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28章 无欲也不刚

“田甜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给你打电话呢?”激情过后,雷蕾趴在陈太忠的身上轻声地发问,娇小的身子,轻得有若鹅毛一般。

她身子下面的那位笑一笑不答,雷记者却是不肯干休,“我接了她这个电话,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?”

“她能给我带来什么麻烦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原本他是不想说什么,然而,见她一直耿耿于怀,心说连田立平都知道的事情,哥们儿微微透露一点口风,也不算什么严重的事情吧?“天南的上层,最近酝酿着点激烈的变动……嗯,你别说出去啊。”

“哦,”雷蕾点点头,做为省党报记者,她对这点忌讳还是心知肚明的,不过她还是会错了意思,“她想替她老爹跑官……通过你找蒙艺?”

“嗯,差不多吧,反正跟老蒙有关了,”陈太忠胡乱应付着,心里却是不无感叹,看看,连雷蕾一说起来,都知道先往蒙老板身上想,这后蒙艺时代,哥们儿看来少不了麻烦。

“甜儿那人不错,就是傲了一点,她老爹也挺正直的,”雷记者还待说什么,见他谈兴缺缺,终于闭嘴,不过最后兀自不忘加一句,“省台里不少人都在说,她男朋友是个非常年轻的副处长。”

“田立平……正直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,可是转念一想,这正直和稳健也没什么冲突,说不得悻悻地哼一声,“也许吧,不过,我管他正直不正直?”

此时,正直的田书记正在追问自己的女儿——田甜刚刚回到了家中,“这家伙居然敢不接你的电话?你什么时候打给他的?”

“打了两遍,他没接,大概是八点左右吧,”美女主播有气无力地回答自己的老爹,脑中却是情不自禁地想着:他跟她现在还在一起吗?如果在一起……又在做些什么呢?

事实上,田甜对陈太忠和雷蕾的关系早有猜测,自从通张高速路施工现场,陈太忠开着车去搭救雷蕾,她就有点怀疑这两个人的真实关系了,不过当时的她并没有怎么在意,她也知道,雷蕾的家庭生活,并不是很和谐。

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猜疑的加深,她越来越地有点不服气了,雷蕾年纪不如我,相貌不如我,身材也不如我,也不知道你姓陈的长的是一双什么眼,口味也有点古怪吧?

“也许是人家在喝酒或者唱歌呢,没听到,”田立平一边翻看手边的报纸,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你该多打几个的嘛,你俩关系那么近,中午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想事情,晚上才想起来,我还想找小陈问点事呢。”

他知道自家女儿脸皮薄,当然就不能把真相跟女儿讲,不过听的那位嘴角抽动一下:我还打?再让雷蕾接电话……这算怎么回事?

“嗯?”田立平等了半天,不见女儿回话,放低报纸抬头看她一眼,柔声发问,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我现在就去打,”田甜吸一口气,打开手包拿出手机,沉着脸走出了客厅,田书记看女儿这副表情,不由自主地皱一皱眉头,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。

陈太忠正跟雷蕾躺在一起嘀嘀咕咕呢,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居然又是田甜,愣了一下才接起电话,“都十点了,田甜你还没睡?打这么多电话给我,有事吗?”

“没事,我爸有点事情想问你,”电话那边的田甜,听不出什么情绪来,“明天中午有空没有?”

“田书记居然有事要问我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容很灿烂,但是田甜若在他面前,仔细观察的话,应当能看到他的眼中并不仅仅是笑意,还有诸多说不清的东西,“呵呵,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,恐怕会让田书记失望。”

田甜在电话那边沉默了,以她的心思,当然能猜到,自己的父亲同太忠之间,怕是发生了一点什么,人家连“田书记”都叫上了,以前说起来,可是“你老爸”“你老爹”之类的。

好半天之后,她才叹一口气,却是答非所问,“雷蕾跟你在一起,是吧?”

“是啊,”陈太忠一边回答,一边轻抚身边佳人光滑的肩头,笑声变得轻浮了起来,“呵呵,你要是想过来的话,我也欢迎。”

“……”电话里又是一阵寂静,好半天才听到田甜发问了,“你现在……在哪儿?”

“呵呵,玩笑,一个玩笑,”陈太忠听出她的情绪不怎么对劲,一时有点不忍心,于是叹一口气,“打电话找我,到底什么事儿?”

