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35章 吓人的暗示

徐自强的冷笑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,想明白陈太忠话里所指的意思,他心里登时就是一声长叹,这家伙的算计真是不错,这个交通局长,不扶正还不行了!

道理明摆着的,通德市交通局长张援朝既然是赵喜才的人,跟臧华不太对眼就是很正常的,通玉县交通局成局长是张局长的人,眼下既然是臧市长主政,那么不把成局长的死活放在心上也是很正常的。

事实上,交通局这一块,垂管的力度也不是很大,给下面拨款是比较多,但是人事上的话语权并不算特别大。

说句实话,成局长此人,徐书记也不太看得上眼,交通局大抵还是受政府管,小成的关系是市局的,但是跟县长张文关系也不错——甚至,小成跟王二华关系都不错,如此一来,当然不会跟他这个县委书记有多近乎。

想到这个,徐自强才发现,自己若想真的发难,拿掉这个交通局长也不算太难,以前他没想到这一点,大抵还是竞争的层面低了一点,没能力站在这样的高度看问题而已。

然而,纵然有这样那样的道理,他还是不敢就这么应承下来,说不得很诚恳地看着陈太忠,“副局长我打保票了,不过一年以后还真得看情况,陈主任,我这也是不想瞒你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老徐这态度真的算不错了,自己逼得过急就没意思了,“这么着吧老徐,给你个建议,借着这次机会,好好地跟臧市长套一套近乎。”

“咳,臧老板不跟我计较,我就要念佛了,”徐自强心里挺苦的,你这风凉话说完没有?“倒是李书记那儿,我得多走动两次。”

你小子真是听不出来好赖话,陈太忠一时无语,哥们儿这是正儿八经的好建议,合着你以为我是在挤兑你?

不过,这家伙肯定不知道老蒙要走了杜毅要上位,眼下这么说,是向哥们儿靠拢呢,想到这里,他轻咳一声,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你要这么想,我也没别的可说了。”

生死由命富贵在天,若不是曹小宝还要靠你帮衬,你当我真的闲得无聊,还是看你顺眼?会向你做出这种暗示?

徐自强听到这话,笑一笑没有接口,而是话题一转说起了别的,可是他心里就嘀咕上了,做官做到他这个地步,如此明显的暗示都听不懂的话,那才叫奇怪呢。

陈太忠这么说话,是个什么意思啊?徐书记抬手看看表,笑着邀请对方中午坐一坐,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换个时间吧,今天中午安排好了。”

看着他离去,徐自强这心里的纳闷,越发地大了,琢磨一下,心说我得搞清楚里面的缘故啊,莫不成,是李书记……要走了?

倒也不怪他瞎猜,实在是陈太忠不跟李书记打招呼在先,又暗示他投靠臧华在后,虽然两者分开听并没有什么问题,可是关联起来的话,却由不得他做出如此判断。

可是,李书记不是跟陈太忠说得上话吗?徐书记越想越头疼,越头疼就越想知道结果,坐在车里琢磨了足足有十分钟,为保险起见,还是吩咐了一句自己的秘书,“给曹小宝家里打电话,嗯,再打两个传呼。”

曹小宝开着一辆破面包车,才堪堪地进入素波地界不远,不过,省会城市自然有省会城市的优越性,二十来分钟后,他还是收到了传呼,于是给徐书记回了电话过来。

徐书记又恼了,小曹同志你这是怎么回事啊?局里给你配的传呼,是方便联系你用的,你这倒是好啊,把传呼当手表了吧?亏得我还想给你加点担子呢,对组织的信任,你就是这个态度?

当然,徐自强这次说话就没那么刻薄了,不过曹小宝还是听出了领导的意思,“我借了一辆车,正往素波赶呢,好随时向领导请示……这刚才在路上,没信号啊。”

你借了辆车?徐书记一下就听出味道来了,这家伙没开农业局的车,私下跑过来,这是跟我表忠心来了,所以就不想让农业局的局领导知道。

这个小曹挺有意思的嘛,他觉得有点好笑,语气就缓和了一些,“嗯,既然来了,来驻素办……算了,去长风宾馆吧,在那儿一起吃中饭吧。”

通玉县在素波也有联络点,不过徐自强一想,驻素办那儿几苗人都是通玉县政府的,小曹既然不想让别人知道,那我就将就他一下好了。

由此可见,徐书记做人,倒也算得上讲究——他倒是想不讲究呢,这不是想知道陈太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吗?

事实上,徐自强心里已经做出了判断,陈主任的话应该是为自己好,姓陈的做人是很嚣张,但是人家确实有嚣张的本钱,消息渠道绝对比自己的强很多,而且,这家伙这么在意曹小宝,也不该给自己传递什么错误信息才对不是?

曹小宝也知道长风宾馆,这是素波市比较偏向通德方向的宾馆,规模和档次都算得上可以,评个三星基本没有问题,通德方向的人来素波,很多人都住在这里。

更令他荣幸的是,短短几天内,他已经第二次跟县委书记吃饭了,心里这个激动,那是没办法提了,然而很不幸,徐书记的注意力,更多地放在了跟他同来的妻子身上。

当然,这个注意是很单纯的注意,并没有别的意思,通玉县出美女,徐自强就算好女色,也不会对刘盼男这种半老徐娘感兴趣,“小刘也过来了啊?孩子怎么办?”

