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18章 未遂和既遂

“什么?”王二华一直竖着耳朵听着,就等着对方自曝身份呢,耳听到这厮居然是凤凰市科委的主任,还是副的,好悬没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——就算陈太忠自承是中南海保镖,怕是也不会让他更惊讶了。

“你敢套蒙书记的牌子,好大的狗胆……”王局长转身就去抢瘦高个警察的配枪,蒙艺的一号车,怎么可能落在这样一个人手里?必定是套牌无疑了。

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他,混若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一般,也不做出什么反应,倒是徐书记闻言厉喝一声,“王二华,你要干什么?”

徐自强能当上县委书记,脑瓜肯定不会太糊涂,凤凰科委跟省委没什么关系,这是可以肯定的,而且通玉是小地方,他也没注意过陈太忠,然而,他同时可以肯定的是——凤凰科委的副主任,必定是体制中人!

一个体制中人,嗯,还是副处……这么年轻的副处,去套蒙老板的车牌,还敢当众承认——犯这种错误的人,该是怎样的一种脑残?

眼前这年轻人像脑残吗?一点都不像,徐书记甚至从对方灿烂的笑容中,看出了一点颇值得玩味的东西。

这家伙又在给王二华下套子了!几乎在一瞬间,他就做出了最明确的判断,没错,通玉是小地方,但是小地方的人最多眼界窄一点,可是不代表人就弱智。

于是,徐自强当机立断地喝止了王二华,下一刻,他不动声色地看向陈太忠,微微点点头,“原来是陈主任啊,这个车牌号是怎么回事,能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吗?”

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仿佛是有追究责任的可能,其实这只是不得已而为之,徐书记的心里可是在翻腾不已:这会是太子党吗?谁家的孩子啊,敢套蒙老大的车牌?

“解释?可以啊,”陈太忠耸一耸肩,他对徐自强的反应并不意外,堂堂的一个县委书记,若是连这点因果都算不出来的话,还不如回家卖红薯去。

于是他一摊双手,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“不过我说老徐,你不觉得,你应该先跟我解释一下,你的党委是怎么领导执法机构的吗?”

果然是有名堂的主儿,徐自强一听这话就明白了,王二华听到这里也总算反应过来了,王局长文化不高,但是不代表智商不够,眼前的年轻人到了这一步还如此嚣张,那必然是有恃无恐的。

“党委可不是我的,那是党的,”徐书记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,摇一摇头,就在这一刻,他已经决定抽身事外了,本来他跟老书记一系人马相处得也还算愉快,但是王二华仗着自己是老书记的干儿子,平日里并不怎么买他的账。

你自己惹的事儿,自己收尾吧,徐自强看一眼王二华,“王局长,这件事情,县委并不知情,你能跟我解释一下吗?”

我操,什么时候轮到你姓徐的跟我这么说话了?王局长心里十分地不满,可是偏偏的,他还没办法不回答,说不得冷哼一声,“这山到底是谁烧的,还没有得出结论,晓强听说有人冤枉他,过来核实一下,也算正常吧?”

“核实,就是这么核实的?”刘望男本来正端着DV拍摄呢,听到这话再也忍受不住了,将手中的机器一停,找到了一开始的那一段,直接按了一个“重新播放”。

“我不知道这妞儿是你的人,不过我还没碰她呢,想要什么赔偿,你尽管开价码出来。”——听着王晓强如此恬不知耻的话,再看看图像上那家伙慢慢吞吞地提起裤子的模样,连徐自强都实在忍不下去了,重重地一拍桌子,“混蛋东西!”

“前面没拍上的更恶心呢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而且,他算什么东西,能代表警察来核实?”丁小宁见有人来,已经停止了追打那个家伙,入耳这话,又是不尽的新仇旧怨涌上心头,一弯腰就又想去拎凳子。

刘望男一抬手拦住了她,侧头看一眼面色惨白的王二华,“我这个妹子,是陪我来上坟的,就算王局长你情况没调查清楚,但是你们已经确认跟她没关系了,她年纪还小,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凌辱?”

“乱弹琴,”徐自强实在忍受不住了,就想转身离开,可是他还不敢,谁知道这个姓陈的副主任是什么样的来头呢?今天的事情动静这么大性质这么恶劣,万一惹得人家不满意了,自己脑袋上这顶帽子,没准也要挪一挪了。

“通知纪检委陈书记和政法委刘书记,让他们过来一趟,就是现在!”徐书记终于拿定了主意,看也不看一边的王二华一眼,“政法队伍也该好好地整顿一下了。”

“但是他袭警,还把人都打成这个样子,”挨了两记耳光矮个子沉声发话了,他是王二华的心腹,心说这次我必须得冲在前面替老大挡灾了,要是老大栽了的话,我也没好日子过,于是冲着满地的伤员指指点点,“徐书记您看……”

陈太忠根本理都不理这厮,他侧头看一眼刘盼男,“通玉县的纪检书记和政法委书记?”见她微微点头,禁不住哂笑一声,“徐书记,恕我直言,这应该有一个回避原则的吧?”

