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34章 时势

“此间乐,不思蜀,”陈太忠哼着自己瞎编的曲子,一大早洋洋得意地从紫竹苑里出来,昨天他并未吃掉荆紫菱,不过须弥手镯这东西实在太过逆天了,饶是天才美少女博览群书,也被这东西震撼到了,终于不再追究他的荒唐。

这就是极大的成功了,陈某人很得意地想着,世俗礼法那是约束俗人的,哥们儿不是俗人,当然就不该受到这种约束。

事实上,一开始结识荆紫菱的时候,他并没有想着一定要如何如何,不过随着两人相处渐深,他慢慢地感觉,自己是不愿意失去这个女孩儿了。

昨天既宣告了主权,又哄得她开心了,晚上雷蕾虽然不在,他却正好借此机会恶补一下通玉之行损失的仙力,打坐一晚上之后神清气爽,心情那是要多痛快有多痛快了。

不过,老话说得好,欢娱的时间总是短暂的,正当他刚将车停在党校招待所院内的时候,手机响了,“陈主任您好,我是刘盼男的爱人曹小宝,您还没上课吧?”

“时间快到了,你有什么事快点说,”陈太忠回答得不温不火,正如他对对方的认识一样,这世界上有远近、好恶和对错之分,但是大多时候还是中性者居多,对他来说,此人是刘望男的姐夫,仅此而已。

“我刚接到我们局长的电话,”曹小宝回答得很恭敬,而且说到最后,居然有点结巴了,“他希望……希望我多跟您联系。”

“啧,知道了,”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“徐自强那边我会安排的,中午吧,我说……要上课了,你还有事儿吗?”

“没……没事了,”听到对方挂了电话,曹小宝这才发现,自己攥着电话的手心,居然隐隐地有些发潮,皱着眉头挂了电话,一边看着他打电话的刘盼男叹口气,“都是一家人,你紧张什么?”

能叫一家人吗?望男又进不了陈家的门,曹小宝心里暗叹,脸上却是笑一笑,“紧张不是正常吗?我从来没接到过张局长这么亲切的电话,还是一大早……你说,陈主任会怎么跟徐书记说呢?”

“要不……咱们现在去素波?”刘盼男突发奇想,“徐老大和太忠都在素波呢。”

太忠也是你叫的?曹小宝哭笑不得地看一眼自己的老婆,摇一摇头,“现在去不好,等陈主任和徐书记商量出结果来,咱们再去也不迟,要不然徐书记心里认为咱们是逼宫,那就不好了。”

再普通的男人,在大事上的谋划上,都不会比精明女人差很多,曹小宝此话可为明证,不过刘盼男也是非常之辈,“咱们去了素波,先不见他们,随时听候他们调遣不就完了?”

“嗯?这个主意不错,”曹小宝为之心动一下,“那我得去借辆车借个手机,唉,这一来一去再加上打点的人情……怕是一千块下不来。”

“机会难得,我出了,”刘盼男胸膛一挺,“前两天望男来的时候,给了我两万……你别看我,这是囡囡上学的学费,你少打那主意!”

陈太忠怎么跟徐自强说?那实在太简单了,中午见到徐自强在党校门口等着,他开口就是,“给曹小宝一个交通局副局长吧,我让丁小宁给臧华打个电话,就说对通玉县的善后处理工作比较满意,尤其是徐书记你很重视跟她的沟通,怎么样?”

“交通局副局长?”合着通玉县是你家的了,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?徐自强心里苦笑,这就是实打实的副科了,不过,既然是副职,问题就不会很大,有没有实权都很难讲,倒是陈太忠的回报让他有些动心,“臧市长会听丁总的吗?”

“臧华要是不听,真的打算处理你,小宁能找杜老板去,你明白吗?”陈太忠哼一声,皱着眉头看着他。

这倒是,徐自强也明白这个道理,丁小宁的来历,他已经打听得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,这女孩儿跟杜老板说话未必会怎么灵光,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人家能把话传过去——能直接跟省长对话的主儿,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了。

当然,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,还是混商界的这种,想在省长面前说地级市市长的坏话,听起来多少也有点匪夷所思,但是人家在通德吃了这么大的亏,臧华应对失误在先,不尊重她的意见在后,这坏话说不得吗?

不但说得,而且会很灵光,徐自强非常确定这一点,若臧市长是别系的人马,杜省长或者还要考虑个方式和分寸的问题,但是臧老板本来就是杜老大的人,杜老大教训他,需要考虑别的吗?