“我俩都请了一周的假,”刘主任可不想让县委书记抓住自己翘班,或者认为是自己撺掇着老公来素波的,“小宝要来素波,我就跟着来逛一逛。”

其实,自打前一阵的事情发生之后,徐自强对刘盼男也有点好奇,这女人的妹妹似乎跟管老书记相克,先是被凌书记的儿媳妇欺负得站不住脚,现在混得好了回来,顺便连凌书记背后的管老书记都敲打了——王家兄弟虽然是罪有应得,但是相继离奇死去之后,老书记就伤心得心脏病发作,躺进通德市人民医院了,嘴里还一口一个“我死了都没脸见大中了”。

不过,这种事情好奇归好奇,问却是问不得的,最起码以徐书记的身份,以眼下双方的亲近程度,这话不合适出口。

在徐书记的暗示下,刘盼男夫妇很快就明白了,自己来得正是时候,领导想跟陈主任坐一坐,咱得牵线儿不是?

陈太忠只当是这档子事儿已经完了呢,结果下午一下课,接到了刘盼男的电话,心说这屁大一点事,何必搞得这么复杂呢?说不得叹一口气,“六点钟你们去交通宾馆等我吧。”

接下来,他就要联系高云风了,不成想高公子一见是他的电话,劈头盖脸就臭骂他一顿,“太忠啊太忠,你小子是真让人寒心,在素波呆这么久,也不知道主动联系我一下,合着你以为,我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?蒙老大要走,咱就不是兄弟了?”

“成成成,今天我认打认罚了啊,”陈太忠挨骂了,可是这心情还不错,心说云风这家伙毛病是多,但是对朋友还是没问题的,“我现在就往交通宾馆走了啊。”

不成想,他到了交通宾馆之后,又见到一位老熟人,高胜利高副省长居然也在,就在他以前那个厅长专用包间里等着呢。

这包间在高省长调走以后,就是崔洪涛崔厅长的专用了——崔厅也会说话,不说自己做的是“人走茶凉”的事情,笑嘻嘻地跟老厅长解释,“老板,我这就是想沾一沾您的贵气啊。”

高胜利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叫真,不过眼下接待陈太忠,他又回到这儿,那也是正常了,崔厅长当然不会说什么,还说等忙完手边的事情,再过来听领导指示呢。

可是陈太忠挺奇怪的,心说老蒙都要走了,老高实在没道理还跟我这么热情,不至于划清界限吧,也多少要把温度降一降的吧?

想到“划清界限”四个字,他似乎又有点明白了,这老高估计心里也有点惶惑,现在一说起来派系,高省长这肯定是要归到蒙系里的——虽然只能算蒙系外围。

管它的呢,反正你热情对我,我也热情对你,就这么简单,至于老高为什么这么反常,人家愿意说的话,自然会说的,陈太忠也不想那么多了,反正有老高在,那就是更给我捧场了。

徐自强听说陈太忠在交通宾馆摆饭局,心里就隐隐有点明白了,这个呀,十有八九跟曹小宝想去县交通局有点联系,不过这省厅和县局,这这……离得太远了吧?

他带着自己的秘书和曹小宝夫妇上了楼,轻轻推开包间门,“太忠,都说了是我请客嘛,你这也太……呃,高省长也在?”

徐自强没见过高胜利,一次都没见过,但是在电视上不知道见了多少回了,见到高胜利居然在场,禁不住讶然失声。

高省长瞥他一眼,马上就看出来此人是个小干部了,本来没心搭理的,不过想一想这家伙居然能管陈太忠叫做“太忠”,还是抬手向一组沙发指一下,那意思很明白:你们坐。

徐自强登时就荣幸得不得了啦,副省长,那是副省长啊,冲我指了一下,高副省长……他真的冲我指了一下!

不过还好,这一县的县委书记不是白当的,他回头看一眼自己的秘书,拿过自己的手包,迈着小碎步,蹑手蹑脚地走到高省长指的那沙发处,不声不响地坐下来,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。

徐书记的秘书明白,自己这是进不去了,很乖巧地退后两步,可是刘盼男夫妇傻眼了:这局面……有点太大了吧?

曹小宝是被吓傻了,都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了,不过刘主任的思维还算正常,少不得扯一把自己的男人,也跟着进去了——在她想来,陈太忠让我来的,我管里面是谁呢?有时候女人想问题,还真的是一根筋。

双方身份的差别,真是的是太大了,可是陈太忠心里也委屈啊,我本来只是想叫云风来捧场的,谁知道人家高省长就这么给面子呢?

不过,差别大归差别大,该有的介绍还是有的,高胜利并不知道来者跟小陈的恩怨,所以,就算听说徐自强仅仅是一个县委书记,还是比较矜持地伸手出去同对方握了一下,当然,蜻蜓点水那就是必然的了。

徐自强并不知道高省长是临时起意来的,只当这是陈主任对自己的暗示,心说我知道了,高胜利就是交通厅厅长升到副省长的,该怎么做我已经明白了——别说你这是暗示对交通厅有掌控能力,只说你能帮我引见一下高省长,曹小宝的交通局局长,那是铁铁地没跑了!

这种场面还需要什么暗示的话,他这个县委书记真该去买块豆腐撞死了——我只当你帮我引见一个副厅长实权局长什么的,最多不过是崔洪涛,怎么能想到,你随手就把高老板拽出来了呢?

接下来的事情,就更让人震撼了,饭菜往上摆的时候,交通厅厅长崔洪涛也出现了,按说这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,高老板来了,崔厅长不出面接待,实在说不过去。

可是,这崔厅长跟陈太忠也很熟,一口一个“太忠”地叫着,徐自强心里暗叹一声:陈主任,我真的只是个县委书记,要是市委书记的,曹小宝当市局局长也简单的嘛——您这阵仗,不要玩得太大了吧?

这一刻,他已经打定主意了,我也不问为什么了,回去就多跑几趟臧市长那里,说实话,人家陈太忠想收拾我,犯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?

看着徐自强坐在那里拘束的样子,陈太忠心里也暗爽,不过,有个问题他还是想不明白:老高今天为什么这么给面子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