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1616章 不放心

陈太忠能及时出现在通德,当然是有原因的,接了丁小宁的电话之后,他就有点担心了,心说本来以为有小宁护着,应该没什么问题的,谁想居然扯了黑社会的出来。

在他看来,臧华的表态就很成问题,陈某人好歹也见识过不少事情了,自然知道下面人欺上瞒下的手段会有多少,“秉公处理”和秉公处理之间又会有多大差距。

不过人家臧市长如此反应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,丁小宁已经捐过钱了,近期又没有在通德投资的计划,说得难听一点,她的利用价值消失了,一旦没了利益上的关系,官场中人一个个都现实得可怕——捐点钱就了不起了吗?就能对政府工作指手画脚了吗?

再说了,臧华不仅人在外地,而且人家是杜毅的人马,丁小宁虽然受过杜省长的接见,但是从根子上讲是蒙艺这边的人,臧市长有点撇清之意,不愿意过多地纠缠也是正常了——也不知道这家伙听说了蒙艺要走的消息没有?

不管臧市长的消息灵通不灵通,人家做出的这种反应中规中矩,虽然从情理上讲,真的是有点让人寒心。

以后她们出远门,要多带两个人啊,尤其是去那种小地方,越是小地方的人,越是接近基层的人,行事也就越肆无忌惮!

陈太忠一边自责,一边拨通了通德自来水公司王总的电话,王总的态度倒是挺客气,不过,当他听到“王晓强”三个字的时候,语气登时就是一变。

“通德的大眼强?太忠,那家伙可是个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家伙,看上谁家的女人,直接就抢回去睡了,有一次喝醉酒,领着人把通玉一个副县长家砸了一个稀巴烂,嫌人家跟他抢货运生意的……最后屁事儿都没有。”

啧,陈太忠听他这么一说,心里越发地闹心了,望男和小宁那可都是大美女啊,小宁性子又暴烈,遇上这么个混蛋,没准真要出点什么问题呢,愤懑之下冷哼一声,“老王,你这意思是,你不想管,对不对?”

王总一听这话不是那么回事儿,忙不迭地笑一笑,“管!我肯定是要管的,我现在就往通玉走,不过太忠,不怕你笑话,我的能量真的有限……这不是怕耽误了你的事儿吗?”

你去通玉有毛的用啊?陈太忠气得都想摔电话了,你丫就是一个自来水公司的老总,管的不过是通德市区,你倒是有本事把自来水管子接到通玉去呢,人家凭什么认你?“你不是跟那个什么张市长……关系不错?”

“行,我马上向张市长汇报,”王总知道这位是大能,而且人家刚在北京帮了自己的忙,还狠狠地臊了老谢一把,自己没点表示也说不过去。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琢磨一下,这不是个事儿啊,谁知道老王行不行呢?这事有点不靠谱,我得准备准备,少不得一个电话打给高云风,“那个奔驰车你给我送过来,我要去趟通玉。”

赶急路的话,车好车坏就很成问题了,他自己开的桑塔纳不行,跑快了飘。

“你过来取吧,”高云风说个地方,陈太忠也懒得计较,直奔他说的地方,过去一看,得,怪不得要哥们儿过来取呢,敢情就这两天,高公子找了一个武警牌照挂在了奔驰车上,现在正拆呢——这厮嫌凤凰牌照不够拉风,找韩忠弄了一个这玩意儿。

韩忠也在场,两人现在的关系是真好,不过这也正常,韩老板要拓展业务呢,怎么可能不尽力地巴结新扎的副省长公子?

聊了两句之后,高云风想起来了,眼冒蓝光地看着陈太忠,“你去通玉干什么?要是能等的话,明天早晨咱俩一块儿走?”

“你小子,整天惦记的就是裤裆下面那点事儿,”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他知道,云风这是以为自己在通玉有路子,通玉的美女可是天下闻名。

他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,说完了又想起一件事来,“老韩,我没去过通玉,你以前不是搞过车队吗,有熟手司机没有?借我一个指一指路。”

正说着呢,自来水的王总打过来了电话,“张市长说了,这个通玉的山火,已经引起了臧市长的关注,太忠你看……接下来我该怎么办?”

