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19章 猛龙过江

给王二华打电话的是臧华,臧市长也得了消息,省委一号车出现在通玉了,不过他的消息跟李书记的不同,他甚至知道,这一号停在了县警察局内,所以先给王二华打电话。

“臧市长,蒙书记没来,来的是个叫陈太忠的人,是凤凰科委的人,”王局长不动声色地回答,他就算有想法,也不会很赤裸地表现出来,“牌照的真实性,我和徐自强书记正在落实中,所以没有贸然汇报,一旦有确切消息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向市里汇报的。”

一边说话,他还一边阴森森地看了陈太忠一眼,小子,通德的事情,终究是要通德人说了算的——咦?慢着,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对?

“来的是陈太忠?”出乎他意料的是,臧市长居然也知道这么个人,然而,更悲惨的消息还在后面,王局长终于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了,因为就在下一刻,臧华转移了话题,不再纠结于一号车,而是说起了另一件事。

“听说丁小宁在通玉受了点委屈,小王你要做好她的思想工作,丁总是对通德有大恩的人,去年水灾,她一共捐了一百五十万,其中光通德就得了五十万,杜省长为此专门接见过她,小王,你要是让她带着怨气离开的话,就算我不计较,也会有人计较的。”

“啪嗒”一声,王二华的手机掉落在地,登时摔得四分五裂了,他终于反应过来,自己为什么看着那个厚嘴唇黑眼睛的小女孩眼熟了。

敢情,这就是去年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“美女孤儿企业家”,听说这女孩儿连杜毅的面子都不买,在杜省长的办公室就质疑救灾款可能被挪作他用,而杜省长只能还之以苦笑,连重话都不敢说——很多事情从上面传到下面,都是越传越邪行的。

“我操!”王局长连手机都顾不得捡了,拎起一个凳子就冲昏迷不醒的王晓强头上砸去,“我打死你这个混蛋玩意儿!”

“啪嗒”一声,凳子被陈太忠一手打飞,他冷冷地看着暴走的局长大人,冷笑一声,“王局,你这是要狗急跳墙,杀人灭口了吗?”

“我灭你妈的口!”王二华真的要气疯了,自己的弟弟把蒙艺的人招来了,试图强奸的还是杜毅的人,你还说老子灭口?老子做什么亏心事了,需要灭口?

然而,冲动总是要受到惩罚的,他的话音未落,陈太忠抬手又是重重的两记耳光,紧接着又是一脚踹了过去,“孙子你怎么说话呢?”

“陈主任陈主任,”徐自强一听就明白了,敢情是臧华那边压力也到了,王二华这是气昏头了,忙不迭出声相劝,“市政法委书记云竹鹤已经驱车赶来了,有什么话慢慢说也不迟。”

云竹鹤这名字听得挺雅致,人却是长得瘦瘦小小的,扫帚眉招风耳戴个眼镜还是一口黄牙,偏生小胸脯挺得极高,搁在抗日战争时期,不用化妆那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鬼子翻译官。

“我是被李书记点将点来的,”一进门,云书记就自报家门,语气冷冷的,似乎是受了什么气一般,“先了解一下情况。”

这也难怪他,通德市区到通玉的路并不好走,又是赶的夜路,就算司机是熟手,也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才赶到。

云竹鹤一到,王二华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,通德市是个人就知道云书记是被李书记扶正的,论起竞争,空头的政法委副书记比公检法司的正职逊色不止一筹,居然就这么被扶正,李书记下的力道之大,可见一斑。

不过总算还好,云书记做人也不算强势,本本分分地尽着他政法委的协调职能,又由于他身后是通德党委一把手,公检法司的头头脑脑们倒也都算给他面子。

李书记安排云竹鹤来,当然也是有缘故的,这次我认真对待一下,不但能打击一下通德的地方势力,还能借此卖陈太忠一个面子——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。

事实上,对陈太忠的破坏能力,李书记也有所耳闻,他本是老好人一个,自是不愿意自己的治下出现不可控制的局面。

徐自强非常清楚,云竹鹤漏夜赶来,这一关王二华十有八九是撑不过去了,李书记是被管老书记折腾怕了,所以就算知道一号车在院里停着,也是先派一个政法委书记来探听一下风声,好确定行止,当然,说起来这也算是对老书记的尊重。