回避?王二华有他干爹撑着,整个通德你都找不到个可回避的地方!徐自强心里苦笑,脸上却平静如常,他冲着满地的伤员努一努嘴,“这些人……陈主任,你有防卫过当的嫌疑,要是能在通德内部消化,那就最好了,你放心,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合着你是要捂盖子啊?陈太忠咧一咧嘴,无声地笑笑,“老徐你别替我担心,我一点都不怕防卫过当,我就不知道在警察局里轮奸妇女的罪名重,还是防卫过当的罪名重。”

“是未遂……”王二华的嘴里,终于蹦出三个字来,却是不再多说了,不过他的意思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,既然是未遂而不是既遂,那责任可是就小得多了。

“要是既遂的话,你就死定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又不是犯罪撤退更不是犯罪中止,是外力干扰下的未遂……嗤,跟我讲法律?”

“可确实是未遂啊……”徐书记还待多说,陈太忠手一摆打断了他的话,“未遂不未遂在人说,法律也是在人解释,老徐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,我能把案子办成既遂?”

谁吃撑着了跟你赌这个?徐书记苦笑一声,心说这厮还真不愧是开了一号车来的主儿,这样的话也敢赤裸裸地说出来。

不过,在下面县区,很多时候还就是这么说话,基层的斗争方式比较直接,而从上面下来的人由于具备了强烈的优越感,也容易让平日里夹着的尾巴肆无忌惮地释放一下。

徐自强才待继续说什么,却是有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,听筒里的声音极大,那是明显的不满,“徐自强,省委一号车去了你通玉,你就不知道向组织汇报一下?”

“李书记,我这不是正落实情况呢?”徐书记努力地挤出一个笑脸来,这件事居然传到市委老大的耳朵里了?“这次不是蒙书记来的,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,开了这辆车。”

“陈太忠?”电话那边咦了一声,很明显,李书记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,“奇怪,他怎么能开上蒙书记的车呢?”

李书记还真知道陈太忠,他跟陈洁的关系不错,当然知道陈省长分管的科委里,有这么一个扎眼的人物,也知道此人最近在天南混得风生水起,是铁杆的蒙系人马,业绩和能力都不容小觑——他甚至知道,李无锋能做了林业厅厅长,里面都夹杂了一点陈太忠的因素。

可是,他也很清楚,蒙老板跟大部分省委书记差不多,一号车一般就不用,只有发生大事的时候才拿出来用一用,所以他就想不通了,以蒙老大的低调,这车牌都不可能借给他夫人或者女儿用,又怎么可能借给陈太忠呢?

啧,李书记都知道这个人啊?徐书记挂掉电话的时候,看向陈太忠的眼神就更复杂了:这家伙绝对是有大背景的人……怪不得敢这么嚣张呢。

至于说一号车怎么落在对方手上,又为什么不是奥迪也不是豪华大巴,而是奔驰车,这个问题就不是他要重点考虑的内容了。

“以陈主任你的意思,这件事该怎么处理,要回避的话,案件又要交给谁来审查呢?”徐自强接完电话从外面回来,已经无力再想那么多了,他必须保证自己在这件事里的中立,“我们通玉县委一定尽力配合。”

“要我说呢,这个异地审讯是很有必要的,我看凤凰就不错,”陈太忠笑着扬一扬眉毛,“当然,你们要是觉得我有私心,那可以去素波,不过这么一来,影响就不好控制了啊。”

你这混蛋,王二华听得心里就是一阵纠结,你那女人下面是金子做的?不过就是个未遂,你丫居然要跨了地区审讯——还是去凤凰,妈逼的那是你的老窝,你现在就不说回避了?

徐书记听得也是又一阵头大,他当然不愿意此事闹到素波去,可是去凤凰也不是个事儿,心说去了那儿可就是任你揉搓了,当初那钢蛋可不就是在通玉被审判的,王二华怎么可能答应你呢?

可是他还没胆子反驳陈太忠,什么叫绝对中立?不招惹任何一方才叫绝对中立,姓王的你鼻子下面长的那叫做嘴,你要不反对,别人吃撑着了替你扛雷?

就在这时,王局长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