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26章 后蒙艺时代

田立平猜得一点都不错,陈太忠真的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,不过,有个细节,却是田书记猜错了,他的心思可不是陈某人想出来的,是那帕里猜到的。

陈太忠脑瓜够用,近来情商也渐长,只是他有个习惯,也说不上好还是不好,那就是对朋友的时候,最多不过是嘴巴严实一点,却是很少怀疑朋友。

听田甜说她老爸最近很忙,她倒是能跟他找个机会坐一坐,陈太忠也不虞有他,登时就答应了,心说大不了我把事情告诉小田,让小田跟老田转述一遍就成了。

谁想那帕里却是很关心他这个电话,等他打完之后,就不停地追问结果,年轻的副主任琢磨着这也没啥见不得人的,于是就说了,谁想那处长眼珠一转,登时就是一声苦笑,“唉,得了,估计老田得了风声,知道老板要走了。”

对这一点,那帕里是有切身体会的,他老爹退下来的时候,他也见识到了人情冷暖——其中最可恨者当然就是李毅光了,所以,他能在瞬间就反应过来此事。

话不用多一点就透,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愣住了,他只当田甜是朋友,却没想到她的老爹会势利到如此地步,一时间真的有点寒心了,冲击紫府金仙的时候遭遇了朋友的背叛,眼下蒙艺还没走,自己又遭遇了朋友的背叛——这人间官场比仙界难混多了啊。

那帕里见他那副模样,心里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,说不得笑一声劝慰他,“田甜应该是不知情的,老田也没把口子堵死,多半是要她探听一下你的口风,凭良心说,老田这是稳健之道……反正啊,这种事你慢慢地习惯就好了。”

“我就是习惯不了,”以陈太忠的智商,听个开头就够了,他根本不需要听那么多的解释,一边说,他一边看向那帕里,眼中满是愤愤不平之色,“那处,是不是将来你遇到麻烦,也打算对我……稳健一下?”

有你这么问的吗?那处长心里苦笑,不过据他的观察,知道太忠已经有点进退失据了,说不得脸色一整,“要是有那么一天,我任杀任剐……半个字儿都不会抱怨。”

“呵呵,失态了,老那你不许笑我,”陈太忠粲然一笑,他现在也是调整情绪的高手——更关键的是,他逐渐接受了官场的思维方式,最初的愤懑过后,马上就平静了下来,这不是正常的事情吗?哥们儿怎么能这么沉不住气呢?

“我笑你个头,”那帕里笑着骂他,“你算是个能控制情绪的了,当初我家老头子下来的时候,我比你气得多了,要不然我能对李毅光这么大的怨气吗?”

“不说了,现在给田甜回个电话,告诉她我也很忙,”陈太忠不管不顾地摸出手机拨号,那帕里想说点什么,不过,嘴巴动了动之后,最终是没发出声来。

田甜满脑门子心思都在手边的工作上,听说陈太忠最近也忙顾不上跟自己吃饭,想也没想就答应了,只是,她在挂了电话之后很久,才很奇怪地发现,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这一段时间到底做了点什么——工作效率太低了。

“你是想借这个电话表示你的不满吗?”看着他挂了电话,那帕里用一种古怪的声调发问了,“田甜真的可能不知情。”

“收起你那一套怜香惜玉的心思吧,我怎么没发现那处你还是个多情种子呢?”陈太忠咂一咂嘴巴,一脸悻悻的样子,“因为她可能不知情,我索性就不给她向我打听的机会了,也省得她难做……”

这话听起来倒也是朋友之道,不过下一刻,陈某人还是将自己的郁闷表达了出来,“既然田立平想跟我划清界限,我又何必再自找没趣地往上凑呢?”

“那贾志伟那儿,你还搞不搞了?”那帕里觉得这家伙的心理承受能力有点差,做官本就该有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”的勇气和决心,怎么能为一点小小的磕绊就放弃初衷呢?

“搞,怎么不搞?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死了张屠夫我还要吃带毛猪?“不过,现在这件事先放一放,我还有点其他事情要忙。”

他是真受了田立平反应的刺激了,往日陈某人也吃过这样那样的瘪,但是大多缘于阴差阳错的误会,对他的心情真的没多大影响,但是今天再常见不过的跟红顶白,却是给他敲响了一记警钟:后蒙艺时代,终于要到来了。

陈太忠要忙的事情,到底有哪些呢?说穿了只有一件,通玉的事情他不放心,原本他是想着蒙老板接手了此事了,定然会给我一个交待——要不哥们儿岂不是白帮他那么多忙了?

