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22章 为难

你能帮我做点什么?陈太忠听得就想笑,不过看着汤丽萍那异常认真的样子,犹豫一下,终是笑着点点头,“你知道朱亦凯打算多少钱拿下素纺,工人安置、设备处理和新厂建设都是什么样的计划吗?”

“这个我不知道,”汤丽萍老老实实地摇头,犹豫一下之后,咬一咬嘴唇,“不过听说会是九华和天厦合作开发,朱亦凯就是天厦的幕后老板。”

我估计你也不会知道,陈太忠心里明白得很,朱亦凯做事或者不会很老道,但是朱秉松对这么大的事,不会没有计划的,能让你知道细节,倒是咄咄怪事了。

“邵红星跟朱亦凯合作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他对九华的老板邵红星印象不是很好,“不过,那家伙有邵国立撑腰,应该不会被朱亦凯吃掉吧。”

“这个不太可能吧,”汤丽萍摇摇头,她并不知道邵国立是何许人,只当是邵总的兄弟什么的,“听杨总说,九华公司在北京还有人呢。”

“九华不过是玩银行贷款的,”陈太忠可是知道这个,“他们玩的贷款多,你们正泰玩得贷款少,都是房地产公司,公司大小差别就是这一点……有哪个房地产公司不玩贷款的?”

“天厦房地产可是不缺钱,”汤丽萍很认真地跟他解释,“听说林海潮还想入股天厦,不过被朱亦凯拒绝了。”

“林海潮也是玩贷款的,你以为他是谁啊?”陈太忠又是不屑地哼一声,对着汤丽萍,他觉得自己的见识太广博了,于是有些话不经大脑就说了出来,“林海潮入股天厦?那是朱亦凯吹牛,林海潮不会跟他合作,朱亦凯也不会邀请他……这两人可能有私谊,但是绝对不可能有生意上的合作。”

嗯?这话说完,他才隐隐地觉出有什么地方不对……朱亦凯为什么要吹这个牛呢?

见他沉默,汤丽萍也不吭声,隔了好久之后,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那……我先回了?”

这是吊我胃口吧?陈太忠心里笑一笑,不过他对这个女孩的行为也没什么恶感,她一直在努力地向社会证明自己的价值,虽然手段略显势利,但是她并没有别的选择——最起码,她是确实有心想帮我做点事的。

可是雷蕾在等我啊~想到这个,他默默地点点头,你就不要跟我用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段了,哥们儿没时间跟你玩情调的……呃,等等,欲盖弥彰?

“等等,你先别走,我知道问题在哪儿了,”他抬手就拽住了正要推开车门的汤丽萍,当然,由于光线比较昏暗,他没有注意到,有一抹红晕自小汤脸上一掠而过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心里正琢磨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呢,他甚至没注意到,圆规腿同学的身子,一点抵抗力都没有,只要他愿意,推倒她就是分分钟的事儿。

“这个天厦公司的资金,缺口一定很大,”他笑着发话了,“正是因为缺钱,他们才这么造势……谢谢你提醒了我。”

我提醒了你?汤丽萍还真听不懂这话的意思,不过她对他的猜测并不是很认可,而她又肩负了“提醒”的名头,当然要极力解释一下,“可是海潮集团也不否认啊,林海潮的‘天F-88888’奔驰车,前一段经常能在天厦的楼下看到。”

那就更没错了,陈太忠也不再解释了,而是笑着吩咐她一句,“这样吧,你打听一下,天厦跟哪些银行来往密切一些,要是能办好这件事,我亏不了你。”

林海潮身后的利益集团,跟朱秉松不搭调,而两人又一在官场一在商场,林总肯定知道老朱失势了,丫这天南首富的名头,本来就容易引起很多觊觎了,眼下再跟老朱合作,那才是傻的——不但可能给了外人借口,还得防合作者。

而老朱也未必就愿意跟林海潮合作,天南首富可不是那么好操纵的,将来公司里谁说了算呢?而且海潮集团树大招风,也容易给一心搂钱的朱秉松引来不必要的是非。

陈太忠对自己的判断坚信不疑,在他看来,朱秉松若是没失势的话,从银行弄点贷款并不是很难,可是这年头跟红顶白的人太多了,虽然他还是个举手常委,然而是个人就知道,老朱这辈子就这样了。

