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32章 交易

徐自强当然不会认为这种蹊跷事出自于陈太忠之手,原因很简单,陈主任没有出手的理由,在他看来王二华已经逃不过这一关了——以徐书记所处的层面,又身在一个山沟的小县里,不知道蒙艺要走是很正常的。

对官场中人来说,最解气的惩罚,并不是看着对手的肉体消亡,而是将他所拥有的权力和威望活生生地褫夺,让其眼睁睁地看着门可罗雀、众叛亲离,日夜在失落、痛苦和悔恨中渡过,相对于日渐一日精神上的痛苦,肉体上那点短暂的疼痛,还真未必够解气了。

“陈主任你这就是开玩笑了,”徐自强干笑一声,含糊地解释两句,大意不外是这个案子是市里接手的,跟我们通玉无关了,这冤有头债有主的,您不能找错方向,让小人得逞不是?

一边说着,他一边斜眼瞟一眼荆紫菱,天才美少女倒也真的不是白来的,选个合适的机会插话了,“太忠哥,站在这儿这么聊,也不是个事儿,找个地方坐一坐吧?”

陈太忠一听她说话,就有一点头大,可是转念一想,觉得如此胆小的县委书记主动送上门来,不宰岂不是傻的?于是淡淡地哼一声,“荆总你就不要插话了,这种事情你不懂。”

“前两天你在我家跟我聊的时候,还夸我悟性高呢,”荆紫菱也不生气,而是笑着挤一挤眼,“太忠哥,你别这么认真好不好?”

去她家的时候,正好是我从通玉返回来之后啊,陈太忠一时就明白了,八成这天才美少女是猜到点什么了,不过他心里既然有了想法,少不得就要做作一番,“徐书记远来是客,找个地方坐一坐没问题,不过大家不谈通玉的事。”

对徐自强来说,能跟这小爷坐一坐,就是极大的进展了,去哪儿坐喝不喝酒,那都是后话了,然而陈太忠有意刁难,还真就领着他俩去了离素纺不远处的一家茶社。

茶社的装修倒是不算太差,可是开的地方不对,消费水平上不去,想这素纺附近的康师傅方便面都要比市区便宜两毛,档次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徐自强倒是没介意这个,他虽然是偏远县城的书记,可是高档消费场所去的也不少,这山珍海味吃多了,来俩棒子面儿窝头也算是尝鲜了。

不过这三位坐在一起,不谈通玉还真没什么可聊的,只能拿着荆紫菱的易网公司说事,从荆总小小年纪就商场得意说起,又说到了高科技公司的发展,接着就谈到了科委今年的大动作,再然后,徐书记很干脆地表示,通玉县下一步的发展目标,就是“科技兴县”。

我说你累不累啊?陈太忠悻悻地腹诽,他基本上不怎么说话,只有在谈到科委的时候,纠正了这两位两个认知错误,又很谦虚地表示“我的凤凰科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”之类的。

然而,他也不得不承认,徐自强能坐到县委书记这个位置,也是有其能力的,最起码说起话来,嘴皮子吧嗒吧嗒能说个没完。

光会说不算什么,撇开那些套话,真的谈一点高科技方面的东西,徐书记也是相当不含糊,知识面和信息量都跟得上,完全不像是一个常年生活在偏远地区的主儿。

这家伙有才啊,陈太忠心里也感慨不已,这样的人放到通玉真的是糟蹋了,也不知道这组织部门是怎么做事的——发这个感慨的时候,他有选择地遗忘了他这高中生当科委副主任一事。

“通玉县搞科技,不太现实,”他终于插口了,“重点还是应该发展农业、林业、旅游业和畜牧业,争取推动第三产业……的这个,发展。”

说到第三产业,他情不自禁地打个磕绊,这不就是服务业吗?通玉县出美女……那个啥,哥们儿真没别的意思哈。

“陈主任说得很有道理,这个农业……”很没道理的,磕绊这东西居然也会传染,说到农业的时候,徐自强也愣了一下,旋即意味深长地笑一笑,“农业局有些同志是很有能力的,比如说曹小宝……”

曹小宝就是刘盼男的爱人,开车的一司机而已,能有什么能力——修车的能力?然而,徐书记这话,意思再明显不过了:你放我一马,我肯定会照顾曹小宝的。

这下面的人说话,就是不讲究啊,陈太忠心里暗叹,不过转念一想县区的工作方式,确实比省市级别的粗糙和直接了很多,他也就懒得计较了,于是讶然地一扬眉毛,顺着这话说下去了,“曹小宝?他有什么能力呢?”

