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21章 善后

原本蒙老板还琢磨着,这小陈是挤兑了我一次了,现在会不会又是在挤兑我呢?可是见到他这副自然而然的惊讶表情,觉得也不太可能,“对通德那边……你有什么要求没有?”

“要求啊,有!”陈太忠正觉得不解气呢,耳听得蒙书记如此发问,忙不迭回答,“王家兄弟怎么也得是死缓,其他人一律重判,通玉的班子要调整……蒙书记,您走都要走了,怎么还不得还通玉人民一个朗朗乾坤?”

“嗯……朗朗乾坤?”蒙艺愣了一下,接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嗯,这个嘛……你很关心通玉人民啊。”

你怎么这副表情呢,省委书记不是都该喜怒不形于色的吗?陈太忠琢磨一下,冷不丁想起一个可能来,忙不迭伸出手乱摇,“老板,我绝对不去通玉!”

“可是我听你说,通玉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啊,”蒙艺看他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,心里越发地痛快舒爽了,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通玉的班子要调整,这是你的要求,我答应了……你不应该不满足吧?”

“可是我不想去,”陈太忠苦着脸回答,“而且,我只是凤凰的市管干部。”

“那个王启斌,本来也只是市管干部,”蒙书记心里这个舒坦啊,那简直没办法说了,“你觉得他不应该成为省管干部吗?”

“他都五十了,成为省管干部是应该的,”陈太忠硬着头皮回答,心说您好歹也是一中央委员、封疆大吏,不带这么玩连坐的,“我这个……党校还没毕业。”

大力提拔年轻干部是应该的嘛!蒙艺本还想逗一逗他,可是转念一想,这么搞下去实在有点失身份不够稳重,终于笑着摇一摇头,“副县长、县委副书记……代为主持县政府工作,你不感兴趣?”

这可倒好,通玉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八字没一撇呢,蒙书记已经开始算计空位了,也就是想着快走了,他行事就不需要考虑太多了。

“可是,我才是副处啊,”陈太忠绞尽脑汁,终于憋了这么一句出来,“这个代县长……不得是正处吗?”

“嘿,你对组织工作倒是挺清楚的,”蒙艺见他这副模样,也不好再开玩笑了,副县长、代县长确实是正处级别,只是手续没完善而已,说得极端一点,就算被跳票了选举不上县长,级别也已经是正处了,这个毫无疑问。

不过,代为主持政府工作的副县长,那就不一样了,副处也未尝不可,其实,蒙书记也是心血来潮想了一下,不过转眼自己就否定了自己,我的天南刚刚出来一个三十一岁的副市长,再出来一个二十一岁的副县长——万一传出去,别让中组部认为我脑子进水吧?

这就是省委书记的眼界,陈太忠资历、学历和年龄什么的够不够线,那都是次要问题,蒙老板想的是天南一盘棋,大着呢。

“死缓不死缓的,不能你说了算,”蒙书记收回那些心思,摇摇头沉声发话,“从重从快,这就是我的态度。”

有点划不来啊,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,心说我不过就是复制了你一个车牌嘛——咱俩都这么熟惯了,结果连个死缓你都不肯答应,要哥们儿出手,怎么还不弄几个死刑犯出来?

由此可见,蒙书记担心这家伙乱搞,那真是有道理的。

见他不说话,蒙老板也不说话,等了半天之后,才哼一声,“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?”

“嗯,也没什么了,”陈太忠扬扬眉毛,琢磨一下,最终咳嗽一声,“这个……朱秉松又要对素波纺织厂下手了,除了这个就没别的事情了。”

“朱秉松?”蒙艺轻声嘀咕一句,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,他身上的气势登时一变,陈太忠对气机的反应最是敏锐:当初在太忠库第一次见蒙老板的时候,就是这个味道。

由此可见,蒙书记往日里那份威严和沉稳,就算不是天生的,也已经形成了习惯,不苟言笑才是常态,跟自己有说有笑的这种样子,反倒是刻意做出的非常态了——当然,活生生的人变成橡皮人算不算悲哀,那就看各人的感受了。

