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33章 藏不住了

对平常百姓家来说,黑社会确实是个挺闹心的存在,刘盼男一家导致了大眼强集团的覆灭,那肯定要考虑被打击报复的可能——混混们可是不跟你讲理的。

前一段时间还好,王晓强只是被关押等待审判,此事不但是在风口浪尖上,而且大眼强的刑期跟外面的形势密切相连,刘盼男一家并不怎么担忧。

可是王晓强一死,这就乱套了,大眼强的余党万一迁怒于刘盼男一家,搞个打击报复的,谁也承担不起不是?

有人说了,风笑你乱写,眼下事情正在风头上,谁吃傻逼了去报复他们一家?混混们也有智商,而且他们一家做为重要证人,又是陈太忠的关系,肯定得受警方保护吧?

这么想的人倒也不能说是错了,然而,仗义每从屠狗辈,人要一冲动,能做出点什么还真难说,当然,更重要的是,陈太忠已经走了,临走也没留下什么话。

就刘盼男那个不顶事的妇联副主任科员,凭什么享受警察们的保护?这毕竟是那啥啥的天下,怎么可能有不开眼的魑魅魍魉横行?

最关键的是,曹小宝一家人不敢冒这个风险,换位思考一下就能知道,就算百分之一的可能,普通人家也得提心吊胆很久,真的很正常。

约莫在晚上八点左右,通玉县的干部才联系上了曹小宝,敢情曹家人躲到乡下姑妈家去了,寻呼机的覆盖范围到不了那里,曹小宝出来买烟,莫名其妙地收到一串乱码,上面好死不死地有农业局的电话,而小卖部又有公话,这才得已联系得上。

刘盼男正在家里哄小孩,见自己的丈夫一头就撞了进门,忙不迭站起身来,脸色也变得刷白,“小宝……你这是?”

“我……我就是买了一包烟啊,”曹小宝脸上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,呆呆地愣在那儿,泪珠直在眼眶子里打转,好半天才对老婆嘀咕一句,“要不你拧我一下?”

“啊~行了,这就够了,”一声尖叫之后,他终于反应过来了,语无伦次地解释了起来,“我买了包红河烟,结果买了一个城关派出所所长来……”

敢情,他回了电话之后,又给徐自强打了电话过去,徐书记很震怒,说小曹你为什么不明天再回电话呢?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找你的吗?

结果曹小宝解释了,怕人打击报复,所以先到乡下躲一躲风头——反正这也不是丢人的事儿,大家有家有口的,都能理解不是?

徐自强一听,心说坏了,曹小宝亏得是跟我这么说,要是传到陈太忠耳朵里,可还是麻烦,黑势力被打掉了,当事人反倒是躲起来了……这不是变相告我的黑状吗?

事实上,这也是徐书记多心了,曹小宝一家人躲到乡下去,陈太忠不知情,但是刘望男是知道的,甚至这个建议还是刘大堂离开通玉时说的。

当然,其时王晓强还没死,刘望男原话不是如此,她只是说,王晓强等人被一网打尽了,但是你们这也算招惹人了,为了安全起见,一两年内注意一点,小心被人敲闷棍什么的,她在幻梦城做大堂,又跟十七这帮混混接触极多,知道有些人做事是比较下作的。

眼下刘盼男一家这么做,也不过就是将她的建议放大了一下——没办法,王晓强挂了。

不过,徐自强不是不知情吗?他琢磨半天,觉得那个治安科科长就有点交待不过去了,只能拿城关派出所所长的位子诱惑小曹了,于是徐书记交待他一遍,你若是能如此这般一下,那么……嗯,有个不错位子在等你哈……

乡下挺无聊的,曹小宝晚饭时喝了一点酒,听到这话登时就晕菜了,他倒不是没想过,自己攀上陈太忠这棵大树了,乖巧一点的话,没准能在局里混个副科长什么的,不过他还真没想过,自己不但能出了农业局进警察局,还能捞到一个派出所所长干干——而且是城关派出所。

跨系统了,专业也不对……我就是城关派出所所长了?小曹同志心里这个晕啊,真的没办法形容了,跌跌撞撞地回来,想要开口却是又发现无从谈起。

好半天,刘盼男才弄明白自家的老公遭遇到了什么事,她呆了足有五分钟才缓过神来,冷哼一声,“不许你干这个派出所所长,城关镇娱乐场所太多!”

