就不妥当了。

“谢谢徐书记的关心,我一定牢记在心,”刘盼男笑着点点头,是那种非常谦恭的笑容,她并没有因为老板的夸奖就得意忘形,“其实我也不想什么了,只是小宝不太会来事,还请徐书记以后能多多批评指导他。”

这话说得有点冒昧,措辞也不太合理,不过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,你能指望她说出什么更贴切的话来吗?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资格成为吴言的。

最起码徐自强就认为,刘盼男这话说得还算有水平,起码表现出了高出其他女人一筹的胸襟——有陈太忠帮衬你,曹小宝真的是任你揉搓了,他是交通局局长的话,你就是太上局长了,小刘不错,不算很贪心……

他们在这里嘀咕不表,只说楼上厅长包间里,陈太忠站起身送一送客,接着回头看着高云风笑,“云风,这是还有事儿吧?要是没事我也走了。”

“当然有事了,”高云风白他一眼,心说我老爹可能白给你捧场来吗?“这么说吧,知道你消息灵通,问你个事儿啊,下一步省长会是谁?”

“你以为我是谁,中组部部长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心里却登时明白过来了,敢情老高也想早日摸清天南的局势,好未雨绸缪及早安排,才这么给我面子的。

可是有些东西,他确实不合适说啊,说不得只能冲着对方一摊手,“云风,这事儿我真是一点都不知道,要不你问问纯良吧……我帮你拨号?”

“太忠,说句良心话,你这么说就太让我失望了,”高云风一点都不傻,恰恰相反,他聪明得很,闻言一指陈太忠,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。

“一,蒙老板比许老板大,这个没错吧?二,你在老蒙跟前说话,比纯良在他老爹面前说话管用,这个也没错吧?太忠,你给个痛快话吧……咱哥俩,能不能相处了?”

“你今天没喝多少啊,怎么就这样了呢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犹豫一下方才发话,“这个问题我问过蒙老板,他不肯告诉我,说是……违反组织纪律。”

“你少跟我扯,不通过蒙老板,你照样有渠道,”高云风摆一摆手,不依不饶地追问,“愿不愿意说,给个痛快话。”

“你老爸怎么说的?”陈太忠不答反问。

“生人好说,熟人……难办,”高云风看着他,一字一句地说道,那眼神,似乎是要看穿他的掩饰,盯到骨子里一般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