然而,他更清楚的是,有那么一段录像在陈太忠手上,管老书记出面也无济于事了。

第二天上午,确切消息传了下来,市里就此事派下联合调查组,县里当然是一致拥护,这一刻,没人敢再出面保王二华了。

这消息一旦传出来,王局长连跑都不敢跑,按说以他在通德的强势,李书记想要动他,这调查组也是该暗着派下来才对,不成想人家直接就明着来了。

这是个什么味道,王二华心里非常清楚,这就是李书记说了:跑吧,你想跑就跑,证据想毁就毁,就算我查不出你的问题来,也有人不肯放过你。

陈太忠的不讲理,王局长算是亲身领会到了,他非常确定一点,要是李书记出手,自己应该还有一线生机,要是姓陈的那混蛋出手的话,后果简直不可想象。

其实李书记这么大张旗鼓明着来,也是有扫管老书记面子的意思,王二华若是有事,那是扫了面子,没事也是扫了面子——管书记你要不服气,可以去找陈太忠嘛。

王局长若是敢跑,那管书记的面子就掉得没边儿了,你干儿子跑了啊——所以说,堂堂正正的阳谋,从来都是最难抵挡的。

然而,王二华还是低估了陈太忠肇事的能力,第二天早上大约八点钟左右,十几辆大轿车浩浩荡荡地开了过来,车上跳下足足三百多个精壮小伙,哗啦一下就把县警察局围了一个水泄不通,异口同声大声喊着,“王晓强,滚出来!”

小伙子们身上全是穿了蓝色的工人制服,制服上大大的“合力汽修”四个字是要多扎眼有多扎眼了,一时间人们禁不住四下打听——这是出什么事儿了?有人敢冲击警察局吗?

警察局里的诸位也呆了,看着外面满口脏话的主儿,心说这些人怎么看怎么像是混混,怎么可能是工人呢?

不过你说冲击政府机关?还不能这么算,陈某人干过那么两天政法委书记,相关尺度还是比较清楚的,大家只堵门不往进冲。

于是就有人出去了解情况,不多时大家就明白了,昨天差点被大眼强那啥了的女孩,正是合力汽修的董事长,老板受了欺负,下面的工人不干了!

这是工人吗?警察们也不是没见过混混,心里早就明白了,人家是拉着混混示威来了,你王晓强不是在通德号称大哥大吗?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大哥大,一夜之间我就拉着三百多号人,从七百公里外过来了!

对付混混,警察们还是有自己的办法的,有人伪作善意地劝说,“你们这哪怕不算冲击党政机关,也是严重干扰社会秩序,我们县里可是有防暴大队呢,大家散了吧,散了吧。”

“防暴大队?你吓死我了,”对面的混混嬉皮笑脸地回答,一边说还冲着远处的大轿子车努一努嘴,“还有三辆车呢,全是老人和妇女儿童,有种的你现在就叫过防暴大队来,不来的是孙子!”

这边一听,登时无法开口了,院子里还停着一号奔驰车呢,敢叫防暴大队来的主儿,那不是在执法,是在跟蒙老大作对啊。

可是这么折腾下去,也不是个事儿不是?于是,不多时,臧华就得了消息,臧市长犹豫一下,主动拨通了丁小宁的电话,“丁总,你对通德是有贡献,有感情的,这么搞下去,是不是有点不合适?”

“我对通德有贡献,有感情,没错,”丁小宁冷笑一声,“但是通德对我有没有贡献,有没有感情?这就是我应该得到的吗?”

臧华被她顶得差一点说不出话来,好半天才叹一口气,“王二华的事情,我们已经开始处理了……你要相信党相信政府,跟你的人说一说,散了吧。”

“我说不动他们,”丁小宁干脆利落地拒绝了,“这些都是凤凰纺织厂的下岗工人,没人关心他们的时候,我关心了他们,他们这叫有良知……”

“唉,”臧华再次叹口气,默默地挂了电话,他一个堂堂的市长,居然被个小女子顶得说不出话来,真是丢人啊。

这可真是个烫手山药,认真对付是不行的,他忌惮的不仅仅是陈太忠,丁小宁也让他忌惮不已,人家确实对通德做出了不小的贡献,受了这么大委屈,在杜省长面前都有哭诉的资格,而他臧某人离了杜省长的支持的话,还能剩下什么呢?

可是,要不认真对付的话,万一事态逐渐扩大怎么办?