“你有没有搞错啊?”曹小宝眼睛一瞪,才要说什么,猛地想起现在自己的老婆是惹不得的,于是讪讪地干笑一声,“你看我是那种人吗?”

“你有没有脑子啊你?”刘盼男可是接触过一些大领导的,自己的妹妹靠上了如此强力的人物,她当然就要为老公盘算了,“去税务局、财政局或者交通局都行,警察局上升空间太窄,不许去,听到没有?”

“你……你是说上升?”曹小宝又开始晕菜了。

“废话,人家陈太忠比你还年轻呢,”刘主任的眼界,在通玉县的女人里可也不算差的了,“只要你好好干,我时不时地跟望男说一声,你以为陈主任罩不了你一辈子?”

“咦?有道理啊,”曹小宝的资质并不比普通人高多少,但是既然做了司机,这见识和分析能力比一般人还是要强上一些,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“是啊,只要他愿意管我,那可就简单多了,那现在……咱们该怎么办?”

“……”刘盼男终究是个女人,琢磨好半天才毅然地决定,“咱们回家,不过……小囡囡先留在你姑妈家。”

这一刻,她也顾不得回家的危险了,富贵险中求,回了家,才能用家里的电话联系陈太忠,商量一些不合适外人听的事,同时,也能向徐书记示好——您看,您一招呼,我们夫妻俩就冒着危险回来了,随时准备配合您。

“走,”曹小宝做事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主儿,说不得借了堂哥的摩托车,带着刘盼男连夜返回了县城,人逢喜事精神爽,到家的时候不过才九点出头。

“要不……还是你给陈主任打电话吧?”看着家里的电话,男人有点畏缩,女人气得瞪他一眼,“你打!就你这点胆子,将来怎么当局长?当县长?”

“下一次,下一次我打还不行吗?”曹小宝不是怕,而是觉得冒昧,“等你把话说完了,我再跟陈主任说……这个,汇报一下思想。”

刘盼男这也是望夫成龙而已,要是老公自告奋勇地打电话,她还不放心呢,说不得先给妹妹打个电话,确定一下现在联系陈主任合适不合适。

不多时,陈太忠却是主动将电话打了过来,他已经听说徐自强许了城关派出所所长一职,心说这还差不多,不过,既然人家刘盼男有别的想法,他也愿意听一听,刘大堂少有事情求他,在家又是一副挺容人的大姐气派,这个面子是要买的。

“想去什么地方?”陈主任的强势不是吹的,听口气根本就不是个小小的副处,倒是跟邓健东的口气有点像了。

等听完刘盼男的话以后,他琢磨一下,哼了一声,“那就去交通局吧,告诉你男人好好干,前途不用他担心,干得不好的话,哼……”

陈主任哼了一声之后,就压了电话,刘盼男愣了一愣,才轻轻将电话放下,不成想曹小宝轻声嘀咕一句,“我还没汇报呢。”

“人家挂了电话了,”刘主任白自家男人一眼,“陈主任让你去交通局,不过小宝,你要敢乱来,不用他收拾你,我也放不过你!”