“接下来的事儿,你也不用管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,做为凤凰市黑社会的太上皇,他当然知道普通政府官员对有背景的黑社会是个什么样的态度。

既然知道了王晓强是什么样的人,他就觉得有必要走一趟通玉了,别说这王总吞吞吐吐的有点不情不愿,就算丫愿意大包大揽,他都要看看安排了什么样的人物出马,才能决定行止。

至于说这王总卸磨杀驴过河抽板,难免会让他有些寒心,不过眼下他也没心思发火,在官场浸淫了两年多,干部们都是什么鸟样,他早看清楚了。

不多时,韩忠找的司机到了,不过,通张高速正在热火朝天地建设中,以前的一级路路况不怎么好了,车也多,就算跟了一个人指点,陈太忠还是开得快不了多少,时快时慢的车速,害得那老司机都晕车了。

到了通玉县就接近晚上八点了,陈太忠塞给那老司机五百块钱,让他想办法回去,他自己则是满大街转悠。

丁小宁和刘望男跟他在一起太久了,体质被改变了一些,气息同常人有细微的差别,所以他很轻易地就发现,这几位都被扣在了警察局里。

通过天眼,他发现这几位在屋里嘀嘀咕咕说着什么,一时也看不出受治的样子来,心里登时就放心不少,还成,哥们儿来的不算晚。

嗯,这得想个什么办法才行,陈太忠悄悄地离开,他知道自己在素波和凤凰人面儿和名气都不差,但是在这儿,别说通玉了,就连通德怕是知道他的人也不多。

琢磨一下之后,他就想起了高云风给奔驰车套武警牌子的事情了,心说我也套个牌子吧,不过,哥们儿不套则已,套就要套个牛逼一点的。

省委一号车,这牌子就不错!陈太忠拿定主意了,心说蒙老板肯定不会为这点小事跟我叫真,说不得就找个没人的地儿,复制了一套牌子出来,挂到了奔驰车上。

挂好牌子之后,他又歪着脑瓜想一想,抬手把奔驰车收进了须弥戒,嗯,做人要低调吖,哥们儿先给他们个面子,要是不要脸的话,再收拾这帮丫挺的也不算迟。

谁想,就这么一耽搁,再回去的时候,形势已经大变,警察局里已经真刀实枪地上演全武行了,陈太忠情急之下再也顾不得许多,将奔驰车取出来向院子里一扔,人已经刮风一般地冲了上去。

等见到那混蛋居然都已经把裤子脱了,下半身都露出来了,陈某人心中的怒火,那也就无须赘述了……

警察局长王二华其实也没走远,眼下是晚上八点,他正跟几个人在门口的小饭店喝酒呢,通玉穷,他这警察局长平日里也没多少油水可捞,警察局前面的门面房就租了出去,这个饭店的房租可以拖欠一点,但是得负责把局长大人伺候好了。

警察局院里有个五百瓦的灯泡,将整个院子照得明晃晃的,门口有值班的联防队员,二楼的鸡毛子喊叫,这儿能隐隐地听到一点,不过值班的那位早得了机宜,肯定不会放在心上。

“又得折腾一宿了,”这位心里明白,边看电视边抽烟,觉得口渴去端茶杯,猛地看到院子里多了一辆车,登时就是一愣,揉一揉眼睛,没错,就是多了一辆车啊,这位心里这个纳闷,忙不迭地撂下缸子就跑出去了。

通玉是小地方,但是在警察局里当差的,一般还是有点眼光的,比如这位就认出来了,这是奔驰车,而且这牌子看起来好像也牛,不但是“天O”这种O牌特权车,还是90001号。

不过,他可不知道“天O-90”是省委的牌子,只是直觉地认为,这牌子不一般,上面折腾得天翻地覆的,不行,我得马上跟王局汇报一声。

王二华正喝得二麻二麻的呢,猛地听说“天O-90001”停在警察局里了,登时就是一愣,站起了身,“省委一号车来了?不过……怎么可能是奔驰?”

“就算挂到拖拉机上,那也是一号牌子,”一边有人回答了,拽着他就往外走,“王局快走啊,不敢耽误了……”

陈太忠正在屋里慢慢地虐人呢,听到王晓强叫,根本就不在意,侧头看一眼刘望男,“刘经理,端好摄像机,其他的事儿,你不用插手。”

说话间,几个人就冲了进来,见屋子里东倒西歪地躺了一大片,心里登时就是一惊,又看到一个气度不凡的高大男人站在屋里,似笑非笑地看着己方,禁不住就是一愣,“你是什么人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