“小曹年富力强,手脚勤快,政治思想觉悟也很高,我正考虑把他调到县委办呢,”徐自强笑着回答,“像他这么实在的人不多了。”

“县委办?我看他嘴皮子和笔头子都差得很,”陈太忠摇一摇头,徐书记心里才一咯噔,却听人家又说了,“通玉县这个治安情况,是个大问题啊。”

“那我给他个分局治安科副科长,”徐自强这话接得叫个利索,见对方眉头微微一皱,忙不迭又解释一句,“现任科长马上要上副局了。”

警察分局治安科科长?陈太忠琢磨一下,这位子就算不错了,一个白丁眨眼间就蹦到了科长的位子上,虽然这个科就是个股级或者副科级别。

说实话,他接触曹小宝时间很短,不过根据他的观察和刘望男平日里的一言半语,他能断定这个家伙在县委办十有八九玩不转,就算徐自强肯照顾他,可老徐走了之后呢?

老实做个警察分局的科长或者派出所所长就不错,平日里没事干鱼肉一下百姓,欺负一下混混,再往后怎么走,就看曹小宝自己会不会做了。

反正既然徐自强说得明白,他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说不得点点头,“那成,就这么说定了,不过要是能干了城关派出所所长,就更好了。”

“城关派出所所长,顶得上副局长了,”徐自强一听就是一声苦笑,所谓城关那是旧县城城门附近,天南有这样称呼的镇,多半都是一县的精华之地,陈主任你这嘴张得太大了吧?

“王二华这一下去,还有他那一系的人,这得空出多少位子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老徐,我是觉得你这人痛快,才愿意跟你直说的。”

“那行,我努力吧,毕竟通玉县那块儿还有别人呢,”徐自强点点头,得,就这样,两个不怎么熟惯的处级干部,就有如街头小贩一般,赤裸裸地达成了交易。

陈太忠肯这么轻易放过对方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他在通玉呆的时间不长,不过他身边跟着刘盼男和曹小宝两个当地人,自然也知道一点县里的局势——也就是徐自强跟王二华不怎么对付,他才会如此好说话。

反正我是当不了救世主,那就让自己身边的人过得好一点,开心一点,陈某人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,什么,大家说应该任人唯贤?我呸,那姓管的都能任人唯亲,哥们儿我哪一点比他差了?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刚要走人,不成想徐自强一把拉住他,笑着发话了,“陈主任,这都要到饭点儿了,一起喝顿酒吧?”

敢情,徐书记见陈主任答应得这么痛快,就又生出了点别的心思,你不追究我了,那么……能不能帮着向李书记递两句好话呢?当然,丁总若是也愿意向臧市长证明一下我解决态度的诚意,那就更好了。

陈太忠见他眼神闪烁,愣了愣神就反应过来了,这家伙估计还想让我帮他解套,可是这世界上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?你丢个副科出来——还是不怎么有实权的这种,换得我的谅解就不错了,还要我出言保你这巅峰的正处?

“我还有事儿呢,”他笑一笑,婉转地拒绝了,“今天这是看在荆总面子上,误会就揭过了,还有什么事的话,你让曹小宝给我打电话好了。”

看着陈太忠扬长而去,荆紫菱冲着徐自强笑一笑,抬手做个打电话的手势,身形闪动追了过去,只剩下空气中淡淡的香气,伴着目瞪口呆的徐书记。

“你小子还真狂!”徐书记低低地嘀咕一句,不过他也知道,陈太忠狂妄,是人家有狂妄的资格,他心中就算再不忿,也只能承认这个事实。

明明是我照顾了你女人的姐夫,到最后搞得好像是我非要求你一样,徐自强悻悻地撇一撇嘴,下一刻抬手拨个电话,“帮我查一下农业局曹小宝的电话……”

刘盼男两口子都没手机,甚至刘盼男的传呼还是数字的,倒是曹小宝因为身为司机,传呼是汉显,方便随时将车开到什么地方。

不多时,徐书记的手机响了,“给刘主任和小曹都打过传呼了,他俩不回,打家里电话也没人接……徐书记您看?”

敢情,这两口子自打昨天就向单位请假了,连孩子都不去幼儿园了,至于说为什么,这简直是秃子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