“我敢吗我?”曹小宝翻一翻白眼,无奈地回答,“你也不看看你妹妹回来都是什么动静,那个丁总也太牛气了一点……四百多号人说来就来了。”

“合着你不是不想,只是不敢?”这种时候的女人,抠字眼的水平,大多都能比得上校对委员会的专家,不过下一刻,刘主任就没心思计较自己的男人了,她叹一口气,“陈主任好像情绪不太好。”

陈太忠的心情其实不错,晚饭他是跟荆紫菱在一起吃的,不过,非常不幸的是,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天才美少女很认真地问他,“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?嗯……就像丁小宁这样的,值得你大发雷霆,而且还干掉了两个人?”

“王家兄弟是畏罪自杀和意外身亡,”年轻的副主任坚决不肯承认,“我说小紫菱,你的想象力能不能别这么丰富?他俩死的时候,我在跟你爷爷聊天……这你总知道吧?”

“是啊,我知道,”荆紫菱笑着点一点头,然而下一刻,她的话头一转,“不过,你多久没来我家了?那天怎么会那么巧,想起去我家的呢?”

“你侦探小说看多了,”陈太忠若是想咬死什么事,脑瓜转得才叫快,说不得话题一转,“我说,今天你这么卖力带着徐自强来,是得了什么好处?”

“县委宾馆的综合布线和配套设备,”荆紫菱洋洋得意地解释,“大概得四五十万,你放心,什么活该接,什么活不该接,我清楚得很……跟袁望合作,工程质量绝对能保证。”

“呃……”陈太忠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悻悻地撇一撇嘴,“以后这种事提前打个电话,很多事情你根本就不知道里面的轻重。”

“我正好要拿这个活练手呢,”荆紫菱终是小女孩,吃他这么一训,就觉得有点委屈了,“要是没个熟练的队伍,将来干凤凰校园网出点纰漏,那不是会让你没面子?”

你真是什么都想当然了!陈太忠越发地无语了,好半天才低声吩咐一句,“以后这种话,你就别四处嚷嚷了,被人听到惦记上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“我也就是跟你才说,”荆紫菱心里的委屈,越发地大了去了,“我这么相信你,你却这么花心,你……对得起我的信任吗?”

“我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,你知道的,”陈太忠也被她的话说得有点扫兴,一时间没了说话的兴趣,接下来的晚餐就用得有些闷闷不乐。

既然气氛不好了,吃晚饭他就想送她回家,结果荆紫菱却不肯,“你还欠我八次酒吧,现在我要去酒吧,继续听歌、喝酒。”

“不许去,”陈太忠很霸道地发话了,“我不许你自我麻醉,等哪天心情好了再去,告诉你,你现在想后悔……晚了,我放得过别人也放不过你!”

于是两人就这么折腾着,好不容易,陈太忠才哄得她又开心起来,两人跑到运河公园看夜景,谁想正在进入情绪的时候,被刘望男来的电话打断了。

似此情况,陈某人有些许的不耐是很正常的,事实也证明,他的不耐是非常有道理的,这边电话才压了,那边荆紫菱已经低声发话了,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了,今天是我不好,不该乱发脾气。”

“没事,”陈太忠笑着伸手去揉一揉她的头发,“谁还没有这种时候?嗯……这样吧,”见她情绪终不是很高,他手一翻,已经多出了一个精致、碧绿的手镯,“呵呵,这个东西,送你了。”

“嗯?”天才美少女的思路登时被引偏了,她眨巴眨巴眼睛,拿着他的手翻看一下,却是不理那个手镯,“这东西从哪儿出来的?”

“这东西啊,就是我的聘礼,”陈太忠笑着答她,这是他做好的一个须弥手镯,一直没拿出来过,今天眼见小紫菱醋劲儿发作,只能拿点硬货出来交待了,“告诉你,这个东西该这么玩……”

荆紫菱几乎在一瞬间就学会了怎么使用它,来回实验几次后,大大的眼睛看着他,却是问出了一句令他吐血的话,“这东西除了我,谁还有?”

“你看,现在你知道了吧?”陈太忠咳嗽一声,不答反问,“你太忠哥……多几个红颜知己,那也是个人魅力使然不是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