也正是因为这些因素的存在,丁小宁在通玉才会那么强硬,不成想差点被接受了自己五十万捐款的通德人那啥了,所以说世界上有些事,真是千奇百怪。

臧市长肯定也很清楚这一点,想明白了这个问题,徐书记心里一时大定,然而,人的贪心总是没有指望的,“要是李书记也能帮着说一说,那就更好了。”

这就是指望陈太忠出头了,不成想陈主任看他一眼,眼神极其古怪,“我说老徐,你觉得我还有跟老李打招呼的必要吗?”

徐书记愣了一秒钟,哈地一声笑了起来,缓缓点一点头,“这个倒是,太忠你考虑问题真的很周全啊……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走到了这样的位置。”

丁小宁这当事人要保徐自强的话,别说李书记跟臧市长相处还算马虎,就算两人关系紧张到针尖对麦芒,李书记也不会跳出来为难,丁总跟陈太忠是一体的,她的意思肯定就是陈主任的意思,老李的脑子若不是被猪油糊住的话,当然知道反对不得。

由此可见,王二华这次是捅了多么大的一个篓子,徐自强禁不住心里苦笑,外乡人就一定好欺负吗?傻逼才会这么认为。

想到这里,徐书记越发地认为自己这趟来得正确了,丁小宁保我都这么简单,坏我的话,岂不是更容易了?要知道,自古可都是坏事容易成事难。

这也算周全?陈太忠心里很不以为然,老徐你堂堂的县委书记想不到这点,只能证明你太患得患失了,还不如哥们儿这局外人看得明白,说不得微微一笑,“呵呵,徐书记你这也是关心则乱,不过……这个副局长,一年之内扶正,没问题吧?”

“扶正?”徐自强讶异地重复一遍,心说你这是没完了啊?一年之内让曹小宝成为交通局局长,你还让不让我活了?

可是想一想丁小宁歪嘴的威力,他还不敢就这么直接拒绝,于是苦着脸叹口气,“唉,太忠,我不是不想答应你,交通局的成局长,那是赵市长在的时候提上来的,曹小宝要是做了局长,那成局长怎么办?”

你是蒙艺的人,赵喜才也是蒙艺的人,你别难为我好不好?

想不到一个区区的县局局长,居然是赵喜才提拔的?陈太忠一听这话,也有点愕然,不过转念一想,他又释然了,赵喜才凭什么来素波当市长?还不是在高速路上有贡献的缘故?如此一来,跟交通局有些瓜葛,倒也再正常不过了。

“赵喜才?”他不屑地冷哼一声,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原来是他的人,赵市长是正厅呢,确实不宜招惹,呵呵……”

你这是眼里只有赵喜才,他可怕,我就不可怕了,是不是啊?

你不要这么挤兑我嘛,徐自强的眼泪都快下来了,心说你俩我都招惹不起好不好?“太忠,关键是市交通局局长张援朝,这个人是赵市长一手提拔起来的,曹小宝进了交通局的话,条上发展是不能考虑了,块上发展倒还可能。”

条上就是所谓的垂直方向,块上则是水平方向,陈太忠听得明白,一时还真有点犹豫了,他要曹小宝进交通局,肯定是因为他跟省交通厅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和私人关系,却是没想到在市交通局这边,冒出这么一个拦路虎来。

这个赵喜才,还真的是阴魂不散,这一刻,陈太忠的心里还真的恼火了,刚要发作,却是猛地想起一点利害关系来,于是笑一笑,漫不经心地回一句,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现在臧市长也该很赏识他吧?”

你这不是开玩笑吗?徐自强心里冷笑,臧华怎么可能赏识赵喜才一手提拔起来的人?只不过成局长做事还算稳重,把交通局也打理得井井有条,臧华不想乱动他就是了,跟赏识沾不上太大的光。

说句更难听的,就算臧市长真的赏识成局长,也只能将这一份赏识藏在心里,却是不合适表示出来,老成身上赵系的印记,实在太明显了,臧华不计较不代表别人不计较——老藏你是杜老板一手提拔起来的,现在力捧赵喜才的人,是个什么意思啊?

这种情况,实际上跟陈太忠的处境类似,若不是他身上蒙系印记太重,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不看好他在后蒙艺时代的发展了——杜毅就算再赏识你,再愿意不拘一格用人才,冷冻你一段时间也是必然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