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31章 沉默的背后

口子一旦被打开,剩下的事情就好处理得多了,自始至终,高局长都没有找陈太忠去要什么所谓的证据,所谓的证据,在不经意间会导致一些惯性思维,不利于扩大战果——实在打不开局面的时候,再找小陈也不晚。

事实上,陈太忠手里也没什么证据,当然,如果他愿意,可以再做一次梁上君子,不过他查找证据的能力,与其仙人的水平不匹配,最起码是比不上穿墙专家水羲生,而且他最近身体的仙力也不太充裕。

任由反贪局自由发挥的后果,真的是太严重了,银行里面的问题,真的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,查到最后,大家都不敢查了,“高局,要不……就这样吧?”

这次查案,不但相当不讲理,而且非常地雷厉风行,反贪局的工作人员里也不缺乏明白人,知道这蹊跷处必定是有缘故的,心说咱把该处理的问题处理一下就成了,不要盲目扩大打击面,要不然真不好收场了。

到了此时,高局长才联系一下那帕里出来坐坐,“那处,这目标到底是什么人呢?你看,现在涉及到的公司和人,分别有……”

这就是高洋做人的手段了,我不问是谁就开始查,这态度没得说吧?现在基本上出来这么几个块头比较大的,您该指示一下了。

“天厦房地产开发公司,”那帕里年纪不大,但是对这些做人的手段已经相当地纯熟了,笑着拍一拍高局长的肩头,“老高不错,够朋友。”

“果然是他,”高洋点点头,这次把几个行长都请进去,不过是瞒天过海混淆视线的手段,核心却是直指贾志伟,这个是绝对搞不错的——当然,也不排除反贪局借此机会扬名立万、震慑涉贪者,有省里主要领导关注,这大旗不用才是傻瓜。

贾行长的手脚倒不是特别不干净,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他像政治人更超过像银行家,年纪轻轻在银行系统就被评上了先进工作者,领导的储蓄所也是先进集体,这上进的心思一旦强了,经济方面自然就要比较注意。

手脚干净是好事儿,但也正是因为他上进心太强,人情贷、超额贷等违规贷款就多了一点,而且还存在对贷款监管不力的情况—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贾行长手上也就这点资源,不利用好了如何上进?

高局长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,贾行长似乎跟朱秉松有点瓜葛,当时听说这个消息,吓得他整整愣了半分钟,不过这惊讶过去之后,再想一想自己这边的牌,就明白了——要不是朱秉松,省里“主要领导”怕是还没心思去动西城支行呢。

朱秉松是失势了,但是对于高洋这种处级干部,还是有若泰山一般的庞然大物,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,高局长禁不住庆幸一下,幸亏我把支行里几个行长都请进来了,要不然这么强的针对性,让老朱记恨上我,也是很不妙的。

“其他人,要不要搞一搞?”确定了是朱秉松之后,高局长的心情就松弛了下来,开弓没有回头箭,无非就是这样了,“市行梁行长也有点牵扯,还有邓区长的关系……老邓可是伍老板的人啊。”

“这个……不宜树敌太多吧?”那处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不旋踵他又笑了起来,“当然,兄弟们也不能白辛苦,反正突出主题就好,重点处理贾志伟,让朱秉松心里敞亮点。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,”高洋笑了起来,真是难得,以那处长的眼界和世故,居然会被人耻笑,不过这也是正常的,术业有专攻不是?

高局长的看法,比他专业得多,“这么大的动静,老朱没反应过来味儿才叫怪呢,你当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就算不针对他,他都要缩头看看风声了……如果他不是那么笨的话。”

这个倒是,那帕里笑着点头,心说以朱秉松的智商,怎么可能考虑不到其中的因果?如果老朱还心存侥幸的话,下一次来个狠点儿的,那么丫就是自取其辱了。

于是,此事终于告一段落,虽然一开局的局面有点大,不过结束得倒是风轻云淡的,非常遗憾的是,没有一个素纺人会把自己的厂子跟这件事联系在一起,陈太忠是彻彻底底地做了一次幕后英雄。

贾志伟身上,到最后都没查出经济问题,不过“工作中出现严重失误”那是铁铁地没跑了,所以,工行中年轻的“希望之星”就此陨落,不但被开除了公职,还因为渎职被判三缓四,总算是贾行长当权时比较讲义气,结识了两个仗义的老板,后来的生活也不至于太惨。