折腾吧,由他们折腾去吧,这一刻,臧市长心里泛起了沉重的无力感,早知道是这个样子,昨天小丁打电话的时候,我该稍微认真一点对付才是。

李书记听到这种事儿,也是吓了一大跳,说不得赶忙给陈洁打个电话,“陈省长,您帮着劝一劝陈太忠吧,这么下去我吃不消啊。”

我就知道这陈太忠不是省油的灯啊!陈洁挂了电话之后,仔细琢磨一下:小陈对我还是挺恭敬的,嗯,试一试吧。

陈太忠对陈省长果然恭敬,听到领导的指示之后,不多时,围在县警察局门口的人轰然散开。

可是,散开归散开了,这一帮工人三五成群地在街上打问,通玉县到底有哪些混混在跟着王晓强混,一时间,满大街的“合力汽修”晃得县城里的人眼直晕。

王晓强在通玉横行霸道多年,当然有人乐意偷偷地向他们指点一下,于是,得了消息的工人们,下一刻就出现在那些混混家的门口,将门牌号数什么的统统记到小本子上。

这么一搞,“秋后算账”的味道就太浓了,有的混混实在不忿被人欺上门来,冲出去跟人打斗,但是这帮工人都是有备而来,从腰间抽出明晃晃的大号扳手、管钳子什么的就反击了起来——修汽车的,随身带些工具总不算违法吧?虽然那些工具都是簇新的。

短短一个上午,通玉县就发生打斗六七起,警察们却是只能尽量地协调——凤凰的猛龙杀过江来了,谁不怕死谁就去拿人吧。

事实上,合力汽修这边也有人受伤,通玉的混混们知道变天了,但是既然混了社会,就要有路死沟埋的觉悟,所以,合力汽修的人拿的是“修车工具”,混混们这边却有使用管制刀具的。

不过,世界上大抵还是怕死的人多,等到中午时分,通玉跟着王晓强混的主儿,基本上都逃了一个精光,只剩下满大街蓝色的“合力汽修”在晃荡。

连老百姓都知道了,王晓强的人被一帮更狠的主儿明目张胆地追杀,于是,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本地人居然对打人的外地人客气得不得了——有些饭店的老板,居然偷偷地给前来用餐的“合力汽修”免单。

“满大街打打杀杀的,真是愧对这身警服啊,”两个年轻人斜靠在一家合了卷闸门的商店门口,一个年轻人一边扫视着街上的情况,一边叹气,他身后这家音像店老板的男人,就是王晓强手下的混混——通玉县仅此一家音像店,女老板怕被牵连,居然大白天关门了。

“你穿的是便衣,”另一个冷笑一声,“合着大眼强在通玉四处折腾,你就觉得不愧对这身警服了?”

“陈太忠还真是猛人,”那位苦笑一声,仅仅一上午,陈主任的大名在通玉不胫而走,最起码在警察中是传遍了,“也奇怪了,你说他这么前途不可限量的主儿,跟混混们牵扯什么?”

“人家明明是工人,就你认为是黑社会,”这位看事情明显地比那位通透,说不得善意地指点一下,“是混混还是工人,你说了不算,人家说了才算。”

“嗯,”那位点点头,感触颇深地叹一口气,“也不知道陈太忠怎么调教这帮人的,居然没人乱生事,凤凰市的‘黑道教父’,名不虚传啊。”

通玉县警察局外松内紧,派出人手四下观察,生恐事态扩大,这两位就是肩负了这样的任务,不过那一位明显地不以为然,“这帮人都穿着制服呢,谁敢乱生事,谁又敢跟着煽风点火?”

就在此时,正在陈太忠,遇到了一点小麻烦,管老书记听说了王二华的事情,居然从通德赶了过来,了解清楚了事情经过之后,老书记也是连连叹气,于是找到陈太忠,要求跟他私下谈一谈,“这就是小陈了吧,找个地方我跟你说两句?”

陪着陈太忠吃饭的人不少,除了昨天被关着的四位之外,还有徐自强和农业局那个副局长,徐书记是想化解陈某人的怨气,至于那副局长跟过来,其用心也不用问了——这种强势人物驾临,不来凑个热闹那是傻的。

“就在这儿说吧,”陈太忠不打算给管老书记这个面子,若不是你纵容,王家兄弟会发展到眼下这步田地吗?不过,看到老管是满头白发了,他犹豫一下,“添个凳子一起吃吧?”

管书记听得可是不舒服了,心说老头子我势力遍及通德,当年差点就做了省委常委的人,凭你一个年轻的小副处,跟我说话居然连站都不站?

给脸不要,那我也无需再跟你客气了,他哼一声,“我刚打听了一下,一号车车牌现在还在省委一辆奥迪车上挂着呢。”

你小子这是在造假一号车牌,知道不?我本来想给你留点脸的。

“哦?你说这个事儿啊,”陈太忠摸出手机,拨通了号码,“蒙书记,您上次借给我那副一号车的车牌,我现在挂着呢,有人问我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“嗯?”蒙艺听得讶异地哼了一声,愣了好一阵才又哼一声,“把电话给问你的人。”

咦?管书记接过手机,心里也挺纳闷,才将听筒放到耳边,那边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,“我是蒙艺,我的车牌有两副,这个……需要向你报备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