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30章 狠手

咦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是笑话我不但荒淫无度,还不知羞耻地显摆,还是暗示我你也想要一套这样的鞋呢?

他本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,才待张嘴调笑一下对方,却发现田甜紧走两步,已经追上了走在前面的田书记和小姜,终于悻悻地闭嘴。

陈太忠对田立平本来也就没什么忌惮的,今天的午餐虽然他嚣张在前,不过两人关系大大地拉近了,这是不争的事实——然而,不管怎么说,当着田书记调戏人家的女儿,就实在有点那啥了不是?

下一刻,另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分了他的心,三人走出老远又拐了几拐,出了紫竹苑之后,小姜伸手拦了一辆出租坐了上去——居然打车来,老田你小心得也有点离谱了吧?

上车之后,姜秘书肯定是坐前排的,田书记和美女主播坐后排,开过街角一个拐弯,三人下车姜秘书付钱,看着三人离开,出租车司机一边起步一边摇头感慨,“不愧是住紫竹苑的,有钱啊,四百多米还要打辆车。”

田书记的司机早就吃完了午饭,一直在这里停着车等着呢,见老板到了,忙不迭开车迎上去。

直到坐进自己的车里,田书记才轻声问自己的女儿,“这家伙怎么把饭局安排到这儿?”

“他本来好像没安排这儿,”田甜也隐约品出了其中的味道,不动声色地解释,“听说你要来,他就临时定在这儿了……这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。”

“你也是第一次来?”田立平瞥一眼自己的女儿,似乎是有点不相信的意思,不过下一刻,他的脊背就隐隐有冷汗渗出——好家伙,幸亏我今天来了,这陈太忠的心眼小得厉害啊。

其实,在这种事情上,田书记对自己的女儿还是比较相信的,那么,问题就来了,小陈为什么会把饭局安排在这儿呢?

他好歹也是在政坛混迹了三十年,略一分析就得出了结果,陈太忠对我真的太不满意了,所以就在我面前略略嚣张一下,同时呢,还不忘记示好——我把这么隐秘的场所告诉你了。

这家伙厉害啊,想明白了这一点,田书记对自己说,这个人我一定不能招惹,永远都不要招惹,官场中得罪了君子或者不那么要紧,但是得罪了器量小的小人,那真的连走路都得时不时地回头看看。

陈太忠不但器量小,而且还跋扈成性,这种对手,相信是官场中所有人都不愿意面对的,田立平当然也不例外。

想到这里,他就有一种不想让女儿跟其来往的冲动,可是再想一想陈某人身后站着的人,黄老、老蒙、许绍辉……要是我有这么多靠山,没准比他还嚣张呢。

他在想心事,田甜也在想心事,她有点后悔自己在走时说的那句话,她也说不清,当时为什么自己嘴里就蹦出了那样的话,当然,在她心里认为,这是自己在调侃对方的无耻。

希望他别把我的话,听成别的意思吧,想到“别的意思”四个字,她只觉得脸上有些微微地发热,早知道这句话不该说的。

知女莫若父,她状似发呆实则在想心事,一边的田立平看得真真切切,嘴巴微微一动似乎要说点什么,最后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,直到快下车的时候,才轻声吩咐一句,“小姜,下午记得提醒我给小高打电话……”

下午反贪局有个小会,由于反贪局刚成立不久,办公条件还上不去,高局长在自己的办公室同几个副职笑着说着,猛地手边红机电话响起,屋子里登时寂静了下来,谁都不作声了。

“你好,我是高洋,”高局长严肃而沉稳地自报家门,他的电话没来显,但是能让这个电话响铃的肯定不是一般人,下一刻他的话就证明了这一点,“请稍等,我屋里有人。”

不待他发话,几个副职站起身,脚不沾地地离开了,高局长这下才笑着发话,“让姜秘书久等了,请田书记指示吧。”

田立平的指示很简单,无非就是说接到了群众举报,工行西城支行可能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,希望反贪局能重视一下,不冤枉一个好人的同时,也不放过一个贪污腐败份子。

听领导的指示,先后次序很重要,做领导的惯常把重点放在后面,先是不冤枉好人,然后是不放过坏人,高洋明白,这就是要自己下狠手了。

说一句题外话,做下属的汇报工作的时候,说话顺序恰恰相反,尤其是感谢领导信任组织培养之类的时候,一定要把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放在前面,这一点万万不可轻忽。

反正,有了这个指示,高局长立马就下令了,工行西城支行,把他们的领导班子全给我端过来!