其他几个副行长被剥了一层皮之后,也放了出来,当然,他们可以说反贪局违规操作了,做出起诉之类的行为,然而,没人那么傻去如此行事,就算一个干净得不能再干净的副行长,东挪西借了几十万,把自己保出来了,也不敢打这样的主意,倒是直接跳槽去了某股份制银行。

不管什么时候,保住自己才是真的,此次反贪局针对西城支行的行动,有点政治敏感度的人就能品出来,事情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,背后定然是有庞然大物在推动。

最好笑的是,由于这件事陈太忠单线联系了许绍辉、田立平和高洋,以至于外面的人最多只知道此事是田书记首肯的,却是根本没有发现许绍辉还站在背后打算伸手。

就连朱秉松自己都搞不清,到底是哪个家伙授意田立平这么干的,他跟田书记不对付那是众所周知的,但是他并不认为,姓田的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跳出来跟自己放对。

出手搞贾志伟并且还公然派员调查天厦公司的账本,虽然仅仅是走了一个过场,可没人授意是不可能的,朱部长甚至为此琢磨了半个小时,得出的结论却偏向于:有人想动素纺,所以就看不顺眼我伸手!

这也不怪他想歪,素纺真的是太肥了,肥到垂涎它的势力不可胜数,相对于有人正义感过剩出手干涉,倒不如相信是有利益集团出来下绊子。

这次行动结束得是如此地隐蔽,甚至于在素波并没有掀起什么太大的波澜,以至于很久之后蒙老板再见陈太忠的时候,还问起素纺那边怎么样了——不过那就是后话了。

见不得人的东西,终究是要用见不得人的手段来应对的,这是陈某人在此次事件中得到的最大收获。

不过话说回来,世事无绝对,陈太忠做点见不得人的事情,却是不怕被人追究,此事尚未风平浪静,通玉县的县委书记徐自强已经跑到了素波来,亲自找到他向他解释,“陈主任,王二华和王晓强死的是比较离奇,但是通玉县是被要求回避的……我们不知情啊。”

听说王家兄弟同时死亡,徐书记心里登时就是咯噔一下,虽然接触不多,但是陈主任是个什么样的鸟人,他是深有体会。

死了……怎么就死了呢?原本徐自强还想着,这次我要是受到点牵连,也是正常的,不过王二华的势力不是一天养成的,谁一手造就的这一切,你们心里应该很清楚,丫跟我还不太对付,你们也不能把屎盆子全扣到我头上。

然而王局长自缢身亡,就让徐书记慌了神,相较而言,大眼强离奇死亡倒不是什么要紧的了,陈太忠那家伙可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,估计不能满足这个结果吧?更别说,这还是省委办公厅关注的案子。

完蛋,我要有麻烦了,徐自强心里拔凉拔凉的,陈某人这口气儿没出,指不定就要把火撒在我身上了,毕竟是党管干部,而通德市委的李书记,那是能跟陈太忠说上话的主儿,估计受不到什么牵连——我说王二华你怎么就死了呢?

这个替罪羊我不能当,想明白这一点,徐自强就跑到素波来了,打听清楚陈太忠在省委党校上课,专门跑到党校门口来等人,他也不求陈主任帮自己说好话——能不迁怒于我就够了。

当然,徐书记身为一县的党委书记,做事不会太不靠谱,撒开人马打听一下陈太忠相熟的人,最后终于找出来这么一个,却是很让陈某人很无语的中间人——天才美少女荆紫菱。

这倒也怪不得徐自强,陈太忠同荆家的关系凤凰市路人皆知,而荆涛本人又是天南大学的教授,桃李满天下,顺着这根藤摸下来,他很自然地找到了荆教授。

荆教授当然不愿意为这种事出面,他自己要求小陈的事儿还多呢,结果徐书记就找到了荆紫菱,小紫菱琢磨一下,这俩人死得蹊跷啊,嗯,没准啊……

她既然答应了,两人就一块在门口等陈太忠,陈主任正混在学生中跟王思敏有说有笑地往外走呢,一眼看到这二位,登时就是一愣神。

“陈主任,我来……来告你个事儿,”徐自强咳嗽一声,“这个,王二华兄弟两个死了……”

陈太忠静静地听他说完情况,又瞥一眼一边站着的荆紫菱,心说你丫都知道我这次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了,现在扯上小紫菱过来,这是……嫌我日子安生吗?

“你跟我说这个,是什么意思?”他沉着脸发问了,“我需要对王局长的自杀负责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