“你先说……找我爸什么事情吧,”田甜听到他拒绝,登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压力的消失,似乎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快乐,反倒是觉得这仲春的晚上有些冷了。

“没啥事,只是想让他帮着查一个支行行长,谁能想到你老爹这么忙呢?”陈太忠笑一声,说出了缘由,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事情,所以并不怕告诉她真相。

反正就算传出去也不打紧,这年头银行这么多,支行行长也海了去啦,只说素波这一块,正副支行行长加起来,怎么还没有大几十个?

“哪个银行的,叫什么名字?”田甜一听说是这种事,心里也是咯噔一下,她常年工作在媒体,自然知道这支行行长的厉害——尤其是那四大行的行长,不过凭良心说,这对田立平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,更何况陈太忠身后背靠着蒙艺?

让她更开心的是,太忠似乎并没有把自己当作外人,这种事情也敢跟自己说,不成想,她的开心尚未完全绽放,听筒里又传来一声轻笑,“呵呵,这个你就没必要知道了,田书记挺忙的,我就不给他添堵了。”

这话忒是无情,田甜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,再看看手机屏幕,已经恢复了待机图案,禁不住再紧一紧身上身上披着的夹衣——这两天还真有点冷。

她走回客厅,发现老爹正拿着遥控器心不在焉地选台,禁不住哼一声,“爸,陈太忠只想让你帮着查一个支行行长,你为什么一定要推了他呢?”

“支行行长?”田立平讶异地重复一遍,看到女儿一副气鼓鼓的样子,心知这番做作终是瞒不过自己的女儿,禁不住苦笑一声,“你知道什么?最近省里要有大变动,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……查哪个行长?”

“人家说了,你很忙,”田甜没好气地看着自己的老爹,“所以,这种小事就不麻烦‘田书记’了,”有意无意间,她将“田书记”三个字咬得极重。

不麻烦就不麻烦,他自己查去呗,田立平哼一声,就待说出这话,可是话到嘴边,终于硬生生地咽下,换了一种说法,“他倒是有理了,戒毒中心的事儿,我还没找他算账呢。”

“你都找他算账算了八百次了,”田甜再也忍不住了,出言顶撞自己的老爹,“上次吃饭,你就教训他了,然后又是那个警察局长持枪的案子……”

“那也才两次嘛,”田立平翻一翻眼皮,下一刻又笑了,“求人还这么理直气壮,真是没法说,问问他那个银行行长叫什么。”

有那么一刻,田书记真的不想搭理陈太忠了,心说你个小毛孩子还跟我得瑟,不就是认识个黄老吗?老子不认识黄老,眼下可也是政法委书记了。

不过转念一想,这年头宁得罪君子,莫招惹小人,小陈是不是个君子这不太好说,有没有成事的能力也不好说,但是毫无疑问,跟这家伙作对的人,眼下都比较惨,也就是说这家伙坏事的能力比较厉害。

田立平今年五十四了,要说上进心他不是没有了,但是也没剩多少,“五十知天命”嘛,但是这年头,你就算想保持原地不动,也得谨防小人不是?

想明白了这一点,他对自己的女儿做出了如此吩咐,就如同对自己的下属做指示一般——我不管你去怎么做,但是要把这个人的名字打听回来。

田甜却是习惯了父亲的这种做派了,人在上位呆得久了,家里家外都是一样的做派,事实上大多数干部子女都有类似的感受,爹妈的话有点不讲理,但是你就得听。

按常理,这种情况下,她可以嘀咕两句的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她还就没觉得老爹的话不讲理,只是微微地撇一撇嘴,心说再怎么着今天也不能打电话给他了。

结果就是,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正驱车前往党校的路上,就接到了田甜的电话,一时间心里也挺麻烦的,心说我帮着提拔省移动一个老总,也不过就是上嘴皮碰一碰下嘴皮,可是想查一个小小的支行行长……你看这耽搁了几天啦?

想做点事情,真难啊,他心里禁不住暗叹一声,“成,你真想知道,那咱们中午谈吧,我去电视台接你,这总可以吧?”

“中午?那最好了,就这么说定了,”田甜放下了电话,心说不是晚上的话,我也不用提防什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