是不是要跟工行素波分行打个招呼啊?有人小心地发问了,也好请他们协助调查?

按说反贪局抓人,只要手里有确凿证据,确实是可以不通知银行的——我管你是不是条管单位呢,犯了事儿了,该抓就抓。

可是没有确凿证据,只是怀疑的情况下,通常还是要走一下调查程序的,不但该跟上级行打个招呼,同时也不能抓人,从原则上讲,只能找其谈话。

这就是做下属的请示领导了:高局啊,咱们手上有没有硬货呢?要是没有硬货,有人叫真的话,这叫非法拘禁啊。

“证据当然有,”高局长的指示很明确,“不过嘛……咱们反贪局的存在,不但是要震慑涉贪者,同时也要有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主观愿望,可以适当地给他们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。”

说话的这位是听领导指示的,关注的当然是后面的内容,结果这一听就明白了,领导手上的证据怕是有点悬乎,咱得采取手段诱供!

反正,任你腐败分子狡诈如狐,只要反贪机构铁下心思去对付你,纵然有条条框框的约束,大家也有的是变通手段,鲜有人能逃得脱。

然而,高局长这决心一下,事情就又变了味道,一个副行长坚持了两小时就忍不住了,主动交待自己在高息揽储的过程中,有挪用该返还客户额外利息的违法行为。

高局长听得实在有点哭笑不得,心说这么小的胆子,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行长的,他正感慨呢,内线电话响起,来电话的是检察长,声音是罕见的严厉,“高洋你搞什么飞机?怎么能把西城支行的领导层一锅端了?工行素波分行打电话跟我抗议了。”

“张检,这是田书记的意思,”高洋马上就回答了,这不是他想拿政法委书记压自家的老大,而是必须把这件事涉及的人交待清楚。

高局长心里非常清楚,这种时候亮底牌绝对不能犹豫,而检察长也给了他亮底牌的机会,如若不然,检察长大可以直接来一句——“马上给我放人”。

能让领导用如此声调打来电话,绝对不会仅仅是素波工行抗议那么简单。

“田书记的意思?”检察长一听,声调果然就缓和了下来,“好了,我知道了……你要注意工作方式,对了,你有确凿证据吗?”

两人说了半天才说到证据,可见这东西固然重要,却是没有大家想像中的那么重要。

“田书记说,有些证据在他手上,还没移交过来,”高局长回答得轻松而干脆,田立平是陈主任的关系,又向我亲口做出了指示的,不信他不偏袒我,领导您要是够胆,就跟田书记要证据去嘛。

检察长听到这话,心里肯定不甘心,心说你拿田书记吓唬我吗?哼,不是笑话你,论起跟田书记的关系,你还差得多!

结果他一个电话就打到了田立平那里,田立平跟他关系也确实好,听他隐隐有找自己落实情况的意思,禁不住哼一声,“这件事情我没通知你,肯定有没通知你的原因,你掺乎不起,明白吗?”

明白,明白,我太明白了,检察长挂了电话之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关掉了自己的手机,他的心里隐隐还是有点不平,不过却是不敢再问田书记了:我掺乎不起,高洋就掺乎得起?

政法委书记,这样的官说大不大说小也绝对不算小了,田立平愿意站出来力挺,大多数噪音登时戛然而止,而有能力干涉田立平行事的人,也不会贸然冒头出来——这个行动太突然了,大家还都没品出来是什么味道呢,等个一两天再看吧。

外面光阴似箭,里面度日如年,由于有田立平顶着,两天时间过去了,几个行长还在被“非法拘禁”着,可是被勒令“协助调查”的人,却先扛不住了。

突破口是在西城支行信贷科科长身上打开的,这科长原本也是个玲珑人物,深知反贪局的办案手段,心说没有确凿证据,人家也不可能把贾行长羁縻这么久不是?

当然,若是没有确凿证据,人家还能把这几个行长羁縻这么久的话,那就更可怕了,信贷科长是明白人,于是就开始好好配合调查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