可是眼下看来,就算蒙老板想给他交待,通玉那边万一进展不顺利,等老蒙走后才出了判决结果,那“从严从重”四个字就很值得商榷了。

当然,他若是对判决结果不满意的话,也可以去偷偷地暗下杀手,陈某人让人莫名其妙死亡的手段实在太多了——然而,这么一搞就太着相了,这世界上存在这么一个名词:自由心证。

为什么王家兄弟迟不出事早不出事,偏偏等判决结果出来之后才会出事呢?这种现象留给别人的想像空间实在是太多了,对他陈某人绝无什么好处,而那时,老蒙已经去碧空了。

提前送他们上路吧,陈太忠这就算拿定了主意,这个时候能怀疑到他的可能性就太小了,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他没有理由去出手。

在外人看来,陈某人这次在通玉算是大出风头了,拉着混混去警察局示威,又在县城内大打出手,而省委书记也及时地关注了此事——搁给任何一个脑瓜不是很缺弦的主儿,也不会认为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。

当然,这样的推理是属于逻辑范畴,也可以归到“自由心证”那个范围里,并不能证明陈太忠并没有做此事,不过,陈某人担心就是自由心证这一块,至于说证据嘛——能找得出证据,证明是他出手的人,怕是这个星球上还没有吧?

想到就做,陈太忠是行动派的代表,下午党校一下课,他就直奔通德而去,不过这次他没有开车了,直接捏起了“万里闲庭”的法诀,在体内仙气耗费了堪堪一半的时候,终于抵达了通德。

通德市这次也算认真了,居然将王晓强关在了德阳区的分局里,而王二华更是隔离在通德市武警消防中队的招待所里,十足十泰山压顶犁庭扫穴的架势。

陈太忠隐身到达德阳分局的时候,警察们正对王晓强进行“疲劳审讯”,没错,实打实的疲劳审讯,两个警察打着哈欠,一边喝茶一边聊天,桌子对面的王晓强则是趴在桌上呼呼大睡鼾声震天,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酒气——大家真的都太疲劳了。

“这家伙这次不好过啊,”一个年纪大一点的警察发话了,“那么多材料告他,市里也下狠心了,要好好整顿一下通玉县,听说省里下来指标了,最少死缓。”

“嗤,死缓?”年轻的那位不屑地哼一声,“事情都在人办呢,死缓改无期,然后保外就医,肯花钱的话,也就是一两年,大眼强就出来了。”

要不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呢?人年轻一点,就不怕说一点过分的话,可是那老点的警察就谨慎一点了,“你别胡扯,省里高度关注案子,哪儿是那么容易说出来就出来的?”

“切,陈太忠把通玉搞了一个天翻地覆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”年轻人的回答正中脉络,可见这世间有见地的人真的不少,“老李你肯定也是这么想的,要不然中午能让他喝这么多?喝尿还差不多。”

“扯淡不是?那是我有一点推不过去的关系,”老李哼一声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就算砍头,不也得来一碗断魂酒吗?”

这就是“从严从重”吗?陈太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个说法,他是知道的,可是蒙老板发话的案子,在下层的执行居然如此不力,还是颇让他咋舌,这帮人的胆子也忒大了吧?

死吧你,陈太忠抬手一个穿墙术,就捏裂王晓强的肝脏,转身施施然离开,这家伙睡得太死了,等丫被慢慢痛醒,又发现肝脏大出血的时候,那是神仙也没得救了。

王晓强这里就算告一段落了,再去王二华那里转一圈,也是差不多,王局长正斜躺在床上翻看《鹿鼎记》呢,身边一个小茶几,上面有水果瓜子茶水什么的,连烟都是软中华。

“幸亏来了一趟,”陈太忠暗暗嘀咕一句,心说这些家伙也忒不是玩意儿了,省里的指示,搁在这里,就跟放屁差不多。

这叫双规吗?周围连个监视的人都没有,与其说此人现在处于被双规的状态,还不如说是在休假——还是单间的这种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