“这件事情,你去张罗吧,”蒙书记何许人也,怎么可能想不到其间的关窍?怎奈他现在正是要紧时候,收拾一下通玉那帮人倒是简单——没准还能卖杜毅一个什么人情,可是对上朱秉松,那就容易引发一些变数了,老朱的级别、从政经验和影响力在那儿摆着呢。

所以,他也只能让陈太忠好自为之了,“你不是能折腾吗?这可是看你的水平了……你要是能抓了朱秉松的现行,只要我还没离开天南,一样支持你。”

抓朱秉松的现行?陈太忠从蒙艺家里出来的时候,满脑门子都在琢磨,该怎么下个套子搞掉老朱,然而,他很悲哀地发现,随着自己对官场的认知越来越深,就越来越意识到,若是不通过非正常手段,想搞掉这么一个副省级干部,真的是难如登天。

朱秉松会不会有灰色收入,他用脚趾头想都能确定;朱亦凯是否通过他老爹的影响力来非法赚取暴利,那也是不用说的;没准,老朱还养了情人什么的——但是,这些能写到报纸上和判决书里的东西,根本无法撼动朱秉松一丝一毫,虽然老朱他,已经失势了。

那帕里的电话,打断了他的思路,“太忠你可算开机了,从老板那儿出来了?来家里坐吧,老王也在呢,咱们给他庆祝升职。”

就在昨天,王启斌接到了省委组织部的派遣函,要将其调配到组织部,派遣函上写的是“另有任用”,不过组织部都传开了,王部长拟任干部一处副处长。

干部一处职位也有好坏,一般副处长基本上属于没什么事情的那种,实权还小过区委组织部部长,然而,这个位置虽然不起眼,却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方。

当然,邓健东这么做,也是为了减轻别人的关注,组织部长不好做,曲线救国是很正常的,反正范如霜和蒙艺两个人的招呼加到一起,邓部长就算有点舍不得干部二处处长的位子,也只能用王启斌。

大家都在传说,王部长是受了邓部长的青睐,下一步没准就要在党政干部处管事儿了,当然,也有人恨恨地诅咒,说是老王五十岁的人了,就此到点了。

王启斌心里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,这高兴劲儿没个地方发泄,说不得就找那处长来庆祝,两人现在正在别墅里等着陈太忠呢。

老那跟湘香的别墅,成了“来家”了吗?陈太忠心里恨恨地腹诽着,等到进了别墅之后,看到王启斌又紧紧地挨着那略显富态的小王,心里越发地不忿了:老王你丫也堕落了啊!

凭什么你们就能醉生梦死,哥们儿就要任劳任怨呢?搞完了工会又要担心素波纺织厂——这些人的生死,关哥们儿鸟事啊?

想通了这一点,陈太忠终于不再纠结,虽然他还是懒得招惹身边的“圆规腿”,可那他是嫌麻烦,仅此而已。

事实上,他是冤枉了王启斌了,王部长心里就算再反感这种事,关键时刻也不敢表示出什么卓尔不群的意思,他拟任的仅仅是干部一处的副处长,要是惹翻了眼前这两位小爷,被吊在半空中上不去下不来的,那可就全完蛋了。

不过,王启斌也隐约有点享受这年轻的身体靠着自己的感觉了,心里不禁暗暗感慨,这年头的糖衣炮弹无所不用其极,真的有点难以抵挡啊。

欢娱的时光,总是过得很快的,一转眼就是九点半了,王部长已经喝高了,却是挣扎要回去,“家里的那个交待了,再晚也得回去……”

汤丽萍这次却是没要陈太忠将她送到家,而是在离大院大概三百多米的地方请他停车了,“这点路,我自己走就行了。”

“嗯,也行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点头停车,谁想车停好半天了,也不见汤丽萍动作,禁不住扭头看向她,却发现她在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。

昏暗的街灯透过树枝,穿过车窗,有斑驳的光影洒在她的脸上,一时间,她的脸显得有些苍白,给人一种憔悴的感觉。

沉默良久,汤丽萍才侧头向他看来,“我们公司要跟九华谈判了,朱亦凯可能会到场,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?”

昏暗的车厢内,她的眼睛却是明亮异常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