当然,不管怎么说,人家好歹是一个副省级干部,你要一点面子不买也不合适,尤其在很多中层和基层干部眼里,那还是一个令人仰视的存在,值得打破头去巴结。

这种情况体现在银行业,那就是贷款给天厦没什么问题,但是能贷多少出去,就必须要撇开关系,看实力和项目了,所以,天厦必须把自己包装成一个香饽饽。

“嗯,我让高经理帮着问一问吧,”汤丽萍对这个指示似懂非懂,“高经理跟银行的人很熟,跟九华的人也挺惯的。”

“别说是我要打听的啊,”陈太忠现在做事,是越来越细心了,邵红星是认识他的,那么该注意的地方就要注意一下,小汤这女孩看上去是比较仔细,但是具体是怎么回事,还真不好说,叮嘱一下很有必要。

可是这句叮嘱过后,他心中又生出些许的感慨,错了,不止是感慨,简直是小资——他居然想起了《红楼梦》里的一句话,“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”

小汤你没什么路子和关系不要紧,有陈哥哥我指点,可是哥哥我混了官场以来,愿意这么教我指点我的,真的没几个人,哥们儿我是自学成才,一路跌跌撞撞地闯出眼下的局面,这才叫筚路蓝缕呢。

算来算去,真心指点过我的,也就是老蒙和老书记张新华了,陈太忠想到这里,禁不住苦笑一声,却是没发现他在沉思的时候,汤丽萍的神情也略略有点古怪。

“这个DV,送给你玩吧,”陈某人眼下也知道人情之道了,说不得摸出一个小巧的DV递了过去,要人帮忙总是不能白帮的吧?反正他手上这东西现在不少,这种时髦玩意儿,女孩儿家应该会喜欢的。

“我……不一定能拍到他们什么啊,”汤丽萍却是有点会错意了。

“玩是主要的,拍才是次要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聪明呢?一边笑,他一边探手过去推开车门,却是发现汤丽萍一点避让的意思都没有,任由他的大手自她胸前轻轻地擦过。

紫竹苑雷蕾在等着呢……他好不容易克制住了那份心猿意马,目送她回去之后,一路驱车前往紫竹苑,到了别墅才发现,不但雷蕾在,丁小宁和刘望男也来了。

“臧华问我了,想怎么处理那些人,”丁小宁的眼中,还闪动着一丝怒火,“我就告诉他,我母亲就是受了类似的屈辱,跳河自尽的。”

她对王晓强那帮人渣恨之入骨,自然是有其道理的,当然,这话搁给臧华听,份量就很重了,起码比干巴巴地要求“严惩”的话重很多。

陈太忠知道她的身世,一时也不好再说别的,只能好心劝慰,倒是雷蕾听得有些义愤填膺,“明天我跟社里申请,去通玉抓第一手材料!”

嗯,这几下接着下来,估计通玉要很久才能平静了,王二华兄弟的命运,那也不用多说,省党报记者去了通玉那种小地方,带去的震撼怕是比“合力汽修”那帮人也不遑多让。

“疯子和十七这次办事倒是不错,”陈太忠笑一声,“不过还是慢了一点,对了小宁,你打算每个人给多少钱?”

“一个人两千,受伤的除了医药费,再加两千,你看怎么样?”丁小宁终于中计,被陈太忠把思路引开了,“素波好一点的单位,一个月工资也不过才八九百。”

“把那两个两千换成五千吧,人头费五千,受伤的加五千,”陈太忠笑一声,有意哄她开心,“你是大老板,可不能那么小气。”

雷蕾见惯大手笔了,可是听到这话还是吓了一大跳,“不是说有四百多人呢?你这么给钱……那不是要两百多万?”

“我家小宁连两千万都不止,这点小钱算什么?”陈太忠笑嘻嘻答她,“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,敢惹我的人,我不在乎花个千八百万的去踩他。”

说是这么说,他的心里却是在嘀咕,什么叫黑道老大?没钱的还能当老大吗?现在玩社会,光靠好勇斗狠是不行了。

“合着就小宁值钱,咱俩都老了,”刘望男笑着推雷蕾一把,结果丁小宁认真了,“望男姐,你这话说的……”

这刘大堂做事确实老道啊,陈太忠看得明白:这是她想帮着小宁分心呢,难得的良辰美景,确实不该就这么错过的嘛。

不成想,只过了片刻,小宁同学又说起了通玉的事件,陈太忠听得暗暗苦笑:我怎么就没看出来,她骨子里的暴力倾向这么明显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